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堯〖閱覽〗網際

詩苑網域      簫堯總網      畫廊網域
 

私家網上公益  典籍下載系列

本網頁分別互校於揚州詩局、上海同文書局以及中華書局、中州古籍出版社等諸家版本而制。

全唐詩

卷三百九十七 元稹

 

返回本書總目

              卷三百九十七

  卷397_1 《青雲驛》元稹

  岧嶢青雲嶺,下有千仞溪.裴回不可上,人倦馬亦嘶。

  願登青雲路,若望丹霞梯。謂言青雲驛,繡戶芙蓉閨。

  謂言青雲騎,玉勒黃金蹄。謂言青雲具,瑚璉雜象犀。

  謂言青雲吏,的的顏如珪。懷此青雲望,安能複久稽。

  攀援信不易,風雨正淒淒。已怪杜鵑鳥,先來山下啼。

  才及青雲驛,忽遇蓬蒿妻。延我開蓽戶,鑿竇宛如圭。

  逡巡吏來謁,頭白顏色黧。饋食頻叫噪,假器仍乞醯。

  向時延我者,共舍藿與藜。乘我牂牁馬,蒙茸大如羝。

  悔為青雲意,此意良噬臍。昔游蜀門下,有驛名青泥。

  聞名意慘愴,若墜牢與狴。雲泥異所稱,人物一以齊。

  複聞閶闔上,下視日月低。銀城蕊珠殿,玉版金字題。

  大帝直南北,群仙侍東西。龍虎儼隊仗,雷霆轟鼓鼙。

  元君理庭內,左右桃花蹊。丹霞爛成綺,景雲輕若綈。

  天池光灩灩,瑤草綠萋萋。眾真千萬輩,柔顏盡如荑。

  手持鳳尾扇,頭戴翠羽笄。雲韶互鏗戛,霞服相提攜。

  雙雙發皓齒,各各揚輕袿.天祚樂未極,溟波浩無堤。

  穢賤靈所惡,安肯問黔黎。桑田變成海,宇縣烹為齏。

  虛皇不願見,雲霧重重翳。大帝安可夢,閶闔何由躋。

  靈物可見者,願以諭端倪。蟲蛇吐雲氣,妖氛變虹霓。

  獲麟書諸冊,豢龍醢為臡.鳳凰占梧桐,叢雜百鳥棲。

  野鶴啄腥蟲,貪饕不如雞。山鹿藏窟穴,虎豹吞其麛。

  靈物比靈境,冠履寧甚睽。道勝即為樂,何慚居稗稊。

  金張好車馬,於陵親灌畦。在梁或在火,不變玉與鵜。

  上天勿行行,潛穴勿淒淒。吟此青雲諭,達觀終不迷。

  卷397_2 《陽城驛》元稹

  商有陽城驛,名同陽道州。陽公沒已久,感我淚交流。

  昔公孝父母,行與曾閔儔。既孤善兄弟,兄弟和且柔。

  一夕不相見,若懷三歲憂。遂誓不婚娶,沒齒同衾裯.

  妹夫死他縣,遺骨無人收。公令季弟往,公與仲弟留。

  相別竟不得,三人同遠遊。共負他鄉骨,歸來藏故丘。

  棲遲居夏邑,邑人無苟偷。裏中競長短,來問劣與優。

  官刑一朝恥,公短終身羞。公亦不遺布,人自不盜牛。

  問公何能爾,忠信先自修。發言當道理,不顧黨與讎。

  聲香漸翕習,冠蓋若雲浮。少者從公學,老者從公游。

  往來相告報,縣尹與公侯。名落公卿口,湧如波薦舟。

  天子得聞之,書下再三求。書中願一見,不異旱地虯。

  何以持為聘,束帛藉琳球。何以持為禦,駟馬駕安輈.

