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第四本

玉宇澄空卷绛绡紫云声里奏咸韶

认将北斗回金柄魔利天中走一遭


第十三折妖猪幻惑

(猪八戒上,云)自离天门到下方,只身惟恨少糟糠。神通若使些儿个,三界神祗恼得忙。某乃摩利支天部下御车将军。生于亥地,长自乾宫。搭琅地盗了金铃,支楞地顿开金锁。潜藏在黑风洞里,隐显在白雾坡前。生得喙长项阔,蹄硬鬣刚。得天地之精华,秉山川之秀丽,在此积年矣,自号黑风大王,左右前后,无敢争者。近日山西南五十里裴家庄,有一女子,许配北山朱太公之子为妻。其子家贫,裴公欲悔亲事。此女夜夜焚香祷告,愿与朱郎相见。那小厮胆小不敢去。我今夜化做朱郎?去赴期约,就取在洞中为妻子,岂不美乎?只为巫山有云雨,故将幽梦恼襄王。(下)(裴女引梅香上,云)妾身裴太公之女,小字海棠,自幼许配朱太公之子为妻。他家贫了,俺家父亲,待悔了亲事,因此俺两情未已。梅香,你与我将这一封书去,对那生言道:我为他夜夜烧香花园里,等着他来厮见,说一句话咱。(梅香云)怕太公知道,连累我。(裴女云)不妨事。(梅香下)(裴女唱)

【仙吕】【赏花时】一纸书缄万种愁,数日忧成两鬓秋。疾忙去莫迟留,休误了鸾交凤友,且跳过短墙头。

【幺】拣着这竹径花溪阴处走,则着他柳影松斜深处有。休烦恼莫惭羞,黄昏时候,休着我和月倚南楼。(下)

(梅香上,云)小姐着我寄书与朱郎,朱郎今夜来赴期也,我已回过小姐了。安排下香桌儿,月儿上时,请小姐烧夜香。(裴女上,云)朱生回话来。今夜必来也。烧夜香,待和他说一句话。深秋天气,好一轮月色也呵。

【仙吕】【点绛唇】露滴疏杉,雾迷衰柳。星光淡,秋色将三,皓月如悬鉴。

【幺】薄幸不来?独倚雕花槛。闲瞻览,乌鹊投南,惊破偷香胆。

【混江龙】竹梢轻撼,萧萧风力透罗衫。多愁少喜,朽苦无甘。蛩带秋声鸣屋角,雁拖云影过江南。行乐处停时暂,怕的是梅香撒訫,亏杀俺嬷姆包含。

【油葫芦】则俺这成就大妻两上里,耽阁了埯女共男。每夜家烧香告斗拜瞿昙,北辰村争忍相坑陷?西方佛不见灵威感。觑着俺四堵墙,恰似跳万丈潭。则俺那俊多才,怕不道思量俺?争奈他身命儿人跋蓝。

【天下乐】儿时能勾驷马安车左右骖,戴着朝簪。穿着锦绣衫,那时间可不因亲的也来前后搀。爷不将闲话儿提,娘不将冷语儿攒,准备画堂春宴酣。(云)梅香,将香桌儿,近太湖石畔放着。(做放私)(唱)

【穿窗月】行来到太湖石垒就的山岩,菊花风劈面搀,丹枫叶老涂朱黯。遮着杨柳,映着香楠,一轮月色云笼罩的暗。

(猪八戒上,云)今日赴佳期去。对着月色,照着水影,是一表好人物。那姐姐也有眼色。(裴女唱)

【寄生草】见一人光纱帽,黑布衫。鹰头雀脑将身探,狼心狗行潜踪阚,鹅行鸭步怀愚滥。(猪云)小姐拜揖。(裴女唱)我见你须臾上礼有跷蹊,我这里囫囵吞个枣不知酸淡。

足下是谁?(猪云)小生朱太公之子。往常时白白净净一个人,为烦恼娘子呵,黑干消瘦了。想当日汉司马、唐崔护,都曾害这般的症侯,《通鉴》书史都收。(裴女唱)

