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第一本

湛露尧蓂一叶新宝筵祥霭丽仙宸

三元同降天王节万国均瞻化日春


第一折之官逢盗

(观世音上,云)旃檀紫竹隔凡尘,七宝浮屠五色新。佛号自称观自在,寻声普救世间人。老僧南海普陀洛伽山七珍八宝寺紫竹旃檀林居住,西天我佛如来座下上足徒弟。得真如正遍知觉,自佛入涅槃后,我等皆成正果。涅槃者,乃无生无死之地。见今西天竺有《大藏金经》五千四十八卷,欲传东土,争奈无个肉身幻躯的真人阐扬。如今诸佛议论,着西天毗庐伽尊者托化于中国海州弘农县陈光蕊家为子,长大出家为僧,往西天取经阐教。争奈陈光蕊有十八年水灾,老僧已传法旨于沿海龙王随所守护,自有个保他的道理。不因三藏西天去,那得金经东土来。(陈光蕊引夫人上,云)几年积学老明经,一举高标上甲名。金牒两朝分铁券,玉壶千尺倚冰清。下官姓陈名萼,字光蕊,淮阴海州弘农人也。妻殷氏,乃大将殷开山之女。下官自幼以儒业进身,一举成名,得授洪州知府。欲待携家之任,争奈夫人有八个月身孕。知会已去了,不敢迟留,来到江口百花店上,暂停一二日,寻个稳当船儿,却往洪州去。(做对夫人云)夫人,夜来我买得一尾金色鲤鱼。欲要安排他,其鱼忽然眨眼。我闻鱼眨眼必龙也,随即纵之于江去了。(夫人云)相公说的是也。咱着王安去觅船,明日早行。(唱)

【仙吕】【赏花时】放鱼的都言子产良,射虎的皆称周处强。你之任到他乡,买得活鱼尚不忍坏,今恩足以及禽兽矣。百姓行必有个主张,咱两个携手上河梁。(下)

(水手刘洪上,云)自家姓刘名洪,专在江上打劫为活。我虽然如此,不曾做歹勾当。不敢大街走,则向小巷闯。小心怕官府,不做歹勾当。门外卖私盐,院后合私酱。做些小经营,不做歹勾当。撑船载商贾,江水正浩荡。见财便生心,命向江中丧。只是这几般,不做歹勾当。算命买卦,合有一拳财分,有个好媳妇分,不知这姻缘在那里?打当下船,看有甚人来?(王安上,云)相公夫人着我觅一个船,我是第一个仔细的。这江边有一只船,梢公在那里?(刘做应科)(王云)俺相公除洪州知府,带夫人上任去。我看你也是本分人,你肯去么?(刘背云)天那,这拳财在这里了。(对王云)小人正是洪州人,在这里专载客商官长郎中。你作成小人,小人到那里,有好公事,我来投奔你。(王云)咱一同去来。(下)

(陈光蕊同夫人上,云)俺在这酒务儿里等着王安觅船去,怎生不见来?(夫人云)此一行,奈妾有八个月身孕,惟恐路上艰难。(陈云)夫人放心,吉人自有天相。(夫人云)到这里也没奈何了。(唱)

【仙吕】【点绛唇】从离乡闾,到于此处,千余路。水涌山铺,掩映着白蘋渡。

【混江龙】这里有船无路,玉骢不惯识西湖。乡关何处?烟景模糊。一片锦帆云外落,千重绣岭望中舒。江声汹涌,风力喧呼,犹怀着千古英雄怒。这山见几番白发,这水换几遍皇都。

(陈云)打酒来。(夫人云)路途上少饮。(陈云)世间万事,惟酒消除。(夫人唱)

【油葫芦】你道是万事无过酒破除,你不曾读《大禹谟》?禹恶旨酒而好善言,进来的美酒禁入皇都。你今日白衣应举思高步,恰便似黄鹂出谷迁乔木。今日受三品职,全凭你满腹书。布衣中跳到洪州路,倒不如借住在步兵厨。

【天下乐】你恨不得解珮留琴当剑沽,全不学三闾楚大夫,叹独醒满朝都是酒徒。习池边颓了季伦,竹林中迷了夷甫。这两个好饮的君子,到如今,播清风一万古。

(王安引刘洪见科)(王云)这梢公是洪州人,至本分,俺雇他船去。(陈云)好个梢子。(夫人云)这人敢不中?(王云)小人眼里识人,夫人放心。(夫人唱)

