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尧〖阅览〗网际

诗苑网域      箫尧总网      画廊网域
 

私家网上公益  典籍下载系列

本网页分别互校于扬州诗局、上海同文书局以及中华书局、中州古籍出版社等诸家版本而制。

全唐诗

卷三百四十 韩愈

 

返回本书总目

               卷三百四十

  卷340_1 《辛卯年雪》韩愈

  元和六年春,寒气不肯归。河南二月末,雪花一尺围。

  崩腾相排拶,龙凤交横飞。波涛何飘扬,天风吹幡旗。

  白帝盛羽卫,鬖髿振裳衣。白霓先启途,从以万玉妃。

  翕翕陵厚载,哗哗弄阴机。生平未曾见,何暇议是非。

  或云丰年祥,饱食可庶几。善祷吾所慕,谁言寸诚微。

  卷340_2 《醉留东野》韩愈

  昔年因读李白杜甫诗,长恨二人不相从。吾与东野生并世,

  如何复蹑二子踪。东野不得官,白首夸龙钟。韩子稍奸黠,

  自惭青蒿倚长松。低头拜东野,原得终始如駏蛩。

  东野不回头,有如寸筳撞巨钟。我愿身为云,

  东野变为龙。四方上下逐东野,虽有离别无由逢。

  卷340_3 《李花二首》韩愈

  平旦入西园,梨花数株若矜夸。旁有一株李,

  颜色惨惨似含嗟。问之不肯道所以,独绕百匝至日斜。

  忽忆前时经此树,正见芳意初萌牙。奈何趁酒不省录,

  不见玉枝攒霜葩。泫然为汝下雨泪,无由反旆羲和车。

  东风来吹不解颜,苍茫夜气生相遮。冰盘夏荐碧实脆,

  斥去不御惭其花。

  当春天地争奢华,洛阳园苑尤纷拏。谁将平地万堆雪,

  剪刻作此连天花。日光赤色照未好,明月暂入都交加。

  夜领张彻投卢仝,乘云共至玉皇家。长姬香御四罗列,

  缟裙练帨无等差。静濯明妆有所奉,顾我未肯置齿牙。

  清寒莹骨肝胆醒,一生思虑无由邪。

  卷340_4 《招杨之罘》韩愈

  柏生两石间,万岁终不大。野马不识人,难以驾车盖。

  柏移就平地,马羁入厩中。马思自由悲,柏有伤根容。

  伤根柏不死,千丈日以至。马悲罢还乐,振迅矜鞍辔。

  之罘南山来,文字得我惊。馆置使读书,日有求归声。

  我令之罘归,失得柏与马。之罘别我去,计出柏马下。

  我自之罘归,入门思而悲。之罘别我去,能不思我为。

  洒扫县中居,引水经竹间。嚣哗所不及,何异山中闲。

  前陈百家书,食有肉与鱼。先王遗文章,缀缉实在余。

  礼称独学陋,易贵不远复。作诗招之罘,晨夕抱饥渴。

  卷340_5 《寄卢仝(宪宗元和六年河南令时作)》韩愈

  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

  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馀人,上有慈亲下妻子。

  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今邻僧乞米送,

  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馀,时致薄少助祭祀。

  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水北山人得名声,

  去年去作幕下士。水南山人又继往,鞍马仆从塞闾里。

  少室山人索价高,两以谏官征不起。彼皆刺口论世事,

  有力未免遭驱使。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

  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穷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

