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梁山泊李逵负荆

第一折

(冲末扮宋江、同外扮吴学究、净扮鲁智深、领卒子上。宋江诗云)涧水潺潺绕寨门,野花斜插渗青巾。杏黄旗上七个字,替天行道救生民。某姓宋名江,宇公明,绰号顺天呼保义者是也。曾为郓州郓城县把笔司吏,因带酒杀了阎婆惜,迭配江州牢城。路经这梁山过,遇见晁盖哥哥,救某上山。后来哥哥三打祝家庄身亡,众兄弟推某为头领。某聚三十六大伙,七十二小伙,半垓来的小偻儸,威镇山东,令行河北。某喜的是两个节令,清明三月三,重阳九月九。如今遇这清明三月三,放众弟兄下山上坟祭扫。三日已了,都要上山,若违令者,必当斩首。(诗云)俺威令谁人不怕,只放你三日严假。若违了半个时辰,上山来决无干罢。(下)(老王林上,云)曲律竿头悬草种,绿杨影里拨琵琶。高阳公子休空过,不比寻常卖酒家。老汉姓王名林,在这杏花庄居住,开着一个小酒务儿,傲些生意。嫡亲处三口儿家属,婆婆早年亡化过了,止有一个女孩儿,年长十八岁,唤做满堂娇,未曾许聘他人。俺这里靠着这梁山较近,但是山上头领都在俺家买酒吃。今日烧的镟锅儿热着,看有甚么人来。(净扮宋刚、丑扮鲁智恩上)(宋刚云)柴又不贵,米又不贵。两个油嘴,正是一对。某乃宋刚,这个兄弟叫做鲁智恩。俺与这粱山泊较近,俺两个则是假名托姓,我便认做宋江,兄弟便认做鲁智深,来到这杏花庄老王林家,买一钟酒吃。(见王林科,云)老王林,有酒么?(王林云)哥哥,有酒,有酒,家里请坐。(宋刚云)打五百长钱酒来。老王林,你认得我两人么?(王林云)我老汉眼花,不认的哥哥们。(宋刚云)俺便是宋江,这个兄弟便是鲁智深。俺那山上头领,多有来你这里打搅。若有欺负你的,你上粱山来告我,我与你做主。(王林云)你山上头领,都是替天行道的好汉,并没有这事。只是老汉不认的太仆,休怪,休怪。早知太仆来到,只合远接。接待不及,勿令见罪。老汉在这里,多亏了头领哥哥照顾老汉。(做递酒科,云)太仆请满饮此杯。(宋刚饮科)(王林云)再将酒来。(鲁智恩饮酒科,云)哥哥好酒。(宋刚云)老王,你家里还有甚么人?(王林云)老汉家由并无甚么人.有个女孩儿,唤做满堂娇,年长一十八岁,未曾许聘他人。'老汉别无甚么孝顺,着孩儿出来与太仆递钟酒儿,也表老汉一点心。(宋刚云)既是闺女,不要他出来罢。(鲁智恩云)哥哥怕甚么?着他出来。(王林云)满堂娇孩儿,你出来。(旦儿扮满堂娇云)父亲唤我做甚么?(王林云)孩儿,你不知道,如今有梁山上宋公明亲身在此,你出来递他一钟儿酒。(旦儿云)父亲,则怕不中么?(王林云)不妨事
。(旦儿做见科)(宋刚云)我一生怕闻脂粉气,靠后些。(王林云)孩儿,与二位太仆递一钟儿酒。(旦做递酒科)(宋刚云)我也递老王一钟酒。(做与王林酒科)(宋刚云)你这老人家,这衣服怎么破了?把我这红绢褡膊与你补这破处。(老王林接衣科)(鲁智恩云)你还不知道,才此这杯酒是肯酒,这褡膊是红定。把你这女孩儿与俺宋公明哥哥做压寨夫人。只借你女孩儿去三日,第四日便送来还你。俺回山去也。(领旦下)(王林云)老汉眼睛一对,臂膊一对,只看着这个女孩儿,似这般可怎么了也?(做哭科)(正末扮李逵做带醉上,云)吃酒不醉不如醒也。俺梁山泊上山儿李逵的便是。人见我生得黑,起个绰号叫俺做黑旋风。奉宋公明哥哥将令,放俺三日假限,踏青赏玩,不免下山,去老王林家再买几壶酒,吃个烂醉也呵,(唱)

