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邯郸道省悟黄粱梦

第一折

(冲末扮东华帝君上,诗云)阆苑仙人白锦袍,海山银阙宴蟠桃。三峰月下鸾声远,万里风头鹤背高。贫道东华帝君是也。掌管群仙籍录。因赴天斋回来,见下方一道青气,上彻九霄。原来河南府有一人,乃是吕岩,有神仙之分。可差正阳子点化此人,早归正道。这一去使寒暑不侵其体,日月不老其颜。神垆仙鼎,把玄霜绛雪烧成;玉户金关,使姹女婴儿配定。身登紫府,朝三清位列真君;名记丹书,免九族不为下鬼。阎王簿上除生死,仙吏班中列姓名。指开海角天涯路,引的迷人大道行。(下)(正旦扮王婆上,云)老身黄化店人氏,王婆是也。我开着这个打火店,我烧的这汤锅热着,看有甚么人来。(外扮吕洞宾骑驴背剑上,诗云)策蹇上长安,日夕无休歇。但见槐花黄,如何不心急。小生姓吕名岩,字洞宾。本贯河南府人氏。自幼攻习儒业,今欲上朝进取功名。来到这邯郸道黄化店,饥渴之际,不免做些茶饭吃。到的这店门首,将这蹇卫拴下。将这二百文长钱,籴些黄粱。兀那打火的婆婆,央你做饭与我吃。行人贪道路,你快些儿。(王婆云)客官你好急性也,饶一把儿火者。(洞宾云)我巴不的选场中去哩。(正末上,云)贫道复姓钟离,名权,字云房,道号正阳子,京兆咸阳人也。自幼学得文武双全,在汉朝曾拜征西大元帅。后弃家属。隐遁终南山,遇东华真人,授以正道,发为双髻,赐号太极真人,常遗颂于世。(颂云)生我之门死我户,几个惺惺几个悟。夜来铁汉自寻思,长生不死由人做。今奉帝君法旨,教贫道下方度脱吕岩。来到这邯郸道黄化店,见紫气冲气,当必在此。我想世间人好不识贤愚也呵!(唱)

【仙吕】【点绛唇】混沌初分,生人厮慁。谁推持论,旋转乾坤?这都是太上传心印。

【混江龙】当日个曾逢关尹,至今遗下五千文。大刚来玄虚为本,清净为门。虽然是草舍茅庵一道士,伴着这清风明月两闲人。也不知甚的秋,甚的春,甚的汉,甚的秦,长则是习疏狂、躯懒散、佯妆钝,把些个人间富贵,都做了眼底浮云。

(云)想世人争名夺利,何苦如此!(唱)

【油葫芦】莫厌追欢笑语频,但开怀好会宾,寻思离乱可伤神。俺闲遥遥独自林泉隐,你虚飘飘半纸功名进。你看这紫塞军、黄阁臣,几时得个安闲分,怎如我物外自由身。

【天下乐】他每得到清平有几人,何不早抽身,出世尘,尽白云满溪锁洞门,将一函经手自翻,一垆香手自焚。这的是清闲真道本。

(笑云)原来神在这里!(做入店见科)(洞宾云)一个先生好道貌也!(正末云)敢问足下高姓?(洞宾云)小生姓吕名岩,字洞宾。(正末云)你往那里去?(洞宾云)上朝应举去。(正末云)你只顾那功名富贵,全不想生死事急,无常迅速。不如跟贫道出家去。(洞宾云)你这先生,敢是风魔的。我学成满腹文章,上朝求官应举去,可怎生跟你出家!你出家人有甚好处?(正末云)俺出家人自有快活处,你怎知道?(唱)

【金盏儿】上昆仑,摘星辰,觑东洋海则是一掬寒泉滚,泰山一捻细微尘。天高三二寸,地厚一鱼鳞,抬头天外觑,无我一般人。

(洞宾云)这先生开大言。似你出家的,有甚么仙方妙诀,驱的甚么神鬼?(正末云)出家人长生不老,炼药修真,降龙伏虎,到大来悠哉也呵!(唱)

【后庭花】我驱的是六丁六甲神,七星七曜君。食紫芝草千年寿,看碧桃花几度春。常则是醉醺醺、高谈阔论,来往的尽是天上人。

(洞宾云)俺做了官,也有受用处。(正末云)你做官受用得几多?俺这神仙的快乐,与你俗人不同。你听我说那快乐处。(唱)

【醉中天】俺那里自泼村醪嫩,自折野花新。独对青山酒一尊,闲将那朱顶仙鹤引。醉归去松阴满身,冷然风韵,铁笛声吹断云根。

(云)你跟我出家去来。(洞宾云)俺为官居兰堂,住画阁。你这出家人,无过草衣木食,干受辛苦,有甚么受用快活处?(正末唱)

