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尧〖阅览〗网际

诗苑网域      箫尧总网      画廊网域
 

私家网上公益  典籍下载系列

本网页分别互校于扬州诗局、上海同文书局以及中华书局、中州古籍出版社等诸家版本而制。

全唐诗

卷九十五 沈佺期

 

返回本书总目

  卷九十五

  卷95_1 《芳树(一作宋之问)》沈佺期

  何地早芳菲,宛在长门殿。夭桃色若绶,秾李光如练。

  啼鸟弄花疏,游蜂饮香遍。叹息春风起,飘零君不见。

  卷95_2 《长安道(一作宋之问诗)》沈佺期

  秦地平如掌,层城入云汉。楼阁九衢春,车马千门旦。

  绿槐开复合,红尘聚还散。日晚斗鸡还,经过狭斜看。

  卷95_3 《有所思(一作宋之问诗)》沈佺期

  君子事行役,再空芳岁期。美人旷延伫,万里浮云思。

  园槿绽红艳,郊桑柔绿滋。坐看长夏晚,秋月照罗帏。

  卷95_4 《临高台》沈佺期

  高台临广陌,车马纷相续。回首思旧乡,云山乱心曲。

  远望河流缓,周看原野绿。向夕林鸟还,忧来飞景促。

  卷95_5 《凤笙曲》沈佺期

  忆昔王子晋,凤笙游云空。挥手弄白日,安能恋青宫。

  岂无婵娟子,结念罗帏中。怜寿不贵色,身世两无穷。

  卷95_6 《拟古别离》沈佺期

  白水东悠悠,中有西行舟。舟行有返棹,水去无还流。

  奈何生别者,戚戚怀远游。远游谁当惜,所悲会难收。

  自君阒芳躧,青阳四五遒。皓月掩兰室,光风虚蕙楼。

  相思无明晦,长叹累冬秋。离居久迟暮,高驾何淹留。

  卷95_7 《辛丑岁十月上幸长安时扈从出西岳作》沈佺期

  西镇何穹崇,壮哉信灵造。诸岭皆峻秀,中峰特美好。

  傍见巨掌存,势如石东倒。颇闻首阳去,开坼此河道。

  磅礴压洪源,巍峨壮清昊。云泉纷乱瀑,天磴屹横抱。

  子先呼其巅,宫女世不老。下有府君庙,历载传洒扫。

  皇明应天游,十月戒丰镐。微末忝闲从,兼得事苹藻。

  宿心爱兹山,意欲拾灵草。阴壑已永閟,云窦绝探讨。

  芳月期来过,回策思方浩。

  卷95_8 《和杜麟台元志春情》沈佺期

  嘉树满中园,氛氲罗秀色。不见仙山云,倚琴空太息。

  沉思若在梦,缄怨似无忆。青春坐南移,白日忽西匿。

  蛾眉返清镜,闺中不相识。

  卷95_9 《别侍御严凝》沈佺期

  七泽云梦林,三湘洞庭水。自古传剽俗,有时逋恶子。

  令君出使车,行迈方靡靡。静言芟枳棘,慎勿伤兰芷。

  卷95_10 《送乔随州侃》沈佺期

  结交三十载,同游一万里。情为契阔生,心由别离死。

  拜恩前后人,从宦差池起。今尔归汉东,明珠报知己。

  卷95_11 《送友人任括州》沈佺期

  青春浩无际,白日乃迟迟。胡为赏心客,叹迈此芳时。

  瓯粤迫兹守,京阙从此辞。茫茫理云帆,草草念行期。

  纷吾结远佩,帐饯出河湄。太息东流水,盈觞难再持。

  卷95_12 《饯远》沈佺期

  任子徇遐禄,结友开旧襟。撰酌辍行叹,指途勤远心。

  秋皛澄回壑,霁色肃明林。暧然青轩暮,浩思非所任。

  卷95_13 《同工部李侍郎适访司马子微》沈佺期

  紫微降天仙,丹地投云藻。上言华顶事,中问长生道。

  华顶居最高,大壑朝阳早。长生术何妙,童颜后天老。