  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駬。

  去年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国家丁口连四海,

  岂无农夫亲耒耜。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

  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

  岂谓贻厥无基址.故知忠孝生天性,洁身乱伦定足拟。

  昨晚长须来下状,隔墙恶少恶难似。每骑屋山下窥阚,

  浑舍惊怕走折趾。凭依婚媾欺官吏,不信令行能禁止。

  先生受屈未曾语,忽此来告良有以。嗟我身为赤县令,

  操权不用欲何俟。立召贼曹呼伍伯,尽取鼠辈尸诸市。

  先生又遣长须来,如此处置非所喜。况又时当长养节,

  都邑未可猛政理。先生固是余所畏,度量不敢窥涯涘。

  放纵是谁之过欤,效尤戮仆愧前史。买羊沽酒谢不敏,

  偶逢明月曜桃李。先生有意许降临,更遣长须致双鲤。

  卷340_6 《酬司门卢四兄云夫院长望秋作》韩愈

  长安雨洗新秋出,极目寒镜开尘函。终南晓望蹋龙尾,

  倚天更觉青巉巉.自知短浅无所补,从事久此穿朝衫。

  归来得便即游览,暂似壮马脱重衔。曲江荷花盖十里,

  江湖生目思莫缄。乐游下瞩无远近,绿槐萍合不可芟。

  白首寓居谁借问,平地寸步扃云岩。云夫吾兄有狂气,

  嗜好与俗殊酸咸。日来省我不肯去,论诗说赋相喃喃。

  望秋一章已惊绝,犹言低抑避谤谗。若使乘酣骋雄怪,

  造化何以当镌劖。嗟我小生值强伴,怯胆变勇神明鉴。

  驰坑跨谷终未悔,为利而止真贪馋。高揖群公谢名誉,

  远追甫白感至諴.楼头完月不共宿,其奈就缺行攕攕.