【金盏儿】吃得醉薰酣,语喃喃。秀才呵,不要你前唐后汉言《通鉴》,俺家尊方睡梦初酣。你不将经卷览,惟把色情贪。全不想王阳曾结绶,贡禹不胜簪。

(猪云)小姐,就在四望亭,我着家人般将酒果来,和小姐叙见许之情。(做般酒果上科)(猪云)小姐,花轿都将在此,我和娘子去咱。(裴女唱)

【三犯后庭花】将抬着花轿篮,妆里着酒食扭。就小亭开宴破橙柑,玉山摧不用搀。相期相约两相耽,是和非一任谈,尽傍人将冷句搀。对上了菱花、菱花鸾鉴,非是我故贪淫滥,夫妇之情仔细参。见你富时节承览,贫时节虚赚,不得和咸。君居地北我天南,我怎肯将郎君陷?

(猪云)梅香,爹娘问时,便说我和小娘子去来。(裴女唱)

【赚煞尾】填满起闷怀坑,担干起相思担。我按不住风流俏胆,连理枝头谁了砍?对菱花接上瑶簪,过得南山!则少个包髻团衫。俺爹便知道呵,也不妨,元定下的夫妻怎断?咱茶浓酒酣,趁着风轻云淡,省得着我倚门终日盼停骖。(下)

(唐僧一行人上,云)善哉!善哉!自从离了红孩儿之难,行经月余,前面又是一座高山,侵云接汉,不知是甚么山?(行者云)师父,这是火轮金鼎国界,正是徒弟丈人家里。此间妖怪极多,师父并不要闲管。兀那山下一座大林,林下黑沉沉一所庄院。我们到那里歇去。(下)


第十四折海棠传耗

(裴女上,云)自从那日着简书去约朱生,谁想被这妖魔化作朱生模样,将我摄在这里。千山万壑,不知是那里。这厮五更出去,直至夜方回。每日有邻家女子相陪,想必也是妖精。我也怕不得偌多,但不知几时见俺父母、丈夫?又不知俺父母、丈夫,这其间若何也呵!(唱)

【中吕】【粉蝶儿】良夜沉沉,乱山深又无钟禁。我又不曾听司马瑶琴,莽相如腌才料,配得来忒共。映着这树影山阴,冷清清似一池水浸。

【正宫】【六幺遍】不恋恁,身穿着细绫锦,好佳配甚不思寻。更何须白璧间黄金,才郎又嗒女貌寝。我如今忧愁自举谁替恁?俊儿夫似海内寻针。姻缘事在天数临,无缘分怎的消任?直耽阁到如今。安排下酒果,不见朱郎回来。(猪上,云)自从摄将这女子来,他两家打官司。打不打不干我事,每夜快活受用。今日回得晚了,怕小娘子怪。姐姐,小人回了也。(裴女云)今日夜深也,着我等你多时也呵。

【中吕】【上小楼】你可也和谁宴饮?着我独怀跌窨。醉眼横秋,笑脸生春,酒渗衣襟。满捧香醪,轻焚宅篆,闲空鸳枕,我叫你个吃敲才恁般福荫。(猪云)小妮子们为甚不服事娘子?(裴女云)他们也等你多时也。

【幺】他每点上绛蜡,铺着绣衾。等到咱来。斟将酒至,盼得君临。(猪云)此间小洞中,索是定害娘子。(裴女唱)我不曾志意缝联,殷勤妆洗,存心织纫,(猪云)人对我说,他们不服事你,待我责罚这厮们。(裴女唱)你可也休听人恁般谗谮。

(猪云)将酒来,我和姐姐饮数杯。你丈夫姓朱,我也姓朱,你是好花一朵,伴我槁木两株。(笑科)你思量父母么?(裴女云)爷娘如何不想?

