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尉迟恭三夺槊

第一折

(匹先扮建成、元吉上,开)咱两个欲待篡位,争奈秦王根底,有尉迟无人可敌。(元吉道)我有一计,将美良川图子献与官里,道的不是反臣那甚么?教坏了尉迟,哥哥便能勾官里做也。(驾云了)(呈图科)(高祖云了,大怒)将尉迟拿下!(末扮刘文静将榆窠园图子上了)

【仙吕】【点绛唇】想当日霸业图王,岂知今亡,把江山掌。虽不是外国他邦,今日做僚宰为卿相。

【混江龙】不着些宽洪海量,划地信谗言佞语损忠良。谁不曾忘生舍死?谁不曾展土开疆?不枉了截发搓绳穿断甲,征旗作带勒金疮。我与你不避金瓜下丧,直言在宝殿,苦谏在昭阳。

【油葫芦】陛下想当日背暗投明归大唐,却须是真栋梁。划地厮□□□厮堤防。比及武官砌垒个元戎将,文官挣揣个头厅相,知他是几个死?知他是几处伤,今日太平也都指望请官赏,刬地胡罗惹斩在云阳。

【天下乐】谁似俺出气力功臣不气长,想当时,反在晋阳。若不是唐元帅少年有纪纲,义伏了徐茂公,礼慑了褚遂良,智降了苏定方。

【醉扶归】当日都是那不主事萧丞相,更合着那没政事汉高皇,把韩元帅葫芦提斩在未央。今日个人都讲,若有举鼎拔山的霸王,哎.汉高呀你怎敢正眼儿把韩侯望。

【后庭花】陛下,则将这美良川水冤恨想,却把那榆窠园耻英雄忘。更做道世事云千变,敬德呵则消得功名纸半张。陛下试参详,更做道贵人多忘,咱数年问有倚仗。

【金盏儿】那敬德自归了唐,到咱行,把六十四处烟尘荡。杀得敌军胆丧,马到处不能当,苦相持一万阵,恶战讨了九千场。全凭着竹节鞭,生并了些草头王。

【赏花时】元帅不合短箭轻弓观他洛阳,怎想阔剑长枪埋在浅岗,映着秋草半苍黄。初间那唐元帅怎想,脑背后不堤防。

【幺篇】呀,则见那骨刺剌征旗遮了太阳,赤力力征鼙振动上苍,那单雄信恁高强。他猛观了敌军势况,忙拨转紫丝缰。

【胜葫芦】打得匹不剌刺征马宛走电光,藉不得众儿郎,过涧沿坡寻路忄葱。过了些乱烘烘的荆棘,密稠稠榆柳,齐臻臻长成行。

【幺篇】是他气扑扑忄葱攒入里面藏,眼见的一身亡,将弓箭忙拈胡底当。呀呀,实雕弓拽满,口床口床口床紫金鈚连发。火火火都闪在两边厢。

【金盏儿】元帅却是那些儿慌,那些忙,(带云)忙不忙,元帅也记得。把一领锦征袍扯裸得没头当。单雄信先地赶上手拈着绿沉枪,枪尖儿看看地着脊背,着脊背透过胸堂。那时若不是胡敬德。(带云)陛下圣鉴谁搭救小秦王?

【醉扶归】索甚把白己千般奖,齐王呵,不如教别人道一声强。若共胡敬德草草的鞭斗枪,分明立了执结并文状,则他家自卖弄伶俐半晌,把一条虎眼鞭直揽头直上。

【尾】这厮则除了铁天灵,铜脖项,铜脑袋,石镌就的脊梁。那鞭上常有半纸血糊涂的人脑浆,则那鞭则是铁头中取命的阎正。若论高强,鞭着处便不死十分地也带重伤。也是青天会对当,故教这尉迟恭磨障,磨障这杀君杀父的劣心肠。(下)


第二折

(末扮秦叔宝上了)

【南吕】【一枝花】箭空攒白凤翎,弓闲挂乌龙角,土培损金锁甲,尘昧了锦征袍。空喂得那匹战马咆哮,劈椤锏生疏却,那些儿俺心越焦。我往常雄纠纠的阵面上相持,恶喑喑的沙场上战讨。

