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尧〖阅览〗网际

诗苑网域      箫尧总网      画廊网域
 

私家网上公益  典籍下载系列

本网页分别互校于扬州诗局、上海同文书局以及中华书局、中州古籍出版社等诸家版本而制。

全唐诗

卷四百六十一 白居易

 

返回本书总目

              卷四百六十一

  卷461_1 《窗中列远岫》白居易

  天静秋山好,窗开晓翠通。遥怜峰窈窕,不隔竹朦胧。

  万点当虚室,千重叠远空。列檐攒秀气,缘隙助清风。

  碧爱新晴后,明宜反照中。宣城郡斋在,望与古时同。

  卷461_2 《玉水记方流》白居易

  良璞含章久,寒泉彻底幽。矩浮光滟滟,方折浪悠悠。

  凌乱波纹异,萦回水性柔。似风摇浅濑,疑月落清流。

  潜颍应傍达,藏真岂上浮。玉人如不见,沦弃即千秋。

  卷461_3 《大社观献捷诗》白居易

  淮海妖氛灭,乾坤嘉气通。班师郊社内,操袂凯歌中。

  庙算无遗策,天兵不战功。小臣同鸟兽,率舞向皇风。

  卷461_4 《自诲》白居易

  乐天乐天,来与汝言。汝宜拳拳,终身行焉。物有万类,

  锢人如锁。事有万感,爇人如火。万类递来,锁汝形骸。

  使汝未老,形枯如柴。万感递至,火汝心怀。使汝未死,

  心化为灰。乐天乐天,可不大哀,汝胡不惩往而念来。

  人生百岁七十稀,设使与汝七十期。汝今年已四十四,

  却后二十六年能几时。汝不思二十五六年来事,

  疾速倏忽如一寐。往日来日皆瞥然,胡为自苦于其间。

  乐天乐天,可不大哀。而今而后,汝宜饥而食,渴而饮;

  昼而兴,夜而寝;无浪喜,无妄忧;病则卧,死则休。

  此中是汝家,此中是汝乡,汝何舍此而去,自取其遑遑。

  遑遑兮欲安往哉,乐天乐天归去来。

  卷461_5 《三谣。蟠木谣》白居易

  蟠木蟠木,有似我身;不中乎器,无用于人。

  下拥肿而上辚菌,桷不桷兮轮不轮。

  天子建明堂兮既非梁栋,诸侯斫大辂兮材又不中。

  唯我病夫,或有所用。用尔为几,承吾臂支吾颐而已矣。

  不伤尔性,不枉尔理。尔怏怏为几之外,无所用尔。

  尔既不材,吾亦不材,胡为乎人间裴回?蟠木蟠木,

  吾与汝归草堂去来。

  卷461_6 《三谣。素屏谣》白居易

  素屏素屏,胡为乎不文不饰,不丹不青?

  当世岂无李阳冰之篆字,张旭之笔迹?边鸾之花鸟,

  张璪之松石?吾不令加一点一画于其上,欲尔保真而全白。

  吾于香炉峰下置草堂,二屏倚在东西墙。

  夜如明月入我室,晓如白云围我床。我心久养浩然气,

  亦欲与尔表里相辉光。尔不见当今甲第与王宫,

  织成步障银屏风。缀珠陷钿贴云母,五金七宝相玲珑。

  贵豪待此方悦目,晏然寝卧乎其中。素屏素屏,

  物各有所宜,用各有所施。尔今木为骨兮纸为面,

  舍吾草堂欲何之?

