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赵匡义智娶符金锭

楔子

(冲末赵匡又领卒子上,云)自小学成文武全,纷纷五代乱征烟。花根本艳公卿子,纠纠成名胆力坚。某姓赵双名匡义,祖居河南人也。父乃赵弘殷,见为殿前都指挥使之职。生俺弟兄二人,兄乃匡胤,学成文武全才。俺弟兄二人,结下十个弟兄,京师号为十虎。有俺哥哥领众弟兄每去关西五路操练去了,未曾回还。即今柴梁王之世,天下己宁,时遇春间天气,此处汴梁人烟辏集,士户极多,广有名园花圃,有圣人命。闻知汴梁太守符彦卿家,有一所花园,名唤聚锦园,园中多有花木,是京师第一处堪赏之处。如今着倾城士户,都去他家园中游赏。一来以应良辰,第二来壮观京师一郡。众弟兄都不在?止有郑恩兄弟在家。我早间着人请他去了,若来时,与他商议,俺同去走一遭,赏玩花木,有何不可。他这早晚敢待来也。(郑恩上,云)某郑恩是也。祖居山后朔州人氏。平生勇烈,胆量过人,与京师赵大郎等十人,结为刎颈之交,号为十虎。曾游遍关西五路,打天下英雄,尽皆拱手。俺赵大郎哥哥,同石守信等关西操练去了。某因赵二舍匡义在家,并大哥一双父母,则怕被人欺负,以此上我不曾去。匡义哥哥呼唤,不知甚事,须索走一遭去。来到也,令人报复去,道有郑恩来了也。(卒子报科)(做见科)(郑恩云)二哥,呼唤您兄弟那厢使用?(赵匡义云)兄弟,唤你来不为别,今有圣人的命,着倾城士户都去符家园内赏春。我一径请你来,与你同共走一遭去。(郑恩云)二哥说的是。即今春天,既有圣命,俺兄弟二人走一遭去。(下)(净韩松上,云)我做官人奇妙,闲去好掷杯珓。家里终日无事,街上寻人厮闹。自家姓韩,是韩松。我是那权豪有势之家,我父亲是大兴县里长,俺公公是宛平县总甲,以此上我这等倚势胡为。遇着个软善的,我和他斗打;但遇着个好汉,我就跑到柳州。今日是新春之日,有符家一园好花,圣人着我们去赏花去。我有两个伴当,好生了的,我如今叫他来计议,胡缠、歪缠何在?(净胡缠、歪缠上,胡缠云)在下生的无比,也会买柴籴米。世上许多好人,则我两个油嘴。自家姓胡,名叫胡缠。这个是我侄儿,叫做歪缠。我两个是韩松大舍的两个伴当,我两个诸事没用,则会油嘴。正在家里没处寻思,韩大舍叫我们,一准是那里吃三钟了。(歪缠云)我们过去来。(做见科,韩松云)哎,这早晚才来。(胡缠云)你叫我们怎么?(韩松云)你原来不知道,如今有圣人的命,着倾城士户都去符家花园里赏花去哩,我和你两个走一遭去好么,(胡缠云)多带些碎银子,我们去来。我三人真个好耍,走了去不用骑马,符家园今日赏春,吃
醉了满街丢瓦。(同下)(外扮符彦卿同夫人上,符彦卿云)下官姓符,双名彦卿。祖居京兆长陵人也。幼习儒业,颇看诗书,自中甲第以来,累蒙柴王擢用。颇有政声,除小官为汴京府尹之职。这个是小官夫人张氏,为因我家中有一所花园,是朝廷所赐的,其中花木无边,目今百花开放,圣人命着倾城士户,都来园内赏玩花木。我有一女,乃是符金锭。长年一十八岁也。夫人。孩儿在那里?(夫人云)大人,我想如今有圣人命,着倾城士户人等,都来赏玩花木。俺如今叫出女孩儿来,着他休出绣房,则怕有人看见。(符彦卿云)夫人说的是。梅香,转报后堂中,唤出小姐来者。(正旦扮符金锭领净梅香上,云)妾身符金锭是也。长年一十八岁,未曾许聘他人。正在绣房中闲坐,父亲母亲呼唤,须索走一遭去。(做见科正旦云)父亲、母亲,您孩儿来了也,有何事?(符彦卿云)为因三春天气,后园中百花开放。圣人命着倾城士户都来赏玩。你今年已长成,倘有人见你呵,怎生是好?(正旦云)父亲,此事有何难处,您孩儿到那日则不出绣房便了也。(符彦卿云)孩儿说的是也。(夫人云)儿也,则为你青春年少,未曾许聘他人,因此上俺老两口忧心也。(正旦云)母亲,你则放心也。(唱)

【仙吕】【赏花时】母亲道年长青春未配人,我拚了个雨打梨花深闭门。我怎肯将名利似浮云。(夫人云)孩儿,你则不出门呵便了也。(正旦唱)我从来有忠信,(云)父亲母亲你但放心。梅香,俺回去来。(唱)我又索纱窗下捱黄昏。(同梅香下)

(符彦卿云)孩儿回去了也。既然有圣人命,着一壁厢着人打扫花园前后干净,待人游玩则个。夫人,俺回去来。(同下)


