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尧〖阅览〗网际

诗苑网域      箫尧总网      画廊网域
 

私家网上公益  典籍下载系列

本网页分别互校于扬州诗局、上海同文书局以及中华书局、中州古籍出版社等诸家版本而制。

全唐诗

卷二百四十 元结

 

返回本书总目

  卷二百四十

  卷240_1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仁》元结

  (古有仁帝,能全仁明以封天下,故为《至仁》之诗

  二章四韵十二句)

  猗皇至圣兮,至惠至仁,德施蕴蕴。

  蕴蕴如何?不全不缺,莫知所贶。

  猗皇至圣兮,至俭至明,化流瀛瀛。

  瀛瀛如何?不虢不赩,莫知其极。

  卷240_2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慈》元结

  (古有慈帝,能保静顺以涵万物,故为《至慈》之诗

  二章四韵十四句)

  至化之深兮,猗猗娭娭。如煦如吹,如负如持,

  而不知其慈。故莫周莫止,静和而止。

  至化之极兮,瀛瀛溶溶。如涵如封,如随如从,

  而不知其功。故莫由莫己,顺时而理。

  卷240_3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劳》元结

  (古有劳王,能执劳俭以大功业,故为《至劳》之诗

  三章六韵二十四句)

  至哉勤绩,不盈不延;谁能颂之,我请颂焉。

  于戏劳王,勤亦何极;济尔九土,山川沟洫。

  至哉俭德,不丰不敷;谁能颂之,我请颂夫。

  于戏劳王,俭亦何深;戒尔万代,奢侈荒淫。

  至哉茂功,不升不圮;谁能颂之,我请颂矣。

  于戏劳王,功亦何大;去尔兆庶,洪湮灾害。

  卷240_4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正》元结

  (古有正王,能正慎恭和以安上下,故为《至正》之诗

  一章四韵八句)

  为君之道,何以为明?功不滥赏,罪不滥刑;

  谠言则听,谄言不听;王至是然,可为明焉。

  卷240_5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理》元结

  (古有理王,能守清一以致无刑,故为《至理》之诗

  一章三韵十二句)

  理何为兮,系修文德。加之清一,莫不顺则。意彼刑法,

  设以化人;致使无之,而化益纯。所谓代刑,以道去杀。

  呜呼呜呼!人不斯察。

  卷240_6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荒》元结

  (古有荒王,忘戒慎道,以逸豫失国,故为《至荒》

  之诗一章三韵十二句)

  国有世谟,仁信勤欤。王实惛荒,终亡此乎。

  焉有力恣谄惑,而不亡其国?呜呼亡王,忍为此心!

  敢正亡王,永为世箴。

  卷240_7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乱》元结

  (古有乱王,肆极凶虐,乱亡乃已,故为《至乱》之诗

  二章二韵十二句)

  嘻乎王家,曾有凶王,中世失国,岂非骄荒。

  复复之难,令则可忘。

  嘻乎乱王,王心何思?暴淫虐惑,无思不为;

  生人冤怨,言何极之。

  卷240_8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虐》元结

  (古有虐王,昏毒狂忍,无恶不及,故为《至虐》之诗

  二章四韵十八句)

  夫为君上兮,慈顺明恕,可以化人。忍行昏恣,

  独乐其身;一徇所欲,万方悲哀。于斯而喜,当云何哉?

  夫为君上兮,兢慎俭约,可以保身,忍行荒惑,虐暴于人;

  前世失国,如王者多。于斯不寤,当如之何。

  卷240_9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惑》元结

  (古有惑王,用奸臣以虐外,宠妖女以乱内,内外用乱,

  至于崩亡,故为《至惑》之诗二章六韵二十句)

  贤圣为上兮,必俭约戒身,鉴察化人,所以保福也。

  如何不思,荒恣是为?上下隔塞,人神怨奰;

  敖恶无厌,不畏颠坠。

  圣贤为上兮,必用贤正,黜奸佞之臣,所以长久也。

  如何反是,以为乱矣?宠邪信惑,近佞好谀;废嫡立庶,

  忍为祸谟。

  卷240_10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伤》元结

  (古有伤王,以崩荡之馀,无恶不为也。乱亡之由,

  固在累积。故为《至伤》之诗一章二韵十二句)

  夫可伤兮?伤王乎,欲何为乎?将蠹枯矣,无人救乎?

  蠹枯及矣,不可救乎?嗟伤王!自为人君,变为人奴!

