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承明殿霍光鬼谏

第一折

(昌邑王上,开了)(外云了)(外上,谏不从了)(等外出了)(正末重扮霍光带剑上开)老夫霍光,官拜大司马。昭帝驾崩,昌邑王即位。文官尚书杨敞,武官老夫,俺二人扶立着他。老夫因病数日不朝,听的道昌邑王为君未及一月,造下一千一百一十七桩大罪。朝冶官人每道,当初扶立他,不干别人事,都是霍光那老子。嗨,教老夫怎主呵。喑想高祖创立起惹大汉朝天下,也非同小可呵。

【仙吕】【点绛唇】策立怀王,遣差刘项,驱兵将,西楚秦邦,都有豪气三千丈。

【混江龙】得其民望,沛公戈戟入咸阳。子婴受降于轵道,霸王自刎在乌江。灭楚亡秦刘社稷,亏杀创业开基汉高皇。后□□□□□□□□□□,整日价箫韶队卫,弦管声中,歌喉宛转,舞态翩跹,□□□□□□龙袍,尚古自醉薰薰终日如泥样。只听的调弦品竹,甚的是论道经邦。

(云)来到朝门外,只怕撞着杨敞,不如只从后宰门入去。(杨敞撞见了)(云了)尚书谏不从,放心,老夫进谏去。

【油葫芦】终日醄醄入醉乡,这其间敢归洞房。呀,可早烧银烛照红妆,只听的闹垓垓歌舞人来往。韵悠悠羌管声嘹亮。此日忧太康,我待谏昌邑王,可敢阑珊了竹叶樽前唱?回心待修国政理朝纲。

【天下乐】刬地烂醉佳人锦瑟傍,我过得萧墙,我待朝帝王。不听的古刺刺净鞭三下响。不见文官每列在左壁,武官海列在右厢。尚古自列金钗十二行。(见昌邑王了),(云了)殿下知罪么?(邑王云了)(云)为君未及一月,造下罪一千一百一十七桩,殿下犹不知!

【那吒令】陛上道你污滥如宠西施吴王;好色如奸无祥楚王;乱宫如宠妲己纣王。对着众宰臣、诸卿相咱则是好好商量。

【鹊踏枝】似这般坏家邦、损忠良,疾忙分付江山,递纳龙床。到如今四方军民都赞扬,他德过如禹舜尧汤。

【寄生草】他听得仁风盛。帝业昌,孝昭帝先向山陵葬,昌邑王不识朝相。见如今新天子守取蟠龙亢,这的是前人田土后人收,可正是长江后浪催前浪。

(等昌邑王云了)

【六幺序】倒把我迎头阻,劈面抢,到咱行数黑论黄,卖弄他血气方刚,武艺高强。我觑的小可寻常,不由人豪气三千丈,登时教你祸起萧墙。不间五步间敢血溅金阶上,休那里俄延岁月,打捱时光。

【幺】应昂,行唐,走奔龙床,扯住衣裳,则就这金銮殿上,咱两个并一场。我见他言语慌忙,手脚张狂,事急也却索着忙。俺英雄犯下无遮当,岂不闻专诸能刺吴王?今日咱君臣义分无承望,你待仿骊姬乱晋,俺难学伊尹扶汤。

(云)尚书,昌邑王无道,咱两个别文武百官。摆整仗銮驾,请新君去来。(做迎驾上了)(云)昌邑王无道,不堪为宗庙之王,今日别立新君,咱文武两班,一齐呼噪者。(一行云了)(云)昌邑王,新君圣旨:免你死罪,封为侯,出朝去者。(昌邑云了)(驾封官了)(云)老臣情愿致仕闲居。(驾上宣二净了,封官了)(云)陛下;这两个逆子,封许大官职,据一人顶门胎发犹存。

【后庭花】怎消得把千钟禄位享,将万民财物匡,把二品皇宣受,将三台银印掌。他那理会理朝纲?据这厮每村沙莽撞,念不的书两行,开不的弓一张,便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青哥儿】他怎做的朝中朝中宰相?枉了失其失其民望。谅这厮生长在细米干柴不漏房,便赐与紫绶金章羽旌旄幢。教端堆都堂,辅佐吾皇,判断朝纲,整治家邦。我则怕差错阴阳,激恼穹苍。天降灾殃,六月飞霜,早杀了农桑,水淹了田庄,四境饥荒,万姓逃亡。觑着他,狠似豺狼,蠢似猪羊,眼嵌缩腮模样,面黄肌瘦形相。爷饭娘羹,娇养,夫贵妻荣休望,教骨奸折倍扌光,是无桅船,没底筐。我王待远法商汤,臣伏戎羌,郊拱平章,采纳贤良,选用忠良,行止端方,才智非常,论道经邦,展土开疆,教万国伏降,万民安康,万寿无疆,万世称扬。似这等油虫麻猾狲般性轻狂猖。他怎图画作麒麟像。