【村里迓鼓】听了他语言无味,觑了他面色可恶!(陈云)夫人,你多事,你是汉时许负?(夫人唱)我虽不是汉时许负,端详了是个不良人物。你看他胁肩谄笑,趋前退后,张皇失错。(王云)夫人,我认得人。(夫人唱)聪明的王伯当,(陈云)不妨事。(夫人唱)糊突了裴闻喜,休送了孤寒鲁义姑,恁堤防着船到江心漏苦。

【元和令】料心肠似蝎毒,看眼脑似狼顾。(陈云)娘子,灰头草面不打扮,偿或江上遇着相知朋友,怎生厮见?(夫人唱)路途中何须用巧妆梳,金凤翘珠络索?却不道周亡殷破越倾吴,都则因美艳妹。

【上马娇】想当日妲己又俗,褒姒又愚。西子有妖术,累朝把家邦来误。可正是,美女累其夫。

【幺】他每送了百二山河壮帝居,愿及早到洪都。俺三口别无眷属,无金无玉,有官有禄。受天子御前除。

【游四门】除俺做洪州知府教风俗,(刘云)小人正是本处人。(夫人唱)你正是本乡居。着殷勤相公亲抬举,免税脱丁夫。咱两口,都不会说嚣虚。(刘云)多谢夫人。禀老爷,好顺风,请早些下船罢。(陈同夫人下船,分付开船科)(刘云)不免扯起篷来。(夫人唱)

【胜葫芦】则见他风顺帆开船去速,更疾似马和车。(刘做推抢科)(夫人唱)俺歹煞是洪州民父母,你怎敢推前抢后,你来我去?(陈云)夫人,才下船要利市,饶他初犯罢。(夫人云)相公说那里话。常言道君子断其初。

(刘做住船、抛石科)(推王安下水科)(夫人叫云)王安那里?(王云)我眼里认得人,夫人。(刘云)来到大姑山脚下。相公,你前生少欠我的。你的家缘过活妻子,都是我受用。明年这早晚是你的死忌。你死了呵,我与你追荐,累七念经□□□个慈悲的好人。(陈云)那梢子,我与你有甚冤仇,害我性命?(刘云)这里呵,放你不过了。(陈做抱夫人哭科)(夫人唱)

【后庭花】这厮去绿杨堤停了棹橹,黄芦岸持着刀斧。红蓼滩人踪少,白蘋渡船舰疏。阁不住泪如珠,(刘做揪陈科)(夫人唱)他把他头梢揪住。风悄悄水声幽蒲苇枯,云漭漭碧天遥雁影孤,冷清清露华浓月色浮,明朗朗银河现星斗铺。

(刘推陈下水科)(夫人做倒科)(唱)

【青哥儿】呀!急煎煎无一个亲人相护,(刘做扯科)紧邦邦扯住了衣服,哎,你个粪土之墙不可木亏,又无甚钱物。杀坏他身躯,倾陷了俺儿夫,强要他媳妇。天意何如?人命何辜?哎!你个柳盗跖哥哥忒心毒,怎下得浪淘淘流将他去?

(夫人做跳水,刘扯住科)(刘云)我单为你坏了你丈夫,你肯与我为妻,我将你丈夫宣命,依旧做洪州府尹,你依旧做夫人。倘若不从,一刀两段。(夫人背云)我死不争,争奈有八个月身孕,未知是男是女,久以后丈夫冤仇,着谁人报得?罢、罢、罢我且暂时随顺了他,待分娩之后,再作区处。(对刘云)兀那刘洪,我随顺你,则要你依我两件事:等我分娩了身孕,男儿三年孝满,恰好孩儿三岁,我便和你做夫妻。(刘云)好、好,且到晚夕商量。刘洪生平愿足也。(夫人做放声哭科)

【尾声】拆散了美满并头莲,接上这热莽连枝树,你愿足咱心未足。鸱枭难和莺燕侣,厕坑里蛆怎和你似水如鱼。若是到洪都,佥押文书,甚的是六案须知和裣目?这一个屈死的风流丈夫,偷生的愚痴拙妇,谁想俺死和生的夫妇到头疏?