  公方伯夷操,事殷不事周。我實唐士庶,食唐之田疇。

  我聞天子憶,安敢專自由。來為諫大夫,朝夕侍冕旒。

  希夷惇薄俗,密勿獻良籌。神醫不言術,人瘼曾暗瘳。

  月請諫官俸,諸弟相對謀。皆曰親戚外,酒散目前愁。

  公雲不有爾,安得此嘉猷。施餘盡酤酒,客來相獻酬。

  日旰不謀食,春深仍弊裘。人心良戚戚,我樂獨由由。

  貞元歲雲暮,朝有曲如鉤。風波勢奔蹙,日月光綢繆。

  齒牙屬為猾,禾黍暗生蟊。豈無司言者,肉食吞其喉。

  豈無司搏者,利柄扼其鞲。鼻複勢氣塞,不得辯熏蕕。

  公雖未顯諫,惴惴如患瘤。飛章八九上,皆若珠暗投。

  炎炎日將熾,積燎無人抽。公乃帥其屬,決諫同報仇。

  延英殿門外,叩閣仍叩頭。且曰事不止,臣諫誓不休。

  上知不可遏,命以美語酬。降官司成署,俾之為贅疣。

  奸心不快活,擊刺礪戈矛。終為道州去,天道竟悠悠。

  遂令不言者,反以言為訧.喉舌坐成木,鷹鸇化為鳩。

  避權如避虎,冠豸如冠猴。平生附我者,詩人稱好逑。

  私來一執手,恐若墜諸溝。送我不出戶,決我不回眸。

  唯有太學生,各具糧與餱。鹹言公去矣,我亦去荒陬。

  公與諸生別,步步駐行騶。有生不可訣,行行過閩甌。

  為師得如此,得為賢者不。道州聞公來,鼓舞歌且謳。

  昔公居夏邑,狎人如狎鷗。況自為刺史,豈複援鼓桴。

  滋章一時罷,教化天下遒。炎瘴不得老,英華忽已秋。

  有鳥哭楊震,無兒悲鄧攸。唯餘門弟子,列樹松與楸。

  今來過此驛,若吊汨羅洲。祠曹諱羊祜,此驛何不侔。

  我願避公諱,名為避賢郵。此名有深意,蔽賢天所尤。

  吾聞玄元教,日月冥九幽。幽陰蔽翳者,永為幽翳囚。

  卷397_3 《苦雨》元稹

  江瘴氣候惡,庭空田地蕪。煩昏一日內,陰暗三四殊。

  巢燕汙床席,蒼蠅點肌膚。不足生詬怒,但若寡歡娛。

  夜來稍清晏,放體階前呼。未飽風月思,已為蚊蚋圖。

  我受簪組身,我生天地爐。炎蒸安敢倦,蟲豸何時無。

  淩晨坐堂廡,努力泥中趨。官家事不了,尤悔亦可虞。

  門外竹橋折,馬驚不敢逾。回頭命僮禦,向我色踟躕。

  自顧方濩落,安能相詰誅。隱忍心憤恨,翻為聲喣愉。

  逡巡崔嵬日,杲曜東南隅。已複雲蔽翳,不使及泥塗。

  良農盡蒲葦,厚地積潢汙。三光不得照,萬物何由蘇。

  安得飛廉車,磔裂雲將軀。又提精陽劍,蛟螭支節屠。

  陰沴皆電掃,幽妖亦雷驅。煌煌啟閶闔,軋軋掉幹樞。

  東西生日月,晝夜如轉珠。百川朝巨海,六龍蹋亨衢。

  此意倍寥廓,時來本須臾。今也泥鴻洞,黿鼉真得途。

  卷397_4 《種竹》元稹

  昔公憐我直,比之秋竹竿。秋來苦相憶,種竹廳前看。

  失地顏色改,傷根枝葉殘。清風猶淅淅,高節空團團。

  鳴蟬聒暮景,跳蛙集幽闌。塵土複晝夜,梢雲良獨難。

  丹丘信雲遠,安得臨仙壇。瘴江冬草綠,何人驚歲寒。

  可憐亭亭幹,一一青琅玕.孤鳳竟不至,坐傷時節闌。

  卷397_5 《和樂天贈樊著作》元稹

  君為著作詩,志激詞且溫。璨然光揚者,皆以義烈聞。

  千慮竟一失,冰玉不斷痕。謬予頑不肖,列在數子間。

  因君譏史氏,我亦能具陳。羲黃眇雲遠,載籍無遺文。

  煌煌二帝道,鋪設在典墳。堯心惟舜會,因著為話言。

  皋夔益稷禹,粗得無間然。緬然千載後,後聖曰孔宣。

  迥知皇王意,綴書為百篇。是時游夏輩,不敢措舌端。

  信哉作遺訓,職在聖與賢。如何至近古,史氏為閑官。

  但令識字者,竊弄刀筆權。由心書曲直,不使當世觀。

  貽之千萬代,疑言相並傳。人人異所見,各各私所遍。

  以是曰褒貶,不如都無焉。況乃丈夫志,用舍貴當年。

  顧予有微尚,願以出處論。出非利吾已,其出貴道全。

  全道豈虛設,道全當及人。全則富與壽,虧則饑與寒。

  遂我一身逸,不如萬物安。解懸不澤手,拯溺無折旋。

  神哉伊尹心,可以冠古先。其次有獨善,善己不善民。