【仙吕】【点绛唇】饮兴难酬,醉魂依旧。寻村酒,恰问罢王留。(云)俺问王留道,那里有酒?那厮不说便走。俺喝道:走那里去?被俺赶上一把揪住张口毛,恰待要打。那王留道:休打,休打,爹爹,有。(唱)王留道兀那里人家有。

【混江龙】可正是清明时候,却言风雨替花愁。和风渐起,暮雨初收。俺则见杨柳半藏沽酒市,桃花深映钓鱼舟。更和这碧粼粼春水波纹绉,有往来社燕,远近沙鸥。

(云)人道我梁山泊无有景致,俺打那厮的嘴。(唱)

【醉中天】俺这里雾锁着青山秀,烟罩定绿杨洲。(云)那桃树上一个黄莺儿,将那桃花瓣儿啗阿啗阿,啗的下来,落在水中,是好看也。我也曾听的谁说来?我试想咱。哦!想起来了也。俺学究哥哥道来,(唱)他道是轻薄桃花逐水流。(云)俺绰起这桃花瓣儿来,我试看咱,好红红的桃花瓣儿。(做笑科,云)你看我:好黑指头也!(唱)恰便是粉衬的这胭脂透。(云)可惜了你这瓣儿,俺放你趁那一般的瓣儿去。我与你赶,与你赶,贪赶桃花瓣儿。(唱)早来到这草桥店垂杨的渡口。(云)不中,则怕误了俺哥哥的将令,我索回去也。(唱)待不吃呵,又被这酒旗儿将我来相迤逗,他、他、他,舞东风在曲律杆头。

(云)兀那王林,有酒么?不则这般白吃你的,与你一抄碎金子,与你做酒钱。(王林做采泪科,云)要他那碎金子做甚么?(正末笑科,云)他口里说不要,可揣在怀里。老王将酒来。(王林云)有酒,有酒。(做筛酒科)(正末云)我吃这酒在肚里,则是翻也翻的。不吃,更待干罢。(唱)

【油葫芦】往常时酒债寻常行处有,十欠着九。(带云)老王也,(唱)则你这杏花庄压尽他谢家楼。你与我便熟油般造下春醅酒,你与我花羔般煮下肥羊肉。一壁厢肉又熟,一壁厢酒正等。抵多少锦封未拆香先透,我则待乘兴饮两三瓯。

【天下乐】可正是一盏能消万种愁,(云)老王也,咱吃了这酒呵,(唱)把烦恼都也波丢,都丢在脑背后,这些时吃一个没了休。(带云)我醉了呵。(唱)遮莫我倒在路边,遮莫我卧在瓮头,(做吐科,云)老王僳,(唱)直醉的来在这搭里呕。

(云)老王,这酒寒,快镟热酒来。(王林云)老汉知道。(做换酒科,哭,云)我那满堂娇儿也!(正末云)快酾热酒来。(王林又哭,云)我那满堂娇儿也!(正末云)老王,我不曾与你酒钱来,你怎么这般烦恼?(王林云)哥哥,不干你事,我自有撇不下的烦恼哩,你则吃酒。(正末唱)

【赏花时】咱两个每日尊前语话投,今日呵,为甚将咱佯不愀。(王林云)你不知道,我自嫁我的女孩儿,为此着恼。(正末唱)哎!你个呆老子畅好是忒掐搜,(云)比似你这般烦恼,休嫁他不的。(王林哭科,云)哎哟!我那满堂娇儿也。(正末唱)你何不养着他到苍颜皓首?(云)你晓的世上有三不留么?(王林云)哥,是那三不留?(王末云)蚕老不中留,人老不中留,(唱)呆老子,常言道:女大不中留。

(云)我问你那女孩儿,嫁了个甚么人?(王林云)哥,我那女孩儿嫁人,我怎么烦恼?则是晦气,被一个贼汉夺将去了。(正末做打科,云)你道是贼汉,是我夺了你女孩儿来?(唱)

【金盏儿】我这里猛睁眸,他那里巧舌头,是非只为多开口。但半星儿虚谬,恼翻我怎干休!一把火将你那草团瓢烧成为腐炭,盛酒瓮摔成碎瓷瓯。(带云)绰起俺两把板斧来,(唱)砍折你那蟠根桑枣树,活杀您那阔角水黄牛。