【金盏儿】俺那里地无尘,草长春,四时花发常娇嫩。更那翠屏般山色对柴门,雨滋棕叶润,露养药苗新。听野猿啼古树,看流水绕孤村。

(洞宾云)我学成文武双全,应过举,做官可待,富贵有期。你教出家去呵,怎生便得神仙做?(正末云)你自不知。你不是个做官的,天生下这等道貌,是个神仙中人。常言道,一子悟道,九族升天。不要错过了。(唱)

【醉雁儿】你有那出世超凡神仙分,击一条一抹绦,带一顶九阳巾。君,敢着你做真人。(洞宾云)俺为官的,身穿锦缎轻纱,口食香甜美味。你出家人草履麻绦,餐松啖柏,有甚么好处?(正末云)功名二字,如同那百尺高竿上调把戏一般,性命不保,脱不得酒色财气这四般儿。笛悠悠,鼓冬冬,人闹吵,在虚空。怎如的平地上来,平地上去,无灾无祸,可不自在多哩。(唱)

【后庭花】酒恋清香疾病因,色爱荒淫患难根;财贪富贵伤残命,气竞刚强损隐身。这四件儿不饶人。你若是将他断尽,便神仙有几分。

(洞宾云)我十年苦志,一举成名,是荷包里东西,拿得定的。神仙事渺渺茫茫,有甚么准程,教我去做他?(正末唱)

【醉中天】假饶你手段欺韩信,舌辩赛苏秦,到底个功名由命不由人,也未必能拿准。只不如苦志修行谨慎,早图个灵丹腹孕,索强似你跨青驴踯躅风尘。

(洞宾云)听他说甚么,不觉神思困倦,且睡一会咱。(做睡科)(正末云)正说着话,他就睡了,好蠢人也!(唱)

【一半儿】如今人宜假不宜真,则敬衣衫不敬人。题起修行耳怕闻,直恁的没精神,一半儿应承一半儿盹。

(云)这人俗缘不断。吕岩也,你既然要睡,我教你大睡一会,去六道轮回中走一遭。待醒来时,早已过了十八年光景,见了些酒色财气,人我是非。那其间方可成道。(诗云)气为强弱志为先,努力须当莫换肩。捱出这番难境界,更添疾苦一番仙。(唱)

【金盏儿】比及你米淘了尘,水烧的滚,我教这一颗米内藏时运,半升铛里煮乾坤。投至得黄粱炊未熟,他清梦思犹昏,我教他江山重改换,日月一番新。

(云)你睡着了。贫道自赴蟠桃会去也。(唱)

【赚煞】羽衣轻,霓旌迅,有十二金童接引。万里天风归路稳,向蓬莱顶上朝真。笑欣欣。袖拂白云,宴罢瑶池酒半醺。争奈你个唐吕岩性蠢,偏不肯受汉钟离教训,又则索跨苍鸾飞上九天门。(下)(洞宾梦上,云)兀那王婆,那先生去了也。(王婆云)去久了。(洞宾云)饭熟也未?(王婆云)还饶一把火儿。(洞宾云)王婆,我也等不的你那饭了,误了我程途。我上的蹇驴,便索长行去也。(下)(王婆云)吕岩去了也。他那里知道我非凡人,乃骊山老母一化。上仙法旨,着吕岩看破了酒色财气,人我是非,那其间才得返本朝元,重回正道。(诗云)汉钟离点化玄机,度吕岩省悟心回。待此人功成行满,同共赴阆苑瑶池。(下)

楔子

(正末改扮高太尉同旦儿两俫上,云)老夫殿前高太尉的便是。嫡亲的三口儿家属。夫人早亡,止有个女孩儿,唤做翠娥。自十七年前,吕岩应过举,拜兵马大元帅,老夫见他好武艺,就招他为婿。所生一儿一女,近日蔡州反了吴元济,好生猖獗。朝廷着吕岩领兵征讨。他如今辞别了老夫前去。我索丁宁嘱付他几句言语。这早晚敢待来也。(洞宾扮元帅上,诗云)平生慷慨习阴符,秉钺临戎出帝都。男儿三十不得志,枉作堂堂大丈夫。某吕岩。自到京都,弃文就武,加某为兵马大元帅。与高太尉作赘,可早十八年光景,得了一双儿女。今有蔡州吴元济反乱,圣人的命,着某统兵征讨。今日辞别了岳父,便索长行也。(做见科云)您孩儿点就人马,则今日便行。父亲好觑当一双儿女者。(高太尉云)孩儿,你此一去,这妻子身上。有我在此,再不必留心。你与国家好生出力。千经万典,忠孝为先。你须恤军爱民,不义之财,少要贪图。岂不闻金玉满堂,未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我这般说呵,也只为你执掌军权,怕你重利而轻义,失了道心。你切记者。左右将酒来,我亲手与孩儿把一杯送行。(做把酒科唱)