  为人君者,忘戒乎。

  卷240_11 《补乐歌十首。网罟》元结

  (《网罟》,伏羲氏之乐歌也。其义盖称伏羲能易人

  取禽兽之劳,凡二章,章四句)

  吾人苦兮,水深深。网罟设兮,水不深。

  吾人苦兮,山幽幽。网罟设兮,山不幽。

  卷240_12 《补乐歌十首。丰年》元结

  (《丰年》,神农氏之乐歌也,其义盖称神农教人种植

  之功。凡二章,章四句)

  猗太帝兮,其智如神;分草实兮,济我生人。

  猗太帝兮,其功如天;均四时兮,成我丰年。

  卷240_13 《补乐歌十首。云门》元结

  (《云门》,轩辕氏之乐歌也,其义盖言云之出,润益

  万物,如帝之德,无所不施。凡二章,章四句)

  玄云溶溶兮,垂雨蒙蒙;类我圣泽兮,涵濡不穷。

  玄云漠漠兮,含映逾光;类我圣德兮,溥被无方。

  卷240_14 《补乐歌十首。九渊》元结

  (《九渊》,少昊氏之乐歌也,其义盖称少昊之德,

  渊然深远。凡一章,章四句)

  圣德至深兮,奫奫如渊;生类娭娭兮,孰知其然。

  卷240_15 《补乐歌十首。五茎》元结

  (《五茎》,颛顼氏之乐歌也,其义盖称颛顼得五德

  之根茎。凡一章,章八句)

  植植万物兮,滔滔根茎;五德涵柔兮,沨沨而生。

  其生如何兮秞秞,天下皆自我君兮化成。

  卷240_16 《补乐歌十首。六英》元结

  (《六英》,高辛氏之乐歌也,其义盖称帝喾能总

  六合之英华。凡二章,章六句)

  我有金石兮,击考崇崇。与汝歌舞兮,上帝之风。

  由六合兮,英华沨沨.

  我有丝竹兮,韵和泠泠。与汝歌舞兮,上帝之声。

  由六合兮,根底嬴嬴。

  卷240_17 《补乐歌十首。咸池》元结

  (《咸池》,陶唐氏之乐歌也,其义盖称尧德至大,

  无不备全。凡二章,章四句)

  元化油油兮,孰知其然。至德汩汩兮,顺之以先。

  元化浘浘兮,孰知其然。至道泱泱兮,由之以全。

  卷240_18 《补乐歌十首。大韶》元结

  (《大韶》,有虞氏之乐歌也,其义盖称舜能绍先圣

  之德。凡二章,章四句)

  森森群象兮,日见生成。欲闻朕初兮,玄封冥冥。

  洋洋至化兮,日见深柔。欲闻大濩兮,大渊油油。

  卷240_19 《补乐歌十首。大夏》元结

  (《大夏》,有夏氏之乐歌也,其义盖称禹治水,

  其功能大中国。凡三章,章四句)

  茫茫下土兮,乃生九州岛。山有长岑兮,川有深流。

  茫茫下土兮,乃均四方。国有安乂兮,野有封疆。

  茫茫下土兮,乃歌万年。上有茂功兮,下戴仁天。

  卷240_20 《补乐歌十首。大濩》元结

  (《大濩》,有殷氏之乐歌也,其义盖称汤救天下,

  濩然得所。凡二章,章四句)