(云)兀那老王,你说的是,万事皆休;说的不是,我不道的饶你哩。(王林云)太仆停嗔息怒,听老汉漫漫的说与你听。有两个人来吃酒,他说我一个是宋江,一个是鲁智深。老汉便道;正是梁山泊上太仆,我无甚孝顺,我只一个十八岁女孩儿,叫做满堂娇,着他出来拜见,与太仆递一杯儿酒,也表老汉的一点心。我叫出我那女孩儿来,与那宋江、鲁智深递了三杯酒。那宋江也回递了我三钟酒,他又把红褡膊揣在我怀里。那鲁智深说这三钟酒是肯酒,这红褡膊是红定。俺宋江哥哥有一百八个头领,单只少一个人哩。你将这十八岁的满堂娇,与俺哥哥做个压寨夫人。则今日好日辰,俺两个便上梁山泊去也。许我三日之后,便送女孩儿来家。他两个说罢,就将女孩儿领去了。老汉偌大年纪,眼睛一对,臂膊一双,则觑着我那女孩儿。他平白地把我女孩儿强抢将去,哥,教我怎么不烦恼?(正末云)有甚么见证?(王林云)有红绢褡膊便是见证。(正末云)我待不信来,那个士大夫有这东西。老王,你做下一瓮好酒,串下一个好牛犊儿。只等三日之后,我轻轻的把着手儿,送将你那满堂娇孩儿来家,你意下如何?(王林云)哥,你若送将我那女孩儿来家,老汉莫要说一瓮酒,一个牛犊儿,便杀身也报答大恩不尽。(正末唱)

【赚煞】管着你目下见仇人,则不要口似无梁斗,一句句言如劈竹。(带云)宋江俫,(唱)不争你这一度风流,倒出厂一度丑。誓今番泼水难收,到那里问缘由,怎敢便信口胡诌?则要你肚囊里揣着状本熟,不要你将无来作有,则要你依前来依后。(云)我如今回去见俺宋公明,数说他这罪过,就着他辞了三十六大伙,七十二小伙,半垓来小偻儸,同着鲁智深一径离了山寨,到你庄上。那盯节我若叫你出来,你可休似乌龟一般,缩了头再也不肯出来。(王林云)老汉若不见他,万事休论。我若见了他,我认的他两个,恨不的咬掉他一块肉采。我怎么肯不出见他?(正末云)老王,兀的不是俺宋江哥哥?他道没也。老儿,俺斗你耍哩。(唱)你可也休翻做了鑞枪头。(下)(王林云)李逵哥哥去了。我也收拾过铺面,专等三日之后,送满堂娇娇孩儿来家。满堂娇孩儿,则被你痛杀我也。(下)


第二折

(宋江同吴学究、鲁智深领卒子上)(宋江诗云)旗帜无非人血染,灯油尽是脑浆熬。鸦嗛肝肺扎煞尾,狗咽骷髅拌搜毛。某乃宋江是也。因清明节令,放众头领下山踏青赏玩去了,今日可早三日光景也。在那聚义堂上,三通鼓罢,都要来齐。小偻儸寨门首觑者,看是那一个先来。(卒子云)理会得。(正末上,云)自家李山儿的便是。将着这红褡膊,见宋江走一遭来。(唱)

【正宫】【端正好】抖搜着黑精神,扎煞开黄髭髟

力,则今番不许收拾。俺可也磨拳擦掌,行行里,按不住莽撞心头气。

【滚绣球】宋江口来,这是甚所为?甚道理?不知他主着何意?激的我怒气如雷。可不道他是谁,我是谁,俺两个半生来岂有些嫌隙?到今日,却做了日月交食。不争几句闲言语,我则怕恶识多年旧面皮,展转猜疑。

(云)小偻儸报复去,道我李山儿来了也。(卒子做报科,云)喏,报的哥哥得知,有李山儿来了也。(宋江云)着他过来。(卒子云)着过去。(做见科)(正末云)学究哥哥,喏,帽儿光光,今日做个新郎,袖儿窄窄,今日做个娇客。俺宋公明在那里?请出来和俺拜两拜,俺有些零碎金银在这里,送与嫂嫂做拜见钱。(宋江云)这厮好无礼也。与学究哥哥施礼,不与我施礼。这厮胡言乱语的,有什么说话?(正末唱)