  卷340_7 《谁氏子》韩愈

  非痴非狂谁氏子,去入王屋称道士。白头老母遮门啼,

  挽断衫袖留不止。翠眉新妇年二十,载送还家哭穿市。

  或云欲学吹凤笙,所慕灵妃媲萧史。又云时俗轻寻常,

  力行险怪取贵仕。神仙虽然有传说,知者尽知其妄矣。

  圣君贤相安可欺,干死穷山竟何俟。呜呼余心诚岂弟,

  愿往教诲究终始。罚一劝百政之经,不从而诛未晚耳。

  谁其友亲能哀怜,写吾此诗持送似。

  卷340_8 《河南令舍池台》韩愈

  灌池才盈五六丈,筑台不过七八尺。欲将层级压篱落,

  未许波澜量斗石。规摹虽巧何足夸,景趣不远真可惜。

  长令人吏远趋走,已有蛙黾助狼藉。

  卷340_9 《送无本师归范阳(贾岛初为浮屠,名无本)》韩愈

  无本于为文,身大不及胆。吾尝示之难,勇往无不敢。

  蛟龙弄角牙,造次欲手揽。众鬼囚大幽,下觑袭玄窞。

  天阳熙四海,注视首不颔。鲸鹏相摩窣,两举快一啖。

  夫岂能必然,固已谢黯黮.狂词肆滂葩,低昂见舒惨。

  奸穷怪变得,往往造平澹。蜂蝉碎锦缬,绿池披菡萏。

  芝英擢荒榛,孤翮起连菼.家住幽都远,未识气先感。

  来寻吾何能,无殊嗜昌歜.始见洛阳春,桃枝缀红糁。

  遂来长安里,时卦转习坎。老懒无斗心,久不事铅椠。

  欲以金帛酬,举室常bC颔。念当委我去,雪霜刻以憯。

  狞飙搅空衢,天地与顿撼。勉率吐歌诗,慰女别后览。

  卷340_10 《石鼓歌》韩愈

  张生手持石鼓文,劝我试作石鼓歌。少陵无人谪仙死,

  才薄将奈石鼓何。周纲陵迟四海沸,宣王愤起挥天戈。

  大开明堂受朝贺,诸侯剑佩鸣相磨。搜于岐阳骋雄俊,

  万里禽兽皆遮罗。镌功勒成告万世,凿石作鼓隳嵯峨。

  从臣才艺咸第一,拣选撰刻留山阿。雨淋日炙野火燎,

  鬼物守护烦撝呵。公从何处得纸本,毫发尽备无差讹。

  辞严义密读难晓,字体不类隶与科。年深岂免有缺画,

  快剑斫断生蛟鼍。鸾翔凤翥众仙下,珊瑚碧树交枝柯。

  金绳铁索锁纽壮,古鼎跃水龙腾梭。陋儒编诗不收入,

  二雅褊迫无委蛇。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遗羲娥。

  嗟予好古生苦晚,对此涕泪双滂沱。忆昔初蒙博士征,

  其年始改称元和。故人从军在右辅,为我度量掘臼科。

  濯冠沐浴告祭酒,如此至宝存岂多。毡包席裹可立致,

  十鼓只载数骆驼。荐诸太庙比郜鼎,光价岂止百倍过。

  圣恩若许留太学,诸生讲解得切磋。观经鸿都尚填咽,

  坐见举国来奔波。剜苔剔藓露节角,安置妥帖平不颇。

  大厦深檐与盖覆,经历久远期无佗。中朝大官老于事,

  讵肯感激徒媕婀。牧童敲火牛砺角,谁复着手为摩挲。

  日销月铄就埋没,六年西顾空吟哦。羲之俗书趁姿媚,

  数纸尚可博白鹅。继周八代争战罢,无人收拾理则那。

  方今太平日无事,柄任儒术崇丘轲。安能以此上论列,

  愿借辨口如悬河。石鼓之歌止于此,呜呼吾意其蹉跎。

  卷340_11 《双鸟诗》韩愈

  双鸟海外来,飞飞到中州。一鸟落城市,一鸟集岩幽。

  不得相伴鸣,尔来三千秋。两鸟各闭口,万象衔口头。

  春风卷地起,百鸟皆飘浮。两鸟忽相逢,百日鸣不休。

  有耳聒皆聋,有口反自羞。百舌旧饶声,从此恒低头。

  得病不呻唤,泯默至死休。雷公告天公,百物须膏油。

  自从两鸟鸣,聒乱雷声收。鬼神怕嘲咏,造化皆停留。

  草木有微情,挑抉示九州岛。虫鼠诚微物,不堪苦诛求。

  不停两鸟鸣,百物皆生愁。不停两鸟鸣,自此无春秋。

  不停两鸟鸣,日月难旋辀.不停两鸟鸣,大法失九畴。

  周公不为公,孔丘不为丘。天公怪两鸟,各捉一处囚。

  百虫与百鸟,然后鸣啾啾。两鸟既别处,闭声省愆尤。

  朝食千头龙,暮食千头牛。朝饮河生尘,暮饮海绝流。

  还当三千秋,更起鸣相酬。

  卷340_12 《赠刘师服》韩愈

  羡君齿牙牢且洁,大肉硬饼如刀截。我今呀豁落者多,

  所存十馀皆兀臲.匙抄烂饭稳送之,合口软嚼如牛呞。

  妻儿恐我生怅望,盘中不饤栗与梨。只今年才四十五,

  后日悬知渐莽卤。朱颜皓颈讶莫亲,此外诸馀谁更数。

  忆昔太公仕进初,口含两齿无赢馀。虞翻十三比岂少,

  遂自惋恨形于书。丈夫命存百无害,谁能点检形骸外。

  巨缗东钓倘可期,与子共饱鲸鱼脍。

  卷340_13 《题炭谷湫祠堂》韩愈

  万生都阳明,幽暗鬼所寰。嗟龙独何智,出入人鬼间。

  不知谁为助,若执造化关。厌处平地水,巢居插天山。

  列峰若攒指,石盂仰环环。巨灵高其捧,保此一掬悭。

  森沈固含蓄,本以储阴奸。鱼鳖蒙拥护,群嬉傲天顽。

  翾翾栖托禽,飞飞一何闲。祠堂像侔真,擢玉纡烟鬟。

  群怪俨伺候,恩威在其颜。我来日正中,悚惕思先还。

  寄立尺寸地,敢言来途艰。吁无吹毛刃,血此牛蹄殷。

  至令乘水旱,鼓舞寡与鳏。林丛镇冥冥,穷年无由删。

  妍英杂艳实,星琐黄朱斑。石级皆险滑,颠跻莫牵攀。

  龙区雏众碎,付与宿已颁。弃去可奈何,吾其死茅菅。

  卷340_14 《听颖师弹琴》韩愈

  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

  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喧啾百鸟群,

  忽见孤凤凰。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

  嗟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自闻颖师弹,起坐在一旁。

  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颖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