【仙吕】【赏花时】则我是皓首苍颜高太尉,别无甚亲人则觑着你。儿幼小女娇痴,想为人在世,最苦是生离。

(云)孩儿再饮一杯。(洞宾云)我吃不得了。(高太尉唱)

【幺篇】满饮阳关酒一杯。(洞宾做吐科,云)您孩儿吃不得了,心中有些不好,吐了两口血。这酒元来伤人。您孩儿再也不吃这酒了。(高太尉云)既是伤着你心,再也休吃这酒罢。(洞宾云)父亲放心,您孩儿不吃了,辞别父亲,便索长行。(高太尉云)你休忘了我的言语,着心记者。(唱)则要你在意扶持唐社稷,嘱付了又重题。但愿的功成破敌,早唱凯歌回。(下)

(洞宾云)则今日领本部人马,收捕吴元济走一遭去。(诗云)贼寇无端逞凶顽,杀声振地撼天关。托赖圣人洪福大,不得成功誓不还。(下)


第二折

(旦儿上,云)妾身翠娥,是高太尉的女儿。自从父亲招了吕岩为婿,又早十八年光景。他跟前得了一双儿女。如今吕岩收捕吴元济去了,我和魏尚书的儿子魏舍,有些不伶俐的勾当。约定今日相会,怎生不见来?(净扮魏舍上,云)湛湛青天不可欺,两个碓嘴拨天飞。则有一个飞不动,争奈身上没穿的。自家姓魏,我父亲是魏尚书。人皆称我为魏舍。我和吕岩的浑家,有些不伶俐的勾当。吕岩征西去,他教我今日来他家走一走。来到这门首,前后没一人。我叫一声:"高大姐开门来。"(做见科)(旦儿云)你来了也。我正等你哩。咱两个家里吃几杯酒。打开这吊窗,若有人来,便往这窗子里出去。(净云)正是。咱且慢慢的饮洒耍子。(洞宾上,云)某乃吕岩。奉圣人的命,统领三军,收捕吴元济。到的阵面上,卖了一阵,与了我三斗珍珠,一提黄金,领军回还。来到家门首。接了马者!老院公也不见,前后无一个人,夫人也不知在那里,进到这卧房门首,有人在里边说话。我试听咱。(旦儿云)咱两个正好吃酒哩。(净云)若阵亡了吕岩,我就娶你。(旦儿云)吕岩死了,我不嫁你嫁那个?(洞宾云)兀的不有奸夫了!我踏开这门咱(做踏门科)(净云)不好了,有人来也!我往吊窗里跳出去,走、走、走。(洞宾云)奸夫走了也。我问你,吃酒的是谁?(旦儿云)没人。(洞宾云)你说没人!这顶帽子,是谁掉下的?(净上,云)哥,是我的。(下)(洞宾云)好也!我现授大元帅之职,你是太尉的女儿,你这般羞辱我,我好歹杀了你个淫妇!(正末改扮院公拿拄杖慌上,云)老汉是高太尉家一个院公。有俺姐夫吕岩,做了征西大元帅,收捕反贼,去了一年。恰才小的每道吕姐夫回来了,老汉不信。若是暗暗的回来,必定做下不公的勾当。既不是呵,怎生一个大将军回来,可没一个人来报知,也不差人迎接?这小的每眼见的说谎,逗我耍哩。休问有无,我看一看去。(唱)

【商调】【集贤宾】报道前厅上侍长恰到来。(带云)即是来到了呵,(唱)却怎生不听的把玳筵排?(洞宾云)这妇人忒无礼,瞒着我做这等勾当!(正末做听科,云)真个来了!(唱)有甚事炒炒七七?(旦儿哭科,云)我是为害眼,许下愿心来。(正末唱)没来由怨怨哀哀,我这里七林林转过庭槐,慢腾腾行过厅阶,孤桩桩靠定明亮隔。(洞宾云)好老婆,我不在家,你养着奸夫吃酒!老院公那老匹夫在那里?(正末唱)听说罢撧耳揉腮。(洞宾云)我则杀了这妇人。(正末云)这事怎了?(唱)我这里伤心空跌脚,低首自渐胲。