【倘秀才】哎!你个刎颈的知交庆喜,(宋江云)庆甚么喜?(正末唱)则你那压寨的夫人在那里?(指鲁智深科,云)秃驴,你做的好事来。(唱)打干净球儿不道的走了你。(宋江云)怎么?智深兄弟,也有你那?(正末唱)强赌当,硬支持,要见个到底。(宋江云)山儿,你下山去,有甚么事,何不就明对我说?(正末做恼不言语科)(宋江云)山儿,既然不好和我说,你就对学究哥哥根前说波。(正末唱)

【滚绣球】俺哥哥要娶妻,这秃厮会做媒。(宋江云)智深兄弟,说你曾做甚么媒来?(鲁智深云)你看这厮,到山下去僝了多少酒?醉的来似踹不杀的老鼠一般,知他支支的说甚么哩?(正末唱)元来个梁山泊有天无日,(做拔斧斫旗科)(唱)就恨不斫倒这一面黄旗。(众做夺斧科)(宋江云)你这铁牛,有甚么事也不查个明白,就提起板斧来,要斫倒我杏黄旗,是何道理?(学究云)山儿,你也忒口快心直哩。(正末唱)你道我;式心快,忒心直,还待要献勤出力。(做喊科,云)众兄弟们都来。(宋江云)都来做甚么?(正末唱)则不如做个会六亲庆茸的筵席,(宋江云)做甚么筵席?(正末唱)走不了你个撮合山师父唐三藏,更和这新女婿郎君。哎!你个柳盗跖,看那个便宜。(宋江云)山儿,你下山在那里吃酒?遇着甚人?想必说我些什么?你从头儿说,则要说的明白。(正末唱)

【倘秀才】不争你抢了他花朵般青春艳质,这其间抛闪杀那草桥店白头老的。(宋江云)这事其中必有暗昧。(正末唱)这桩事分明甚暗昧,生割舍,痛悲凄,(带云)宋江口来,(唱)他其实怨你。

(宋江云)元来是老王林的女孩儿,说我抢将来了。休道不是我,便是我抢将来,那老子可是喜欢也是烦恼?你说我试听。(正末唱)

【叨叨令】那老儿,一会家便哭啼啼在那茅店里,(带云)觑着山寨,宋江好恨也!(唱)他这般急张拘诸的立。那老儿,一会家便怒畔畔在那柴门外,(带云)哭道:我那满堂娇儿也!(唱)他这般乞留曲律的气。(宋江云)他怎生烦庙那?(正未唱)那老儿,一会家便闷沉沉在那酒瓮边,(带云)那老儿拿起瓢耙,揭开蒲墩,舀一瓢冷酒来,汨汨的咽了。(唱)他这般迷留没乱的醉。那若儿,托着-片席头便慢腾腾放在土坑上,(带云)他出的门来,看一看,又不见来,哭道:我那满堂娇儿!(唱)他这般壹留兀渌的睡。似这般过不的也么哥,似这般过不的也么哥,(宋江云)这厮怎的?(正末唱)他道俺梁山泊不甜人不义。

(宋江云)学究兄弟,想必有那依草附木,冒着俺家名姓,做这等事情的,也不可知。只是山儿也该讨个显证,才得分晓。(正末云)自有,有这红褡膊,不是显证?(宋江山)山儿,我今日和你打个赌赛:若是我抢将他女孩儿来,输我这六阳会首。若不是我,你输些甚么?(正末云)哥,你与我赌头罢,您兄弟摆一席酒。(宋江云)摆一席酒?到好了你,须要配得上我的。(正末云)罢、罢、罢!哥,倘若不是你,我情愿纳这颗牛头。(宋江云)既如此,立下军状,学究兄弟收着。(正末云)难道花和尚就饶了他?(鲁智深云)我这光头不赌他罢,省的你叫不利市。(做立状科)(正末唱)

【一煞】则为尔两头白面搬兴废,转背言词说是非。这厮敢狗行狼心,虎头蛇尾。不是我节外生枝,囊里盛锥。谁着你夺人爱女,逞己风流,被咱都知(宋江云)你看黑牛这村沙样势那。(正末唱)休怪我村沙样势,平地上起孤堆。

(宋江云)若不是我呵,我不道的饶了你哩。(正末唱)