  万姓苦兮,怨且哭,不有圣人兮,谁护育。

  圣人生兮,天下和。万姓熙熙兮,舞且歌。

  卷240_21 《系乐府十二首。思太古》元结

  东南三千里,沅湘为太湖。湖上山谷深,有人多似愚。

  婴孩寄树颠,就水捕鷠鲈。所欢同鸟兽,身意复何拘。

  吾行遍九州岛,此风皆已无。吁嗟圣贤教,不觉久踌蹰。

  卷240_22 《系乐府十二首。陇上叹》元结

  援车登陇坂,穷高遂停驾。延望戎狄乡,巡回复悲咤。

  滋移有情教,草木犹可化。圣贤礼让风,何不遍西夏。

  父子忍猜害,君臣敢欺诈。所适今若斯,悠悠欲安舍。

  卷240_23 《系乐府十二首。颂东夷》元结

  尝闻古天子,朝会张新乐。金石无全声,宫商乱清浊。

  东惊且悲叹,节变何烦数。始知中国人,耽此亡纯朴。

  尔为外方客,何为独能觉。其音若或在,蹈海吾将学。

  卷240_24 《系乐府十二首。贱士吟》元结

  南风发天和,和气天下流。能使万物荣,不能变羁愁。

  为愁亦何尔,自请说此由。谄竞实多路,苟邪皆共求。

  尝闻古君子,指以为深羞。正方终莫可,江海有沧洲。

  卷240_25 《系乐府十二首。欸乃曲》元结

  谁能听欸乃,欸乃感人情。不恨湘波深,不怨湘水清。

  所嗟岂敢道,空羡江月明。昔闻扣断舟,引钓歌此声。

  始歌悲风起,歌竟愁云生。遗曲今何在,逸为渔父行。

  卷240_26 《系乐府十二首。贫妇词》元结

  谁知苦贫夫,家有愁怨妻。请君听其词,能不为酸凄。

  所怜抱中儿,不如山下麑。空念庭前地,化为人吏蹊。

  出门望山泽,回头心复迷。何时见府主,长跪向之啼。

  卷240_27 《系乐府十二首。去乡悲》元结

  踌蹰古塞关,悲歌为谁长。日行见孤老,羸弱相提将。

  闻其呼怨声,闻声问其方。方言无患苦,岂弃父母乡。

  非不见其心,仁惠诚所望。念之何可说,独立为凄伤。

  卷240_28 《系乐府十二首。寿翁兴》元结

  借问多寿翁,何方自修育。惟云顺所然,忘情学草木。

  始知世上术,劳苦化金玉。不见充所求,空闻肆耽欲。

  清和存王母,潜濩无乱黩。谁正好长生,此言堪佩服。

  卷240_29 《系乐府十二首。农臣怨》元结

  农臣何所怨,乃欲干人主。不识天地心,徒然怨风雨。

  将论草木患,欲说昆虫苦。巡回宫阙傍,其意无由吐。

  一朝哭都市,泪尽归田亩。谣颂若采之,此言当可取。

  卷240_30 《系乐府十二首。谢大龟》元结

  客来自江汉,云得双大龟。且言龟甚灵,问我君何疑。

  自昔保方正,顾尝无妄私。顺和固鄙分,全守真常规。

  行之恐不及,此外将何为。惠恩如可谢,占问敢终辞。

  卷240_31 《系乐府十二首。古遗叹》元结

  古昔有遗叹,所叹何所为。有国遗贤臣,万事为冤悲。

  所遗非遗望,所遗非可遗。所遗非遗用,所遗在遗之。

  嗟嗟山海客,全独竟何辞。心非膏濡类,安得无不遗。

  卷240_32 《系乐府十二首。下客谣》元结

  下客无黄金,岂思主人怜。客言胜黄金,主人然不然。

  珠玉成彩翠,绮罗如婵娟。终恐见斯好,有时去君前。

  岂知保忠信,长使令德全。风声与时茂,歌颂万千年。

  卷240_33 《漫歌八曲。故城东》元结

  漫惜故城东,良田野草生。说向县大夫,大夫劝我耕。

  耕者我为先,耕者相次焉。谁爱故城东,今为近郭田。

  卷240_34 《漫歌八曲。西阳城》元结

  江北有大洲,洲上堪力耕。此中宜五谷,不及西阳城。

  城畔多野桑,城中多古荒。衣食可力求,此外何所望。

  卷240_35 《漫歌八曲。大回中》元结

  樊水欲东流,大江又北来。樊山当其南,此中为大回。

  回中鱼好游,回中多钓舟。漫欲作渔人,终焉无所求。

  卷240_36 《漫歌八曲。小回中》元结

  丛石横大江,人言是钓台。水石相冲激,此中为小回。

  回中浪不恶,复在武昌郭。来客去客船,皆向此中泊。

  卷240_37 《漫歌八曲。将牛何处去二首》元结

  将牛何处去,耕彼故城东。相伴有田父,相欢惟牧童。

  将牛何处去,耕彼西阳城。叔闲修农具,直者伴我耕。

  卷240_38 《漫歌八曲。将船何处去二首》元结