【逍遥乐】夫人也,想着你那百年恩爱、半世夫妻;好也啰你做下这一场丑态。(洞宾云)我吃这妇人气杀我也!(正末唱)休道是浊骨凡胎,便是释迦佛也恼下莲台。早难道侯门深似海,两步那为一蓦。(做推门科,唱)我这里一双手到、半壁身挨,可早两扇门开。

(洞宾云)这个老匹夫!你来这里做甚么?(正末云)自从大人出征去后,老相公早亡化过了半年也。大人今日来家,为甚这等恼躁?(洞宾云)我心中的事,你怎生知道?不干你事,你快去!(正末云)上项的事,老汉已听人了。大人停嗔息怒,难道是老汉无罪?大人记的你临行时,老相公嘱付的话道,着老院公单管打扫花园。咱后花园离前厅却是多远?老汉无事也不到这前面来,有甚么勾当?相公当初将这两个孩儿和夫人,交付在老汉身上。今日有这等是非,老汉八十五岁年纪,便死老汉也甘心去。(洞宾掣剑科云)不干你事,我只杀了这妇人。(正末唱)

【金菊香】这一个怒横着三尺剑当怀。(旦儿云)兀的不屈杀我也!(正末唱)好也啰那一个倚定门儿手托腮。似恁地怎生将手腕解,又不是少米无柴。是夫人自跳下舍身崖!

(旦儿云)老院公,你不知,我为他害眼来,许下的愿心。他说我养汉来,我做的不是了。老院公你救我一命咱。(正末云)教老汉怎生救你?(唱)

【醋葫芦】又不是别人相唬吓、厮展赖,是你男儿亲自撞将来。你浑身是口难分解,赤紧的并脏拿贼,你看他死临侵不敢把头抬。

(旦儿做跪科,云)我实做的不是了。看着两个孩儿面皮,饶了我性命者。(正末唱)

【幺篇】夫人你便有随何陆贾舌,张仪苏秦才,百般难免这场灾。是你辱门败户先自歪,做的来漏虀搭菜,把花言巧语枉铺排。

(洞宾云)我做着天下兵马大元帅,你和伴当私通欺压,兀的不气杀我也!(正末云)夫人,你听的元帅说来。想元帅顶天立地,铺眉苫眼,做着个兵马大元帅。你却做这等勾当,是何道理?(唱)

【幺篇】你男儿有八面威,七步才,现带着征西金印虎头牌。他在那长朝殿前班部里摆。你教他把屎盆儿顶戴,兀的不屈沉杀了拜将筑坛台。(云)老汉有甚么面皮?大人,可怜见一双儿女,饶过夫人者。(唱)

【幺篇】大人见义为,夫人知过改。不是中间老汉厮支划,若是外人知道来,休恁的大惊小怪。丑名儿出去怎生揩!

(洞宾仗剑杀旦科)(正末跪云)你发慈心,饶了夫人者。(唱)

【幺篇】问甚你夫妻好共歹,觑孩儿瘦更呆,便怎生教碜可可血泊里倘着尸骸?男子汉那一个不妒色。(带云)不争夫人死呵!(唱)枉乞两的两个小冤家不快,那凄凉日月索耽捱。

(云)大人,饶夫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唱)

【幺篇】觑哥哥千般儿慷慨,道不的一声叫善哉。只待剑光挥三尺水晶牌,你权做个南海岸救苦难观自在。我这里磕头礼拜。(洞宾云)我看着老院公面皮,饶你这一命。(正末云)好惭愧也。(唱)听言说教我笑咍咍。

(旦儿拜科,云)若不是老院公,谁救我一命?深谢你这厚恩。(正末唱)

【幺篇】我见他掩了泪眼,改了面色,笑靥儿攒破旱莲腮,直从那针关儿透得命到来,恰便似九霄云外,滴溜溜飞下一纸赦书来。

(末扮使命上,云)小官天朝使命是也。因元帅吕岩卖了阵,受了钱,私自还家。某奉圣人的命,着我来取他首级。可早来到也。(做见科,云)某奉圣人的命,为你卖阵受财,私自还家,着我来取你首级哩。(洞宾云)今日教谁人救我咱!(正末云)兀的怎了也?(唱)