【梁州】这些时但做梦早和敌军对垒,才合眼早不刺剌地战马相交。则听的韵悠悠的耳畔吹寒角,一回价不冬冬的催军鼓擂,响当当的助战锣敲。稀撒撒地朱帘筛日,滴溜溜的绣幕翻风,只疑是古剌剌杂彩旗摇。那的是急煎煎心痒难揉,往常则许咱遇水叠桥,除了咱逢山开道,嗨,如今央别人跨海征辽。壮怀怎消,近新来病体儿直然较,我自喑约也枉了医疗,被这秋气重金疮越发作,好教我痛苦难消。

【贺新郎】我欠起这病身躯出产急相邀,你知我迭不的相迎,带云不沙,贼丑生唱你也合早些儿通报。见齐王元吉都来到,半晌不迭手脚,我强强地曲脊低腰。怪早来喜蛛儿的溜溜在檐外垂,灵鹊儿咋咋地头直上噪,昨夜个银台上剥地灯花爆。他两个是九重天上皇太子,来探俺这半残不病旧臣僚。

【牧羊关】这些腌臜病,都是俺业上遭,也是俺杀人多一还一报。折倒的黄甘甘的容颜,白丝丝地鬓脚,展不开猿猱臂,撑不起虎狼腰。好羞见程咬金知心友,尉迟恭老故交。

【隔尾】我从二十三上早驱军校,经到四五千场恶战讨。怎想头直上轮还老来到。我暗约,慢慢的想度,嗨,刮马似三十年过去了。

【牧羊关】当日我和胡敬德两个初相见,正在美良川厮撞着,咱两个比并一个好弱低高。他滴溜着虎眼鞭飇,我吉丁地着劈椤锏架却,我得空便也难相纵,我见破绽也怎担饶。我不付能卒卒地两锏才飇去,他搜搜地三鞭却还报了。

【隔尾】那鞭却似一条玉蟒生鳞角?便是半截乌龙去了牙爪,那鞭着远望了吸吸地脑门上跳。那鞭休道十分的正着,则若轻轻地抹着,敢教你睡梦里惊急列地怕到晓。

【斗鹌鹑】那将军刬马骑,单鞭掿,论英雄半勇跃。他立下功劳,怎肯伏低做小,倚强厌弱。不用吕望《六韬》,黄公《三略》,但征敌处操抱,相持处哐敝懆,那鞭若脊梁上抹着,忽地咽喉中血到。我道来我道来他烦烦恼恼,焦焦燥燥。滴溜拊那鞭着,教你悠悠地魄散魂消。你心自量度,匹头上把他标写在凌烟阁。论着雄心力劣牙爪,今日也合消,也合消封妻荫子,禄重官高。

【哭皇天】教我忍不住微微地笑,我迭不得把你慢慢地教。来日你若见那铁幞头,红抹额,乌油甲,皂罗袍,敢教你就鞍心里惊倒。(带云)若是来日到御园中,(唱)忽地门旗开处,脱地战马相交。(带云)哎,齐王呵,这一番要把捉,那鞭不比衠铜枪搠,双眸剑凿。

【乌夜啼】虽是没伤损难贴金疮药,敢二十年青肿难消。若不去脊梁上飇敢向鼻凹坦落。唬的怯怯乔乔,难画难描。我则见的留留的立不住腿脡摇,忔扑扑地把不住心头跳。不如告休和,伏低弱,留得性命,落得躯壳。

【尾】可知道金风未动蝉先觉,那宝剑得来你怎消,不出君王行。厮般调,侵着眉楞,擦着眼角。则若是轻轻的虎眼鞭抹着,稳情取你那天灵盖半截不见了。(下)


第三折

(末扮敬德上)

【双调】【新水令】你今日太平也不用俺旧将军,呀,来、来,把这厮豁恶气建您娘一顿。可知道家贫显孝子,直到国难用功臣。如今南面称尊,便撇在三限里不偢问。

【驻马听】想我那撞阵冲军,百战功名百战身,枉与你开疆展土,也合半由天子半由臣。俺沙场上经岁受辛勤,撇妻男数载无音信。刬地信别人闲议论,将俺胡罗惹没淹润。

【步步娇】便折末烂锉得我尸骸为泥粪,折末金瓜打碎我天灵尽。既然俺不怨恨,问那厮损坏忠臣佞词因。咱那亢金椅上圣明君,则但般着半句儿十分地信。

【搅筝琶】我便于段施呈尽,刬地罪过不离身。俺那沙场上武艺僻合,他每枕头边关节儿更紧。他每亲父子,俺然是旧忠臣,则是四海他人,比他是龙子龙孙。(带云)则军师想度,元帅寻思。休,休!(唱)是他每亲的到头来也则是亲,怎辨清浑!

