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選

(琴曲歌辭)

 


《飛龍引》隋﹒蕭愨
河曲銜圖出,江上負舟歸。欲因作雨去,還逐景雲飛。引商吹細管,下徵泛長徽。持此淒清引,春夜舞羅衣。


《同前二首》唐﹒李白
黃帝鑄鼎於荊山,煉丹砂。丹砂成黃金,騎龍飛上太清家,雲愁海思令人嗟。宮中彩女顏如花,飄然揮手凌紫霞,從風縱體登鑾車。登鑾車,侍軒轅。遨遊青天中,其樂不可言。
鼎湖流水清且閑,軒轅去時有弓劍,古人傳道留其間。後宮嬋娟多花顏,乘鸞飛煙亦不還,騎龍攀天造天關。造天關,聞天語,長雲河車載玉女。載玉女,過紫皇,紫皇乃賜白兔所搗之藥方,後天而老凋三光。下視瑤池見王母,蛾眉蕭颯如秋霜。

《烏夜啼引》唐﹒張籍
李勉《琴說》曰:“《烏夜啼》者,何晏之女所造也。初,晏系獄,有二烏止於舍上。女曰:‘烏有喜聲,父必免。’遂撰此操。”按清商西曲亦有《烏夜啼》,宋臨川王所作,與此義同而事異。
秦烏啼啞啞,夜啼長安吏人家。吏人得罪囚在獄,傾家賣產將自贖。少婦起聽夜啼烏,知是官家有赦書。下床心喜不重寐,未明上堂賀舅姑。少婦語啼烏,汝啼慎勿虛,借汝庭樹作高巢,年年不令傷爾雛。

《宛轉歌二首》晉﹒劉妙容
一曰《神女宛轉歌》。《續齊諧記》曰:“晉有王敬伯者,會稽餘姚人。少好學,善鼓琴。年十八,仕於東宮,為衛佐。休假還鄉,過吳,維舟中渚。登亭望月,悵然有懷,乃倚琴歌《泫露》之詩。俄聞戶外有嗟賞聲,見一女子,雅有容色,謂敬伯曰:‘女郎悅君之琴,原共撫之。’敬伯許焉。既而女郎至,姿質婉麗,綽有餘態,從以二少女,一則向先至者。女郎乃撫琴揮弦,調韻哀雅,類今之登歌,曰:‘古所謂《楚明君》也,唯嵇叔夜能為此聲,自茲已來,傳習數人而已。’復鼓琴,歌《遲風》之詞,因嘆息久之。乃命大婢酌酒,小婢彈箜篌,作《宛轉歌》。女郎脫頭上金釵,扣琴弦而和之,意韻繁諧,歌凡八曲。敬伯唯憶二曲。將去,留錦臥具、繡香囊,並佩一雙,以遺敬伯。敬伯報以牙火籠、玉琴軫。女郎悵然不忍別,且曰:‘深閨獨處,十有六年矣。邂逅旅館,盡平生之志,蓋冥契,非人事也。’言竟便去。敬伯船至虎牢戍,吳令劉惠明者,有愛女早世,舟中亡臥具,於敬伯船獲焉。敬伯具以告,果於帳中得火籠、琴軫。女郎名妙容,字雅華,大婢名春條,年二十許,小婢名桃枝,年十五,皆善彈箜篌及《宛轉歌》,相繼俱卒。”唐李端又有《王敬伯歌》,亦出於此。
月既明,西軒琴復清。寸心斗酒爭芳夜,千秋萬歲同一情。歌宛轉,宛轉淒以哀。
願為星與漢,光影共徘徊。
悲且傷,參差淚成行。低紅掩翠方無色,金徽玉軫為誰鏘。歌宛轉,宛轉情復悲。願為煙與霧,氛氳對容姿。

《同前》陳﹒江總
七夕天河白露明,八月濤水秋風驚。樓中聞哀響曲,塘上復有苦辛行。不解何意悲秋氣,直置無秋悲自生。不怨前階促織鳴,偏愁便路搗衣聲。別燕差池自有返,離蟬寂寞詎含情。雲聚懷情四望台,月冷相思九重觀。欲題芍藥詩不成,來採芙蓉花已散。金樽送曲韓娥起,玉柱調弦楚妃嘆。翠眉結恨不復開,寶鬢迎秋度前亂。湘妃拭淚洒貞筠,藥浣衣何處人。步步香飛金薄履,盈盈扇掩珊瑚。已言採桑期陌上,復能解佩就江濱。競入華堂要花枕,爭開羽帳奉華茵。不惜獨眼前下釣,欲許便作後來新。後來瞑瞑同玉床,可憐顏色無比方。誰能巧笑特窺井,乍取新聲學繞樑。宿處留嬌墮黃珥,鏡前含笑弄明。摘心心不盡,茱萸折葉葉更芳。已聞能歌《洞簫賦》,詎是故愛邯鄲倡。

