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尧〖阅览〗网际

诗苑网域      箫尧总网      画廊网域
 

私家网上公益  典籍下载系列

本网页分别互校于扬州诗局、上海同文书局以及中华书局、中州古籍出版社等诸家版本而制。

全唐诗

卷三百九十八 元稹

 

返回本书总目

              卷三百九十八

  卷398_1 《松鹤》元稹

  渚宫本坳下,佛庙有台阁。台下三四松,低昂势前却。

  是时晴景丽,松梢残雪薄。日色相玲珑,纤云映罗幕。

  逡巡九霄外,似振风中铎。渐见尺帛光,孤飞唳空鹤。

  裴回耀霜雪,顾慕下寥廓。蹋动樛盘枝,龙蛇互跳跃。

  俯瞰九江水,旁瞻万里壑。无心眄乌鸢,有字悲城郭。

  清角已沉绝,虞韶亦冥寞。鶱翻勿重留,幸及钧天作。

  卷398_2 《竞渡》元稹

  吾观竞舟子,因测大竞源。天地昔将竞,蓬勃昼夜昏。

  龙蛇相嗔薄,海岱俱崩奔。群动皆搅挠,化作流浑浑。

  数极斗心息,太和蒸混元。一气忽为二,矗然画乾坤。

  日月复照耀,春秋递寒温。八荒坦以旷,万物罗以繁。

  圣人中间立,理世了不烦。延绵复几岁,逮及羲与轩。

  炎皇炽如炭,蚩尤扇其燔。有熊竞心起,驱兽出林樊。

  一战波委焰,再战火燎原。战讫天下定,号之为轩辕。

  自是岂无竞,琐细不复言。其次有龙竞,竞渡龙之门。

  龙门浚如泻,淙射不可援。赤鳞化时至,唐突鳍鬣掀。

  乘风瞥然去,万里黄河翻。接瞬电烻出,微吟霹雳喧。

  傍瞻旷宇宙,俯瞰卑昆仑。庶类咸在下,九霄行易扪。

  倏辞蛙黾穴,遽排天帝阍。回悲曝鳃者,未免鲸鲵吞。

  帝命泽诸夏,不弃虫与昆。随时布膏露,称物施厚恩。

  草木沾我润,豚鱼望我蕃。向来同竞辈,岂料由我存。

  壮哉龙竞渡,一竞身独尊。舍此皆蚁斗,竞舟何足论。

  卷398_3 《寺院新竹》元稹

  宝地琉璃坼,紫苞琅玕踊。亭亭巧于削,一一大如拱。

  冰碧林外寒,峰峦眼前耸。槎枒矛戟合,屹仡龙蛇动。

  烟泛翠光流,岁馀霜彩重。风朝竽籁过,雨夜鬼神恐。

  佳色有鲜妍,修茎无拥肿。节高迷玉镞,箨缀疑花捧。

  讵必太山根,本自仙坛种。谁令植幽壤,复此依闲冗。

  居然霄汉姿,坐受藩篱壅。噪集倦鸱乌,炎昏繁蠛蠓。

  未遭伶伦听,非安子犹宠。威凤来有时,虚心岂无奉。

  卷398_4 《酬别致用》元稹

  风行自委顺,云合非有期。神哉心相见,无眹安得离。

  我有恳愤志,三十无人知。修身不言命,谋道不择时。

  达则济亿兆,穷亦济毫厘。济人无大小,誓不空济私。

  研几未淳熟,与世忽参差。意气一为累,猜仍良已随。

  昨来窜荆蛮,分与平生隳。那言返为遇,获见心所奇。

  一见肺肝尽,坦然无滞疑。感念交契定,泪流如断縻。

  此交定生死,非为论盛衰。此契宗会极,非谓同路歧。

  君今虎在柙,我亦鹰就羁。驯养保性命,安能奋殊姿。

  玉色深不变,井水挠不移。相看各年少,未敢深自悲。

  卷398_5 《竹部(石首县界)》元稹

  竹部竹山近,岁伐竹山竹。伐竹岁亦深,深林隔深谷。