第一折

(赵匡义、郑恩同上)(赵匡义云)符家园圃真堪赏,柳绿花红景物奇。某赵匡义是也。这个是郑恩兄弟。俺两个去符彦卿花园内赏玩新春之景,与兄弟酒肆中多饮了几杯酒,来迟了些。兄弟,兀的士户人等都散了也,俺回家去罢。(郑恩云)二哥,还早哩。投到俺两个赏罢春呵,天色可也未晚哩。来到这花园门首,俺进去来。(赵匡义云)兄弟,你看那桃红柳绿,万物争妍。是好景也。(郑恩云)二哥,这一会儿人也静了,我且坐一坐,看有甚么人来。(正旦领梅香上,正旦云)妾身符金锭。昨日父亲母亲嘱咐我说道,今日有倾城士户,都来俺花园中赏春,着妾身休出绣房,怕有人看见。妾身在房中坐了一日光景。这早晚赏春的人可也都回去了。我心中闷倦,领着梅香闲看一遭去,有何不可。(梅香云)姐姐,花园中是好耍子儿,休辜负了春景也。(正旦云)一年之前,春为岁首,是好光景也呵。(唱)

【仙吕】【点绛唇】你看那绿柳低垂,燕雏成对,莺声碎。花老芳池,一派游春意。

(梅香云)姐姐,你不肯出来带携我耍一会,只在房里坐,好不闷也。(正旦唱)

【混江龙】非是我懒临园内,隔花阴怕有外人知。自从我初离绣幕,莲步轻移。春事已随流水去,落花空惹杜鹃啼。冷清清花影疏林内,我则见山光隐隐,绿柳依依。

(梅香云)姐姐,这一会儿可也无人走动,我们去那湖山畔闲耍一会儿去来。(正旦云)你也说的是,俺去来。(梅香云)姐姐,你试看这里的景致,比那前头又不同了。(正旦云)是好一派佳景也。(唱)

【油葫芦】二月江南莺乱啼,绕花阴双燕飞,则见那秋千闲控玉人归。(梅香云)可惜我们不曾拿的酒来。姐姐,你且在这里耍,我去崇文门外头买两瓶酒来你吃。(正旦唱)便休将诗酒为佳致,可不道山翁之兴何须醉。(梅香云)姐姐,你看那梨花,桃花杏花开的真是好看。(正旦唱)梨花开雪片妆,桃花放红焰飞。你看那浸浸红杏烧林际,端的可也不尽眼中题。(梅香云)无一个人也呵。(正旦唱)

【天下乐】抵多少宴罢青楼月下归,不由我猜疑,心上喜。(梅香云)姐姐。你喜欢甚么?(正旦唱)牡丹风似人摇锦机。趁风和花草香,落残红衬燕泥,我则索慢行过芳树底。

(郑恩云)哥哥,你见么,一个女子来了。(赵匡义云)好个女子也!我闻知符彦卿有个女孩儿是符金锭,此女子必是也。兄弟,俺躲在这花阴下,看他往那里去也。(梅香云)姐姐,天气还早哩。一发散心耍一会。(正旦唱)

【那吒令】我行来这里,到樱桃树底;转湖山迤逦,过蔷薇架西。步香尘款款呵,怕流莺乱飞。(梅香云)姐姐。一年之中,惟春最好也。(正旦唱)一年中春最好,九十日偏明媚。近黄昏烟雾菲菲。(匡义云)兄弟,你远着些,我吟一首诗嘲拨他,看他说甚么。(诗曰)姮娥离月殿,织女渡天河。不遇知音者。空劳长叹多。(正旦云)甚么人吟待,好清新之句也。(唱)

【鹊踏枝】我这里猛听的,似呆痴。又不是月下星前,暗约偷期。不由我听沉了半会,是谁人乱作胡为?

(梅香云)姐姐,怕他怎么。左右也没人,你也作一首诗,看他说甚么。(正旦云)不中。则怕有人听见呵,怎了也。(唱)

【寄生草】又不曾待月在西厢下,听琴在旅店里。踏青惹下弥天罪,赏春光引起鸳鸯会,看群花误到天台地。(云)我依着你。我吟一首诗,看他说甚么。紫燕双双起,鸳鸯对对飞。无言匀粉面,只有落花知。(赵匡义云)好个聪明女子也。我出去见他一面,怕些甚么。(做见科,云)小娘子拜揖。(正旦云)先生万福。一人好聪明俊秀才!(唱)我见他乌纱小帽晃人明,久以后必然金榜题名讳。

(赵匡义云)动问小娘子是谁氏之家?姓甚名谁?(正旦云)妾身符金锭是也。先生高姓大名?(赵匡义云)小生赵弘殷之子,赵匡义是也。敢问小娘子多少年纪也?(正旦唱)

【醉中天】正二九青年际。(赵匡义云)曾许聘他人不曾?(正旦唱)不曾得见良媒,独倚纱窗懒画眉。(赵匡义云)小娘子,小生愿为媒证,许聘他人,可不好那。(正旦唱)多谢你相周济。争奈听姻缘事迟,城难躲避,我又怕惹蜂蝶泄漏春机。

(净韩松领净胡缠歪缠冲上,韩松云)自家韩松的便是。天色早便早哩。我们来的迟了些儿也,走一遭耍子去来。(做见科云)一个小娘子,你是那里来的?跟了我家去来。(郑恩做见科,云)这厮好无礼也。(正旦唱)

【金盏儿】也是我命低微,惹灾危,若是俺尊堂知道可也甘当罪。(赵匡义云)这厮合死也。(正旦唱)他那里揎拳裸袖皱双眉。(韩松云)这个是甚么人?我怕你不成也。(正旦唱)那里也画堂欢宴,早难道是花下燕莺期。