【乔捉蛇】展眼略为欢,开怀且自饮,一家一计自相寻。(猪云)我如今置着衣服首饰,办着礼物,着你家去走一遭。(裴女唱)缠头锦,买笑金,全不要恁。但能勾见爷娘一而也叨你福荫。

(行者上,云)师父,在这庄上歇了。我心中闷倦,这座山不知有多少高,待我去量一量。(上山科)好高山,好明月。我且阿一堆尿。兀那黑汉子,在山半腰里,伴着个人,又是妖物,我且听他说甚么。(猪云)姐姐,你唱一个,我吃酒。(行者云)这厮到受用似我。(裴女云)尊神,着我唱甚么?(猪云)唱个[念奴娇]。(行者云)[念奴娇]?我着你吃我一个大石头。(做打猪跌下科)(裴女唱)

【十二月】这声响似春雷降临,火炮相侵,惊得冰肌凛凛,冷汗浸浸。不见了宋玉多才的翰林,撇下这巫娥美貌难禁。

【尧民歌】露华凉罗袜湿浸浸,唬得我霞脸赤浑身上下颤兢兢。(行者做下山科,云)小娘子,见我么?(裴女唱)走了那黑容仪换上这脸黄金,抵多少死却钟期遇知音。难尽恁,风流两个心,不似俺鳏寡孤独甚。

(行者云)小娘子,你那丈夫好丑脸。(裴女背云)则你也不可觑者。(行者云)你也是妖怪?(裴女云)妾身是黑风山西裴太公的女孩儿,小字海棠,许配与山南村朱太公家为儿妇。为俺公婆家贫,俺父亲欲待悔亲。妾身每夜烧香告天,愿朱郎早得相见。不想被这妖魔化作朱生模样,将妾摄在此洞,不得见父母颜面。告尊神可怜。(行者云)我非神,我乃是大唐三藏国师上足徒弟,孙悟空是也。这厮是甚妖魔?(裴女云)他常自称魔利支天御车将军,又号黑风大王,诸佛不怕,只怕二郎细犬。(行者云)我今日经恁家过,我与你寄一个信,何如?(裴女云)如此,是师兄慈悲咱。小的每待写书,纸笔又没。师兄,则恁的寄口信,又恐无凭。小的有手帕,是俺父亲与我的。他若见这手帕呵,便信是实。(行者云)将来揣在怀里。(裴女云)记心咱。

【般涉调】【耍孩儿】把衷情一一都说与恁,全在仗义师兄用心,家音是必莫埋沉。(行者云)你家在那里?(裴女唱)在黑风山西北跟寻,俺门前两行槐杨影,院后一丛桑柘阴。(行者云)你父亲如何?(裴女唱)俺家尊四海性无拘禁,有待传书之酒,有赠路费之金。

如今不见了妾身,梅香说道:"是朱生和妾身走了也。"两亲家正闹哩!

【煞】不知俺家告着他,他家告着俺?哥哥回去除了铁窨。(行者云)你父母好善么?(裴女唱)俺爷平生好善常存性,俺娘从小看经不出音。抬举得我如花锦,今日猪生狗活,兔扰狐侵。

师父,是必志诚者。(行者云)放心,明日便着你家知道你消息。(裴女唱)

【尾声】志诚呵泰山也匀做了田,铁枪也磨做了针。俺夫妻不会咱图他个甚?久以后子母团圞尽在恁。(下)