【黄钟尾】那怕你指天画地能瞒鬼,步线行针待哄谁?又不是不精细,又牙是不伶俐。(宋江云)我和你就下山去。(正末唱)下山寨,到那里,李山儿共质对,认的真,觑的实,割你头,塞你嘴。(宋江云)这铁牛怎敢无礼?(正末唱)非铁牛,敢无礼,既赌赛,怎翻悔?莫说这三十六英雄,一个个都是弟兄辈。(云)众兄弟每都来听着。(宋江云)你着他听甚么?(正末云)俺如今和宋江、鲁智深同到那杏花庄上,只等那老王林道出一个"是"字儿,你那做媒的花和尚,休要怪我一斧分开两个瓢,谁着你拐了一十八岁满堂娇?单把宋江一个留将下,等我亲手伏待哥哥这一遭。(宋江云)你怎生伏待我?(正末云)我伏侍你,我伏侍你,一双手揝住衣领,一双手摊住腰带,滴溜扑摔个一字;阔脚板踏住胸脯,举起我那板斧来,觑着脖子上,可叉!(唱)便跳出你那七代先灵,也将我来劝不得。(下)

(宋江云)山儿去了也。小偻儸备两匹马来,某和智深兄弟亲下山寨,与老王林质对去走一遭。(诗云)老王林出乖露丑,李山儿将没做有。如今去杏花庄前,看谁输六阳魁首。(同下)


第三折

(王林做哭上,云)我那满堂娇儿也,则被你想杀我也。老汉王林,被那两个贼汉将我那女孩儿抢将去了,今日又是三日也。昨日有那李逵哥哥去梁山上寻那宋江、鲁智深,要来对证这一桩事哩。老汉如今收拾下些茶饭,等侯则个。(做哭科,云)我那满堂娇儿,说道今日第三日,送他来家,不知来也是不来?则被你想杀我也。(宋江同智深、正末上)(宋江云)智深兄弟,咱行动些。你看那山儿,俺在头里走,他可在后面。俺在后面走,他可在前面。敢怕我两个逃走了那?(正末云)你也等我一等波,听见到丈人家去,你好喜欢也。(宋江云)智深兄弟,你看他那厮迷言迷语的,到那里认的不是,山儿,我不道的饶了你哩。(正末唱)

【商调】【集贤宾】过的这翠巍巍-带山崖脚,遥望见滴溜溜的酒旗招。想悲欢不同昨夜,论真假只在今朝。(云)花和尚,你也小脚儿,这般走不动,多则是做媒的心虚,不敢走哩。(鲁智深云)你看这厮!(正末唱)鲁智深似窟里拔蛇,(云)宋公明,你也行动些儿。你只是拐了人家女孩儿,害羞也不敢走哩。(宋江云)你看他波!(正末唱)宋公明似毡上拖毛。则俺那周琼姬,你可甚么上子乔,玉人在何处吹箫?我不合蹬翻了莺燕友,拆散了这凤鸾交。

(云)我今日同你两个,来这杏花庄上呵,(唱)

【逍遥乐】倒做了逢山开道,(鲁智深云)山儿,我还要你遇水搭桥哩。(正末唱)你休得顺水推船,偏不许我过河拆桥。(宋江做前走科)(正末唱)当不的他纳胯扭腰。(宋江云)山儿,你不记得上山时,认俺做哥哥,也曾八拜之交哩。(正末唱)哥也,你只说在先时,有八拜之交。元宋是花木瓜儿外看好,不由咱不回头儿暗笑。待和你争甚么头角,辩甚的衷肠,惜甚的皮毛。

(云)这是老王林门首。哥也,你莫言语,等我去唤门。(宋江云)我知道。(正末叫门科)老王!老王!开门来。(王林做打盹)(正末又叫科)(云)老王!开门来,我将你那女孩儿送来了也。(王林做惊醒科,云)真个来了?我开开这门。(做抱正末科,云)我那满堂娇儿也!呸!原来不是。(正末唱)

【醋葫芦】这老儿外名唤做半槽,就里带着一杓。是则是去了你那一十八岁这个满堂娇,更做你家年纪老。(云)俺叫了两三声不开门,第三声道:送将你那满堂娇女孩儿来了。他开开门,搂着俺那黑膊子,叫道:我那满堂娇儿也。(唱)老儿也似这般烦恼的无颠无倒,越惹你揉眵抹泪哭嚎啕。