【幺篇】朝廷将使命差,前厅上把圣旨开。道是西边上卖阵走回来。谁教你贪心爱他不义财。今日个脱空须败,恶支沙将这等罪名揣。

(旦儿云)吕岩,你要杀我,谁着你卖了阵,受了钱,私自还家?干的好事也!(做叫街坊科)(洞宾云)嗨,原来这钱真是害人。今日我对天发愿,将这钱半分也不要。吕岩也,你怎生做读书人来?颜子也曾一单食一瓢饮,居于陋巷。量这几贯钱,值得甚么!不想到今日可着谁救我?想当日我临行时,俺岳翁与我送行,我对天发愿,断了酒。今日断了财。吕岩也,你有甚难见处?因我回家,我妻有奸夫,明明是他出首来的。罢罢罢,将纸笔来,写一纸休书,任从改嫁,并不争论。写休书,写休书,我今日又断了色也!(旦儿云)哎哟!你今日休了我,你早则管不着我了。你眼见的是死人也!(又使命上云)吕岩本待要斩首,圣人的命,体上天好生之德,饶你项上一刀,迭配远恶军州。解子何在?(丑扮解子上,云)叫小的那里使用?(使命云)着你押解吕岩,迭配沙门岛去。(使命下)(旦儿云)解子哥,吕岩是犯罪的人,你怎生教他自在,不上刑法?(解子云)这也说的是。将行枷来。(做上枷科)(旦儿云),吕岩,你如今还杀的我么?兀的不欢喜杀我也!(正末云)夫人,你怎生没些夫妻情分,说这等言语做甚么?(唱)

【幺篇】也是你慈悲生患害,俺哥哥除死无大灾。何须你畅叫厮花白。(旦儿云)我是高太尉女儿,养汉来,养汉来。如今你休了我,谁管的我?(正末唱)闹垓垓幺喝十字街。(带云)他今日声声说是高太尉女儿养汉来。(唱)直恁的恶叉白赖,婆娘家情性恁般乖。(解子云)去罢,误了程限到几时。(正末唱)

【幺篇】昨日上官时似花正开,今日迭配呵风乱筛。都是犯着年月日时该。(带云)休道咱小民呵,(唱)隋江山生扭做唐世界,也则是兴亡成败,怎禁那公人狠劣似狼豺。(旦儿云)吕岩,你是死的人,留下我的孩儿,不要将去。(洞宾云)我的儿女,我不领着,留下与谁?(旦儿云)你犯下了罪,干俺儿女甚么事?(夺科)(洞宾拖科,云)解子哥,你慢着些儿。着这贼妇送了我也,我和两个孩儿,死在一处。(正末顾洞宾并俫科,云)解子哥,可怜见,容俺哥哥和孩儿住一两日去,打甚么不紧。(解子云)误了限期,使不的。(做打洞宾并俫正末劝科,唱)

【后庭花】我则见飕飕的枷棒摔,打的他纷纷的皮肉开。见他可擦擦拖将去,我与你气丕丕赶上来。痛哀哉,身遭残害,他如何敢挣扎。我其实无百刂划,平白地招罪责,从今日离院宅。

【双雁儿】哥哥也恰如赵杲送灯台,便道不的。山河易改。恁时节和尚在钵盂在,今日个、福气衰,看何时、冤业解。

(解子推洞宾并俫行)(末扯住)(解子推末倒科云)老无知去罢。(正末唱)

【高过浪里来】俺如今髩发苍白,身体囊揣,则恁的东倒西歪,推一交险颠破天灵盖。(解子打二俫科)(正末云)哥哥息怒。(唱)我这里割舍了老性命,搭救这两个小婴孩。空教我忿气冲怀,两泪盈腮,将两只手扛抬。(解子押洞宾并俫下)(正末唱)把双眼揉开,趁起身来,望不见娇客。(旦儿云)吕岩去了,我收拾一房一卧,嫁魏舍去来。(下)(正末云)哥哥去的远了也。(做叫洞宾。内应科)(正末唱)又被这半凋谢的垂杨树间隔。

【随调煞】好教我回去艰难,谁似你步行的快。望不见。走上望高台,空目断一天残照霭。不知俺哥哥安在?(做叫科云)哥哥!(洞宾远应科)(正末唱)看时节隔疏林风送过哭声来。(下)


第三折

(洞宾带枷引二俫随解子上)(解子云)吕岩行动些。(洞宾云)念吕岩自卖了阵,迭配我无影牢城。我死不争,可怜见这一双儿女,眼见的三口儿无那活的人也。解子哥,怎生可岭见,方便一二。(解子云)兀那吕岩,我也是好义的人,到这深山旷野中,我回去也。你三口儿自逃你那性命去。(做开枷科)(洞宾云)谢了哥哥。小生口中衔铁,背上搭鞍,此恩必重报。(解子云)你逃命去,我回去也。(下)(洞宾云)好苦也!你看纷纷下的那雪越大了也,迷踪失路,不知往那里去。怎生得个指路的人来可也好!(正末扮改樵夫上云)小人是一个樵夫。砍的这柴回来,遇着这一天风雪,好冻人天气也呵!(唱)

