箫尧〖阅览〗网际

诗苑网域      箫尧总网      画廊网域
 

私家网上公益  典籍下载系列

本网页分别互校于扬州诗局、上海同文书局以及中华书局、中州古籍出版社等诸家版本而制。

全唐诗

卷四十七 张九龄

 

返回本书总目

  卷四十七

  卷47_1 《奉和圣制烛龙斋祭》张九龄

  上帝临下,鉴亦有光。孰云阴骘,惟圣克彰。六月徂暑,

  四郊愆阳。我后其勤,告于坛场。精意允溢,群灵鼓舞。

  蔚兮朝云,沛然时雨。雨我原田,亦既有年。烛龙煌煌,

  明宗报祀。于以助之,天人帝子。闻诗有训,国风兹始。

  卷47_2 《奉和圣制喜雨》张九龄

  艰我稼穑,载育载亭。随物应之,曷圣与灵。谓我何凭,

  惟德之馨。谁云天远,以诚必至。太清无云,羲和顿辔。

  于斯烝人,瞻彼非觊。阴冥倏忽,沛泽咸洎。何以致之。

  我后之感。无皋无隰,黍稷黯黯。无卉无木,敷芬黮黤.

  黄龙勿来,鸣鸟不思。人和年丰,皇心则怡。岂与周宣,

  云汉徒诗。

  卷47_3 《南郊文武出入舒和之乐》张九龄

  祝史辞正,人神庆叶。福以德昭,享以诚接。

  六变云备,百礼斯浃。祀事孔明,祚流万叶。

  卷47_4 《奉和圣制幸晋阳宫》张九龄

  隋季失天策,万方罹凶残。皇祖称义旗,三灵皆获安。

  圣期将申锡,王业成艰难。盗移未改命,历在终履端。

  彼汾惟帝乡,雄都信郁盘。一月朔巡狩,群后陪清銮。

  霸迹在沛庭,旧仪睹汉官。唐风思何深,舜典敷更宽。

  户蒙枌榆复,邑争牛酒欢。缅惟翦商后,岂独微禹叹。

  三后既在天,万年斯不刊。尊祖实我皇,天文皆仰观。

  卷47_5 《奉和圣制次成皋先圣擒建德之所》张九龄

  天命诚有集,王业初惟艰。翦商自文祖,夷项在兹山。

  地识斩蛇处,河临饮马间。威加昔运往,泽流今圣还。

  尊祖颂先烈,赓歌安用攀。绍成即我后,封岱出天关。

  卷47_6 《奉和圣制赐诸州刺史以题座右》张九龄

  圣人合天德,洪覆在元元。每劳苍生念,不以黄屋尊。

  兴化俟群辟,择贤守列藩。得人此为盛,咨岳今复存。

  降鉴引君道,殷勤启政门。容光无不照,有象必为言。

  成宪知所奉,致理归其根。肃肃禀玄猷,煌煌戒朱轩。

  岂徒任遇重,兼尔宴锡繁。载闻励臣节,持答明主恩。

  卷47_7 《奉和圣制送十道采访使及朝集使》张九龄

  三年一上计,万国趋河洛。课最力已陈,赏延恩复博。

  垂衣深共理,改瑟其咸若。首路回竹符,分镳扬木铎。

  戒程有攸往,诏饯无淹泊。昭晰动天文,殷勤在人瘼。

  持久望兹念,克终期所托。行矣当自强,春耕庶秋获。

  卷47_8 《奉和圣制谒玄元皇帝庙斋》张九龄

  兴运昔有感,建祠北山巅。云雷初缔构,日月今悠然。

  紫气尚蓊郁,玄元如在焉。迨兹事追远,轮奂复增鲜。

  洞府香林处,斋坛清汉边。吾君乃尊祖,夙驾此留连。

  乐动人神会,钟成律度圆。笙歌下鸾鹤,芝朮萃灵仙。

  曾是福黎庶,岂唯味虚玄。赓歌徒有作,微薄谢昭宣。