(云)哥也,进家里来坐着。(宋江、鲁智深做入坐科)(正末云)他是一个老人家,你可休唬他,我如今着他认你也。老王,你过去认波。(王林云)老汉正要认他哩。(宋江云)兀那老子,你近前来,我就是宋江。我与你说,那个夺将你那女孩儿去,则要你认的是者。我与山儿赌着六阳会首哩。(正末云)老王,你认去,可正是他么?(王林做认科,云)不是他!不是他!(宋江云)可如何?(正末云)哥也,你等他好好认咱,怎么先睁着眼吓他?这一吓他还敢认你那?兀的老王,只为你那女孩儿,俺弟兄两个赌着头哩。老王,兀那个不是你那女婿,拐了满堂娇孩儿的宋江?(王林做再认摇头科,云)不是!不是!(宋江云)可何如?(正末唱)

【幺篇】你则合低头就坐来,谁着你睁睛先去瞧?则你个宋公明威势怎生豪,刚一瞅,早将他魂灵吓掉了。这便是你替天行道,则俺那无情板斧肯担饶?(云)老王,你来,兀那秃厮,便是做媒的鲁智深,你再去认咱。(鲁智深云)你快认来。(王林做再认科,云)不是!不是!那两个一个是青眼儿长子,如今这个是黑矮的。那一个是稀头发腊梨,如今这个是剃头发的和尚。不是!不是!(鲁智深云)山儿,我可是哩。(正末云)你这秃厮,由他自认,你先幺喝一声怎么?(唱)

【幺篇】谁不知你是镇关西鲁智深,离五台山才落草。便在黑影中摸索也应着,只被你爆雷似一声先唬倒。那呆老子怕不知名号,(带云)适才间他也待认来。(唱)只见他摇头侧脑费量度。

(宋江云)既然认的不是,智深兄弟,我们先回山去,等铁牛自来支对。(正末云)老王,我的儿,你再认去。(王林云)哥,我说不是他,就不是他了,教我再认怎的?(正末做打王林科)(王林云)可怜见,打杀老汉也。(正末唱)

【后庭花】打这老子没肚皮揽泻药,偏不的我敦葫芦摔马杓。(宋江云)小偻儸将马来,俺与鲁家兄弟先回去也。(正末云)你道是弟兄每将马来,先回山寨上去。我道:哥也,你再坐一坐,等那老子再细认波。(唱)哥哥道备马来还山寨,(带云)哎!哥也,羞的你兄弟,(唱)恰便似牵驴上板桥。恼的我怒难消,踹匾了盛浆铁落,辘轳上截井索,芭棚下瀽副槽,掷碎了舀酒瓢,砍折了菜刀。

【双雁儿】就恨不一把火,刮刮拶拶烧了你这草团瓢。将人来,险中倒,气得咱,一似那鲫鱼跳。可不道家有老敬老,家有小敬小。

(宋江云)智深兄弟,咱和你回山寨去。(诗云)堪笑山儿忒慕古,无事空将头共赌。早早回来山寨中,舒出脖子受板斧。(同鲁智深下)(正末做叹科,云)嗨!这的是山儿不是了也。(唱)

【浪里来煞】方信道人心未易知,灯台不自照。从今后开眼见个低高。没来由共哥哥赌赛着,使不的三家来便厮靠,则这三寸舌是俺斩身刀。(下)(王林云)李逵哥哥去了也。他今日果然领将两个人来,着我认道是也不是。元来一个是真宋江,一个是真鲁智深,都不是拐我女孩儿的。不知被那两个天杀的拐了我满堂娇儿去,则被你想杀我也。(宋刚做打嚏,同鲁智恩、旦儿上,云)打嚏耳朵热,一定有人说。可早来到杏花庄也。我那太山在那里?我每原许三日后,送你女孩儿回家。如今来也。(王林做相见,抱旦哭科,云)我那满堂娇儿也!(宋刚云)太山,我可不说谎,准准三日,送你令爱还家。(王林云)多谢太仆抬举!老汉只是家寒,急切里不曾备的喜酒。且到我女儿房里吃一杯淡酒去,待明日宰个小小鸡儿请你。(鲁智恩云)老王,我那山寨上有的是羊酒,我教小偻儸赶二三十个肥羊,抬四五十担好酒送你。(王林云)多谢太仆!只是老汉没的谢媒红送你,惶恐杀人也。(宋刚云)俺们且到夫人房里吃酒来。(下)(王林云)这两个贼汉,元来不是梁山泊上头领。他拐了我女孩儿,左右弄做破罐子,倒也罢了。只可惜那李逵哥哥,一片热心,赌着头来,这须不是耍处。我如今将酒冷一碗,热一碗,劝那两个贼汉吃的烂醉。到晚间等他睡了,我悄悄蓦上梁山,报与宋公明知道,搭救李逵,有何不可?(诗云)做什么老王林夜走梁山道?也则为李山儿恩义须当报。但愁他一涌性杀了假宋江,连累我满堂娇要带前夫孝。(下)