  朝朝冰雪行,夜夜豺狼宿。科首霜断蓬,枯形烧馀木。

  一束十馀茎,千钱百馀束。得钱盈千百,得粟盈斗斛。

  归来不买食,父子分半菽。持此欲何为,官家岁输促。

  我来荆门掾,寓食公堂肉。岂惟遍妻孥,亦以及僮仆。

  分尔有限资,饱我无端腹。愧尔不复言,尔生何太蹙。

  卷398_6 《赛神》元稹

  楚俗不事事,巫风事妖神。事妖结妖社,不问疏与亲。

  年年十月暮,珠稻欲垂新。家家不敛获,赛妖无富贫。

  杀牛贳官酒,椎鼓集顽民。喧阗里闾隘,凶酗日夜频。

  岁暮雪霜至,稻珠随陇湮。吏来官税迫,求质倍称缗。

  贫者日消铄,富亦无仓囷。不谓事神苦,自言诚不真。

  岳阳贤刺史,念此为俗屯。未可一朝去,俾之为等伦。

  粗许存习俗,不得呼党人。但许一日泽,不得月与旬。

  吾闻国侨理,三年名乃振。巫风燎原久,未必怜徙薪。

  我来歌此事,非独歌政仁。此事四邻有,亦欲闻四邻。

  卷398_7 《竞舟》元稹

  楚俗不爱力,费力为竞舟。买舟俟一竞,竞敛贫者赇。

  年年四五月,茧实麦小秋。积水堰堤坏,拔秧蒲稗稠。

  此时集丁壮,习竞南亩头。朝饮村社酒,暮椎邻舍牛。

  祭船如祭祖,习竞如习雠。连延数十日,作业不复忧。

  君侯馔良吉,会客陈膳羞。画鹢四来合,大竞长江流。

  建标明取舍,胜负死生求。一时欢呼罢,三月农事休。

  岳阳贤刺史,念此为俗疣。习俗难尽去,聊用去其尤。

  百船不留一,一竞不滞留。自为里中戏,我亦不寓游。

  吾闻管仲教,沐树惩堕游。节此淫竞俗,得为良政不。

  我来歌此事,非独歌此州。此事数州有,亦欲闻数州。

  卷398_8 《茅舍》元稹

  楚俗不理居,居人尽茅舍。茅苫竹梁栋,茅疏竹仍罅。

  边缘堤岸斜,诘屈檐楹亚。篱落不蔽肩,街衢不容驾。

  南风五月盛,时雨不来下。竹蠹茅亦干,迎风自焚灺。

  防虞集邻里,巡警劳昼夜。遗烬一星然,连延祸相嫁。

  号呼怜谷帛,奔走伐桑柘。旧架已新焚,新茅又初架。

  前日洪州牧,念此常嗟讶。牧民未及久,郡邑纷如化。

  峻邸俨相望,飞甍远相跨。旗亭红粉泥,佛庙青鸳瓦。

  斯事才未终,斯人久云谢。有客自洪来,洪民至今藉。

  惜其心太亟,作役无容暇。台观亦已多,工徒稍冤咤。

  我欲他郡长,三时务耕稼。农收次邑居,先室后台榭。

  启闭既及期,公私亦相借。度材无强略,庀役有定价。

  不使及僭差,粗得御寒夏。火至殊陈郑,人安极嵩华。

  谁能继此名,名流袭兰麝。五袴有前闻,斯言我非诈。

  卷398_9 《后湖》元稹

  荆有泥泞水,在荆之邑郛。郛前水在后,谓之为后湖。

  环湖十馀里,岁积潢与污。臭腐鱼鳖死,不植菰与蒲。

  郑公理三载,其理用喣愉。岁稔民四至,隘廛亦隘衢。

  公乃署其地,为民先矢谟。人人傥自为,我亦不庀徒。

  下里得闻之,各各相俞俞。提携翁及孙,捧戴妇与姑。

  壮者负砾石,老亦捽茅刍。斤磨片片雪,椎隐连连珠。

  朝餐布庭落,夜宿完户枢。邻里近相告,新戚远相呼。

  鬻者自为鬻,酤者自为酤。鸡犬丰中市,人民岐下都。

  百年废滞所,一旦奥浩区。我实司水土,得为官事无。