  卷47_9 《巫山高》张九龄

  巫山与天近,烟景长青荧。此中楚王梦,梦得神女灵。

  神女去已久,云雨空冥冥。唯有巴猿啸,哀音不可听。

  卷47_10 《和黄门卢监望秦始皇陵》张九龄

  秦帝始求仙,骊山何遽卜。中年既无效,兹地所宜复。

  徒役如雷奔,珍怪亦云蓄。黔首无寄命,赭衣相追逐。

  人怨神亦怒,身死宗遂覆。土崩失天下,龙斗入函谷。

  国为项籍屠,君同华元戮。始掘既由楚,终焚乃因牧。

  上宰议扬贤,中阿感桓速。一闻过秦论,载怀空杼轴。

  卷47_11 《酬周判官巡至始兴会改秘书少监见贻之作兼呈耿广州》张九龄

  惟昔迁乐土,迨今已重世。阴庆荷先德,素风惭后裔。

  唯益梓桑恭,岂禀山川丽。于时初自勉,揆己无兼济。

  瘠土资劳力,良书启蒙蔽。一探石室文,再擢金门第。

  既起南宫草,复掌西掖制。过举及小人,便蕃在中岁。

  亚司河海秩,转牧江湖澨。勿谓符竹轻,但觉涓尘细。

  一麾尚云忝,十驾宜求税。心息已如灰,迹牵且为赘。

  忽捧天书委,将革海隅弊。朝闻循诚节,夕饮蒙瘴疠。

  义疾耻无勇,盗憎攻亦锐。葵藿是倾心,豺狼何反噬。

  履险甘所受,劳贤恧相曳。揽辔但荒服,循陔便私第。

  嘉庆始获申,恩华复相继。无庸我先举,同事君犹滞。

  当推奉使绩,且结拜亲契。更延怀安旨,曾是虑危际。

  善谋虽若兹,至理焉可替。所仗有神道,况承明主惠。

  卷47_12 《和吏部李侍郎见示秋夜望月忆诸侍郎之什…因命仆继作》张九龄

  清秋发高兴,凉月复闲宵。光逐露华满,情因水镜摇。

  同时亦所见,异路无相招。美景向空尽,欢言随事销。

  忽听金华作,诚如玉律调。南宫尚为后,东观何其辽。

  名数虽云隔,风期幸未遥。今来重馀论,怀此更终朝。

  卷47_13 《登南岳事毕谒司马道士》张九龄

  将命祈灵岳,回策诣真士。绝迹寻一径,异香闻数里。

  分庭八桂树,肃容两童子。入室希把袖,登床愿启齿。

  诱我弃智诀,迨兹长生理。吸精反自然,炼药求不死。

  斯言眇霄汉,顾余婴纷滓。相去九牛毛,惭叹知何已。

  卷47_14 《九月九日登龙山》张九龄

  郡庭常窘束,凉野求昭旷。楚客凛秋时,桓公旧台上。

  清明风日好,历落江山望。极远何萧条,中留坐惆怅。

  东弥夏首阔,西拒荆门壮。夷险虽异时,古今岂殊状。

  先贤杳不接,故老犹可访。投吊伤昔人,挥斤感前匠。

  自为本疏散,未始忘幽尚。际会非有欲,往来是无妄。

  为邦复多幸,去国殊迁放。且泛篱下菊,还聆郢中唱。

  灌园亦何为,于陵乃逃相。

  卷47_15 《登郡城南楼》张九龄

  闭阁幸无事,登楼聊永日。云霞千里开,洲渚万形出。

  澹澹澄江漫,飞飞度鸟疾。邑人半舻舰,津树多枫橘。

  感别时已屡,凭眺情非一。远怀不我同,孤兴与谁悉。

  平生本单绪,邂逅承优秩。谬忝为邦寄,多惭理人术。

  驽铅虽自勉,仓廪素非实。陈力倘无效,谢病从芝朮.