第四折

(宋江同吴学究、鲁智深领卒子上,云)某乃宋江是也。学究兄弟颇奈李山儿无礼,我和他打下赌赛,到那里,果然认的不是。我与鲁家兄弟先回来了,只等山儿来时,便当斩首。小偻儸,踏着山岗望者,这早晚山儿敢待来也。(正末做负荆上,云)黑旋风,你好是没来由也,为着别人,输了自己。我今日无计所奈,砍了这一束荆杖,负在背上,回山寨见俺公明哥哥去也呵。(唱)

【双调】【新水令】这一场烦恼可也奔人来,没来由共哥哥赌赛。袒下我这红内袄,跌绽我这旧皮鞋。心下量猜,(带云)到山寨上,哥哥不打,则要头。(唱)怎发付脖项上这一块?

【驻马听】有心待不顾形骸,(带云)这碧湛湛石崖不得底的深涧我待跳下去,休说一个,便是十个黑旋风也不见了。(唱)两三番自投碧湛崖。敬临山寨,行一步如上吓魂台。我死后,墓顶上谁定远乡牌?灵位边谁咒生天界?怎擘划,但得个完全尸首,便是十分采。

【搅筝琶】我来到辕门外,见小校雁行排。(带云)往常时我来呵,(唱)他这般退后趋前,(带云)怎么今日的。(唱)他将我佯呆不睬。(做偷瞧科,云)哦!元来是俺宋公明哥哥和众兄弟都升堂了也。(唱)他对着那有期会的众英才,一个个稳坐抬颏。我说的明白,道莽撞的廉颇请罪来,死也应该。

(见科)(宋江云)山儿,你来了也?你背着甚么哩?(正末云)哥哥,您兄弟山涧直下砍了一束荆杖,告哥哥打几下。您兄弟一时间没见识,做这等的事来。(唱)

【沉醉东风】呼保义哥哥见责,我李山儿情愿餐柴。第一来看着咱兄弟情,第二来少欠他脓血债。休道您兄弟不伏烧埋,由你便直打到梨花月上来。若不打,这顽皮不改。

(宋江云)我元与你赌头,不曾赌打。小偻儸,将李山儿踹下聚义堂,斩首报来。(正末云)学究哥哥,你劝一劝儿!智深哥,你也劝一劝儿!智深哥,你也劝一劝儿!(学究同鲁智深劝科)(宋江云)这是军状。我不打他,则要他那颗头。(正末云)哥,你道甚么哩?(宋江云)我不打你,则要你那颗头。(正末云)哥哥,你真个不肯打?打一下是一下疼,那杀的只是一刀,倒不疼哩。(宋江云)我不打你。(正末云)不打!谢了哥哥也。(做走科)(宋江云)你走那里去?(正末云)哥哥道是不打我。(来江云)我和你打赌赛。我则要你那六阳会首。(正末云)罢、罢、罢,他杀不如自杀。借哥哥剑来,待我自刎而亡。(宋江云)也罢,小偻儸将剑来递与他。(正末做接剑科,云)这剑可不元是我的?想当日跟着哥哥打围猎射,在那官道旁边,众人都看见一条大蟒蛇拦路。我走到根前,并无蟒蛇,可是一口太阿宝剑。我得到这剑,献与俺哥哥悬带。数日前我曾听得支楞楞的剑响,想杀别人,不想道杀害自己也。(唱)

