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尧〖阅览〗网际

诗苑网域      箫尧总网      画廊网域
 

私家网上公益  典籍下载系列

本网页分别互校于扬州诗局、上海同文书局以及中华书局、中州古籍出版社等诸家版本而制。

全唐诗

卷三百九十七 元稹

 

返回本书总目

              卷三百九十七

  卷397_1 《青云驿》元稹

  岧峣青云岭,下有千仞溪.裴回不可上,人倦马亦嘶。

  愿登青云路,若望丹霞梯。谓言青云驿,绣户芙蓉闺。

  谓言青云骑,玉勒黄金蹄。谓言青云具,瑚琏杂象犀。

  谓言青云吏,的的颜如珪。怀此青云望,安能复久稽。

  攀援信不易,风雨正凄凄。已怪杜鹃鸟,先来山下啼。

  才及青云驿,忽遇蓬蒿妻。延我开荜户,凿窦宛如圭。

  逡巡吏来谒,头白颜色黧。馈食频叫噪,假器仍乞酰。

  向时延我者,共舍藿与藜。乘我牂牁马,蒙茸大如羝。

  悔为青云意,此意良噬脐。昔游蜀门下,有驿名青泥。

  闻名意惨怆,若坠牢与狴。云泥异所称,人物一以齐。

  复闻阊阖上,下视日月低。银城蕊珠殿,玉版金字题。

  大帝直南北,群仙侍东西。龙虎俨队仗,雷霆轰鼓鼙。

  元君理庭内,左右桃花蹊。丹霞烂成绮,景云轻若绨。

  天池光滟滟,瑶草绿萋萋。众真千万辈,柔颜尽如荑。

  手持凤尾扇,头戴翠羽笄。云韶互铿戛,霞服相提携。

  双双发皓齿,各各扬轻袿.天祚乐未极,溟波浩无堤。

  秽贱灵所恶,安肯问黔黎。桑田变成海,宇县烹为齑。

  虚皇不愿见,云雾重重翳。大帝安可梦,阊阖何由跻。

  灵物可见者,愿以谕端倪。虫蛇吐云气,妖氛变虹霓。

  获麟书诸册,豢龙醢为臡.凤凰占梧桐,丛杂百鸟栖。

  野鹤啄腥虫,贪饕不如鸡。山鹿藏窟穴,虎豹吞其麛。

  灵物比灵境,冠履宁甚睽。道胜即为乐,何惭居稗稊。

  金张好车马,于陵亲灌畦。在梁或在火,不变玉与鹈。

  上天勿行行,潜穴勿凄凄。吟此青云谕,达观终不迷。

  卷397_2 《阳城驿》元稹

  商有阳城驿,名同阳道州。阳公没已久,感我泪交流。

  昔公孝父母,行与曾闵俦。既孤善兄弟,兄弟和且柔。

  一夕不相见,若怀三岁忧。遂誓不婚娶,没齿同衾裯.

  妹夫死他县,遗骨无人收。公令季弟往,公与仲弟留。

  相别竟不得,三人同远游。共负他乡骨,归来藏故丘。

  栖迟居夏邑,邑人无苟偷。里中竞长短,来问劣与优。

  官刑一朝耻,公短终身羞。公亦不遗布,人自不盗牛。

  问公何能尔,忠信先自修。发言当道理,不顾党与雠。

  声香渐翕习,冠盖若云浮。少者从公学,老者从公游。

  往来相告报,县尹与公侯。名落公卿口,涌如波荐舟。

  天子得闻之,书下再三求。书中愿一见,不异旱地虬。

  何以持为聘,束帛藉琳球。何以持为御,驷马驾安辀.