  卷340_15 《送陆畅归江南(畅娶董溪女)》韩愈

  举举江南子,名以能诗闻。一来取高第,官佐东宫军。

  迎妇丞相府,夸映秀士群。鸾鸣桂树间,观者何缤纷。

  人事喜颠倒,旦夕异所云。萧萧青云干,遂逐荆棘焚。

  岁晚鸿雁过,乡思见新文。践此秦关雪,家彼吴洲云。

  悲啼上车女,骨肉不可分。感慨都门别,丈夫酒方醺。

  我实门下士,力薄蚋与蚊。受恩不即报,永负湘中坟。

  卷340_16 《送进士刘师服东归》韩愈

  猛虎落槛阱,坐食如孤豚。丈夫在富贵,岂必守一门。

  公心有勇气,公口有直言。奈何任埋没,不自求腾轩。

  仆本亦进士,颇尝究根源。由来骨鲠材,喜被软弱吞。

  低头受侮笑,隐忍硉兀冤。泥雨城东路,夏槐作云屯。

  还家虽阙短,把日亲晨飧。携持令名归,自足贻家尊。

  时节不可玩,亲交可攀援。勉来取金紫,勿久休中园。

  卷340_17 《嘲鲁连子》韩愈

  鲁连细而黠,有似黄鹞子。田巴兀老苍,怜汝矜爪觜。

  开端要惊人,雄跨吾厌矣。高拱禅鸿声,若辍一杯水。

  独称唐虞贤,顾未知之耳。

  卷340_18 《赠张籍》韩愈

  吾老着读书,馀事不挂眼。有儿虽甚怜,教示不免简。

  君来好呼出,踉跄越门限。惧其无所知,见则先愧赧。

  昨因有缘事,上马插手版。留君住厅食,使立侍盘盏。

  薄暮归见君,迎我笑而莞。指渠相贺言,此是万金产。

  吾爱其风骨,粹美无可拣。试将诗义授,如以肉贯丳.