(驾云了)(云)僚臣就今日辞了我主,向南采访,走一遭去。

【赚煞尾】帝登基,天垂像,则今日天晴日朗。舜门尧年应上苍,头直上罩紫雾红光,齐下五云乡。他寂寞索向秋江,年听的撼宇宙春雷应天响。一个登基在建章,一个潜身在海上,这的是真龙出世假龙藏(下)


第二折

(驾云了,下)(二净上,开住)(上儿云了)(二净见了,下)(驾一行上,开往)(二净上,献小旦了)(上儿上,再云,下)(正末骑竹马上,开)奉官里圣旨,差老夫五南采访,巡行一遭。又早是半年光景,今日到家,多大来喜悦。

【中吕】【粉蝶儿】羸马长鞭,路迢递岂辞劳倦,行杀人也客况凄然。与皇家,出气力,使杀我也死而无怨。这一场开解民冤,喜还家称心满愿。

【醉春风】行到二十程,路途三四千。向五南行到半年来,不似这途远、远。想着倚门山妻,梦中中子眼前活现。

(到家私)左右接了马者。(卜儿接住了)(云了)

【红绣鞋】拂掉了尘埃满面,喜的咱夫妇团圆。在家时孩儿每行受了些熬煎,虽然咱有些俸禄,有些公田,想着这穷家私难过遣。

(云)我沿途上想着两个,怎生不来见我?(卜儿云了)(云)成君女孩儿,也不出绣房来见我!(卜云了)(气倒科)

【剔银灯】干身事别无甚么拜见,将一个亲子妹向君王行托献。大古里是布衣走上黄金殿,则俺那汉宫家可甚纳士招贤?想当日岩墙下,渭水边,和那乞食的淮阴少年。

【蔓菁莱】偏不曾一跳身都荣显,不曾献妹妹准财钱,转换些俸钱,一口气不回来抵住咽喉,气的我手儿脚儿滴羞笃速战。

(云)我则今日朝见天子,就纳谏去。(等驾上,开住)(外上,谏了)(正末便上)(做与杨敞相见科)(云了)尚书与老夫唤那二贼出来咱。(二净出来,云了,下)

【石榴花】我想与皇家出气力二十年,我也曾居帅府掌军权。今日向都堂出纳着帝上宣,不付能的升迁,做个官员。我也曾亡生舍死沙场上战,我也曾眠霜卧雪阵后军前。想着我水磨鞭方楞锏雕翎箭,卸金甲博得个紫袍穿。

【斗鹌鹑】打这厮汕鬏髻上封官,粉鼻凹里受宣。您是裙带头衣食,我足剑,甲上俸钱。不打死今番豁不了冤,就这里盼到半年。问甚末子父情肠,险失下君臣体面。

(做见驾了)(驾云了)

【上小楼】打这厮才低智浅,怎消的随朝迁转。他那里会展土开疆,治国安邦。献策呈言?量这厮,有甚未高识远见,怎消的就都堂户封八县?(驾云了)

【幺】倘或取受了百姓钱,违负下帝正宣,敢大胆欺压良民,冒突天颜,惹罪招愆。久以后市曹中,遭着刑宪,我只怕又连累咱满门良贱。

(云)乞陛下将此二贼,打为庶民,成君下于冷宫,圣鉴不错。(驾云了)(一行下)(杨敞云了)(云)官里不从谏也,罢、罢、罢。

【耍孩带四煞】慨君王圣怒难分辨,便是老性命滴溜在眼前。这场羞辱怎禁当,好教我低旨无言。火言圣怒难分解,恼犯着登时斩在目前。人皆倦,轻呵杖该一百,重呵流地三千。

【三煞】可知道摘星楼剖下比干,汨罗江淹杀屈原,姑苏台范蠡辞了勾践。从来乱国皆无道,自古昏君不重贤,不把清浊辨,则怕吃人心盗跖,那里敬有德行颜渊。

【二煞】我为甚倦做官?我为何不爱钱?只图久后清名显。我不求金玉重重贵,可甚儿孙个个贤。称不了平生愿。你速离我眼底,休到我根前。

【收尾煞】便加做一品官,剩受取几道宣。(杨敞云了)谁待倚唐丈有势威风显。(外云了)我则怕养闺女为官分福浅。(下)

 

第三折

(二净云了)(驾一折)(外开一折)(正末做暴病扶主开)自从打了二贼,一卧二旬而不起,好是烦恼人。自从前许多功劳,今日一笔都勾。(做长吁气科)

【正宫】【端正好】于家漫劬劳,为国空生受。自从立汉室扶监炎刘,愁怀不遂空低海里,常则是泪湿征衣袖。

【滚绣球】我来的那日头,染证候,都子为唇家门禽兽,子我这泼残生千则千休。将霍山缠住拘,将霍禹匹面殴,喑着气感得几声咳嗽,对夫人仔细遗留。都则为辱家门豁不尽心头气,献妹妹遮不了脸上羞,性命似水上浮沤。

(等二净上,做探病了)(云)孩儿,我年纪子是两脚疼痛。(二净拘腿了)