  卷47_16 《岁初巡属县,登高安南楼言怀》张九龄

  山城本孤峻,凭高结层轩。江气偏宜早,林英粲已繁。

  馀滋含宿霁,众妍在朝暾。拂衣释簿领,伏槛遗纷喧。

  深俯东溪澳,远延南山樊。归云纳前岭,去鸟投遥村。

  目尽有馀意,心恻不可谖。朅来彭蠡泽,载经敷浅原。

  春及但生思,时哉无与言。不才叨过举,唯力酬明恩。

  美化犹寂蔑,迅节徒飞奔。虽无成立效,庶以去思论。

  行复徇孤迹,亦云吾道存。

  卷47_17 《秋晚登楼望南江入始兴郡路》张九龄

  潦收沙衍出,霜降天宇晶。伏槛一长眺,津途多远情。

  思来江山外,望尽烟云生。滔滔不自辨,役役且何成。

  我来飒衰鬓,孰云飘华缨。枥马苦蜷局,笼禽念遐征。

  岁阴向晼晚,日夕空屏营。物生贵得性,身累由近名。

  内顾觉今是,追叹何时平。

  卷47_18 《登古阳云台》张九龄

  庭树日衰飒,风霜未云已。驾言遣忧思,乘兴求相似。

  楚国兹故都,兰台有馀址。传闻襄王世,仍立巫山祀。

  方此全盛时,岂无婵娟子。色荒神女至,魂荡宫观启。

  蔓草今如积,朝云为谁起。

  卷47_19 《与生公寻幽居处》张九龄

  同方久厌俗,相与事遐讨。及此云山去,窅然岩径好。

  疑入武陵源,如逢汉阴老。清谐欣有得,幽闲欻盈抱。

  我本玉阶侍,偶访金仙道。兹焉求卜筑,所过皆神造。

  岁晚林始敷,日晏崖方杲。不种缘岭竹,岂植临潭草。

  即途可淹留,随日成黼藻。期为静者说,曾是终焉保。

  今为简书畏,只令归思浩。

  卷47_20 《与生公游石窟山》张九龄

  探秘孰云远,忘怀复尔同。日寻高深意,宛是神仙中。

  跻险构灵室,诡制非人功。潜洞黝无底,殊庭忽似梦。

  岂如武安凿,自若茅山通。造物良有寄,嬉游乃惬衷。

  犹希咽玉液,从此升云空。咄咄共携手,泠然且驭风。

  卷47_21 《郡舍南有园畦杂树聊以永日》张九龄

  为郡久无补,越乡空复深。苟能秉素节,安用叨华簪。

  却步园畦里,追吾野逸心。形骸拘俗吏,光景赖闲林。

  内讼诚知止,外言犹匪忱。成蹊谢李径,卫足感葵阴。

  荣达岂不伟,孤生非所任。江城何寂历,秋树亦萧森。

  下有北流水,上有南飞禽。我愿从归翼,无然坐自沉。

  卷47_22 《临泛东湖(时任洪州)》张九龄

  郡庭日休暇,湖曲邀胜践。乐职在中和,灵心挹上善。

  乘流坐清旷,举目眺悠缅。林与西山重,云因北风卷。

  晶明画不逮,阴影镜无辨。晚秀复芬敷,秋光更遥衍。

  万族纷可佳,一游岂能展。羁孤忝邦牧,顾己非时选。

  梁公世不容,长孺心亦褊。永念出笼絷,常思退疲蹇。

  岁徂风露严,日恐兰苕剪。佳辰不可得,良会何其鲜。

  罢兴还江城,闭关聊自遣。

  卷47_23 《始兴南山下有林泉,尝卜居焉,荆州卧病有怀此地》张九龄

  出处各有在,何者为陆沉。幸无迫贱事,聊可祛迷襟。

  世路少夷坦,孟门未岖嵚。多惭入火术,常惕履冰心。

  一跌不自保,万全焉可寻。行行念归路,眇眇惜光阴。

  浮生如过隙,先达已吾箴。敢忘丘山施,亦云年病侵。

  力衰在所养,时谢良不任。但忆旧栖息,愿言遂窥临。

  云间日孤秀,山下面清深。萝茑自为幄,风泉何必琴。

  归此老吾老,还当日千金。

  卷47_24 《晨坐斋中偶而成咏》张九龄

  寒露洁秋空,遥山纷在瞩。孤顶乍修耸,微云复相续。

  人兹赏地偏,鸟亦爱林旭。结念凭幽远,抚躬曷羁束。