(胡缠云)大舍不要惹他,则他是赵二舍,那个是郑恩。你惹他,干打杀你。我们去了罢。(韩松云)由他,我明日使人来问这门亲事,不怕你不嫁我。我们且回家里去来。(同歪缠胡缠下)(郑恩云)他们可去了。二哥,俺也去了罢。(正旦云)二舍,你去了罢。则怕俺父亲来,我也回去也。(唱)

【赚煞尾】不承望有今朝,到着我愁无计,又怕俺双亲得知,忙步金莲趁早回,休忘厂蝶使蜂媒。(赵匡义云)小娘子,我便着官媒来议亲也呵。(正旦唱)便休要忒延迟误了佳期,准备兰堂宴罢归。(家童冲上,云)姐姐,相公有请。(梅香云)叫我们哩。我去来。(正旦唱)你休要喧喧闹起,再无个商议。(云)二舍,你休怪,我去也。(唱)抵多少青楼歌罢宴酣回。(同梅香家童下)

(郑恩云)二哥,这个小娘原来是符太守之女。恰才那个韩松若不是去了,我不到的饶了他哩。(赵匡义云)兄弟,你休这般说。此事不许一个人知道,俺回家中去来。因来到符氏花园,惹下了一段姻缘。久以后必然匹配,那其间显俺英贤。(同下)


第二折

(净韩松领净胡缠歪缠上)(韩松云)自家韩松是也。昨日走到符家花园里耍去,不想撞见他家个女人,且是生的好,有赵匡义在那里调戏他。着我恼了,若不是他两个说,险不着那郑恩烂羊头打我一顿。如今怎么称的我的心?(歪缠云)这个不打紧。你如今叫将一个媒人来,赏他几两银子,着他去说这门亲去,怕他不肯也怎么?(韩松云)兄弟说的是。我昨日着人请下那个媒婆陈妈妈,他这早晚敢待来也。(净媒婆上,云)我做媒人兜答,一生好吃虾蟆。若还要我说亲,十家打脱九家。老身是这京城里一个媒婆,姓陈。我好不生得聪明,正在家里吃芝麻豆腐茶哩。有韩大舍着人来请我,不知为甚么,我走一遭去。来到也,不要报复,我自过去。(做见科)(韩松云)我请了你这一日,才走将来。(媒婆云)你请我来怎么?(韩松云)我如今央及你一庄事:符彦卿家有个女孩儿,叫做符金锭。你与我说亲去,若成了,我送你十个大银子。(媒婆云)这个不打紧,我如今就去。一箭上垛,你则管放心,我走一遭去。(下)(胡缠云)好了,他去了,必然这事成了。我们且后面闲耍去来。(韩松云)说的是,咱去来。(同下)(赵弘殷同夫人领家童上,赵弘殷云)腰金衣紫受天恩,累辈居官教子孙。自从五代兴王业,民物雍和气象新。某姓赵,双名弘殷,祖居河南府人也。幼习韬略,深看遁甲之书。这是夫人李氏,自从残唐五代以来,朝属梁而暮属晋,天下大乱。即今柴梁王即位,某拜官殿前御林军都指挥使之职。某有二男一女,长者匡胤,次者匡义,一女乃是满堂。有俺赵匡胤去关西替我操练去了,止有二哥匡义在家。近日不知怎么,染其疾病,不能动止。夫人,怎生是好!(夫人云)老相公,我想俺匡义孩儿,为人软善,前日与郑恩去符家花园里赏花回来,就一卧儿不起,百般医治不可,怎生是好也!(赵弘殷云)夫人,我想来,则怕孩儿害的病证,有些暗昧。我早间着人请他姐姐去了,若来时,我自有个主意。这早晚敢待来也。(张光远、罗彦威上,张光远云)某张光远是也。这个将军乃是罗彦威。俺是赵匡胤的朋友,号为十虎。俺叔父着他去关西操练去了,俺弟兄每舍不得,送他到关西回来。来到家中,听的说道二哥匡义染病不能动止。兄弟,俺看望一遭去来。(罗彦威云)哥哥,俺赵匡义哥不知怎生有病,俺若不看一看,显的俺弟兄每无情分了。来到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二人来了也。(家童做报科)(做见科,张光远云)叔父,俺众弟兄每望的迟了,二哥病证若何?(赵弘殷云)两个贤侄且请坐,等您众朋友都来全了时,慢慢与你商议。这早晚敢待来也。(石守信、?
跎箸希匦旁?某石守信是也。这位将军乃是王审琦。俺们兄弟送赵大郎关西操练去了,回来说道匡义哥哥在家染病,不知如何,俺弟兄每看望一遭去来,(王审琦云)来到了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弟兄二人得知探望。(家童做报科)(做相见科,王审琦云)叔父,俺弟兄每探望来迟,二哥病体安乐否?(赵弘殷云)二位贤侄,且少待片时,恁弟兄都来全了时,我与您计议。这早晚敢待来也。(周霸、李汉升上,周霸云)某周霸是也。这个兄弟乃是李汉升。俺是赵匡胤的兄弟。俺弟兄十人,端的是过如管鲍分金义,胜似关张仁德心。今日关西已回,刚到家中,听知二哥匡义在家染病,我须索走一遭去。(李汉升云)哥哥,这匡义哥哥,为人软弱,诚恐有人欺负,俺与你报仇去。说话中间。来到了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二人来了也。(家童做报科)(做见科,李汉升云)叔父,俺弟兄每来了也。(赵弘殷云)二位贤侄商议,怎生不见孩儿杨延干史彦昭来?(李汉升云)他两个走路哩,便到也咱呵。(赵弘殷云)既然这等呵,等他那两个来时,我自有主意。这早晚敢待来也。(杨廷干、史彦昭上,杨廷干云)某杨廷干是也。这个兄弟是史彦昭。俺是赵匡胤的兄弟。他关西操练去了,俺都送他去,止留了郑恩在家中。说道匡义哥在家中染病,众弟兄都先去了。兄弟,俺行动些。(史彦昭云)哥哥,俺来了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二人来了也。(家童做报科)(做见科,史彦昭云)叔父,俺来迟了也,勿罪也。(赵弘殷云)不敢,不敢,你请坐。(张光远云)叔父。俺众弟兄来全了,敢问匡义哥的病体怎么得来?(赵弘殷云)您听我说。当此一日,匡义与郑恩到的符家花园里赏春去,回来不知怎生就一卧而不起。这几日好生沉重也。(罗彦威云)既然这等呵,俺看一看去如何?(赵弘殷云)恁众人休怪,这两日有些沉重,不敢着您见他。我恰才着人请他姐姐去了,等来时,我自有个主意。家童安排酒肴,与众位贤侄洗尘咱。(张光远云)不敢,既是这等,俺不必饮酒。众兄弟每,俺且回去,等二哥病体痊疴时,再来探望。叔父休怪,俺去来。赵匡义病体昏沉,道着俺个个忧心。等明日若还痊疴,必然要问个来因。(同众下)(赵弘殷云)他众弟兄去了也。他姐姐这早晚敢待来也。(正旦扮赵满堂上,云)妾身赵弘殷的女孩儿,小字满堂。俺父亲生俺子女三人,大兄弟赵匡胤,二兄弟赵匡义。将妾身嫁与汴京王节度王朴为夫人。俺大兄弟游关西操练去了,未曾回来。有俺二哥匡义,不知怎生来染其疾病。父亲着人来请,我须索走一遭去。我想俺赵匡义兄弟,不知为何也呵。(唱)