第二折逼母弃儿

(龙王上,云)误入尘寰醉碧桃,泾阳宫殿冷鲛绡。不因子产行仁政,难免公厨银镂刀。小圣南海小龙,为赴分龙宴饮酒醉了,化作一尾金色鲤鱼,卧于沙上,被渔人获之,卖于百花店。有陈光蕊者,买而放之于江,此恩未尝报得,不想此人被水贼刘洪推在水中,又有观音法旨,令某等水神随所守护。被小圣救入水晶宫殿,待十八年后,复着他夫妻父子团圆。渔翁市上卖金鳞,放我全身入海津。其子剑诛无义汉,我将金赠有恩人。(下)(刘洪上,云)垂垂金带挂银鱼,那识前朝史共书。公事问明如彻底,一生只怕问穿窬。自从劫杀陈光蕊,我将他官诰之任。本妇生得个孩儿,我想要这贼种怎么?我在这江边住坐,若有些跷蹊,不是好事,必须斩草除根,春到萌芽不发。(下)(龙王上,云)夜来观音法旨云:毗庐伽尊者今日有难,分付巡海夜叉,沿江水神,紧紧的防护者。(下)(夫人抱孩儿上,云)自从被贼徒坏了男儿,我得了个孩儿,今朝满月,贼汉逼临我抛在江里。待不依来,和我也要杀坏。我死了呵,谁与我男儿报仇?则索依着他。儿呵,也是我出于无奈。(唱)

【中吕】【粉蝶儿】满腹离愁,诉苍天不能答救,俺一家儿和你有甚冤仇?淹杀我儿夫,奸淫他媳妇,又待废他亲生的骨肉。那贼汉劣心肠火上浇油,不依从恐遭毒手。

【醉春风】烧一陌断肠钱,酹三杯离恨酒。滔滔雪浪大江中,陈光蕊呵,你魂灵儿敢有、有!我有一个大梳匣,将孩儿安在里面,将两三根木头儿,将蔑子缚着,可以浮将去。匣子里安藏,水波边抛弃,陈光蕊呵,你在那浪花中等候。

【迎仙客】心肝浑似摘,我泪点卒难收,将这乳食儿再三滴入口。若流过蓼花滩,芦叶洲,休着当住石头,天那,则愿得渔父每争相救。

我将金钗两股,约重四两,缚在孩儿身上。长江大海龙神圣众,可怜孤子咱!

【石榴花】愿龙神保佑莫迟留,休着鱼鳖等闲瞅。鼋鼍蛟蜃莫追逐,到瓜州渡口,有人亲救。对天祷告还生受,保护得他速见东流。金钗两股牢拴就,抵多少骑鹤上扬州。

【斗鹌鹑】恁娘那里望眼将穿,俺儿大灵魂儿尚有。儿呵,则愿得性命完全,精神抖擞。恰便似红叶儿飘香出御沟,淹淹地伴野鸥。俺孩儿身向低行,谁肯道恩从亡流?

我将衫儿摅下一块来,咬破我小拇指尖,写着孩儿生月年纪,仁者怜而救之。

【上小楼】咬破我这纤纤指头,一任淋淋血溜。摅一缕白练,写两行红字,赴万顷清流。将匣缝儿塞,匣盖儿缚,包袱儿紧扣,我须关防得宋水屑不漏。

【幺】虽然是木漆匣,看承做竹叶舟。则要稳稳当当,渺渺茫茫,荡荡悠悠。天地祚,祖宗扶,神明相祐,但活得几岁也罢,谁敢望赛锾铿般百千长寿?(刘内云)不撇下,则管在那里怎么?(夫人唱)

【十二月】他那里呱呱叫吼,我这里急急抽头。将匣子轻抬手,近着这沙岸汀洲。哭声哀猿闻肠断,匣影孤鱼见应愁。

【尧民歌】儿呵,趁着这一江春水向东流,离子上源头则愿你有下场头。蒹葭寒水泛轻鸥,恰便似杨柳西风送行舟。(内做催科)休则管逼逐,别离几样忧,如摘下心肝上肉。(做放科)