  人言贱事贵,贵直不贵谀。此实公所小,安用歌袴襦。

  答云潭及广,以至鄂与吴。万里尽泽国,居人皆垫濡。

  富者不容盖,贫者不庇躯。得不歌此事,以我为楷模。

  卷398_10 《八骏图诗》元稹

  穆满志空阔,将行九州岛野。神驭四来归,天与八骏马。

  龙种无凡性,龙行无暂舍。朝辞扶桑底,暮宿昆仑下。

  鼻息吼春雷,蹄声裂寒瓦。尾掉沧波黑,汗染白云赭。

  华辀本修密,翠盖尚妍冶。御者腕不移,乘者寐不假。

  车无轮扁斫,辔无王良把。虽有万骏来,谁是敢骑者。

  卷398_11 《画松》元稹

  张璪画古松,往往得神骨。翠帚扫春风,枯龙戛寒月。

  流传画师辈,奇态尽埋没。纤枝无萧洒,顽干空突兀。

  乃悟埃尘心,难状烟霄质。我去淅阳山,深山看真物。

  卷398_12 《遣兴十首》元稹

  始见梨花房,坐对梨花白。行看梨叶青,已复梨叶赤。

  严霜九月半,危蒂几时客。况有高高原,秋风四来迫。

  莫厌夏日长,莫愁冬日短。欲识短复长,君看寒又暖。

  城中百万家,冤哀杂丝管。草没奉诚园,轩车昔曾满。

  孤竹迸荒园,误与蓬麻列。久拥萧萧风,空长高高节。

  严霜荡群秽,蓬断麻亦折。独立转亭亭,心期凤凰别。

  艳艳翦红英,团团削翠茎。托根在褊浅,因依泥滓生。

  中有合欢蕊,池枯难遽呈。凉宵露华重,低徊当月明。

  晚荷犹展卷,早蝉遽萧嘹。露叶行已重,况乃江风摇。

  炎夏火再伏,清商暗回飙。寄言抱志士,日月东西跳。

  买马买锯牙,买犊买破车。养禽当养鹘,种树先种花。

  人生负俊健,天意与光华。莫学蚯蚓辈,食泥近土涯。

  爱直莫爱夸,爱疾莫爱斜。爱谟莫爱诈,爱施莫爱奢。

  择才不求备,任物不过涯。用人如用己,理国如理家。

  z8々刀刃光,弯弯弓面张。入水斩犀兕,上山椎虎狼。

  里中无老少,唤作癫儿郎。一日风云会,横行归故乡。

  团团规内星,未必明如月。托迹近北辰,周天无沦没。

  老人在南极,地远光不发。见则寿圣明,愿照高高阙。

  河清谅嘉瑞,吾帝真圣人。时哉不我梦,此时为废民。

  光阴本跳踯,功业劳苦辛。一到江陵郡,三年成去尘。

  卷398_1 《野节鞭》元稹

  神鞭鞭宇宙,玉鞭鞭骐骥。紧綛野节鞭,本用鞭赑屃。

  使君鞭甚长,使君马亦利。司马并马行,司马马憔悴。

  短鞭不可施,疾步无由致。使君驻马言,愿以长鞭遗。

  此遗不寻常,此鞭不容易。金坚无缴绕,玉滑无尘腻。

  青蛇坼生石,不刺山阿地。乌龟旋眼斑,不染江头泪。

  长看雷雨痕,未忍驽骀试。持用换所持,无令等闲弃。

  答云君何奇,赠我君所贵。我用亦不凡,终身保明义。

  誓以鞭奸顽,不以鞭蹇踬。指撝狡兔踪,决挞怪龙睡。

  惜令寸寸折,节节不虚坠。因作换鞭诗,诗成谓同志。

  而我得闻之,笑君年少意。安用换长鞭,鞭长亦奚为。

  我有鞭尺馀,泥抛风雨渍。不拟闲赠行,唯将烂夸醉。

  春来信马头,款缓花前辔。愿我迟似挛,饶君疾如翅。




返回本书总目

 

严正声明:凡营利性网站转载,视为侵权!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