【南吕】【一枝花】俺须是官员仕宦家,又不是黎庶闾阎客。俺兄弟养成彪虎志,久以后必有胆天才。好着我心下疑猜,恨不的两步为一蓦,急煎煎不放怀。俺兄弟困恹恹病在膏肓,猛可里便苦腾腾石沉大海。

【梁州】自从俺已有了徐卿二子,怕甚么令巍峨王氏三槐。俺门户中未有三千客,出来的谈天论地,胸卷江淮。不离了龙韬虎略,弓箭旗牌。展胸襟个个英才,论机谋转转安排。大兄弟虎狼丛惹事招非,刀剑洞大宽地窄,死生巢一迷里裁排。威哉?壮哉?博一个腰金衣紫官三代。暗地里自分解,不知是暑湿风寒天降来,不见个明白。

(正旦云)可早来到也。家童报复去,道有妾身来了也。(家童云)理会的。(报科云)老相公,有小姐来了也。(赵弘殷云)道有请。(家童云)理会的。有请。(做见科)(正旦云)父亲母亲,您孩儿来了也。(赵弘殷云)孩儿也,你来了也。我此一请你来,因为你兄弟赵匡义,不知怎生一卧儿不起,染其疾病,怎生是好也?(正旦云)父亲,您孩儿试猜俺兄弟这病证咱。(赵弘殷云)孩儿也,你若猜着呵,我心中方才放心。(正旦唱)

【隔尾】他莫不是功名不遂心无奈?(赵弘殷云)不是。(正旦唱)他莫不是思念哥哥不下怀?(赵弘殷云)不是。(正旦唱)莫不是少欠人钱使人怪?(赵弘殷云)不是。孩儿,你都猜不着。(正旦唱)这谜儿怎猜。我实难布摆。天那,莫不他斗打相争受了些外人的歹?

(赵弘殷云)孩儿也,你不知。我说与你。他自从与郑恩孩儿去符家园里闲耍了一会,回来一卧儿不起。(正旦云)既是这等呵,兄弟在那里染病哩?(夫人云)见在书房里歇卧哩。(正旦云)既然这等呵,我去看一看便知分晓也。父亲母亲,你少待,我看兄弟去也。(虚下)(赵弘殷云)孩儿看赵匡义去了也。夫人,俺且去后堂中去来。(同夫人家童下)

(郑恩扶赵匡义上,赵匡义云)心间无限事,不敢告他人。某赵匡义是也。自从符家花园内见了符金锭小姐,他深有顾盼我之意,不期纬松领着人走将来,言三语四的。郑恩兄弟要打他,那厮每都走了。我以此上感了一口气。归到家中,一卧儿不起,不觉数日光景也。父亲母亲好生忧心。百般医治,不能痊可。今日好生沉重。兄弟也,可怎生是了也?(郑恩云)二哥,你放心将息。你这病,我明白与父亲说了呵,便与你成就一门亲事。(赵匡义云)兄弟,亲事成与不成,可也不打紧。则是我心中不忿韩松那厮。兄弟,俺墁慢的共话,看有甚么人来。(正旦同家童上,家童云)姑娘。这个不是二哥的书房?他在里面睡哩。(正旦云)不须报复,我自过去。(做见科)(赵匡义云)呀、呀、呀,姐姐,病体在身,不能答礼,姐姐休怪也。(正旦云)郑恩兄弟在此也。(郑恩云)姐姐,我为二哥身子不快,不曾敢离左右也。(正旦云)兄弟也,你怎生就这等清减了那?(唱)