  仰霄谢逸翰,临路嗟疲足。徂岁方暌携,归心亟踯躅。

  休闲倘有素,岂负南山曲。

  卷47_25 《咏史》张九龄

  大德始无颇,中智是所是。居然已不一,况乃务相诡。

  小道致泥难,巧言因萋毁。穰侯或见迟,苏生得阴揣。

  轻既长沙傅,重亦边郡徙。势倾不幸然,迹在胡宁尔。

  沧溟所为大,江汉日来委。沣水虽复清,鱼鳖岂游此。

  贤哉有小白,仇中有管氏。若人不世生,悠悠多如彼。

  卷47_26 《龙门旬宴得月字韵》张九龄

  恩华逐芳岁,形胜兼韶月。中席傍鱼潭,前山倚龙阙。

  花迎妙妓至,鸟避仙舟发。宴赏良在兹,再来情不歇。

  卷47_27 《骊山下逍遥公旧居游集》张九龄

  君子体清尚,归处有兼资。虽然经济日,无忘幽栖时。

  卜居旧何所,休浣尝来兹。岑寂罕人至,幽深获我思。

  松涧聆遗风,兰林览馀滋。往事诚已矣,道存犹可追。

  遗子后黄金,作歌先紫芝。明德有自来,奕世皆秉彝。

  岂与磻溪老,崛起周太师。我心希硕人,逮此问元龟。

  怊怅既怀远,沉吟亦省私。已云宠禄过,况在华发衰。

  轩盖有迷复,丘壑无磷缁。感物重所怀,何但止足斯。

  卷47_28 《杂诗五首》张九龄

  孤桐亦胡为,百尺傍无枝。疏阴不自覆,修干欲何施。

  高冈地复迥,弱植风屡吹。凡鸟已相噪,凤凰安得知。

  萝茑必有托,风霜不能落。酷在兰将蕙,甘从葵与藿。

  运命虽为宰,寒暑自回薄。悠悠天地间,委顺无不乐。

  良辰不可遇,心赏更蹉跎。终日块然坐,有时劳者歌。

  庭前揽芳蕙,江上托微波。路远无能达,忧情空复多。

  湘水吊灵妃,斑竹为情绪。汉水访游女,解佩欲谁与。

  同心不可见,异路空延伫。浦上青枫林,津傍白沙渚。

  行吟至落日,坐望只愁予。神物亦岂孤,佳期竟何许。

  木直几自寇,石坚亦他攻。何言为用薄,而与火膏同。

  物类有固然,谁能取径通。纤纤良田草,靡靡唯从风。

  日夜沐甘泽,春秋等芳丛。生性苟不夭,香臭谁为中。

  道家贵至柔,儒生何固穷。终始行一意,无乃过愚公。

  卷47_29 《感遇十二首》张九龄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幽林归独卧,滞虑洗孤清。持此谢高鸟,因之传远情。

  日夕怀空意,人谁感至精。飞沉理自隔,何所慰吾诚。

  鱼游乐深池,鸟栖欲高枝。嗟尔蜉蝣羽,薨薨亦何为。

  有生岂不化,所感奚若斯。神理日微灭,吾心安得知。

  浩叹杨朱子,徒然泣路岐。

  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侧见双翠鸟,巢在三珠树。

  矫矫珍木巅,得无金丸惧。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恶。

  今我游冥冥,弋者何所慕。

  吴越数千里,梦寐今夕见。形骸非我亲,衾枕即乡县。

  化蝶犹不识,川鱼安可羡。海上有仙山,归期觉神变。

  西日下山隐,北风乘夕流。燕雀感昏旦,檐楹呼匹俦。

  鸿鹄虽自远,哀音非所求。贵人弃疵贱,下士尝殷忧。

  众情累外物,恕己忘内修。感叹长如此,使我心悠悠。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永日徒离忧,临风怀蹇修。美人何处所,孤客空悠悠。