  公方伯夷操,事殷不事周。我实唐士庶,食唐之田畴。

  我闻天子忆,安敢专自由。来为谏大夫,朝夕侍冕旒。

  希夷惇薄俗,密勿献良筹。神医不言术,人瘼曾暗瘳。

  月请谏官俸,诸弟相对谋。皆曰亲戚外,酒散目前愁。

  公云不有尔,安得此嘉猷。施馀尽酤酒,客来相献酬。

  日旰不谋食,春深仍弊裘。人心良戚戚,我乐独由由。

  贞元岁云暮,朝有曲如钩。风波势奔蹙,日月光绸缪。

  齿牙属为猾,禾黍暗生蟊。岂无司言者,肉食吞其喉。

  岂无司搏者,利柄扼其鞲。鼻复势气塞,不得辩熏莸。

  公虽未显谏,惴惴如患瘤。飞章八九上,皆若珠暗投。

  炎炎日将炽,积燎无人抽。公乃帅其属,决谏同报仇。

  延英殿门外,叩阁仍叩头。且曰事不止,臣谏誓不休。

  上知不可遏,命以美语酬。降官司成署,俾之为赘疣。

  奸心不快活,击刺砺戈矛。终为道州去,天道竟悠悠。

  遂令不言者,反以言为訧.喉舌坐成木,鹰鹯化为鸠。

  避权如避虎,冠豸如冠猴。平生附我者,诗人称好逑。

  私来一执手,恐若坠诸沟。送我不出户,决我不回眸。

  唯有太学生,各具粮与糇。咸言公去矣,我亦去荒陬。

  公与诸生别,步步驻行驺。有生不可诀,行行过闽瓯。

  为师得如此,得为贤者不。道州闻公来,鼓舞歌且讴。

  昔公居夏邑,狎人如狎鸥。况自为刺史,岂复援鼓桴。

  滋章一时罢,教化天下遒。炎瘴不得老,英华忽已秋。

  有鸟哭杨震,无儿悲邓攸。唯馀门弟子,列树松与楸。

  今来过此驿,若吊汨罗洲。祠曹讳羊祜,此驿何不侔。

  我愿避公讳,名为避贤邮。此名有深意,蔽贤天所尤。

  吾闻玄元教,日月冥九幽。幽阴蔽翳者,永为幽翳囚。

  卷397_3 《苦雨》元稹

  江瘴气候恶,庭空田地芜。烦昏一日内,阴暗三四殊。

  巢燕污床席,苍蝇点肌肤。不足生诟怒,但若寡欢娱。

  夜来稍清晏,放体阶前呼。未饱风月思,已为蚊蚋图。

  我受簪组身,我生天地炉。炎蒸安敢倦,虫豸何时无。

  凌晨坐堂庑,努力泥中趋。官家事不了,尤悔亦可虞。

  门外竹桥折,马惊不敢逾。回头命僮御,向我色踟蹰。

  自顾方濩落,安能相诘诛。隐忍心愤恨,翻为声喣愉。

  逡巡崔嵬日,杲曜东南隅。已复云蔽翳,不使及泥涂。

  良农尽蒲苇,厚地积潢污。三光不得照,万物何由苏。

  安得飞廉车,磔裂云将躯。又提精阳剑,蛟螭支节屠。

  阴沴皆电扫,幽妖亦雷驱。煌煌启阊阖,轧轧掉干枢。

  东西生日月,昼夜如转珠。百川朝巨海,六龙蹋亨衢。

  此意倍寥廓,时来本须臾。今也泥鸿洞,鼋鼍真得途。

  卷397_4 《种竹》元稹

  昔公怜我直,比之秋竹竿。秋来苦相忆,种竹厅前看。

  失地颜色改,伤根枝叶残。清风犹淅淅,高节空团团。

  鸣蝉聒暮景,跳蛙集幽阑。尘土复昼夜,梢云良独难。

  丹丘信云远,安得临仙坛。瘴江冬草绿,何人惊岁寒。

  可怜亭亭干,一一青琅玕.孤凤竟不至,坐伤时节阑。

  卷397_5 《和乐天赠樊著作》元稹

  君为著作诗,志激词且温。璨然光扬者,皆以义烈闻。

  千虑竟一失,冰玉不断痕。谬予顽不肖,列在数子间。

  因君讥史氏,我亦能具陈。羲黄眇云远,载籍无遗文。

  煌煌二帝道,铺设在典坟。尧心惟舜会,因着为话言。

  皋夔益稷禹,粗得无间然。缅然千载后,后圣曰孔宣。

  迥知皇王意,缀书为百篇。是时游夏辈,不敢措舌端。

  信哉作遗训,职在圣与贤。如何至近古,史氏为闲官。

  但令识字者,窃弄刀笔权。由心书曲直,不使当世观。

  贻之千万代,疑言相并传。人人异所见,各各私所遍。

  以是曰褒贬,不如都无焉。况乃丈夫志,用舍贵当年。

  顾予有微尚,愿以出处论。出非利吾已,其出贵道全。

  全道岂虚设,道全当及人。全则富与寿,亏则饥与寒。

  遂我一身逸,不如万物安。解悬不泽手,拯溺无折旋。

  神哉伊尹心,可以冠古先。其次有独善,善己不善民。