  开祛露毫末,自得高蹇嵼。我身蹈丘轲,爵位不早绾。

  固宜长有人,文章绍编刬.感荷君子德,恍若乘朽栈。

  召令吐所记,解摘了瑟僴.顾视窗壁间,亲戚竞觇矕。

  喜气排寒冬,逼耳鸣睍睆。如今更谁恨,便可耕灞浐。

  卷340_19 《调张籍》韩愈

  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伊我生其后,举颈遥相望。

  夜梦多见之,昼思反微茫。徒观斧凿痕,不瞩治水航。

  想当施手时,巨刃磨天扬。垠崖划崩豁,乾坤摆雷硠。

  惟此两夫子,家居率荒凉。帝欲长吟哦,故遣起且僵。

  剪翎送笼中,使看百鸟翔。平生千万篇,金薤垂琳琅。

  仙官敕六丁,雷电下取将。流落人间者,太山一毫芒。

  我愿生两翅,捕逐出八荒。精诚忽交通,百怪入我肠。

  刺手拔鲸牙,举瓢酌天浆。腾身跨汗漫,不着织女襄。

  顾语地上友,经营无太忙。乞君飞霞佩,与我高颉颃。

  卷340_20 《卢郎中云夫寄示送盘谷子诗两章,歌以和之》韩愈

  昔寻李愿向盘谷,正见高崖巨壁争开张。是时新晴天井溢,

  谁把长剑倚太行。冲风吹破落天外,飞雨白日洒洛阳。

  东蹈燕川食旷野,有馈木蕨芽满筐。马头溪深不可厉,

  借车载过水入箱。平沙绿浪榜方口,雁鸭飞起穿垂杨。

  穷探极览颇恣横,物外日月本不忙。归来辛苦欲谁为,

  坐令再往之计堕眇芒。闭门长安三日雪,推书扑笔歌慨慷。

  旁无壮士遣属和,远忆卢老诗颠狂。开缄忽睹送归作,

  字向纸上皆轩昂。又知李侯竟不顾,方冬独入崔嵬藏。

  我今进退几时决,十年蠢蠢随朝行。家请官供不报答,

  何异雀鼠偷太仓。行抽手版付丞相,不等弹劾还耕桑。

  卷340_21 《寄皇甫湜(湜,睦州新安人)》韩愈

  敲门惊昼睡,问报睦州吏。手把一封书,上有皇甫字。

  拆书放床头,涕与泪垂四。昏昏还就枕,惘惘梦相值。

  悲哉无奇术,安得生两翅。

  卷340_22 《病中赠张十八》韩愈

  中虚得暴下,避冷卧北窗。不蹋晓鼓朝,安眠听逢逢。

  籍也处闾里,抱能未施邦。文章自娱戏,金石日击撞。

  龙文百斛鼎,笔力可独扛。谈舌久不掉,非君亮谁双。

  扶几导之言,曲节初摐摐。半途喜开凿,派别失大江。

  吾欲盈其气,不令见麾幢。牛羊满田野,解旆束空杠。

  倾尊与斟酌,四壁堆罂缸。玄帷隔雪风,照炉钉明釭.

  夜阑纵捭阖,哆口疏眉厖。势侔高阳翁,坐约齐横降。

  连日挟所有,形躯顿胮肛。将归乃徐谓,子言得无哤.

  回军与角逐,斫树收穷庞。雌声吐款要,酒壶缀羊腔。

  君乃昆仑渠,籍乃岭头泷。譬如蚁蛭微,讵可陵崆uu.

  幸愿终赐之,斩拔枿与桩。从此识归处,东流水淙淙。

  卷340_23 《杂诗》韩愈

  古史散左右,诗书置后前。岂殊蠹书虫,生死文字间。

  古道自愚蠢,古言自包缠。当今固殊古,谁与为欣欢。

  独携无言子,共升昆仑颠。长风飘襟裾,遂起飞高圆。

  下视禹九州岛,一尘集豪端。遨嬉未云几,下已亿万年。

  向者夸夺子,万坟厌其巅。惜哉抱所见,白黑未及分。

  慷慨为悲咤,泪如九河翻。指摘相告语,虽还今谁亲。

  翩然下大荒,被发骑骐驎。

  卷340_24 《寄崔二十六立之》韩愈

  西城员外丞,心迹两屈奇。往岁战词赋,不将势力随。

  下驴入省门,左右惊纷披。傲兀坐试席,深丛见孤罴。

  文如翻水成,初不用意为。四座各低面,不敢捩眼窥。

  升阶揖侍郎,归舍日未欹。佳句喧众口,考官敢瑕疵。

  连年收科第,若摘颔底髭。回首卿相位,通途无他岐。

  岂论校书郎,袍笏光参差。童稚见称说,祝身得如斯。

  侪辈妒且热,喘如竹筒吹。老妇愿嫁女,约不论财赀。

  老翁不量分,累月笞其儿。搅搅争附托,无人角雄雌。

  由来人间事,翻覆不可知。安有巢中鷇,插翅飞天陲。

  驹麛着爪牙,猛虎借与皮。汝头有缰系,汝脚有索縻。

  陷身泥沟间,谁复禀指撝。不脱吏部选,可见偶与奇。

  又作朝士贬,得非命所施。客居京城中,十日营一炊。

  逼迫走巴蛮,恩爱座上离。昨来汉水头,始得完孤羁。

  桁挂新衣裳,盎弃食残糜。苟无饥寒苦,那用分高卑。

  怜我还好古,宦途同险巇.每旬遗我书,竟岁无差池。

  新篇奚其思,风幡肆逶迤。又论诸毛功,劈水看蛟螭。

  雷电生睒睗,角鬣相撑披。属我感穷景,抱华不能摛。

  唱来和相报,愧叹俾我疵。又寄百尺彩,绯红相盛衰。

  巧能喻其诚,深浅抽肝脾。开展放我侧,方餐涕垂匙。

  朋交日凋谢,存者逐利移。子宁独迷误,缀缀意益弥。

  举头庭树豁,狂飙卷寒曦。迢递山水隔,何由应埙篪。

  别来就十年,君马记騧骊。长女当及事,谁助出帨缡。

  诸男皆秀朗,几能守家规。文字锐气在,辉辉见旌麾。

  摧肠与戚容,能复持酒卮。我虽未耋老,发秃骨力羸。

  所馀十九齿,飘飖尽浮危。玄花着两眼,视物隔褷褵。

  燕席谢不诣,游鞍悬莫骑。敦敦凭书案,譬彼鸟黏黐.