【大石调】【六国朝】风吹羊角,雪剪鹅毛,飞六出海山白,冻一壶天地老。便有丹青巧,画笔难描。俺这里遥望千山表,是谁将粉黛扫?幽窗下寒敲竹叶,前村里冷压梅梢。撩乱野云低,微茫江树杳。

【归塞北】为甚春归早,既不沙可怎生蝶翅舞飘飘?梅蕊粉填合长安道。柳花绵迷却灞陵桥。山馆酒旗遥。

【初问口】想那捕鱼叟蓑笠纶竿,他向那寒潭独钓,和俺这采樵人迷却归来道。则见冻雀又飞,寒鸦又噪,古木林中蓦听的山犭员叫。

【怨别离】园林无处不萧条,春归也犹未觉。满地梨花无人扫。寒料峭,遥望见一点青山,兀良、却又早不见了。

【归塞北】白云岛,则听得孤鬼吼荒郊。九天女鼓风驱造化,六丁神挥剑斩长蛟。既不沙,可怎生就地卷风涛。

【幺篇】孤村晓,稚子道犹自月明高。青女翦冰寒不散,黑云喷雨冻难消,无处觅渔樵。(洞宾云)孩儿行动些。如此大风大雪,又迷踪失路,眼见的是死人也。(做椎胸科,云)天口乐!这雪住一住可也好,越下的恶躁了。(正末云)这来的是吕岩,可也该省悟了。(唱)

【雁过南楼】我则见冻剥剥一行老小。(洞宾云)冻杀我也!(正末唱)战钦钦四体频摇。这一个骨耸着肩,那一个拳联着脚,正扬风搅雪天道。(俫云)爹爹,我饿的慌口乐。(洞宾云)儿也行动些,到兀那里就有饭吃。(正末唱)儿扯定老父悲,父对着孩儿告。那吃饭处霎时间行到。

【六国朝】早是朔风凛冽,途路迢遥。(二俫冻倒,洞宾护科,云)俺三个都冻倒了,谁救孩儿咱。(正末唱)我则见三个人走将来,一时间扑地倒。(做叫科,云)兀那君子,你苏醒者,苏醒者。怎生好?(唱)我这里用手忙扶策,紧攥住头梢。这一个早直挺了躯壳,那一个又答剌了手脚。我这里款款的把衣襟解放,只见悠悠的魄散魂消。(二俫做醒科)(洞宾云)惭愧,醒转来了。(正末唱)我救的这两个心坎上恰温和。(又救洞宾科,唱)呀,那一个又把牙关紧噤了。(洞宾醒,云)险些儿冻死也!两个孩儿都醒了。是谁救活我来?(正末云)是我救你来。(洞宾跪云)不是哥哥救了俺父子,那里得俺性命来?(正末云)吕岩也,你那里去?(洞宾背云)好奇怪,他怎生认得我是吕岩?(回云)不瞒哥哥说,我如今披枷带锁,迭配沙门岛去。遇见这等大雪,冻倒在此处。若不是哥哥救活俺三口儿,那里得我的性命来。如今我身上无衣,肚里无食,又迷踪失路。哥哥,这里往那里去?(正末云)早知这道,你去了多时了也。君子,你迷了道也。我说与你道,传与你道,指与你道。(洞宾云)哥哥说的话,小人不省的。(正末云)君子,这条道我不知道。这山前有一个草团标,那里面有个先生,他须知道。(洞宾云)哥哥,你说与我咱。(正末唱)

【归塞北】过了这条抄直道,那里一横涧搭着一横桥。白茫茫雪迷山拽脚,淡濛濛雾锁草团标,松桧列周遭。

(洞宾云)那先生好歹,哥哥说与我听。(正末云)君子,你要见他,我说与你知道。(唱)

【擂鼓体】那先生浩歌拍手舞黄鹤,家住瑶池阆苑,十洲三岛。一曲横笛秋气高,数着残棋江月晓。(洞宾云)哥哥,那先生是出家人,怎生有这本事?(正末唱)

【归塞北】那先生服的是长生药,不许外人学。三弄琴声弹落叶,九重春色醉仙桃,白日上青霄。(洞宾云)敢问哥哥,那先生是怎生模样,你再说一遍咱。(正末唱)

【净瓶儿】那先生两手摇山岳,一对眼瞅邪妖。剑挥星斗,胸卷江涛。天教恶相貌,伏的虎,降的龙,德行高。他则是个活神道,也曾跨苍鸾亲把玉皇朝。(云)君子,你过的山崦儿,你望见团标,你问那先生路去。(唱)