《同前》唐﹒郎大家宋氏
風已清,月朗琴復鳴。掩抑非千態,殷勤是一聲。歌宛轉,宛轉和且長。願為雙鴻鵠,比翼共翱翔。
日已暮,長檐鳥應度。此時望君君不來,此時思君君不顧。歌宛轉,宛轉那能異棲宿。願為形與影,出入相逐。

《同前二首》劉方平
星參差,月二八,燈五枝。黃鶴瑤琴將別去,芙蓉羽悵惜空垂。歌宛轉,宛轉恨無窮。願為波與浪,俱起碧流中。
曉將近,黃姑織女銀河盡。九華錦衾無復情,千金寶鏡誰能引。歌宛轉,宛轉傷別離。願作楊與柳,同向玉窗垂。

《宛轉行》唐﹒張籍
華屋重翠幄,綺席雕象床。遠漏微更疏,薄衾中夜涼。爐氳暗徘徊,寒燈背斜光。妍姿結宵態,寢壁幽夢長。宛轉復宛轉,憶憶更未央。

《王敬伯歌》李端
妾本舟中客,聞君江上琴。君初感妾嘆,妾亦感君心。遂出合歡被,同為交頸禽。傳杯唯畏淺,接膝猶嫌遠。侍婢奏箜篌,女郎歌宛轉。宛轉怨如何,中庭霜漸多。霜多葉可惜,昨日非今夕。徒結萬裡歡,終成一宵客。王敬伯,淥水青山從此隔。

《三峽流泉歌》李季蘭
《琴集》曰:“《三峽流泉》,晉阮咸所作也。”
妾家本住巫山雲,巫山流水常自聞。玉琴彈出轉寥,直似當時夢中聽。三峽流泉幾千裡,一時流入深閨裡。巨石奔崖指下生,飛波走浪弦中起。初疑噴湧含雷風,又似嗚嚥流不通。回湍曲瀨勢將盡,時復滴瀝平沙中。憶昔阮公為此曲,能使仲容聽不足。一彈既罷復一彈,願似流泉鎮相續。

《風入松歌》僧皎然
《琴集》曰:“《風入松》,晉嵇康所作也。”
西嶺松聲落日秋,千枝萬葉風。美人援琴弄成曲,寫得松間聲斷續。聲斷續,清我魂,流波壞陵安足輪。美人夜坐月明裡,含少商兮照清徵。風何淒兮飄〈風〉,攪寒 松兮又夜起。夜未央,曲何長,金徽更促聲泱泱。何人此時不得意,意苦弦悲聞客堂。

《秋風》宋﹒吳邁遠
寒鄉無異服,衣代文練。月月望君歸,年年不解線。荊揚早春和,幽冀猶霜霰。地寒妾已知,南心君不見。

《同前》湯惠休
秋風裊裊入曲房,羅帳含月思心傷。蟋蟀夜鳴斷人腸,長夜思君心飛揚。他人相思君相忘,錦衾瑤席為誰芳。

《同前三首》樑﹒江洪
先拂連雲台,罷入迎風殿。已折池中荷,復驅檐裡燕。
北牖風催樹,南籬寒蛩吟。庭中無限月,思婦夜鳴砧。
孀婦悲四時,況在秋閨內。淒葉留晚蟬,虛庭吐寒菜。

《秋風引》唐﹒劉禹錫
何處秋風至,蕭蕭送雁群。朝來入庭樹,孤客最先聞。

《明月引》唐﹒盧照鄰
洞庭波起兮鴻雁翔,風瑟瑟兮野蒼蒼。浮雲卷靄,明月流光。荊南兮趙北,碣石兮瀟湘。澄清規於萬裡,照離思於千行。橫桂枝於西第,繞菱花於北堂。高樓思婦,飛蓋君王。文姬絕域,侍子他鄉。見胡鞍之似練,知漢劍之如霜。試登高而極目,莫不變而回腸。

《明月歌》閻朝隱
梅花雪白柳葉黃,雲霧四起月蒼蒼。箭水泠泠漏刻長,揮玉指,拂羅裳,為君一奏楚明光。

《綠竹》樑﹒吳均
嬋娟鄣綺殿,繞弱拂春漪。何當逢採拾,為君笙與篪。

《綠竹引》唐﹒宋之問
青溪綠潭潭水側,修竹嬋娟同一色。徒生仙實鳳不遊,老死空山人詎識。妙年秉願逃俗紛,歸臥嵩丘弄白雲。含情傲睨慰心目,何可一日無此君。

《山人勸酒》唐﹒李白
蒼蒼雲松,落落綺皓。春風爾來為阿誰,胡蝶忽然滿芳草。秀眉霜雪顏桃花,骨青髓綠長美好。稱是秦時避世人,勸酒相歡不知老。各守兔鹿志,恥隨龍虎爭。起佐太子,漢王乃復驚。顧謂戚夫人,彼翁羽翼成。歸來南山下,泛若雲無情。舉觴酹巢、由,洗耳何獨清。浩歌望嵩岳,意氣還相傾。