  清晨朝凤京,静夜思鸿宝。凭崖饮蕙气,过涧摘灵草。

  人非冢已荒,海变田应燥。昔尝游此郡,三霜弄溟岛。

  绪言霞上开,机事尘外扫。顷来迫世务,清旷未云保。

  崎岖待漏恩,怵惕司言造。轩皇重斋拜,汉武爱祈祷。

  顺风怀崆峒,承露在丰镐。泠然委轻驭,复得散幽抱。

  柱下留伯阳,储闱登四皓。闻有参同契,何时一探讨。

  卷95_14 《自昌乐郡溯流至白石岭下行入郴州》沈佺期

  兹山界夷夏,天险横寥廓。太史漏登探,文命限开凿。

  北流自南泻,群峰回众壑。驰波如电腾,激石似雷落。

  崖留盘古树,涧蓄神农药。乳窦何淋漓,苔藓更彩错。

  娟娟潭里虹,渺渺滩边鹤。岁杪应流火,天高云物薄。

  金风吹绿梢,玉露洗红箨。溯舟始兴廨,登践桂阳郭。

  匍匐缘修坂,穹窿曳长dh.碍林阻往来,遇堰每前却。

  救艰不遑饭,毕昏无暇泊。濯溪宁足惧,磴道谁云恶。

  我行山水间,湍险皆不若。安能独见闻,书此贻京洛。

  卷95_15 《过蜀龙门》沈佺期

  龙门非禹凿,诡怪乃天功。西南出巴峡,不与众山同。

  长窦亘五里,宛转复嵌空。伏湍喣潜石,瀑水生轮风。

  流水无昼夜,喷薄龙门中。潭河势不测,藻葩垂彩虹。

  我行当季月,烟景共舂融。江关勤亦甚,巘崿意难穷。

  势将息机事,炼药此山东。

  卷95_16 《入卫作》沈佺期

  淇上风日好,纷纷沿岸多。绿芳幸未歇,泛滥此明波。

  采蘩忆幽吹,理棹想荆歌。郁然怀君子,浩旷将如何。

  卷95_17 《夜泊越州逢北使》沈佺期

  天地降雷雨,放逐还国都。重以风潮事,年月戒回舻。

  容颜荒外老,心想域中愚。憩泊在兹夜,炎云逐斗枢。

  k3k4萦海若,霹雳耿天吴。鳌抃群岛失,鲸吞众流输。

  偶逢金华使,握手泪相濡。饥共噬齐枣,眠共席秦蒲。

  既北思攸济,将南睿所图。往来固无咎,何忽惮前桴。

  卷95_18 《绍隆寺》沈佺期

  吾从释迦久,无上师涅盘。探道三十载,得道天南端。

  非胜适殊方,起喧归理难。放弃乃良缘,世虑不曾干。

  香界萦北渚,花龛隐南峦。危昂阶下石,演漾窗中澜。

  云盖看木秀,天空见藤盘。处俗勒宴坐,居贫业行坛。

  试将有漏躯,聊作无生观。了然究诸品,弥觉静者安。

  卷95_19 《神龙初废逐南荒途出郴口北望苏耽山》沈佺期

  少曾读仙史,知有苏耽君。流望来南国,依然会昔闻。

  泊舟问耆老,遥指孤山云。孤山郴郡北,不与众山群。

  重崖下萦映,嶛峣上纠纷。碧峰泉附落,红壁树傍分。

  选地今方尔,升天因可云。不才予窜迹,羽化子遗芬。

  将览成麟凤,旋惊御鬼文。此中迷出处,含思独氛氲。

  卷95_20 《初达驩州》沈佺期

  流子一十八,命予偏不偶。配远天遂穷,到迟日最后。

  水行儋耳国,陆行雕题薮。魂魄游鬼门,骸骨遗鲸口。

  夜则忍饥卧,朝则抱病走。搔首向南荒,拭泪看北斗。

  何年赦书来,重饮洛阳酒。

  卷95_21 《被弹》沈佺期

  知人昔不易,举非贵易失。尔何按国章,无罪见呵叱。

  平生守直道,遂为众所嫉。少以文作吏,手不曾开律。

  一旦法相持,荒忙意如漆。幼子双囹圄,老夫一念室。

  昆弟两三人,相次俱囚桎。万铄当众怒,千谤无片实。

  庶以白黑谗,显此泾渭质。劾吏何咆哮,晨夜闻扑抶.