  天地為一物,死生為一源。合雜分萬變,忽若風中塵。

  抗哉巢由志,堯舜不可遷。舍此二者外,安用名為賓。

  持謝著書郎,愚不願有雲。

  卷397_6 《和樂天感鶴》元稹

  我有所愛鶴,毛羽霜雪妍。秋霄一滴露,聲聞林外天。

  自隨衛侯去,遂入大夫軒。雲貌久已隔,玉音無複傳。

  吟君感鶴操,不覺心惕然。無乃予所愛,誤為微物遷。

  因茲諭直質,未免柔細牽。君看孤松樹,左右蘿蔦纏。

  既可習為飽,亦可熏為荃。期君常善救,勿令終棄捐。

  卷397_7 《諭寶二首》元稹

  沉玉在弱泥,泥弱玉易沉。扶桑寒日薄,不照萬丈心。

  安得潛淵虯,拔壑超鄧林。泥封泰山址,水散旱天霖。

  洗此泥下玉,照耀台殿深。刻為傳國寶,神器人不侵。

  冰置白玉壺,始見清皎潔。珠穿殷紅縷,始見明洞徹。

  鏌鋣無人淬,兩刃幽壤鐵。秦鏡無人拭,一片埋霧月。

  驥局環堵中,骨附筋入節。虯蟠尺澤內,魚貫蛙同穴。

  艅艎無巨海,浮浮矜瀎潏。棟樑無廣廈,顛倒臥霜雪。

  大鵬無長空,舉翮受羈絏。豫樟無厚地,危柢真卼臲.

  圭璧無卞和,甘與頑石列。舜禹無陶堯,名隨腐草滅。

  神功伏神物,神物神乃別。神人不世出,所以神功絕。

  神物豈徒然,用之乃施設。禹功九州理,舜德天下悅。

  璧充傳國璽,圭用祈太折。千尋豫樟幹,九萬大鵬歇。

  棟樑庇生民,艅艎濟來哲。虯騰旱天雨,驥騁流電掣。

  鏡懸奸膽露,劍拂妖蛇裂。珠玉照乘光,冰瑩環坐熱。

  此物比在泥,斯言為誰發。於今盡凡耳,不為君不說。

  卷397_8 《說劍》元稹

  吾友有寶劍,密之如密友。我實膠漆交,中堂共杯酒。

  酒酣肝膽露,恨不眼前剖。高唱荊卿歌,亂擊相如缶。

  更擊複更唱,更酌亦更壽。白虹坐上飛,青蛇匣中吼。

  我聞音響異,疑是幹將偶。為君再拜言,神物可見不。

  君言我所重,我自為君取。迎篋已焚香,近鞘先澤手。

  徐抽寸寸刃,漸屈彎彎肘。殺殺霜在鋒,團團月臨紐。

  逡巡潛虯躍,鬱律驚左右。霆電滿室光,蛟龍繞身走。

  我為捧之泣,此劍別來久。鑄時近山破,藏在松桂朽。

  幽匣獄底埋,神人水心守。本是稽泥淬,果非雷煥有。

  我欲評劍功,願君良聽受。劍可剸犀兕,劍可切瓊玖。

  劍決天外雲,劍沖日中鬥。劍隳妖蛇腹,劍拂佞臣首。

  太古初斷鼇,武王親擊紂。燕丹卷地圖,陳平綰花綬。

  曾被桂樹枝,寒光射林藪。曾經鑄農器,利用翦稂莠。

  神物終變化,複為龍牝牡。晉末武庫燒,脫然排戶牖。

  為欲掃群胡,散作彌天帚。自茲失所往,豪英共為詬。

  今複誰人鑄,挺然千載後。既非古風胡,無乃近鴉九。

  自我與君游,平生益自負。況擎寶劍出,重以雄心扣。

  此劍何太奇,此心何太厚。勸君慎所用,所用無或苟。

  潛將辟魑魅,勿但防妾婦。留斬泓下蛟,莫試街中狗。

  君今困泥滓,我亦坌塵垢。俗耳驚大言,逢人少開口。

  卷397_9 《書異》元稹

  孟冬初寒月,渚澤蒲尚青。飄蕭北風起,皓雪紛滿庭。

  行過冬至後,凍閉萬物零。奔渾馳暴雨,驟鼓轟雷霆。

  傳雲不終日,通宵曾莫停。瘴雲愁拂地,急溜疑注瓶。

  洶湧潢潦濁,噴薄鯨鯢腥。跳趫井蛙喜,突兀水怪形。

  飛蚋奔不死,修蛇蟄再醒。應龍非時出,無乃歲不寧。

  吾聞陰陽戶,啟閉各有扃。後時無肅殺,廢職乃玄冥。

  座配五天帝,薦用百品珍。權為祝融奪,神其焉得靈。

  春秋雷電異,則必書諸經。仲冬雷雨苦,願省蒙蔽刑。

  卷397_10 《和樂天折劍頭》元稹

  聞君得折劍,一片雄心起。詎意鐵蛟龍,潛在延津水。

  風雲會一合,呼吸期萬里。雷震山嶽碎,電斬鯨鯢死。

  莫但寶劍頭,劍頭非此比。




返回本書總目

 

嚴正聲明:凡營利性網站轉載,視為侵權!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