【般涉调】【耍孩儿】淹淹直向江心溜,揾泪血凝眸早去久。普天上似我的有几人愁,望孩儿恨不的也化做石头。心如快鹞拖着线,身似游鱼吞了钩。泪滴满江妃袖,儿呵,飘飘荡荡,娘呵,切切忧忧。

【幺】咽不下心内苦,遮不了脸上羞。怀耽十月干生受,一个赤子入井谁人救?一个红粉迸波那个瞅?今日肉落在猫儿。做儿的花飘泛水,做娘的几时得叶落归秋。

【尾声】跛弓鞋恰转身,回胭领再瞬眸。这一个锁离愁的匣子儿索是劳台候,望着那流水斜阳路儿上走。


第三折江流认亲

(龙王引卒上,云)圣僧罗汉落水。水卒,你与我腾云驾雾,扛抬到金山寺前去者。(下)(渔人上,云)新妇矶头眉黛愁,女儿浦口眼波秋。青箬笠前无限事,绿蓑衣底一时休。天明也,俺打鱼去来。呀!兀那沙滩上火起,向前去看咱。元来是一个匣儿,里面不知甚么东西?且待我打开来看。呀!是一个小孤儿,不知是何妖怪?将去见长老去来。(下)(丹霞禅师上,云)一住金山十数春,眼前景物逐时新。长江后浪催前浪,一替新人换旧人。老僧丹霞禅师,乃庐山五祖之弟子,在于金山一住数年。昨日伽蓝相报,有西天毗庐伽尊者,今日早至。分付知客侍者,撞钟焚香迎接者。(渔人持匣上,做相见科)今早小人打鱼,见沙滩焰起,去看时,却是个漆匣儿,内有一个小孩儿,与长老看,莫不是妖精怪物么?(丹霞云)将来看,好个孩儿。寒光闪烁,异香馥人。内有金钗二股,血书一封,上写道:"殷氏血书。此子之父,乃海州弘农人也,姓陈名萼,字光蕊。官拜洪州知府。携家之任,买舟得江上刘洪者,将夫推堕水中,冒名作洪州知府。有夫遗腹之子,就任所生。得满月,贼人逼迫,投之于江。金钗二股,血书一封。仁者怜而救之。此子贞观三年十月十五日子时建生。别无名字,唤作江流。"呀!十一月十五日投之于江,今日是十六日,况值寒冬天道,一夜至此,岂非异人乎?必伽蓝所报者是也。渔翁,这金钗与恁,将去买酒吃。寺外山前人家,新没了孩儿的娘母有乳者,我将盘缠去,与老僧抬举者。(渔人谢了,下)(丹霞云)老僧将此血书藏下,待此子成人,着他寻亲报仇雪恨者。(下)(刘洪上,云)念佛修行去诵经,谁知处处有神明。平生不作亏心事,半夜敲门不吃惊。自从害了陈光蕊,冒任一年,便动了残疾致仕。本在江边住坐,放债为活。那人心已死了,他又无些枝叶,这件事稳稳当当了。他常劝我看经作善事,我也依着他,他也敬重我。我本不曾在他行做歹勾当。城内寻几个相知,饮酒去也。(下)(丹霞禅师上,云)白发萧萧两鬓边,青山绿水即依然。人生何异南柯梦,捻指光阴十八年。老僧丹霞是也。自幼收得江流儿,七岁能文,十五岁无经不通,本宗性命,了然洞彻。老僧与他法名玄奘。玄者妙也,奘者大也,大得玄妙之机,是以名曰玄奘。今年十八岁!提调满寺大众。夜来伽蓝报云:"此子时节到也。当报仇雪恨去。"唤玄奘来!(唐僧上,云)小僧玄奘是也。师父呼唤,须索走一遭。(做见科,丹霞云)玄奘,你今年几岁也。(唐僧云)小僧那里得知?今年说道十八岁也。(丹霞云)你姓甚么?(唐僧云)小僧自幼师父抬举,知他姓甚么
?(丹霞云)今年时节到了。我对你说:你父亲姓陈名萼,字光蕊,海州弘农人也。应举及第,得洪州太守之职。母殷氏怀妊你八个月,携家之任,江上遇贼刘洪,将你父亲推堕水中,将你母亲为其妻子,冒任洪州知府。就任所生你。方及满月,贼汉逼迫,将你投之于江。汝母咬破指尖,修血书一封,上写着你年月。打鱼的江上拾得个匣儿,匣儿内藏着你。我收留,长成十八岁也,合报父母之仇去。从头一一记者,你可去先报了生身的慈亲,却来报养身的师父。(唐僧做气倒科)(救醒科)(丹霞云)孩儿呵,我从头细说根由,你须当用意追求。不争你一时气死,谁报你父母的冤仇?则就今日与你收拾盘缠,便索登程。只是一件,那厮在彼处十八年,广有手足。寻见你母亲,星夜回来,老僧和你去。(唐僧拜,云)若非吾师抬举,玄奘焉有今日?此恩生死难忘。则就今日脚跟高系鹭鸶腿,纸被牢拴蜘蛛腰。望插竿吃饭,听钟鼓打眠。便往洪州走一遭。(下)(丹霞云)玄奘去了。老僧从今后,伏枕朝朝生去梦,倚栏日日盼归舟。(下)(夫人上,云)自从抛弃了孩儿,屈指早十八年也。这贼汉也吃我降伏那性下来,每日入城饮酒,今日又去也。我这几日耳热眼跳,神思不安,不知为何?则因思想丈夫与孩儿,恹恹成病。几时是我不烦恼的日子也?痛杀我也。儿呵,(唱)