【玉翼蝉煞】那先生自舞自歌,吃的是仙酒仙桃,住的是草舍茅庵,强如龙楼凤阁。白云不扫,苍松自老;青山围绕,淡烟笼罩。黄精自饱,灵丹自烧。崎岖峪道,凹答岩壑;门无绰楔,洞无销钥;香焚石桌,笛吹古调;云黯黯,水迢迢,风凛凛,雪飘飘,柴门静,竹篱牢。过了那峻岭尖峰,曲涧寒泉,长林茂草,便望见那幽雅仙庄,这些是道。(带云)君子,你休迷了正道。你听者,(唱)你可也休错去了。(下)(洞宾云)孩儿也,你才听的那哥哥说来,兀那山崦里有一家人家,吃的也有,穿的也有,宿处也有。咱直到那里觅一宵宿去来。(同下)


 

第四折

(旦扮卜儿上,云)老身终南山人氏。在此在家出家,盖了一座团标,前后并无人家。我有个孩儿,虽是出家人,性子十分躁暴,每日在山中打猎为生。孩儿去了也,我安排下些茶饭,等他回来吃。(洞宾引俫上,云)自家吕岩。自从卖了阵,迭配无影牢城,到这深山里。时遇冬天,大风大雪将俺三口儿争些冻杀。多亏了打柴的樵夫,救了俺性命。说这个山峪里,有个草庵。我到那里寻些茶饭,与两个孩儿吃用。你看我那命。天色又晚来了,逢着个独木桥,偌深的一个阔涧,怎生得过去?我将着两个孩儿,待先送过这小厮去,恐怕这狼虎伤着这女孩儿。我待先送过女孩儿去,又怕伤了小厮儿。罢罢罢,且放下女孩儿,先送过小厮儿去。(做送儿俫科)(女俫云)爹爹,大虫来咬我也。(洞宾悲科云)孩儿,我便来取你也。我放下这小厮,我可过去取女孩儿去。(做过涧科)(儿俫云)爹爹,大虫来咬我也。(洞宾云)端的教我顾谁的是?(又过涧科云)兀的真个是一个草团标儿。你跟着我去,寻些茶饭与你吃。(做问科云)庵里有人么?(卜儿上云)谁叫我?开开这门,呀!原来是吕岩,引着一双儿女,这早晚怎生得到这里来。(洞宾背云)好奇怪,这姑姑怎生也认的吕岩?既然姑姑认的我,可也好。姑姑,因为我卖了阵,将我这三口儿迭配无影牢城,如今天色晚了也,有甚么残茶剩饭,与俺两个孩儿些吃。我就觅一宵宿,天明了,便索长行。(卜儿云)君子,不中。我怕不留你在此处宿。争奈我的孩儿性子利害,每日山中打猎为主。他无酒还好,吃了酒,便要杀人。(洞宾云)姑姑不知,当日我征西时,我丈人与我送行,吃了三杯酒,吐了两口血,当日断了酒。次后到阵上,卖了阵,圣人知道,饶我一命,将我迭配无影牢城,我因此断了财。来到家中,我浑家瞒着我有奸夫,被我亲身拿住,我就将浑家休了,断了色。今日到此处,若有师父来,便打我一顿,我也忍了。从今已后,我将气也不争了。(卜儿云)吕岩你忍的么?(洞宾云)我忍的。(卜儿云)既然你忍的,你且休进我家里来。他若来时,再做个商量。(正末改扮邦老上,云)适才我多买几杯酒,吃醉了。回家见母亲去咱。这山中委实的好快活也呵!(唱)

【正宫】【端正好】路兜答,人寂寞,山势恶险峻嵯峨。俺不羡玉掌臣列鼎食重裀卧,只愿把猩猩血染头巾裹。

【滚绣球】寻思来,那快活,这半月多遇几个滥官员经过,打动下些金银段匹绫罗。昨日共那几个,今日共这一火。从不曾离了侧坐,仰天的大笑呵呵。将那泼醅酒虢虢连糟咽,杀人剑蚩蚩带血磨。常则是烂醉无何。

(二俫云)爹爹,饿杀我也。(洞宾云)姑姑,有甚么茶饭,与这小的些吃?(卜儿云)无甚么与他吃。(正末向前用手扳洞宾回看科,云)哎哟,吓杀我也,是人那是鬼?(正末唱)

【倘秀才】不索你絮叨叨,则管里问他,则这个杀人的爷爷是我。(洞宾云)好个恶相也。(正末唱)你则管里缠我娘亲待怎么?(洞宾云)师父,我讨些茶饭与孩儿吃来。(正末唱)他怀里又没点点,与孩儿每讨餑餑。(末拿住男俫科,唱)我揪住这小子领窝。(洞宾救科)(正末怒云)你这厮无礼!(打洞宾科唱)