第十五折导女还裴

(裴太公上,云)白发双双绝子孙,只图有女嫁比邻。可怜已作桑间妇,落日深山哭倚门。老汉裴太公是也。俺两口儿,止生一个女孩儿,年方一十八岁,小名唤做海棠。自小许配朱太公的孩儿,为他家贫乏了,我两口不肯与他。梅香报道,他孩儿拐了俺女孩儿去了。赶他们去,那小厮又在他家。看他家动静,又不见那厮是拐了俺孩儿的模样。我说道:"女孩儿吃你家孩儿拐了。"朱家那老子和婆子闹起来,道俺家嫁了他儿媳妇也。众亲眷劝散了,着去寻觅。他这几日必然要告宫。今日敢待来也。(朱太公引小儿上,云)万贯家财一旦休,有儿尽可慰穷愁。谁知世态炎凉甚,夙世姻缘变作仇。老汉朱太公是也。我已先有钱来,天火烧了家缘家计,如今穷了。这里大户裴太公家,一个女孩儿,年一十八岁,生得十分有颜色,自小里割衫襟为定,家里做媳妇。这老子见俺家贫,便来买休,悔这一桩亲事,我两口儿不肯。他前日走来,道俺孩儿拐了他女儿。那老子必定将我媳妇儿嫁与别人了。怎肯干罢?他这几日跟寻不着,今日好共歹,我和他见官去者。(做见科)你还我儿媳妇来。(裴云)你还我女孩儿来。(做揪科)我和你告官去咱。(做行科)(唐僧一行人上,云)今日来至黑风山,见一簇人闹,为甚么来?(朱太公云)师父,老汉姓朱,止生这个孩儿,自小与裴太公女儿,割衫襟为定。谁知运蹇,天火烧了家缘家计,穷了。这老子便生悔心,我两口儿坚执不肯。他前日走将来,道我孩儿拐了他女儿。那老儿必定将我儿媳妇,嫁与别人了。我今日和他去见宫哩。(唐僧云)善哉!善哉!有如此事?(行者云)兀那老儿,你姓裴?(裴云)我姓裴。(行者云)你休闹,你休闹。要你的女儿,当来问我。你的女儿,不长不短,生得大有颜色,小名唤作海棠。是么?(唐僧云)你这胡孙,又惹事了。你怎么知道?(行者云)休问我知道不知道,有一个小曲儿,唤做[朝天子]。

【中吕】【朝天子】老裴,听启,我一一言详细。朱家儿子是他的女婿,未能勾成佳配。一个为有家财,一个因无家计,被妖魔摄在洞里。(裴太公云)哥哥,你怎得知道?你问我,怎知,就里?且莫要左右打睃,则这一个手帕儿是何人的?

(裴老做哭科,云)正是俺孩儿的。哥哥,你那里见他来?(唐僧云)行者,你如何得知来?(行者云)听弟子细说一遍:老裴,俺师父是大唐三藏国师,欲往西天取经,夜来至一庄院借宿。师父睡了,我睡不着,山上去闲看。则见半山腰,有一人光纱帽子黑面皮,抱着个女子饮酒,着那女子唱[念奴娇]。我看了,班起一块大石,调打下去,一声响亮,不见了那厮。则见一个女子,言称我是裴太公的女儿,小字海棠,许朱太公家为儿妇,我爷娘不肯。我每夜烧香祷告,忽见朱郎来,言道我家贫,特来取你来。却被此妖魔化作朱生模样,将我摄在此间。你与我寄个家信去者。我道将甚么为信?他便与了我这个手帕。从头一一都道,恁孩儿便知着落。他吃妖魔残破城池,你两个是家刷闹。(裴老云)请师父到俺家里商议。(做到家科)哥哥,不知是甚么妖魔?(行者云)山神土地安在?(土地上,云)师父稽首。(唐僧云)土地,兀那裴太公的女儿,是何妖怪摄去?(土地云)小圣亦然不知。当年八月十五夜,则见在黑松林内,现出本像,蹄高八尺,身长一丈。仔细看来,是个大猪模样。(行者云)想是个猪精?我去料持他。(土地云)行者,索用机谋,休要胆大心粗。耐何得亲自下手,耐何不得呵,索寻后巷王屠。(唐僧云)行者,你须要小心在意者。(下)(裴女上,云)昨夜吃了那一惊,今日身子不快活。那行者说与我寄书,知他何如?朱郎出去,从早至今未回。几个女伴相陪,安排下果桌,等朱郎来。好一派山景也呵。(唱)