  且吾闻之师,不以物自隳。孤豚眠粪壤,不慕太庙牺。

  君看一时人,几辈先腾驰。过半黑头死,阴虫食枯骴.

  欢华不满眼,咎责塞两仪。观名计之利,讵足相陪裨。

  仁者耻贪冒,受禄量所宜。无能食国惠,岂异哀癃罢。

  久欲辞谢去,休令众睢睢。况又婴疹疾,宁保躯不赀。

  不能前死罢,内实惭神祇.旧籍在东郡,茅屋枳棘篱。

  还归非无指,灞渭扬春澌。生兮耕吾疆,死也埋吾陂。

  文书自传道,不仗史笔垂。夫子固吾党,新恩释衔羁。

  去来伊洛上,相待安罛箄.我有双饮盏,其银得朱提。

  黄金涂物象,雕镌妙工倕。乃令千里鲸,幺么微螽斯。

  犹能争明月,摆掉出渺弥。野草花叶细,不辨薋菉葹。

  绵绵相纠结,状似环城陴。四隅芙蓉树,擢艳皆猗猗。

  鲸以兴君身,失所逢百罹。月以喻夫道,黾勉励莫亏。

  草木明覆载,妍丑齐荣萎。愿君恒御之,行止杂燧觿。

  异日期对举,当如合分支。

  卷340_25 《月蚀诗效玉川子作(宪宗元和五年时为河南令)》韩愈

  元和庚寅斗插子,月十四日三更中。森森万木夜僵立,

  寒气屃奰顽无风。月形如白盘,完完上天东。

  忽然有物来啖之,不知是何虫。如何至神物,遭此狼狈凶。

  星如撒沙出,攒集争强雄。油灯不照席,

  是夕吐焰如长虹。玉川子,涕泗下,中庭独行。

  念此日月者,为天之眼睛。此犹不自保,吾道何由行。

  尝闻古老言,疑是虾蟆精。径圆千里纳女腹,

  何处养女百丑形。杷沙脚手钝,谁使女解缘青冥。

  黄帝有四目,帝舜重其明。今天只两目,何故许食使偏盲。

  尧呼大水浸十日,不惜万国赤子鱼头生。女于此时若食日,

  虽食八九无嚵名。赤龙黑鸟烧口热,

  翎鬣倒侧相搪撑。婪酣大肚遭一饱,饥肠彻死无由鸣。

  后时食月罪当死,天罗磕匝何处逃汝刑。

  玉川子立于庭而言曰:地行贱臣仝,再拜敢告上天公。

  臣有一寸刃,可刳凶蟆肠。无梯可上天,天阶无由有臣踪。

  寄笺东南风,天门西北祈风通。丁宁附耳莫漏泄,

  薄命正值飞廉慵。东方青色龙,牙角何呀呀。从官百馀座,

  嚼啜烦官家。月蚀汝不知,安用为龙窟天河。赤鸟司南方,

  尾秃翅觰沙。月蚀于汝头,汝口开呀呀。虾蟆掠汝两吻过,

  忍学省事不以汝觜啄虾蟆。于菟蹲于西,旗旄卫毵uF.