  将船何处去,钓彼大回中。叔静能鼓桡,正者随弱翁。

  将船何处去,送客小回南。有时逢恶客,还家亦少酣。

  卷240_39 《引极三首。思元极》元结

  天旷莽兮杳泱茫,气浩浩兮色苍苍。上何有兮人不测,

  积清寥兮成元极。彼元极兮灵且异,思一见兮藐难致。

  思不从兮空自伤,心慅bj兮意惶懹。思假翼兮鸾凤,

  乘长风兮上羾。揖元气兮本深实,餐至和兮永终日。

  卷240_40 《引极三首。望仙府》元结

  山凿落兮眇嵚岑,云溶溶兮木棽棽。中何有兮人不睹,

  远欹差兮閟仙府。彼仙府兮深且幽,望一至兮藐无由。

  望不从兮知如何,心混混兮意浑和。思假足兮虎豹,

  超阻绝兮凌踔。诣仙府兮从羽人,饵五灵兮保清真。

  卷240_41 《引极三首。怀潜君》元结

  海浩淼兮汩洪溶,流蕴蕴兮涛汹汹。下何有兮人不闻,

  深溢漭兮居潜君。彼潜君兮圣且神,思一见兮藐无因。

  思不从兮空踟蹰,心回迷兮意萦纡。思假鳞兮鲲龙,

  激沆浪兮奔从。拜潜君兮索玄宝,佩元符兮轨皇道。

  卷240_42 《演兴四首。招太灵》元结

  招太灵兮山之巅,山屹dB兮水沦涟。祠之襰兮眇何年,

  木修修兮草鲜鲜。嗟魑魅兮淫厉,自古昔兮崇祭。

  禧太灵兮端清,予愿致夫精诚。久愵兮cJ々,

  招捃cn兮呼风。风之声兮起飗飗,吹玄云兮散而浮。

  望太灵兮俨而安,澹油溶兮都清闲。

  卷240_43 《演兴四首。初祀》元结

  山之乳兮葺太祠,木孙为桷兮木母榱。

  云缨为dT兮愚木栭。洞渊禅兮揭巍巍。涂木兰兮莳糅蔫,

  被弱草兮禘礿联。仡浑洪兮馥阗阗,管化石兮洞刳天。

  翘修钐兮掉芜殳,灵巫rw兮舞颙干。荐天ed兮酒阳泉,

  献水芸兮饭霜籼,与太灵兮千万年。

  卷240_44 《演兴四首。讼木魅》元结

  登高峰兮俯幽谷,心悴悴兮念群木。见樗栲兮相阴覆,

  怜梫榕兮不丰茂;见榛梗之森梢,闵枞橎兮合蠹。

  槢桡桡兮未坚,椲桹桹兮可屈。

  櫁du樽兮不香,拔丰茸兮已实。岂元化之不均兮,

  非雨露之偏殊。谅理性之不等于顺时兮,

  不如瘱吾心以冥想,终念此兮不怡。

  儓予莫识天地之意兮,愿截恶木之根,倾枭獍之古巢,

  取□童以为薪。割大木使飞焰,徯枯腐之烧焚。

  实非吾心之不仁惠也,岂耻夫善恶之相纷。

  且欲畚三河之膏壤,裨济水之清涟。将封灌乎善木,

  令橚橚以梴梴.尚畏乎众善之未茂兮,

  为众恶之所挑凌。思聚义以为曹,令敷扶以相胜。

  取方所以柯如兮,吾将出于南荒。求寿藤与蟠木,

  吾将出于东方。祈有德而来归,辅神柽与坚香。

  且忧颙之翩翩,又愁狖之奔驰。及阴阳兮不和,

  恶此土之失时。今神柽兮不茂,使坚香兮不滋。

  重嗟惋兮何补,每齐心以精意。切援祝于神明,

  冀感通于天地。犹恐众妖兮木魅,魍魉兮山精,

  上误惑于灵心,经绐于言兮不听。敢引佩以指水,

  誓吾心兮自明。

  卷240_45 《演兴四首。闵岭中》元结

  □群山以延想,吾独闵乎岭中。彼岭中兮何有,

  有天含之玉峰。殊閟绝之极颠,上闻产乎翠茸。

  欲采之以将寿,眇不知夫所从。大渊蕴蕴兮绝嶘岌岌,

  非梯梁以通险,当无路兮可入。彼猛毒兮曹聚,

  必凭托乎阻修。常儗儗兮伺人,又如何兮不愁。

  彼妖精兮变怪,必假见于风雨。常闪闪而伺人,

  又如何兮不苦。欲仗仁兮托信,将径往兮不难。

  久懹懹以ck惋,却迟回而永叹。惧大灵兮不知,

  以予心为永惟。若不可乎遂已,吾终保夫直方。

  则必蒙皮篻以为矢,弦毋筱以为弧。化毒铜以为戟,

  刺棘竹以为殳。得猛烈之材,获与之而并驱。

  且舂刺乎恶毒,又引射夫妖怪。尽群类兮使无,

  令善仁兮不害。然后采梫榕以驾深,

  收枞橞兮梯险。跻予身之飘飘,承予步之eY々。

  入岭中而登玉峰,极閟绝而求翠茸。将吾寿兮随所从,

  思未得兮马如龙。独翳蔽于山颠,久低回而愠瘀。

  空仰讼于上玄,彼至精兮必应。宁古有而今无,

  将与身而皆亡。岂言之而已乎。




返回本书总目

 

严正声明:凡营利性网站转载,视为侵权!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