【商调】【集贤宾】你趁着那碧澄澄大江东去得紧,如失却宝和珍。白日里鱼行虾队,到晚来鹭友鸥群。黑蒙蒙翠雾连山,白漭漭雪浪堆银。则俺那跳龙门的丈夫转世稳便,重生上八岁为人。目穷明月渡,肠断碧天云。

【逍遥乐】倚危楼高峻,瞑眩药难痊,志诚心较谨。(唐僧扮行脚僧上,云)来到洪州。问人来,旧太守陈光蕊家,在江边黑楼子内便是。惭愧,有他呵便,有我的母亲。来到也,这个便是。我叫一声:阿弥陀佛。(夫人唱)见一个小沙弥来往踅开门,叫一声阿弥陀佛心意全真。策杖移踪似有因,恰便是塑来的诸佛世尊。师父,俺家里斋来。(唐僧云)有布施么?(夫人唱)有做袈裟的绸绢,供佛像的斋粮,御严寒的衲裙。

(唐僧云)娘子难消。(夫人云)师父从那里来?(唐僧云)我从金山寺来。(夫人云)金山寺至此,几日可到?(唐僧云)风顺二十日可到,风不顺一月可到。那金山寺是大刹,万众可容。(夫人云)自来说金山寺是个大刹所在。

【金菊香】金山来此二三旬,宝殿能容千万人。问讯向前礼数勤,觑了他清气逼人,恰便是一溪流水彻云根。这和倘好似我陈光蕊男儿也呵!

【梧叶儿】眉眼全相似,身材忒煞真,霞脸绛丹唇,莫不是石上三生梦,天台一化身?我心下自如亲。师父,你法算多少了?(唐僧云)小僧年一十八岁也。(夫人云)俺孩儿在时,也一十八岁。儿呵,你随着十八年波翻浪滚。

师父,你几年上出家来?俗姓甚?有亲也无亲?

【醋葫芦】我问你何处是家?那个是亲?几年上落发做僧人?(唐僧云)出母胞胎,便做僧人。(夫人唱)出胞胎便怎生离世尘?也是你前生有分,便是离母腹中出家,也须索有你爷娘。与我从头一一说缘因。(唐僧云)我父姓陈,母姓殷。(夫人唱)

【幺】他道是父姓陈,母姓殷。为官为吏是当军?(唐僧云)我父亲任洪州太守。(夫人唱)几年上此间来治民?(唐僧云)贞观三年八月间,被贼人劫杀在江中了也。(夫人唱)则一句道的我心迷眼晕,他道是江上遇着强人。

(夫人云)你怎生得活来?(唐僧云)小僧其时在母腹中八个月。(夫人云)你如何知道来?(唐僧云)小僧那里知道!俺师父丹霞禅师说:金山下打鱼的拾得一漆匣,内有金钗二股,血书一封。长老收留抬举,七岁读书,十五岁通经,今年十八岁,着我来洪州寻母亲。(夫人唱)