【倘秀才】匹配下鸾胶风友,博换得堂食御酒,您则是男儿得志秋归地府,葬荒丘,是一个子收。(小旦云了)(云)孩儿,我上天远入地近也,有几句遗留,听我说与你。(等小旦云了)

【呆古朵】怕你老尊君早晚身亡后,都你个女孩儿听我遗留。教官里纳士招贤,休教他迷花恋酒。恐怕贼子将忠臣谮,你索款慢去村乒行奏。你只学立齐邦无盐女,休学那乱刘朝吕太后。

(等驾上)(云住)(正末云)呀。臣该万死。

【倘秀才】臣披不的金章紫绶,刚道的个诚惶顿首。臣讲不的舞蹈扬尘三叩头,感陛下特怜念,旧公侯,亲自来问候。(驾问了)(云)有几桩事,陛下索从微臣奏咱。陛下开赦书撒放罪囚,薄税敛存恤户口,随路州城把庙宇修,诛不择骨肉,赏不避仇雠,恩从上流。

【滚绣球】陛下教军衣袄旋旋关,军粮食日日有,便使杀他也不辞生受,敢舍性命在剑戟戈矛,不争咱粮又催税又催。那其间敢不收麦不熟,枉併的他一家又逃走,岂不怕笞杖徒流?陛下开仓赈济穷百姓,敢不自然乐、比安家不趁求?则这的是治国元由。(一行上告驾住)(云)陛下,这两个贼子,久后必然造反,告一纸独角赦书,赦了老臣之罪咱。(驾云了)

【倘秀才】臣则怕连累了霍光老幼,这厮每必反咱刘朝宇宙,这的是未来事微臣早参透。几句话,记在心头,休教落后。

【滚绣球】这两个吃剑头,久以后死得来不如猪狗,臣则怕连累着三尺荒丘,不争您剖棺槨戮尸首。这一纸独角赦把老臣搭救,我便一似护身符怀内牢收,不争剖开亡父新丘冢,不教人唾骂微臣业骨头,勋业都休。

(外云了)

【三煞】饱谙世事慵开口,可怎伏侍君正不到头。则要你治国安邦,去邪归正,纳士招贤,立汉兴刘。学取祖公公豁达大度,海量宽洪,纳谏如流,托赖上天眷祐,则要陛下知文武重公侯。

【二煞】天呵谩心昧已的增与阳寿,论到我为国于家拔着短筹,也是我前世前缘,白遣自受,染病耽疾,千则千休。只落的三魂杳杳,四体烘烘。七魄悠悠,好教我无言低首,泪不做泪珠流。

【收尾煞】双手脉沉细难收救,一口气不回来便是休。白料残生决不久,旦幕微臣死之后,不望高原葬土丘,何必追斋枉生受!看诵经文念破口,休想亡灵免得忧,果必君王赐恩厚,思念微臣国政修,出殡威仪迎过路口,登五门君王望影楼。陛上若可怜微臣,遥望着灵车奠一盏酒。(下)


第四折

(驾上,开住,做睡意了)(正末扮魂子上,开)霍山霍禹造反,须索奏知天子去咱。哎,阴司景界好与人世不同呵。(外一折了,下)(等驾上,再开住)(二净说计一折,下)

【双调】【新水令】冷飕飕风摆动引魂幡,也是我为国家呵一灵儿不散。高挑起纱照道,轻摆着马鎆锚环。我待学垒卵攀栏,将我那有仁德帝王谏。

【驻马听】夜静更阑,蓦岭登山寻故关;云收雾散,披星带月入长安。生前出力保江山,命终尽节扶炎汉。你看我这一番,擎王保驾无辞惮。(做入宫科)(做灯后立住,等驾打掺科)(云了)(云)惊唬了我主,微臣不是邪祟。(等驾云了)

【雁儿落】微臣共朝臣难摆班,魂魄随风散,边关事明日提,早朝把君王谏。

(等驾云了)

【得胜令】来日个宰相五更寒,正三鼓未更残。(驾云了)便待贬怕我宣宫阙,可甚留连你老泰山,了当间,待我似伊尹周公旦。今日把我做邪魔鬼祟看。(正末云)陛下,有人造反也。(驾云)。

【雁儿落】陛上道东连函谷关,西接连云栈,谁人厮觑着?谁人相轻犯?

【挂玉钩】陛下提备着铁甲将军夜过关,倒把臣相轻慢。则怕船到江心补漏难,见百姓遭涂炭。臣武不及伍子胥,文不及周公旦,可惜了六合乾坤,万里江山。陛下,霍山、霍禹造反,明日请我土赴私宅,以击金钟为号,待乱天下,微臣一往来奏知我主。(下)(驾提天明了)(拿二净上了)(驾断了)(安排祭主了)

【落梅风】灭九族诛戮了髫龀,斩全家抄估了事产。可怜见二十年公干,墓顶上滟滟土未乾,这的是承明殿霍光鬼谏。(散场)

题目长安城霍山造反

海温县废王遭难

正名长信宫宣帝登基

承明殿霍光鬼谏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