【牧羊关】见兄弟面色儿恹恹瘦,容颜儿惭惭改,怎生来形体如柴。(云)兄弟,你这病我试猜咱。(赵匡义云)姐姐。我试猜咱。(正旦唱)莫不为身事难求?莫不为经营买卖?赵匡义云)不是。你猜不着。(正旦唱)莫不是霜露侵肌体?莫不是月下被风筛?(赵匡义云)都不是。(正旦唱)止不过心念别姻眷,一庄庄我自猜。

(赵匡义云)姐姐,则一句话,料猜着些儿了也。(正旦云)哦、哦、哦,兄弟,你这病原来为如此来。(唱)

【骂玉郎】我这里听言道罢添惊怪,有甚么难分诉你与我诉个明白。你莫不在章台走马垂杨陌?(赵匡义云)姐姐,我这病则为前日赏春去,遇着个女子,以此上得了这个病证也。(正旦唱)您将那心上愁,腹内思,悦与我方何碍。

(郑恩云)姐姐,二哥赏花去,不期遇着符太守之女符金锭,以此上得了这个病也。(正旦云)这个打甚么不紧哩。(唱)

【感皇恩】呀,便着你鱼水和谐,你也可稳放宽怀。我如今遣官媒,亲问候,便有个好音来。(赵匡义云)姐姐,你不知韩松那厮,倚逞权豪,他要强娶他哩。(正旦云)不妨事。(唱)遮莫他官居一品,怕甚么日转千街,凭着俺人力勇,弟兄多,便着他有非灾。

(赵弘殷同夫人冲上,云)孩儿也,我听的多时,我尽知道了也。(正旦唱)

【采茶歌】父亲你走将来快安排,今日个洛阳花酒一时来。(赵匡义云)姐姐,那韩松若知道呵,必然与俺争竞也。(正旦云)不怕他。(唱)统领军卒驱士马,我着他闻咱名姓命先衰。

(正旦云)父亲,母亲,兄弟原来因符金锭惹下这场疾病。兄弟也,如今着你姐夫王朴替你去问这门亲事去,你可意下如何?(赵匡义做好了,拜科,云)多谢了姐姐,我无了病也。(正旦云)惭愧也,兄弟病好了也。父亲、母亲,我回家去也。我便着王朴与兄弟说这门亲事去。兄弟,你放心,我回去也呵。(唱)

【煞】心中愁闷当时解,参透韩松大会垓。兄弟你今朝且耽待。我忙回住宅,自有个计划。便着你花烛筵开会宾客。(下)

(夫人云)嗨,赵匡义原来为如此之事,女孩儿着王朴与他说亲去了,孩儿可也病体就好了也。老相公,俺回后堂中去来。(赵弘殷云)夫人说的是,俺回去来。(同夫人家童下)(赵匡义云)俺姐姐知道我心中的事,他着姐夫去题亲事去了。成与不成,我自有个主意。郑恩兄弟,跟我回后面散心走一遭去来。(同下)


第三折

(符彦卿领张千上,云)小官符彦卿是也。今因太平之世,时逢丰稔之年,春来天气,万花开放。吾家后面有一园,乃是聚锦园。圣人之命,着大小士民都在我这花园中赏玩。我着俺女孩儿符金锭不要出闺门,人烟散后,他往园中看花,我着家童唤将他来,下想孩儿这几日有些身子不快,可不知为何也。有夫人在后面看孩儿哩,张千,门首望着,一切事情便来报小官知道。(张千云)理会的。(净媒婆上,云)自家陈媒婆是也。今奉着韩松大舍的言语,他说,那一日因在符太守花园里。见了他家符金锭生的标致,他与他十锭大银子做财礼,着我问他亲去。可早来到也。张千报复去,道有你婶子在这里。(张千云)你看他没正经,我报知大人去。(报科云)报的大人得知,有媒婆在家门首。(符彦卿云)着他过来。(张千云)理会的。着你过去哩。(媒婆见科,云)老相公且喜了,媒婆来说一庄亲事来与家里小姐。(符彦卿云)你说是甚么人家的儿男?(媒婆云)老大人,是本处韩大人家大舍韩松,他送十锭大银子与你。把小姐与他为妻,可是好那。(符彦卿云)好、好、好,你且在这里。等我夫人来,俺共同商议。(王朴上,云)祖代为官立业坚,忠扶社稷保山川。每怀报国存忠正,扫荡奸邪在目前。小官姓王名朴,字原之,祖居河东太原人也。祖代为官,扶持唐室。方今梁主在位,加小官节度使之职。有我妻赵氏,乃是毁前都指挥使赵弘殷之女。有我两个妻舅,大舅赵匡胤,二舅赵匡义。大舅行关西五路操练去了,有我二舅病不能动止。我着他姐姐看他去,回来说为因那日符太守花园内赏春,遇见他女儿符金锭,生的有些颜色,欲要娶她为妻,无人去题亲。小官今日直到符太守家。问这一庄事,走一遭去。可早来到也。张千报复去,道有小官来了也。(张千云)理会的。(报科云)喏!报的大人得知,有王节度使在于门外。(符彦卿云)道有请。(张千云)理会的。有请。(王朴见科云)符彦卿。且喜、且喜。小官来举保一庄亲事来。(符彦卿云)大人有何亲事?谁氏之家?姓字名谁?(王朴云)大人,是我外家赵弘殷二舍赵匡义,敬着小官来,这一庄亲事来也。(媒婆云)这事不好了。我看老符怎么主张哩。(符彦卿云)大人,则一件,恰才这韩大人的孩儿韩松,又着这官媒来问亲;大人今日来题亲,又是同僚官之子。此事请夫人来计议如何?张千,请夫人来者。(张千云)理会的。夫人有请。(夫人上,云)妾身符彦卿的夫人是也。自从前日圣人的命,着倾城百姓都在我花园中赏玩。有俺女孩儿符金锭,也去花园中看了一遭回来,这两日在绣房中倦拈针指,身子不快,不知
为何。今日相公在前庭上着人来请我,须索走一遭去。可早来到也。(张千报科,云)报的大人得知,夫人来了也。(符彦卿云)道有请。(夫人见科云)相公,妾身来了也。有何事商议也?(符彦卿云)夫人,请你来不为别,如今王朴大人来说,赵二舍来问俺女孩儿亲事,这媒婆与韩松来问亲。这两家都好,小官不曾敢许,特待夫人来商议,可与谁家好?(夫人云)相公,既然这等,两家都好。则一件:凭俺女孩儿主张。如今俺临街搭一彩楼,着大小人等往楼下过,着俺孩儿抛绣球儿,打着那一个,就着他来娶。妾身倒陪房奁断送,择日过门。妾身不敢自专,相公心下如何?(符彦卿云)夫人言者当也。许一家不许一家,着他嗔怪。张千,便合彩楼者。(张千云)理会的。(同众做抬上彩楼科,张千云)夫人,彩楼搭停当了也。(符颜卿云)张千,传报绣房中,请出小姐来。(张千云)理会的。小姐,相公有请。(正旦符金锭领梅香上,正旦云)妾身符金锭是也。自从那一日在花园中见了赵匡义所吟之诗,这两日不由的我心神荡漾,身子不快,可不知为何也呵咱。(梅香云)姐姐,你也没正经。那一日见了那一个人,你这两日茶不茶,饭不饭,想他怎么的也。(正旦云)梅香,你那里知道。那想此人一表非俗,吟的诗清字正,委实少有也呵。(唱)