【叨叨令】我一拳打的你牙关挫。(做丢男俫在涧科)(洞宾云)可怜见!(正末唱)这厮死尸骸也济得狼虫饿。(拖女俫科)(洞宾云)留下这小的者。(正末唱)至如将小妮子抬举的成人大,也则是害爹娘不争气的赔钱货。不摔杀要怎么也波哥,不摔杀要怎么也波哥?觑着你泼残生我手里难逃脱。

(洞宾云)你是个出家人,怎生将我两个孩儿摔死了?我和你见官去。(正末唱)

【倘秀才】我为贼盗呵杀人放火,不似你贪财呵披枷带锁。你得了斗来大黄金印一颗,为元帅、佐山河,倒大来显豁。

(带云)吕岩,你贪财恋酒,误了军情。(唱)

【滚绣球】你那罪过,怎过活,做的来实难结末,自揽下千丈风波。谁教你向界河,受财货,将咱大军折挫?似这等不义财贪得如何,道不的"殷勤过日灾须少,侥幸成家祸必多",枉了张罗。(洞宾云)不好了,我不问那里逃命去来。(正末仗剑赶洞宾。躲科)(正末唱)

【笑和尚】我我我没揣的猿臂绰,翰翰翰禁声的休回和,来来来宝剑似吹毛过。(洞宾云)我这性命谁救我来?(正末唱)休休休怎避躲,是是是决难活,呀呀呀脖项上钢刀剉。

(做杀洞宾。倒科)(正末下改扮钟离)(卜儿下改扮王婆上)(洞宾醒科云)有杀人贼也!(做摸颈科)(正末唱)

【叨叨令】我这里稳丕丕土坑上迷飇没腾的坐,那婆婆将粗剌陈米来喜收希和的播,那蹇驴儿柳阴下舒着足乞留恶滥的卧,那汉子去脖项上婆婆没索的摸。(洞宾云)一觉好睡也。(正末扳洞宾觑科,云)洞宾也(唱)你早则醒来了也么哥?(洞宾云)我这一觉睡了几时(正末云)十八年了。(洞宾云)可怎生一觉睡十八年?(正末唱)你早则醒来了也么哥,可正是窗前弹指时光过。

(洞宾云)饭熟了未?(王婆云)还饶一把火儿。(洞宾云)直恁般一觉好睡也。(正末云)吕岩,我问你咱,你那岳父高太尉曾劝你么?(洞宾云)曾劝我来,教我休吃酒。(正末云)那里是高太尉,是贫道一化。你临行时老院公可曾劝你来?(洞宾云)他也曾劝我来。(正末云)那里是院公,也是贫道一化。你可曾见樵夫指路来么?(洞宾云)有个樵夫指与我道来。(正末云)那个樵夫也是贫道一化,怕你迷了正路。恰才杀你的壮士,也是贫道化来。这王婆和山中道姑,是骊山老母。这十八年间,酒色财气,你都见了也。(唱)

【倘秀才】你早则省得浮世风灯石火,再休恋儿女神珠玉颗。咱人百岁光阴有几何,端的日月去、似撺梭。想你那受过的坎坷。

【滚绣球】你梦儿里见了么,心儿里省得么?这一觉睡早经了二十年兵火,觉来也依旧存活。瓢古自放在灶窝,驴古自映着树科;睡朦胧无多一和,半霎儿改变了山河。兀的是黄粱未熟荣华尽,世态才知髩发皤。早则人事蹉跎。

(云)吕岩,你省得了么?(洞宾云)师父,我弟子省了也。(正末诗云)汉朝得道一将军,故来尘世度凡人。十八年来一梦觉,点化唐朝吕洞宾。(唱)

【煞尾】你正果正是修行果,你灾咎皆因我度脱。早则绝忧愁、没恼聒,行处行,坐处坐,闲处闲,陀处陀。屈着指,自数过,真神仙,是七座,添伊家,总八个。道与哥哥,非是风魔,这个爱吃酒的钟离便是我。

(东华帝君领群仙上云)吕岩,你省悟了么?(洞宾云)弟子省了也。(东华云)你既省悟了,一梦中十八年,见了酒色财气,人我是非,贪嗔痴爱,风霜雨雪。前世面见分明,今日同归大道。位列仙班,赐号纯阳子。(诗云)你不是凡胎浊骨,迷本性人间受苦。正阳子点化超凡,又差下骊山老母。一梦中尽见荣枯,觉来时忽然省悟。则今日证果朝元,拜三清同归紫府。

题目汉钟离度脱唐吕公

正名邯郸道省悟黄粱梦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