  既从白帝祠,又食于蜡礼有加。忍令月被恶物食,

  枉于汝口插齿牙。乌龟怯奸,怕寒缩颈,以壳自遮。

  终令夸蛾抉汝出,卜师烧锥钻灼满板如星罗。此外内外官,

  琐细不足科。臣请悉扫除,慎勿许语令啾哗。

  并光全耀归我月,盲眼镜净无纤瑕。弊蛙拘送主府官,

  帝箸下腹尝其皤。依前使兔操杵臼,玉阶桂树闲婆娑。

  姮娥还宫室,太阳有室家。天虽高,耳属地。感臣赤心,

  使臣知意。虽无明言,潜喻厥旨。有气有形,皆吾赤子。

  虽忿大伤,忍杀孩稚。还汝月明,安行于次。尽释众罪,

  以蛙磔死。

  卷340_26 《孟生诗(孟郊下第,送之谒徐州张建封也)》韩愈

  孟生江海士,古貌又古心。尝读古人书,谓言古犹今。

  作诗三百首,窅默咸池音。骑驴到京国,欲和熏风琴。

  岂识天子居,九重郁沉沉。一门百夫守,无籍不可寻。

  晶光荡相射,旗戟翩以森。迁延乍却走,惊怪靡自任。

  举头看白日,泣涕下沾襟。朅来游公卿,莫肯低华簪。

  谅非轩冕族,应对多差参。萍蓬风波急,桑榆日月侵。

  奈何从进士,此路转岖嵚。异质忌处群,孤芳难寄林。

  谁怜松桂性,竞爱桃李阴。朝悲辞树叶,夕感归巢禽。

  顾我多慷慨,穷檐时见临。清宵静相对,发白聆苦吟。

  采兰起幽念,眇然望东南。秦吴修且阻,两地无数金。

  我论徐方牧,好古天下钦。竹实凤所食,德馨神所歆。

  求观众丘小,必上泰山岑。求观众流细,必泛沧溟深。

  子其听我言,可以当所箴。既获则思返,无为久滞淫。

  卞和试三献,期子在秋砧。

  卷340_27 《射训狐(德宗时裴延龄、韦渠牟等用事人争出其门)》韩愈

  有鸟夜飞名训狐,矜凶挟狡夸自呼。乘时阴黑止我屋,

  声势慷慨非常粗。安然大唤谁畏忌,造作百怪非无须。

  聚鬼征妖自朋扇,罢掉栱桷颓墍涂。慈母抱儿怕入席,

  那暇更护鸡窠雏。我念乾坤德泰大,卵此恶物常勤劬。

  纵之岂即遽有害,斗柄行拄西南隅。谁谓停奸计尤剧,

  意欲唐突羲和乌。侵更历漏气弥厉,何由侥幸休须臾。

  咨余往射岂得已,候女两眼张睢盱。枭惊堕梁蛇走窦,

  一夫斩颈群雏枯。

  卷340_28 《将归赠孟东野房蜀客(蜀客名次卿)》韩愈

  君门不可入,势利互相推。借问读书客,胡为在京师。

  举头未能对,闭眼聊自思。倏忽十六年,终朝苦寒饥。

  宦途竟寥落,鬓发坐差池。颍水清且寂,箕山坦而夷。

  如今便当去,咄咄无自疑。

  卷340_29 《答孟郊》韩愈

  规模背时利,文字觑天巧。人皆馀酒肉,子独不得饱。

  才春思已乱,始秋悲又搅。朝餐动及午,夜讽恒至卯。

  名声暂膻腥,肠肚镇煎煼。古心虽自鞭,世路终难拗。

  弱拒喜张臂,猛拿闲缩爪。见倒谁肯扶,从嗔我须咬。

  卷340_30 《从仕》韩愈

  居闲食不足,从仕力难任。两事皆害性,一生恒苦心。

  黄昏归私室,惆怅起叹音。弃置人间世,古来非独今。

  卷340_31 《短灯檠歌》韩愈

  长檠八尺空自长,短檠二尺便且光。黄帘绿幕朱户闭,

  风露气入秋堂凉。裁衣寄远泪眼暗,搔头频挑移近床。

  太学儒生东鲁客,二十辞家来射策。夜书细字缀语言,

  两目眵昏头雪白。此时提携当案前,看书到晓那能眠。

  一朝富贵还自恣,长檠高张照珠翠。吁嗟世事无不然,

  墙角君看短檠弃。

  卷340_32 《送刘师服》韩愈

  夏半阴气始,淅然云景秋。蝉声入客耳,惊起不可留。

  草草具盘馔,不待酒献酬。士生为名累,有似鱼中钩。

  赍材入市卖,贵者恒难售。岂不畏憔悴,为功忌中休。

  勉哉耘其业,以待岁晚收。




返回本书总目

 

严正声明:凡营利性网站转载,视为侵权!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