【中吕】【粉蝶儿】一会家心下念想,这姻缘怎生主张?我在那绣房中自在参详。(梅香云)姐姐,你则拣着好姐夫嫁了便罢也。(正旦云)你那里知道也。(唱)我须知你主意,则着我别寻投向。(梅香云)姐姐,你便想我那姐夫,不知我那姐夫想你也不想你也,(正旦唱)你这个无礼的梅香,你将我假支吾故来抵当。

【醉春风】则我这情意那人知,心中常念想。何时得配燕莺期,终日则是想、想。行至庭前,心中傒幸,众人凝望。

(云)可早来到也。张千报复去,道有妾身来了也。(张千报科云)大人,有小姐来了也。(符彦卿云)着孩儿过来。(正旦同梅香做见科,云)父亲、母亲,您孩儿来了也。(符彦卿云)孩儿来了也。唤你来不为别,今有王大人来题亲,着你嫁赵匡义,又有这媒婆来说,着你嫁韩松。未知你心里要嫁那一处?你对我说去,我自有个主意。(正旦云)父亲母亲。你听孩儿说一遍咱。(唱)

【迎仙客】父亲你听拜禀,诉衷肠,这亲礼两家儿两家儿可便那下里强?(王朴云)小姐,你则心顺的便成也。(正旦唱)我若是肯依随,休要讲,主张在尊堂。(夫人云)你休要这般说,我自有个主意也。(正旦唱)母亲你便有主张休谦让。

(媒婆云)小姐,依着我的心,你嫁韩松,强似嫁别人,他家衣服也穿不了。(正旦云)噤声?(唱)

【红绣鞋】狠媒证人前闲强,你着我嫁韩松罗锦千箱,我则待布袄荆钗守寒窗。(媒婆云)他家那饮馔也用不了。(正旦唱)便做道珍羞百味,干使碎你那好心肠。(媒婆云)你可嫁也不嫁?(正旦唱)劝你这强媒人休再往。

(媒婆云)你则依着我嫁了韩松者。(夫人云)媒婆,你不是这等说。如今彩楼下不拘军民人等,着孩儿抛下绣球儿去,则打着他的。便与他为妻。(符彦卿云)夫人说的是。等有过来过往的人,着孩儿抛下绣球儿去者。(韩松同胡缠歪缠上,韩松云)自家韩松的便是。我着媒婆去了,今日搭了彩楼也。我楼下抢了绣球儿,便着人来娶他,有何不可。(歪缠云)小哥,你休慌,一定是你的了。(胡缠云)仔细着。来到彩楼跟前也。(符彦卿云)孩儿,上彩楼抛绣球儿去。(正旦同梅香做上楼科,正旦云)来到这楼上也。楼下不是韩松?他知道俺家抛绣球儿,故他来楼下来往行走。(梅香云)小姐,你则把绣球儿丢下去,打着丑的你若不嫁他,我替你去。(正旦云)这梅香好笑人也呵。(唱)

【上小楼】他正那人前闹嚷,指望待成亲名望。看不上他-来一往,施展衣服,卖弄轻狂。(梅香云)小姐,你则丢下那绣球儿去来罢。(正旦唱)你着我将绣球儿,忙掷下,韩松身上,可不教那有情人每朝指望。