【正宫】【端正好】雨初收,云才散,山风恶罗袂生寒。澄澄月色如银烂,倚阑凝眸看。

【蛮姑儿】看间,兴阑,飕飕风色,飒飒秋声,一阵愁烦痛心肝。想家何在?见应难,望云树沉沉在眼。

【滚绣球】这些时懒将玉粒餐,偷将珠泪弹,端的是不茶不饭,思昏昏恰便似一枕槐安。身边有数的人,眼前无数的山,听了些水流深涧,野猿声啼破高寒。碧悟露冷冰肌瘦,红叶秋深血泪干,改尽朱颜。

【叨叨令】有时俯视溪流看,更险似单骑羸马连云栈。一声鹤唳青松涧,更惨似琵琶声里君恩断。兀的不闷杀人也么哥,兀的不闷杀人也么哥。几时能勾一杯末尽笙歌散。

(行者上,云)闲话之间,早来到洞里了也。兀那娘子在那里?我已报信你家太公了。你与我去来。(裴女云)多谢神圣。(做行下山科)(裴女唱)

【伴书生】往常时绿窗下拈针也懒,绣幕里那身也慢。今日个一朵行云满空里散,比乘风的列子皆虚幻。携云带雨谁曾惯?问何处是巫山。

【笑和尚】云昏昏迷型眼,雾隐隐遮苍汉,气吁吁地流香汗。似、似、似,鸡鸣度函谷关,如、如、如,马跳过关良滩。别无甚与你饯行,别无计锁你雕鞍。来、来、来,我亲自礼拜你三千万。

(行者云)拜多少得饱!(下)

(唐僧、裴、朱一行人上,云)孙悟空久不见来,此时想必到也?(行者引裴女上,云)小娘子来到恁家里了。(做见哭科)(裴女唱)

【倘秀才】山洞取消磨了粉颜,草堂上流干了泪眼。谢师父与我鞭梢一指间,好着我松宝钏,淡眉山,裙腰儿旋划。

(唐僧云)亲家都来相见者。(行者云)兀那女子,不知摄你者是何妖怪?(裴女云)妾也不知,但醉后则说,他怕二郎细犬。(行者云)我问土地,他说是猪精。龙君、沙和尚,同师父在庄上住,我去拿那妖怪。但不知他法力如何。我降得,便自降他;降不得,直至普陀,告观世音,差二郎来收他,绝了你两家后患。(裴、朱二老云)重生父母,再长爹娘。(唐僧云)吾弟用心。慈悲大展方成道,嗜欲休贪是出家。小心在意,疾去早回。(行者下)(唐僧云)你两个老的,择个好日子,着儿女合配了者。(裴、朱云)谨依法旨。(裴女唱)

【滚绣球】我今日得救还,草舍间,免了些短吁长叹,使爷娘儿女心安。托赖着师父的恩,行者儇,救得我百余无难。急回来春事阑珊,残花落尽胭脂色,绿叶阴成翡翠班,枉在尘寰。

【尾】早则不乔林莺去歌声慢,宝鉴鸾孤舞影单。子父团圆喜无限,夫妻逑合各为难。感谢吾师端的是世间罕。(下)

(裴老云)且留师父歇一宵,明日早行。(下)(猪上,云)叵耐裴老无礼,将我浑家取归家去了。他分付着我来他家做女婿,我寻思来,也好,强如洞里茶饭不便当。只就今日我到他家去走一遭。(下)(裴老上,云)昨日孙悟空去拿猪精,尚未回来。我且在此等侯者。(行者上,云)我去拿那个猪,谁想他不在洞里。今日直在裴公庄上等他,定个计策。他敢自来也。(做见说科)(行者云)将你女孩儿别处安顿了,我却穿了他的衣裳,在他房里坐。那魔军来时,你着他入房来,我料持他。(做入房科)(裴老云)远远望见一个黑汉子,敢是那猪来也。(猪上做见科)(裴云)你是谁?(猪云)我是你女婿,怎不认得我?(裴云)少吃你会亲茶饭,故不认得你。(猪云)丈人,我的娘子卧房在那里?(裴云)这是小姐卧房,你请入去。(裴下)(猪做入,见酒果灯烛科,云)姐姐,你等我同来家,便先来了。(做摸科)呀!好粗腿也。(行者云)我唱一个与你听。