  青鸟跂不至,朱鳖谁云浮。夜分起踯躅,时逝曷淹留。

  抱影吟中夜,谁闻此叹息。美人适异方,庭树含幽色。

  白云愁不见,沧海飞无翼。凤凰一朝来,竹花斯可食。

  汉上有游女,求思安可得。袖中一札书,欲寄双飞翼。

  冥冥愁不见,耿耿徒缄忆。紫兰秀空蹊,皓露夺幽色。

  馨香岁欲晚,感叹情何极。白云在南山,日暮长太息。

  我有异乡忆,宛在云溶溶。凭此目不觏,要之心所钟。

  但欲附高鸟,安敢攀飞龙。至精无感遇,悲惋填心胸。

  归来扣寂寞,人愿天岂从。

  闭门迹群化,凭林结所思。啸叹此寒木,畴昔乃芳蕤。

  朝阳凤安在,日暮蝉独悲。浩思极中夜,深嗟欲待谁。

  所怀诚已矣,既往不可追。鼎食非吾事,云仙尝我期。

  胡越方杳杳,车马何迟迟。天壤一何异,幽嘿卧帘帷。

  卷47_30 《江上遇疾风》张九龄

  疾风江上起,鼓怒扬烟埃。白昼晦如夕,洪涛声若雷。

  投林鸟铩羽,入浦鱼曝鳃。瓦飞屋且发,帆快樯已摧。

  不知天地气,何为此喧豗.