(正旦云)梅香,怎生不见赵匡义来?(赵匡义同郑恩上,赵匡义云)某赵匡义是也。来到这彩楼下,郑恩兄弟,俺过去来也。(郑恩云)哥,兀的不是韩松?他也在这里。(正旦云)梅香,兀的不是赵匡义来了也。(梅香云)你丢下绣球儿去罢。(正旦云)他既来了,你慌的做甚么?(唱)

【幺篇】他那里慢慢的来,我这里暗暗的慌。羞的我不敢抬头,连忙遮面,无处潜藏。(梅香云)绣球儿在这里,丢下去罢。(正旦唱)一见了绣球儿,心中悒怏,我着他霎时间共同鸳帐。

(韩松云)伺候着,七八丢下绣球儿来也。(正旦云)梅香,将过绣球儿来。(梅香云)绣球儿有了也。(正旦云)梅香,将绣球儿也你则有准者。(做抛下绣球科,正旦唱)

【般涉调耍孩儿】我这里可咛觑了他模样,办着片志诚心便央。我则见军民士户在楼前,唬的我不敢名扬。(梅香云)姐姐丢下去罢。(正旦唱)我待要时间抛掷心中惧,又则怕错了教他向那厢。(梅香云)姐姐,你则望着我这赵姐夫抛了罢。(正旦唱)你也有心偏向,我将这绣球儿抛下。准备着齐整的陪房。(正旦云)我望着这赵匡义身上丢下去。(做抛下绣球科,赵匡义做接了科,韩松做夺了绣球科,云)是我的,你将的那里去?两个兄弟,俺得了绣球儿也,俺回家去来。(同胡缠歪缠下)(郑恩云)这厮好无礼也。是你的绣球儿,他夺的去了,更待干罢。俺打这厮去来。(符彦卿云)赵匡义,你休赶他去,我见绣球儿已是你的,你明日拣好日辰来娶,休要致怨。小姐,你下楼来,先回去罢。(正旦同做下楼科,云做见科,下)(唱)

【煞尾】到今日趁了心,绣球儿有忖量,至来朝约定同鸳帐,成就了一世儿夫妻慢慢的赏。(同梅香下)

(符彦卿云)金锭孩儿回后堂中去了也。王朴,也是天家所辏,我有心将孩儿许与赵二舍,不想绣球儿正打中他也。(王朴云)相公,今日天使其然,绣球儿正打着赵匡义兄弟,不期被韩松抢了绣球儿去了。大人,怎生计较也?(夫人云)相公。虽然他抢的去了,只着赵二舍择日辰来娶亲。俺则嫁与他家便了也。(王朴云)多谢相公夫人。赵匡义,你且回家去罢。你丈人丈母,着你择吉日良辰来娶小姐哩。(赵匡义云)多谢了泰山也。郑恩兄弟,恰才这韩松就我手中抢了绣球儿去了,某欲待就楼下打闹起来,恐防惊唬了小姐也。(郑恩云)哥哥,俺明日娶嫂嫂,正往韩松家门首过,此事须索做计较也。(赵匡义云)这个不打紧,你近前来,我说与你。(做打耳喑科,云)可是恁的。(郑恩云)哥,此计大妙。某便与他众人说知也。俺且回家去来。(赵匡义云)既然今日事已完成,择了吉日良辰,来娶小姐。俺回去来。因赏春遇着娇姝,他生的美貌谁如。彩楼上绣球打中。稳情取画阁深居。(同郑恩下)(媒婆云)老相公,看起来这庄事已准,你则嫁与赵二舍了。罢、罢、罢,我回去也。相公大人,恕罪。(下)(王朴云)多谢了相公夫人,小官回去,择吉日良辰。着的我赵大人娶小姐也。小官回我丈人的话,走一遭去。(下)(夫人云)相公,他每都回去了也。俺女孩儿已是许与赵匡义,不期他绣球又打中他,皆是前生姻缘也。(符彦卿云)夫人说的是也。俺收拾小姐的房奁断送便了。俺无甚么事,且回后堂中去来。符金锭美貌高强。端的是世上无双,结彩楼招着佳婿,稳情取天下名扬。(下)