【双调】【雁儿落】你想像赋高唐,我云雨梦襄王。咱正是细棍逢粗棍,长枪对短枪。

【幺】你休恁轻狂,我和你一合相。咱是个引不动娇娘,却便是孙猪范霸王。

(做打猪走科)(孙赶科)(火龙慌上,云)报、报!师父吃那魔军摄去了也。(行者云)不知这妖魔何等样物,小娘子说道,他则怕二郎细犬。俺同见观音佛,着二郎来救俺师父去来。(下)


第十六折细犬禽猪

(灌口二郎同行者上,云)不周山破戮天吴,曾把共工试太阿。谁数有穷能射日?某高担五岳逐金乌。小圣灌口二郎神是也,奉观世音法旨,救唐僧走一遭。(唱)

【越调】【斗鹌鹑】看了些日月盈亏,山河变迁。灌口把威施,天涯将姓显。郭压直把皂鹰擎,金头奴将细狗牵。背着弓弩,挟着弹丸。濯锦江头,连云栈边。

【紫花儿序】伏得些山神恐惧,木客潜藏,木兽拳挛。闷来时担山赶日,闲来时接草量天。安然,寒暑相催不记年。物随时变,脆似松枝,海变做桑田。

【金蕉叶】正待要扫筝擘阮,忽受取观音差遣。西天路妖魔万千,保护着唐僧庶免。

叫神将,你与我紧把住洞口,看那妖怪甚么面目?

【调笑令】来到这洞边,叫声喧,休猜做落日山空啼杜鹃,天兵布得山川通。(行者云)上圣,这厮神通广大,神力周全。(二郎唱)孙行者说言在驷马之前,你道他神通广大自专,则好深山里唬地瞒天。(猪内做惊科)

【秃厮儿】云气重天兵顿显,雾风狂天地相连,黄风从地卷。休迟滞,莫俄延,相缠。

(猪跳出,做见科,云)二郎神,我与你有甚冤仇,你来拿我?(二郎云)兀那魔军,我奉观音法旨,特来拿你。你若真心皈依我佛,与你拜告观世音,着你也成正果。若不皈依,着你死于细犬口中。(猪云)别人怕你,偏我不怕你。(二郎唱)

【圣药王】嘴脸似黑炭团,部从似火肉然,休猜做玉簪珠履客三千,一壁厢画角鸣,一壁厢锣鼓喧,休猜做笙歌引至画堂前,一片怪胆大如天。(行者云)那猪精,你敢与我相持么?(猪云)怕甚么赌斗?(做斗科)(二郎唱)

【麻郎儿】郭压直威风不展,孙行者筋力俱虵。斗到三千合精神越显,泼妖物小圣也难辨。左右神将,快将细犬,咬那魔军。(做斗科)

【幺】便遣,快牵,细犬,见本相直奔跟前。黑面郎心惊胆颤,逃命走洞门难恋。

(做猪逃、犬赶科)

【拙鲁速】这犬展草力应全,护家志当虔。御贼的性坚,吠形的意专。顾兔逐狐那轻健,忒伶俐个容他宽转,(犬做咬住科)则一口咬番在坡岸前。(左右绑科)(放唐僧上,做谢科)(唐僧云)上告二郎大圣,出家人以慈悲为念,救物为心。望神圣看佛天三宝之面,饶这魔军,与弟子护法者。(二郎唱)

【幺】泼妖魔,世不然,告吾师,煞可怜。你若是肯放心愿,跟后趋前,莫生狂颠,一性参禅,将你那害生灵的冤孽免。

(猪云)谨依法旨。(二郎云)唐僧,沿路小心,俺自保障你者。

【尾】去心紧似离弦箭,到前去如何动转?魔女国孽冤深,火焰山祸难遣。

正名朱太公告官司

裴海棠遇妖怪

三藏托孙悟空

二郎收猪八戒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