  卷47_31 《南阳道中作》张九龄

  登郢属岁阴,及宛懵所适。复闻东汉主,遗此南都迹。

  佳气蔼厥初,霸图纷在昔。兹邦称贵近,与世尝熏赫。

  遭遇感风云,变衰空草泽。不识邓公树,犹传阴后石。

  驱马历闉阇,荆榛翳阡陌。事去物无象,感来心不怿。

  怀古对穷秋,兴言伤远客。眇默遵岐路,辛勤弊行役。

  云雁号相呼,林麇走自索。顾忆徇书剑,未尝安枕席。

  岂暇墨突黔,空持辽豕白。迷复期非远,归欤赏农隙。

  卷47_32 《湘中作》张九龄

  湘流绕南岳,绝目转青青。怀禄未能已,瞻途屡所经。

  烟屿宜春望,林猿莫夜听。永路日多绪,孤舟天复冥。

  浮没从此去,嗟嗟劳我形。

  卷47_33 《彭蠡湖上》张九龄

  沿涉经大湖,湖流多行泆.决晨趋北渚,逗浦已西日。

  所适虽淹旷,中流且闲逸。瑰诡良复多,感见乃非一。

  庐山直阳浒,孤石当阴术。一水云际飞,数峰湖心出。

  象类何交纠,形言岂深悉。且知皆自然,高下无相恤。

  卷47_34 《入庐山仰望瀑布水》张九龄

  绝顶有悬泉,喧喧出烟杪。不知几时岁,但见无昏晓。

  闪闪青崖落,鲜鲜白日皎。洒流湿行云,溅沫惊飞鸟。

  雷吼何喷薄,箭驰入窈窕。昔闻山下蒙,今乃林峦表。

  物情有诡激,坤元曷纷矫。默然置此去,变化谁能了。

  卷47_35 《出为豫章郡途次庐山东岩下》张九龄

  兹山镇何所,乃在澄湖阴。下有蛟螭伏,上与虹蜺寻。

  灵仙未始旷,窟宅何其深。双阙出云峙,三宫入烟沉。

  攀崖犹昔境,种杏非旧林。想象终古迹,惆怅独往心。

  纷吾婴世网,数载忝朝簪。孤根自靡托,量力况不任。

  多谢周身防,常恐横议侵。岂匪鹓鸿列,惕如泉壑临。

  迨兹刺江郡,来此涤尘襟。有趣逢樵客,忘怀狎野禽。

  栖闲义未果,用拙欢在今。愿言答休命,归事丘中琴。

  卷47_36 《巡属县道中作》张九龄

  春令夙所奉,驾言遵此行。途中却郡掾,林下招村氓。

  至邑无纷剧,来人但欢迎。岂伊念邦政,尔实在时清。

  短才滥符竹,弱岁起柴荆。再入江村道,永怀山薮情。

  矧逢阳节献,默听时禽鸣。迹与素心别,感从幽思盈。

  流芳日不待,夙志蹇无成。知命且何欲,所图唯退耕。

  华簪极身泰,衰鬓惭木荣。苟得不可遂,吾其谢世婴。

  卷47_37 《夏日奉使南海在道中作》张九龄

  缅然万里路,赫曦三伏时。飞走逃深林,流烁恐生疵。

  行李岂无苦,而我方自怡。肃事诚在公,拜庆遂及私。

  展力惭浅效,衔恩感深慈。且欲汤火蹈,况无鬼神欺。

  朝发高山阿,夕济长江湄。秋瘴宁我毒,夏水胡不夷。

  信知道存者,但问心所之。吕梁有出入,乃觉非虚词。

  卷47_38 《巡按自漓水南行》张九龄

  理棹虽云远,饮冰宁有惜。况乃佳山川,怡然傲潭石。

  奇峰岌前转,茂树隈中积。猿鸟声自呼,风泉气相激。

  目因诡容逆,心与清晖涤。纷吾谬执简,行郡将移檄。

  即事聊独欢,素怀岂兼适。悠悠咏靡盬,庶以穷日夕。

  卷47_39 《使还都湘东作》张九龄

  仓庚昨归候,阳鸟今去时。感物遽如此,劳生安可思。

  养真无上格,图进岂前期。清节往来苦,壮容离别衰。

  盛明非不遇,弱操自云私。孤楫清川泊,征衣寒露滋。

  风朝津树落,日夕岭猿悲。牵役而无悔,坐愁只自怡。

  当须报恩已,终尔谢尘缁。

  卷47_40 《冬中至玉泉山寺属穷阴冰闭崖谷无色及仲春行县…有此作》张九龄

  灵境信幽绝,芳时重暄妍。再来及兹胜,一遇非无缘。

  万木柔可结,千花敷欲然。松间鸣好鸟,竹下流清泉。

  石壁开精舍,金光照法筵。真空本自寂,假有聊相宣。

  复此灰心者,仍追巢顶禅。简书虽有畏,身世亦相捐。

  卷47_41 《郢城西北有大古冢数十观其封域多是楚时诸王…尽知之》张九龄

  苹藻生南涧,蕙兰秀中林。嘉名有所在,芳气无幽深。

  楚子初逞志,樊妃尝献箴。能令更择士,非直罢从禽。

  旧国皆湮灭,先王亦莫寻。唯传贤媛陇,犹结后人心。

  牢落山川意,萧疏松柏阴。破墙时直上,荒径或斜侵。

  惠问终不绝,风流独至今。千春思窈窕,黄鸟复哀音。

  卷47_42 《荆州作二首》张九龄

  先达志其大,求意不约文。士伸在知己,已况仕于君。

  微诚夙所尚,细故不足云。时来忽易失,事往良难分。

  顾念凡近姿,焉欲殊常勋。亦以行则是,岂必素有闻。