  卷461_7 《三谣。朱藤谣》白居易

  朱藤朱藤,温如红玉,直如朱绳。自我得尔以为杖,

  大有裨于股肱。前年左选,东南万里。交游别我于国门,

  亲友送我于浐水。登高山兮车倒轮摧,渡汉水兮马跙蹄开。

  中途不进,部曲多回。唯此朱藤,实随我来。瘴疠之乡,

  无人之地。扶卫衰病,驱诃魑魅。吾独一身,赖尔为二。

  或水或陆,自北徂南。泥黏雪滑,足力不堪。吾本两足,

  得尔为三。紫霄峰头,黄石岩下。松门石磴,不通舆马。

  吾与尔披云拨水,环山绕野。二年蹋遍匡庐间,

  未尝一步而相舍。虽有佳子弟、良友朋,扶危助蹇,

  不如朱藤。嗟乎,穷既若是,通复何如,吾不以常杖待尔,

  尔勿以常人望吾。朱藤朱藤,吾虽青云之上、黄泥之下,

  誓不弃尔于斯须。

  卷461_8 《无可奈何歌》白居易

  无可奈何兮,白日走而朱颜颓。少日往而老日催,

  生者不住兮死者不回。况乎宠辱丰悴之外物,

  又何常不十去而一来?去不可挽兮来不可推,

  无可奈何兮,已焉哉。惟天长而地久,前无始兮后无终。

  嗟吾生之几何,寄瞬息乎其中。又如太仓之稊米,

  委一粒于万钟。何不与道逍遥,委化从容,纵心放志,

  泄泄融融。胡为乎分爱恶于生死,系忧喜于穷通。

  倔强其骨髓,龃龉其心胸。合冰炭以交战,只自苦兮厥躬。

  彼造物者,云何不为?此与化者,云何不随?或喣或吹,

  或盛或衰,虽千变与万化,委一顺以贯之。为彼何非,

  为此何是?谁冥此心,梦蝶之子。何祸非福,何吉非凶?

  谁达此观,丧马之翁。俾吾为秋毫之杪,吾亦自足,

  不见其小;俾吾为泰山之阿,吾亦无馀,不见其多。

  是以达人静则吻然与阴合迹,动则浩然与阳同波。

  委顺而已,孰知其它。时邪命邪,吾其无奈彼何;

  委邪顺邪,彼亦无奈吾何。夫两无奈何,

  然后能冥至顺而合太和。故吾所以饮太和,扣至顺,

  而为无可奈何之歌。

  卷461_9 《池上篇》白居易

  十亩之宅,五亩之园。有水一池,有竹千竿。勿谓土狭,

  勿谓地偏。足以容膝,足以息肩。有堂有庭,有桥有船。

  有书有酒,有歌有弦。有叟在中,白须飘然。识分知足,

  外无求焉。如鸟择木,姑务巢安。如龟居坎,不知海宽。

  灵鹤怪石,紫菱白莲。皆吾所好,尽在吾前。时饮一杯,

  或吟一篇。妻孥熙熙,鸡犬闲闲。优哉游哉,

  吾将终老乎其间。

  卷461_10 《齿落辞》白居易

  嗟嗟乎双齿,自吾有之尔,俾尔嚼肉咀蔬,衔杯漱水;

  丰吾肤革,滋吾血髓;从幼逮老,勤亦至矣。幸有辅车,

  非无龂腭.胡然舍我,一旦双落。齿虽无情,吾岂无情。

  老与齿别,齿随涕零。我老日来,尔去不回。嗟嗟乎双齿,

  孰谓而来哉,孰谓而去哉?齿不能言,请以意宣。

  为口中之物,忽乎六十馀年。昔君之壮也,血刚齿坚;

  今君之老矣,血衰齿寒。辅车龂腭,日削月朘.

  上参差而下卼臲,曾何足以少安。嘻,君其听哉:

  女长辞姥,臣老辞主。发衰辞头,叶枯辞树。物无细大,

  功成者去。君何嗟嗟,独不闻诸道经:我身非我有也,

  盖天地之委形;君何嗟嗟,又不闻诸佛说:是身如浮云,

  须臾变灭。由是而言,君何有焉?所宜委百骸而顺万化,

  胡为乎嗟嗟于一牙一齿之间。吾应曰:吾过矣,尔之言然。

  卷461_11 《不能忘情吟》白居易

  鬻骆马兮放杨柳枝,掩翠黛兮顿金羁。

  马不能言兮长鸣而却顾,杨柳枝再拜长跪而致辞。

  辞曰:主乘此骆五年,凡千有八百日。衔橛之下,

  不惊不逸。素事主十年,凡三千有六百日。巾栉之间,

  无违无失。今素貌虽陋,未至衰摧。骆力犹壮,

  又无虺隤.即骆之力,尚可以代主一步;素之歌,

  亦可以送主一杯。一旦双去,有去无回。故素将去,

  其辞也苦;骆将去,其鸣也哀。此人之情也,马之情也,

  岂主君独无情哉?予俯而叹,仰而咍,且曰:骆,骆,

  尔勿嘶:素,素,尔勿啼。骆反厩,素反闺。吾疾虽作,

  年虽颓,幸未及项籍之将死。何必一日之内,

  弃骓兮而别虞兮。乃目素兮素兮,为我歌杨柳枝。

  我姑酌彼金罍,我与尔归醉乡去来。




返回本书总目

 

严正声明:凡营利性网站转载,视为侵权!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