  天地为一物,死生为一源。合杂分万变,忽若风中尘。

  抗哉巢由志,尧舜不可迁。舍此二者外,安用名为宾。

  持谢着书郎,愚不愿有云。

  卷397_6 《和乐天感鹤》元稹

  我有所爱鹤,毛羽霜雪妍。秋霄一滴露,声闻林外天。

  自随卫侯去,遂入大夫轩。云貌久已隔,玉音无复传。

  吟君感鹤操,不觉心惕然。无乃予所爱,误为微物迁。

  因兹谕直质,未免柔细牵。君看孤松树,左右萝茑缠。

  既可习为饱,亦可熏为荃。期君常善救,勿令终弃捐。

  卷397_7 《谕宝二首》元稹

  沉玉在弱泥,泥弱玉易沉。扶桑寒日薄,不照万丈心。

  安得潜渊虬,拔壑超邓林。泥封泰山址,水散旱天霖。

  洗此泥下玉,照耀台殿深。刻为传国宝,神器人不侵。

  冰置白玉壶,始见清皎洁。珠穿殷红缕,始见明洞彻。

  镆铘无人淬,两刃幽壤铁。秦镜无人拭,一片埋雾月。

  骥局环堵中,骨附筋入节。虬蟠尺泽内,鱼贯蛙同穴。

  艅艎无巨海,浮浮矜瀎潏。栋梁无广厦,颠倒卧霜雪。

  大鹏无长空,举翮受羁绁。豫樟无厚地,危柢真卼臲.

  圭璧无卞和,甘与顽石列。舜禹无陶尧,名随腐草灭。

  神功伏神物,神物神乃别。神人不世出,所以神功绝。

  神物岂徒然,用之乃施设。禹功九州岛理,舜德天下悦。

  璧充传国玺,圭用祈太折。千寻豫樟干,九万大鹏歇。

  栋梁庇生民,艅艎济来哲。虬腾旱天雨,骥骋流电掣。

  镜悬奸胆露,剑拂妖蛇裂。珠玉照乘光,冰莹环坐热。

  此物比在泥,斯言为谁发。于今尽凡耳,不为君不说。

  卷397_8 《说剑》元稹

  吾友有宝剑,密之如密友。我实胶漆交,中堂共杯酒。

  酒酣肝胆露,恨不眼前剖。高唱荆卿歌,乱击相如缶。

  更击复更唱,更酌亦更寿。白虹坐上飞,青蛇匣中吼。

  我闻音响异,疑是干将偶。为君再拜言,神物可见不。

  君言我所重,我自为君取。迎箧已焚香,近鞘先泽手。

  徐抽寸寸刃,渐屈弯弯肘。杀杀霜在锋,团团月临纽。

  逡巡潜虬跃,郁律惊左右。霆电满室光,蛟龙绕身走。

  我为捧之泣,此剑别来久。铸时近山破,藏在松桂朽。

  幽匣狱底埋,神人水心守。本是稽泥淬,果非雷焕有。

  我欲评剑功,愿君良听受。剑可剸犀兕,剑可切琼玖。

  剑决天外云,剑冲日中斗。剑隳妖蛇腹,剑拂佞臣首。

  太古初断鳌,武王亲击纣。燕丹卷地图,陈平绾花绶。

  曾被桂树枝,寒光射林薮。曾经铸农器,利用翦稂莠。

  神物终变化,复为龙牝牡。晋末武库烧,脱然排户牖。

  为欲扫群胡,散作弥天帚。自兹失所往,豪英共为诟。

  今复谁人铸,挺然千载后。既非古风胡,无乃近鸦九。

  自我与君游,平生益自负。况擎宝剑出,重以雄心扣。

  此剑何太奇,此心何太厚。劝君慎所用,所用无或苟。

  潜将辟魑魅,勿但防妾妇。留斩泓下蛟,莫试街中狗。

  君今困泥滓,我亦坌尘垢。俗耳惊大言,逢人少开口。

  卷397_9 《书异》元稹

  孟冬初寒月,渚泽蒲尚青。飘萧北风起,皓雪纷满庭。

  行过冬至后,冻闭万物零。奔浑驰暴雨,骤鼓轰雷霆。

  传云不终日,通宵曾莫停。瘴云愁拂地,急溜疑注瓶。

  汹涌潢潦浊,喷薄鲸鲵腥。跳趫井蛙喜,突兀水怪形。

  飞蚋奔不死,修蛇蛰再醒。应龙非时出,无乃岁不宁。

  吾闻阴阳户,启闭各有扃。后时无肃杀,废职乃玄冥。

  座配五天帝,荐用百品珍。权为祝融夺,神其焉得灵。

  春秋雷电异,则必书诸经。仲冬雷雨苦,愿省蒙蔽刑。

  卷397_10 《和乐天折剑头》元稹

  闻君得折剑,一片雄心起。讵意铁蛟龙,潜在延津水。

  风云会一合,呼吸期万里。雷震山岳碎,电斩鲸鲵死。

  莫但宝剑头,剑头非此比。




返回本书总目

 

严正声明:凡营利性网站转载,视为侵权!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