【幺】听说绝口内词,扫除了心上尘。幽幽的顶门上去了三魂,元来是仁流儿远乡来认亲。(唐僧云)娘子,好要便宜也,我怎生是恁孩儿?(夫人唱)是小的每言多语峻,告吾师心下莫生嗔。

师父,你休怒。你那血书,曾将来么?(唐僧云)我偌多田地来,指甚么为题?(夫人云)你有血书,我有抄的墨书。你听我念"此子之父,乃海州弘农人也,姓陈名萼,字光蕊,官拜洪州知府。携家之任,买舟得江上刘洪者,将夫推堕水中,冒名作洪州知府。有夫遗腹之子,就任所生。得满月,贼人逼迫,投之于江。金钗二股,血书一封。仁者怜而救之。此子贞观三年十月十五日子时建生。别无名字,唤作江流。"(唐僧、夫人做抱哭科)(夫人唱)

【幺】尘昏了老绢帛,金黄了旧血痕。这的是一番提起一番新,与我那十八年的泪珠都征了本。善和恶在乎方寸,恰便似花开枯树再逢春。

孩儿,这贼手足较多,休中他的机关。我收拾盘缠就下船。星夜回金山寺去,请师父引你来,报仇雪恨。

【仙吕】【后庭花】我这里收拾下金共银,则要你早分一个冤与恩。俺孩儿经卷能成事,陈光蕊呵,你说甚文章可立身?莫因循,疾忙前进。下水船风力稳,报仇心如箭紧,去程忙似火焚。

【柳叶儿】我又想当年时分,哭啼啼送你到江滨。今日个蒲帆百尺西风顺,休辞困,暂劳神,天那,谁承望血修书弄假成真?

(唐僧云)则就今日拜辞母亲,便回金山寺去也。(下)(夫人云)孩儿去了。恐贼汉回来,我且入内去。

【商调】【浪里来】才得见掌上珍,又提起心头闷。今宵何处去安身?明日里风波可又无定准。眼睁睁看的他有家难奔,空着我断肠人送断肠人。(下)


第四折擒贼雪仇

(虞世南上,云)尧舜遗风此日回,民逢贞观乐悠哉。半生功入千年史,五马官因七步才。小官虞世南。方今唐太宗皇帝即位,贞观二十一年,小官官拜翰林应奉。为江上鼠贼伤人,御笔点差我为洪州太守。今日升堂坐衙,看有甚么人来。(丹霞引唐僧上,云)老僧离了金山寺,和玄奘来至洪州。洪州太守虞世南和老僧有一面之交,引着玄奘告状去。(做见科)(虞云)久不见尊师颜范,今日从何而至?(丹霞云)老僧自金山来,有事干渎相公。(虞云)有甚事?(丹霞云)此僧是老僧的弟子。其先海州弘农人也,父姓陈名萼,字光蕊,母殷氏,贞观三年除本处太守。彼时此子在母腹中八个月,江上被水贼刘洪将父推之于江,将其母收之,冒名之任。此子在此间生得满月,贼令投于江内,一夜流至金山。老僧夜得异梦,明早渔者获而献于寺中。匣内有殷氏血书一封,记其子之年月日时。老僧衰怜,令山下人家抬举,七岁入寺读书,十五岁通经忏,今年十八岁。老僧对他说破前因,行脚至此,寻着他母亲。此贼尚在,特来告相公,与这孩儿做主咱。(虞云)某为水贼兴发,御笔点差本处为太守。城边有贼不知,要我怎么?老僧一一言罢,下官细细详听。疾忙唤当厅祗候,快去点门外弓兵。不用枪刀显露,则将暗器潜行。拿将贼汉到官,按律法明正典刑。(并下)(刘洪引夫人上,云)夜来酒多了几杯,今日身子困卷,起不来。娘子,你熬些粥汤儿与我吃。(夫人做出外科)孩儿去经两月,音信不闻。这贼汉害酒在家,若来时正好。谁想有今日也呵?(唱)

【双调】【新水令】则俺那困龙儿须有上天时,成了我报冤仇丈夫之志。寸心浑似火,两鬓渐成丝。往常时我貌比花枝,体若凝脂,今日个裙掩过两三祬。夜来灯花爆,今日灵鹊噪。孩儿敢待来也。