【沉醉东风】我也曾箭厮射叠着面门,刀厮劈咬着牙根。也曾杀的枪杆上湿漉漉血未干,马头前古鹿鹿人头滚,灭了六十四处烟尘。刬地信佞语谗言损害人,因此上别了西府秦王处分。

【川拨棹】听元帅说原因,心头上一千团火块滚。气的肚里生嗔,愁的似地惨天昏。恰便似心内火块滚,好教人怎受忍。

【七弟兄】这的是圣恩,重臣。休看我发回村,他虽是金枝玉叶齐王印,我好煞则是阶下的小作军。也是痴呆老子今年命。

【梅花酒】你看我发回村,恼犯魔君,撞着丧门。我想那榆窠园实是狠。他不若如单雄信,则我这鞭稳打死须定无论。

【收江南】水磨鞭来日再开荤。大王怎做圣明君,信谗言佞语损忠臣。好教我气忿,元吉打死须并无论。

【鸳鸯煞】来日闹垓垓列着军卒阵,就着哭啼啼接送齐王殡。恨不得待摘胆剜心,剔髓挑筋。唱道待教这虎将难存忠信。向那龙床侧近,调泛得君王一惺惺都随顺。咱则待剪草除根,直把这坑陷我的冤仇证了本。


第四折

(末扮敬德上了)

【王宫】【端正好】如今罢了干戈,绝了征战,扶持俺这唐世界文武官员。那回是真个今番演,赵显得俺经熬炼。

【滚绣球】却受着帝王宣,要施展,显我那旧时英健。不索说在骏马之前,我身上不曾托铠甲,腰间不曾带弓箭,手中不曾将着绿沉枪捻,我则是赤手空拳。我坐下刬骑着追风马,腕上只飇着打将鞭,我与你出马当先。

【倘秀才】这里是竞性命的沙场地面,且讲不得君臣体面。则怕犯风流见罪愆我呵圪塔地勒住征马宛,立在这边。

【滚绣球】我则见御园,怎生迭这战场宽展。却煞强如那乱烘烘地荆棘侵天。我则见嫩茸茸绿莎软,宛转转翠袖展,撒撒地马蹄儿轻健,你便丹青巧笔也难传。我则见皂罗袍都略湿宫花露。深乌马冲开绿柳烟,杀气盘旋。

【倘秀才】那嘶门旗下把我容颜望见,则唬得那厮鞍心里身躯倒偃,则看你再敢人前说大言。这厮为甚么则管里。厮俄延,不肯动转?

【呆古朵】那厮管见我这单雄信屈死的冤魂现,咍,你今日合教替他生天。这的又打不得关节,立不得证见,你也难把残生免。你则照管着大灵片,你待变龟来难入水,化鹤来难上天。

【叨叨令】那厮枪尖儿武艺都呈遍,被我遮截架隔难施展。这厮输赢胜败登时现,存亡死活分明见。咍,轮到打也末哥,轮到打也末哥,这番交马应无善。

【伴读书】则见飒飒地阴风剪,将这昏澄澄尘埃践,不剌剌征马宛似纱灯般转,都速速把不定浑身战。看元吉将天灵健,见元帅到跟前。

【笑和尚】您您您弟兄每厮顾恋,俺俺俺臣宰每实埋怨,休休休终久是他亲眷,咍咍咍这铁鞭,你你你合请奠,来来来俺且看俺西府秦王面。

【倘秀才】我接住枪待使些儿控便,是谁扳住手不能动转,把这厮不打死呵朝中又弄权。他若哀告,意悬悬,赦免。

【滚绣球】我煞不待言,不近前。你也不分良善,又不是不知我抱虎而眠。这厮不纳贤,不可怜,不送俺一遍,教这厮落不的个尸首完全。这厮不飇折脊梁也难消我这恨,把信厮不打碎人灵沙怎报我冤,怎不教我忿气冲天!

【快活三】谢吾皇把罪愆免,打元吉丧黄泉。我这里曲躬躬的朝拜怎敢俄延,再把大颜见。

【鲍老儿】我吃一万金瓜也不怨天,则称了我平生愿。元吉那厮一灵儿正诉冤,敢论告他阎王殿。这厮那嚣浮诈伪,轻薄谄佞,那里有纳士招贤!那凶顽狠劣,奸滑侥幸,则待篡位夺权。

题目齐元吉两争锋

正名尉迟恭三夺槊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