【步步娇】则听得宝剑声鸣,使我心惊骇,端的个风团快。似这般好器械,一柞来铜钱,恰便似砍麻秸。(带云)想您兄弟十载相依,那般恩义都也不消说了。(唱)还说甚旧情怀,早砍取我半壁天灵盖。(王林冲上,叫科,云)刀下留人。告太仆,那个贼汉送将我那女孩儿来了。我将他两个灌醉在家里,一径的乘报知。太仆与老汉做主咱。(宋江云)山儿,我如今放你去,若拿得这两个棍徒,将功折罪;若拿不得,二罪俱罚。您敢去么?(正末做笑科,云)这是揉着我山儿的痒处。管教他瓮中捉鳖,手到拿来。(学究云)虽然如此,他有两副鞍马,你一个如何拿的他住?万一被他走了,可不输了我梁山泊上的气概。鲁家兄弟,你帮山儿同走一遭。(鲁智深云)那山儿开口便骂我秃厮会做媒,两次三番要那王林认我,是甚主意?他如今有本事自去拿那两个,我鲁智深决不帮他。(学究云)你只看聚义两个宇,不要因这小忿,坏了大体面。(宋江云)这也说的是。智深兄弟,你就同他去拿那两个顶名冒姓的贼汉来,(鲁智深云)既是哥哥分付,您兄弟敢不同去?(同下)(宋刚、鲁智恩上,云)好酒,俺们昨夜都醉了也。今早日高三丈,还不见太山出来,敢是也醉倒了。(正末同鲁智深、王林上,云)贼汉!你太山不在这里?(做见就打科,宋刚云)兀那大汉,你也通个名姓,怎么动手便打?(正末云)你要问俺名姓?若说出来,直唬的你尿流屁滚。我就是梁山泊上黑爹爹李逵,这个哥哥是真正花和尚鲁智深。(做打科,唱)

【乔牌儿】你顶着鬼名儿会使乖,到今日当天败。谁许这满堂娇压你那莺花寨?也不是我黑爹爹忒性歹。

(宋刚云)这是真命强盗,我们打他不过,走,走,走!(做走科)(正末云)这厮走那里云(做追上,再打科)(唱)

【殿前欢】我打你这吃敲材,直著你皮残骨断肉都开。那怕你会飞腾就透出青霄外,早则是手到拿来。你、你、你,好一个鲁智深不吃斋,好一个呼保义能贪色。如今去亲身对证休嗔怪,须不是我倚强凌弱,还是你自揽祸招灾。

(做拿住二贼科)(正末云)这贼早拿住了也。(王林同旦儿做拜科)(鲁智深云)兀那老头儿不要拜,明日你同女儿到山寨来,拜谢宋头领便了。(同正末押二贼下)(王林云)他们拿这两个贼汉去了也,今日才出的俺那一口臭气。我儿,等待明日牵羊担酒,亲上梁山去,拜谢宋江头领走一遭。(旦儿做打战科,王林云)我儿不要苦,这样贼汉有什么好处?等我慢慢的拣一个好的嫁他便了。(同下)(宋讧同吴学究领卒子上,云)学究兄弟,怎生李山儿同鲁智深到杏花庄去了许久,还不见来?俺山上该差人接应他么?(学究云)这两个贼子到的那里?不必差人接应,只早晚敢待来也。(卒子做报科,云)喏!报的哥哥得知,两位头领得胜回来了也。(正末同鲁智深押二贼上,云)那两个贼汉擒拿在此,请哥哥发落。(宋江云)好宋江!好鲁智深!你怎么假名冒姓,坏我家的名目?小偻儸,将他绑在那花标树上,取这两副心肝,与咱配酒。枭他首级,悬挂通衢警众。(卒子云)理会的。(拿二贼下)(正末唱)

【离亭宴煞】蓼儿洼里开筵待,花标树下肥羊宰,酒尽呵拚当再买。涎邓邓眼睛剜,滴屑屑手脚卸,碜可可心肝摘。饿虎口中将脆骨夺,骊龙颔下把明珠握,生担他一场利害。(带云)智深哥哥,(唱)我也则要洗清你这强打挣的执柯人,(带云)公明哥哥,(唱)出脱你这干风情的画眉客。

(宋江云)今日就聚义堂上,设下赏功筵席,与李山儿、鲁智深庆喜者。(诗云)宋公明行道替天,众英雄聚义林泉。李山儿拔刀相助,老王林父子团圆。

题目杏花庄王林告状

正名梁山泊李逵负荆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