  千虑且犹失,万绪何其纷。进士苟非党,免相安得群。

  众口金可铄,孤心丝共棼。意忠仗朋信,语勇同败军。

  古剑徒有气,幽兰只自熏。高秩向所忝,于义如浮云。

  千载一遭遇,往贤所至难。问余奚为者,无阶忽上抟。

  明圣不世出,翼亮非苟安。崇高自有配,孤陋何足干。

  遇恩一时来,窃位三岁寒。谁谓诚不尽,知穷力亦殚。

  虽至负乘寇,初无挟术钻。浩荡出江湖,翻覆如波澜。

  心伤不材树,自念独飞翰。徇义在匹夫,报恩犹一餐。

  况乃山海泽,效无毫发端。内讼已惭沮,积毁今摧残。

  胡为复惕息,伤鸟畏虚弹。

  卷47_43 《在郡秋怀二首》张九龄

  秋风入前林,萧瑟鸣高枝。寂寞游子思,寤叹何人知。

  宦成名不立,志存岁已驰。五十而无闻,古人深所疵。

  平生去外饰,直道如不羁。未得操割效,忽复寒暑移。

  物情自古然,身退毁亦随。悠悠沧江渚,望望白云涯。

  露下霜且降,泽中草离披。兰艾若不分,安用馨香为。

  庭芜生白露,岁候感遐心。策蹇惭远途,巢枝思故林。

  小人恐致寇,终日如临深。鱼鸟好自逸,池笼安所钦。

  挂冠东都门,采蕨南山岑。议道诚愧昔,览分还惬今。

  怃然忧成老,空尔白头吟。

  卷47_44 《忝官二十年尽在内职,及为郡尝积恋,因赋诗焉》张九龄

  江流去朝宗,昼夜兹不舍。仲尼在川上,子牟存阙下。

  圣达有由然,孰是无心者。一郡苟能化,百城岂云寡。

  爱礼谁为羊,恋主吾犹马。感初时不载,思奋翼无假。

  闲宇常自闭,沉心何用写。揽衣步前庭,登陴临旷野。

  白水生迢递,清风寄潇洒。愿言采芳泽,终朝不盈把。

  卷47_45 《二弟宰邑南海,见群雁南飞,因成咏以寄》张九龄

  鸿雁自北来,嗷嗷度烟景。常怀稻粱惠,岂惮江山永。

  小大每相从,羽毛当自整。双凫侣晨泛,独鹤参宵警。

  为我更南飞,因书至梅岭。

  卷47_46 《将发还乡示诸弟》张九龄

  岁阳亦颓止,林意日萧摵。云胡当此时,缅迈复为客。

  至爱孰能舍,名义来相迫。负德良不赀,输诚靡所惜。

  一木逢厦构,纤尘愿山益。无力主君恩,宁利客卿璧。

  去去荣归养,怃然叹行役。

  卷47_47 《叙怀二首》张九龄

  弱岁读群史,抗迹追古人。被褐有怀玉,佩印从负薪。

  志合岂兄弟,道行无贱贫。孤根亦何赖,感激此为邻。

  晚节从卑秩,岐路良非一。既闻持两端,复见挟三术。

  木瓜诚有报,玉楮论无实。已矣直躬者,平生壮图失。

  去去勿重陈,归来茹芝朮.

  卷47_48 《题画山水障》张九龄

  心累犹不尽,果为物外牵。偶因耳目好,复假丹青妍。

  尝抱野间意,而迫区中缘。尘事固已矣,秉意终不迁。

  良工适我愿,妙墨挥岩泉。变化合群有,高深侔自然。

  置陈北堂上,仿像南山前。静无户庭出,行已兹地偏。

  萱草忧可树,合欢忿益蠲。所因本微物,况乃凭幽筌。

  言象会自泯,意色聊自宣。对玩有佳趣,使我心渺绵。

  卷47_49 《奉和圣制瑞雪篇》张九龄

  万年春,三朝日,上御明台旅庭实。初瑞雪兮霏微,

  俄同云兮蒙密。此时骚切阴风生,先过金殿有馀清。

  信宿婵娟飞雪度,能使玉人俱掩嫭。皓皓楼前月初白,

  纷纷陌上尘皆素。昨讶骄阳积数旬,始知和气待迎新。

  匪惟在人利,曾是扶天意。天意岂云遥,雪下不崇朝。

  皇情玩无斁,雪委方盈尺。草树纷早荣,京坻宛先积。

  君恩诚谓何,岁稔复人和。预数斯箱庆,应如此雪多。

  朝冕旒兮载悦,想笞笠兮农节。倚瑶琴兮或歌,

  续熏风兮瑞雪。福浸昌,应尤盛,瑞雪年年常感圣。

  愿以柏梁作,长为柳花咏。

  卷47_50 《奉和圣制温泉歌》张九龄

  有时神物待圣人,去后汤还冷,来时树亦春。

  今兹十月自东归,羽旆逶迤上翠微。温谷葱葱佳气色,

  离宫奕奕叶光辉。临渭川,近天邑,浴日温泉复在兹,

  群仙洞府那相及。吾君利物心,玄泽浸苍黔。

  渐渍神汤无疾苦,熏歌一曲感人深。

  卷47_51 《南郊太尉酌献武舞作凯安之乐》张九龄

  馨香惟后德,明命光天保。肃祀崇圣灵,陈信表黄道。

  玉戚初蹈厉,金匏既静好。介福何穰穰,精诚格穹昊。




返回本书总目

 

严正声明:凡营利性网站转载,视为侵权!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