  事间拾虚证,理外存枉笔。怀痛不见伸,抱冤竟难悉。

  穷囚多垢腻,愁坐饶虮虱。三日唯一饭,两旬不再栉。

  是时盛夏中,暵赫多瘵疾。瞪目眠欲闭,喑呜气不出。

  有风自扶摇,鼓荡无伦匹。安得吹浮云,令我见白日。

  卷95_22 《枉系二首》沈佺期

  吾怜曾家子,昔有投杼疑。吾怜姬公旦,非无鸱鸮诗。

  臣子竭忠孝,君亲惑谗欺。萋斐离骨肉,含愁兴此辞。

  昔日公冶长,非罪遇缧绁。圣人降其子,古来叹独绝。

  我无毫发瑕,苦心怀冰雪。今代多秀士,谁能继明辙。

  卷95_23 《黄鹤》沈佺期

  黄鹤佐丹凤,不能群白鹇。拂云游四海,弄影到三山。

  遥忆君轩上,来下天池间。明珠世不重,知有报恩环。

  卷95_24 《伤王学士》沈佺期

  闭囚断外事,昧坐半馀期。有言颖叔子,亡来已一时。

  初闻宛不信,中话涕涟洏。痛哉玄夜重,何遽青春姿。

  忆汝曾旅食,屡空瀍涧湄。吾徒禄未厚,筲斗愧相贻。

  原宪贫无愁,颜回乐自持。诏书择才善,君为王子师。

  宠儒名可尚,论秩官犹欺。化往不复见,情来安可思。

  目绝毫翰洒,耳无歌讽期。灵柩寄何处,精魂今何之。

  恨予在丹棘,不得看素旗。孀妻知己叹,幼子路人悲。

  感游值商日,绝弦留此词。

  卷95_25 《古镜》沈佺期

  莓苔翳清池,虾蟆蚀明月。埋落今如此,照心未尝歇。

  愿垂拂拭恩,为君鉴玄发。

  卷95_26 《凤箫曲(一作古意)》沈佺期

  八月凉风动高阁,千金丽人卷绡幕。已怜池上歇芳菲,

  不念君恩坐摇落。世上荣华如转蓬,朝随阡陌暮云中。

  飞燕侍寝昭阳殿,班姬饮恨长信宫。长信宫,昭阳殿,

  春来歌舞妾自知,秋至帘栊君不见。昔时嬴女厌世纷,

  学吹凤箫乘彩云。含情转睐向萧史,千载红颜持赠君。

  卷95_27 《古歌》沈佺期

  落叶流风向玉台,夜寒秋思洞房开。水晶帘外金波下,

  云母窗前银汉回。玉阶阴阴苔藓色,君王履綦难再得。

  璇闺窈窕秋夜长,绣户徘徊明月光。燕姬彩帐芙蓉色,

  秦女金炉兰麝香。北斗七星横夜半,清歌一曲断君肠。

  卷95_28 《七夕曝衣篇》沈佺期

  君不见昔日宜春太液边,披香画阁与天连。

  灯火灼烁九微映,香气氛氲百和然。此夜星繁河正白,

  人传织女牵牛客。宫中扰扰曝衣楼,天上娥娥红粉席。

  曝衣何许曛半黄,宫中彩女提玉箱。珠履奔腾上兰砌,

  金梯宛转出梅梁。绛河里,碧烟上,双花伏兔画屏风,

  四子盘龙擎斗帐。舒罗散縠云雾开,缀玉垂珠星汉回。

  朝霞散彩羞衣架,晚月分光劣镜台。上有仙人长命绺,

  中看玉女迎欢绣。玳瑁帘中别作春,珊瑚窗里翻成昼。

  椒房金屋宠新流,意气骄奢不自由。汉文宜惜露台费,

  晋武须焚前殿裘。

  卷95_29 《入少密溪》沈佺期

  云峰苔壁绕溪斜,江路香风夹岸花。树密不言通鸟道,

  鸡鸣始觉有人家。人家更在深岩口,涧水周流宅前后。

  游鱼瞥瞥双钓童,伐木丁丁一樵叟。自言避喧非避秦,

  薜衣耕凿帝尧人。相留且待鸡黍熟,夕卧深山萝月春。

  卷95_30 《霹雳引》沈佺期

  岁七月,火伏而金生。客有鼓琴于门者,奏霹雳之商声。

  始戛羽以騞砉,终扣宫而砰駖.电耀耀兮龙跃,

  雷阗阗兮雨冥。气呜唅以会雅,态欻翕以横生。

  有如驱千旗,制五兵;截荒虺,斫长鲸。孰与广陵比,

  意别鹤俦精而已。俾我雄子魄动,毅夫发立。怀恩不浅,

  武义双辑。视胡若芥,剪羯如拾。岂徒慷慨中筵,

  备群娱之翕习哉。




返回本书总目

 

严正声明:凡营利性网站转载,视为侵权!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