【驻马听】鹊噪花枝,报仇恨的孩儿敢来到此。龙蟠泥滓,受辛勤娘母困于斯。这贼汉孽罐儿满了,想天公不受半分私,则怕阎王注定三更死,这厮怎能勾亡正寝、全四肢?少不得一刀两段诛在都市。(唐僧引公人做拿住科)(刘云)娘子,我也无歹处,你救我咱。(夫人唱)

【雁儿落】神道般官吏使,虎狼般公人至。(刘云)到官休说你的事出来,我也是有情分的人。(夫人唱)我不申口内言,你自想心间事。

(虚下)(虞世南同丹霞上,云)长老放心,拿将此贼来。(唐僧引公人拿刘洪同夫人上)(夫人云)妾身殷开山之女,被此贼所害,相公已知了也。(唱)

【得胜令】长老便是正名师,(刘云)那得小和尚来告状,他是谁?(夫人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个是江流的小孩儿。今日个死草重交翠,残花再发枝。当时,已趁英雄志,你不索寻思,则要你填还俺夫婿死。

(刘洪供状科)大人问刘洪端的,小人专在江边做贼。见财物便去伤人,那管他东西南北。陈光蕊运蹇时乖,着王安雇咱船只。一见他媳妇丰姿,又爱他钱财段匹。将主仆命丧江心,把媳妇与咱配匹。冒宣命竟到洪州,做太守全无人识。三个月生下江流,逼他向江中弃掷。不期死里逃生,今日与咱对敌。江流儿,你为亲爷害晚爷,这供状桩桩是实。(虞云)孤即引此贼,直至大江水。尖刀剖其腹,俘献陈光蕊。(做引贼至江科)(设香灯,读祭文科)维贞观二十一年春三月朔日,男玄奘谨以清酌庶羞,致祭于亡考洪州知府府君之灵曰:人之父母,皆得供养。嗟我亡考,一无所向。孤子为僧,复仇江上。母氏归宁,父魂飘荡。斩贼献俘,不胜悲怆。江风萧萧,江水荡漾。涤牲在俎,置酒于盎。府君有灵,来兹昭降。哀哉尚飨。(夫人唱)

【川拨棹】江上设灵祠,用三牲作祭祀。浪卷风嘶,风袅杨枝。(龙王、夜叉背陈光蕊上)(夫人惊,云)哑,孩儿,远远望见江面上,是你父亲的灵魂来了。(唐僧云)这就是我父亲?(夫人唱)鬼吏参差,簇捧着屈死的孤穷秀士。十八年霜雪姿,我苍颜他似旧时。

(虞云)哑,异哉!这是陈光蕊?有鬼!有鬼!(陈云)我不是鬼!我不是鬼!(虞云)既不是鬼,请上涯来,(做见科)(做抱哭科)(夫人云)相公,你被刘洪推在水中,怎生得活来?(陈云)我曾买鱼眨眼,放之于江,因此龙王养我在水晶宫内十八年。观音佛旨,着我回于阳世。这小和尚是谁?(夫人云)就是你孩儿,今日来报仇雪恨。(做哭科)(做谢虞科)(夫人唱)

【七兄弟】他说罢口内词,官人每三思,一个个痛嗟咨。(观音佛上高垛,云)众官见老僧么?(众做拜科)(观音云)长安城中,今夏大旱。可着玄奘赴京师,祈雨救民。我佛有五千四十八卷《大藏金经》,要来东土,单等玄奘来。虞太守听我叮咛:依老僧国祚安宁。陈光蕊全家封赠,唐三藏西天取经。(下)(夫人唱)云头上显出白衣衣,市廛间诛了绿林儿,贼巢中趁了红裙志。

【梅花酒】都赖着佛旨,水府内为师,早地上当时,尘世上官司。那海龙王报救命恩,小和尚说因缘事。上八年离城市,离城市到龙祠,到龙祠住偌时,住偌时再回之。

【收江南】呀!今日个大官司输与小孩儿,小孩儿亏杀老禅师,老禅师慧眼识天时。观音佛法旨,着取西天经卷到京师。

正名贼刘洪杀秀士

老和尚救江流

观音佛说因果

陈玄奘大报仇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