《幽澗泉》唐﹒李白
拂彼白石,彈吾素琴。幽澗愀兮流泉深。善手明徽,高張清心。寂歷似千古,松颼兮萬尋。中見愁猿吊影而危處兮,叫秋木而長吟。客有哀時失志而聽者,淚淋浪以沾襟。乃緝商綴羽,潺成音。吾但寫聲發情於妙指,殊不知此曲之古今。幽澗泉,鳴深林。

《龍宮操》顧況
顧況曰:“壬子癸醜二年大水,時在滁,遂作此操,蓋大歷中也。”
龍宮月明光參差,精衛銜石東飛時,鮫人織綃採藕絲。翻江倒漢傾吳、蜀,漢女江妃杳相續,龍王宮中水不足。

《飛鳶操》唐﹒劉禹錫
鳶飛杳杳青雲裡,鳶鳴蕭蕭風四起。旗尾飄揚勢漸高,箭頭砉劃聲相似。長空悠悠霽日懸,六翮不動凝飛煙。遊翔雁出其下,慶雲清景相回旋。忽聞飢烏一噪聚,瞥下雲中爭腐鼠。騰音礪吻相喧呼,仰天大哧疑鴛雛。畏人避犬投高處,俯啄無聲猶屢顧。青鳥自愛三山禾,仙禽徒貴華亭露。朴危巢向暮時,飽腹蹲枯枝。遊童挾彈一麾肘,臆碎羽分人不悲。天生眾禽各有類,威鳳文章在仁義。鷹隼儀形螻蟻心,雖能戾天何足貴。

《升仙操》唐﹒李群玉

嬴女去秦宮,瓊簫生碧空。鳳台閉煙霧,鸞吹飄天風。復聞周太子,亦遇浮丘公。叢簧發仙弄,輕舉紫霞中。濁世不久住,清都路何窮。一去霄漢上,世人那得逢。

《成連》隋﹒辛德源
征夫從遠役,歸望絕雲端。蓑笠城逾壞,桑落梅初寒。雪夜然烽濕,冰朝飲馬難。寂寂長安信,誰念客衣單。

《琴歌三首》秦﹒百裡奚妻
《風俗通》曰:“百裡奚為秦相,堂上樂作,所賃婦自言知音,因援琴撫弦而歌。問之,乃其故妻,還為夫婦也,亦謂之。”《字說》曰:“門關謂之,或作剡移。”
百裡奚,五羊皮。憶別時,烹伏雌,炊,今日富貴忘我為。
百裡奚,初娶我時五羊皮。臨當別時烹乳雞,今適富貴忘我為。
百裡奚,百裡奚,母已死,葬南溪。墳以瓦,覆以柴,舂黃黎,伏雞。西入秦,五皮,今日富貴捐我為。

《同前二首》漢﹒司馬相如
《琴集》曰:“司馬相如客臨邛,富人卓王孫有女文君新寡,竊於壁間見之。相如以琴心挑之,為《琴歌》二章。”按《漢書》相如飲卓氏弄琴,文君竊從戶窺,心悅而好之。乃夜,亡奔相如,相如與馳歸成都,後俱如臨邛是也。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時未遇兮無所將,何悟今夕升斯堂。有艷淑女在閨房,室邇人遐毒我腸。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鳳兮鳳兮從我棲,得托孳尾永為妃。交情通體心和諧,中夜相從知者誰。雙翼俱起翻高飛,無感我思使余悲。

《司馬相如琴歌》唐﹒張祜
鳳兮鳳兮非無凰,山重水闊不可量。梧桐結陰在朝陽,濯羽弱水鳴高翔。

《琴歌》漢﹒霍去病
《古今樂錄》曰:“霍將軍去病益封萬五千戶,秩祿與大將軍等,於是志得意歡而作歌。”按《琴操》有《霍將軍渡河操》,去病所作也。
四夷既護,諸夏康兮。國家安寧,樂未央兮。載戢幹戈,弓矢藏兮。麒麟來臻,鳳凰翔兮。與天相保,永無疆兮。親親百年,各延長兮。

《霍將軍》唐﹒崔顥
長安甲第高入雲,誰家居住霍將軍。日晚朝回擁賓從,路傍揖拜何紛紛。莫言炙手手可熱,須臾火盡灰亦滅。莫言貧賤即可欺,人生富貴自有時。一朝天子賜顏色,世上悠悠應自知。

簫堯總網首頁     閲覽網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