楔子

(赵弘殷领张千上,云)赵匡义已成佳眷,择吉日配合姻缘。小官赵弘殷是也。则因俺孩儿赵匡义遇着符太守之女,一心要娶他为妻。我着他姐夫王朴去问这一门亲事。不期有韩松又着人来问符小姐。他父亲搭起彩楼,着小姐掷绣球,不想正打着俺孩儿。有韩松强抡了绣球去了,今日着俺小姐同张光远、罗彦威等众人娶去了。小官在家小安排下酒肴,若娶过小姐,俺一家儿庆贺饮酒。张千,俺后堂中收拾酒肴都完了也不曾?(张千云)理会的。酒肴都完了也。(赵弘殷云)俺无甚事,且回后堂中去来。(下)(净韩松同净胡缠歪缠上,韩松云)自家韩松是也。我着官媒问符彦卿的女孩儿去,不知怎么,赵二舍也着人来问。他家搭起彩楼来,着那孩儿抛绣球儿,一个绣球儿刚打在赵二舍怀里,着我抢了来了也。今日不与我为妻,与赵家做新妇,恰才迎娶的过去了,他必然往我这门前过来也。两个兄弟,俺等他过来,夺下轿来,就往家里扯着走,如何?(歪缠云)哥,哎,你则放心,则有你兄弟一个,管你整齐吃一顿。才罢。(胡缠云)你个傻弟子孩儿,则凭着我这一双手,两只脚,不管他有多少好汉,我若怕他,老韩一家儿吃山药。(韩松云)你每且不要嚷,兀那远远的不是鼓乐来了也,(正旦扮赵满堂同梅香上,云)妾身赵满堂是也。那一日来看了我兄弟赵匡义,他一心要符金锭为妻,我着俺相公王朴去符家问亲,他搭起彩楼抛绣球,正抛着俺兄弟。今日择吉日良辰,着妾身去娶他,众兄弟每簇拥小姐的轿子后堂便来也。梅香,俺行动些。(梅香云)夫人奶奶你看兀那韩家门前一簇人嚷,则怕有些闹吵么?(正旦云)不妨事,俺慢慢的行着。(韩松云)这个小娘子从那里来?我试问他一声。支揖哩,小娘子?你曾见那娶亲的来了也不曾?(正旦云)他每在后堂,便来也。你问他怎的?(韩松云)没有,我问一声。兀那不远远的来了也?(张光远、罗彦威等卒子抬轿子、外动鼓乐打灯笼、众上,住,张光远云)你每抬着小姐慢慢的走,望赵二舍私宅里去来。(韩松云)兀的不来到也。兀那符金锭,快下轿来,去我家里去来。(石守信云)甚么人?远着些,惊唬着小姐。(歪缠云)和那厮说甚么,夺了往家去罢。众人一齐下手罢。(韩松云)你每不要讨死吃也。我揭开这轿帘试看咱。(做见郑恩科)(郑恩云)兀那韩松,你认的我么?我是你的公公哩。(韩松云)原来不是小姐,可是这个大汉,俺不要惹他。(众做脱衣服科)(张光远云)韩松少走也。(众做打三汉科)(韩松云)不中了也,人手多,俺走、走、走。(同二净下)(正旦云)众兄弟每不要打他了,你看你嫂嫂以前抬过去也,我回
家去来。你看你赵二舍去。我着王朴来庆喜也。(郑恩云)姐姐,好一个计策也。打的那匹夫落荒的走了。今日事已完成,众弟兄每,俺一同回去来。(正旦云)是好计策也呵。(唱)

【仙吕】【赏花时】今日个婚姻才定准,亏了英雄十数人。(郑恩云)姐姐,若不是此计,怎生瞒过他也。(正旦唱)我若是半霎儿到家门,端的是机谋可便敬谨。(云)你见了俺父母呵。(唱)也少不的排佳宴,可兀的庆新婚。(同梅香下)

(郑恩云)姐姐回家去了。众弟兄,俺同共与赵匡义哥哥庆贺去来。符小姐已娶回家,强韩松枉受波查。定巧计成其婚配,方显俺名播天涯。(同下)

第四折

(赵弘殷同夫人领卒子上)(赵弘殷云)彩楼高结成佳配,得会新婚岂偶然。莫赵弘殷是也。自从韩松抢了绣球去了,多亏了郑恩等众弟兄瞒过了他。今日吉日良辰,娶符金锭孩儿过门来也,安排酒宴与匡义孩儿庆喜饮酒。夫人,都安排停当了不曾?(夫人云)都停当了也。则等他众人来时,慢慢的饮几杯。这早晚敢待来也。(符彦卿上,云)某符彦卿是也。自从与孩儿成亲之后,不觉数日光景也。今日俺亲家安排酒肴,与赵匡义并俺孩儿庆喜饮酒,着人来请,我须索走一遭去。来到也。小校报复去,道小官来了也。(卒子云)理会的。(报科云)大人,有符彦卿来了也。(赵弘殷云)道有请。(卒子云)理会的。有请。(做见科)(符彦卿云)亲家请坐,少待片时,等众人都来全了时,慢慢的饮几杯。这早晚敢待来也。(张光远、罗彦威、石守信、王审琦同上,张光远云)自从匡义成亲后,费尽英雄一片心。某张光远是也。这三位兄弟,乃是罗彦威,石守信、王审琦。自为赵匡义要娶符金锭,有韩松与俺放对。被俺郑恩兄弟诈妆符金锭,坐在轿子里,韩松果然领着手下人赶将来,被俺众人一顿打,将他打回去了。今已成亲了也。今日叔父与俺匡义庆贺,须索走一遭去。(石守信云)哥哥,我想俺这弟兄每这等英雄,怎生肯放过韩松那厮。若有俺匡胤哥哥在呵,有一场好大祸,量他到的那里也。(罗彦威云)我想韩松可也十分无礼也。(王审琦云)今日事已完了,来到门首也。小校报复去,道有俺四个弟兄来了也。(卒子做报科,做见科)(张光远云)叔父,俺弟兄每来了也。(赵弘殷云)您众人每多多的辛苦也。且少待,等众弟兄每来全了呵,我自有主意。这早晚敢待来也。(周霸、李汉升、杨廷干、史彦昭上,周霸云)十虎威名天下罕,英雄纠纠镇京华。某周霸是也。自从三位弟兄,乃李汉升、杨廷干、史彦昭,俺都是京师十虎将。因为俺赵匡义二哥,娶了符金锭,打了韩松一顿,已成其亲了。今日俺叔父安排庆贺酒,俺须索走一遭去。(李汉升云)哥哥,我想今日赵弘殷叔父安排庆贺筵席,这一遭心中好是喜庆也。(杨廷干云)这郑恩兄弟,但到处便要惹事,可也亏他也。(史彦昭云)来到也,小校报复去,道有俺弟兄每来了也。(卒子做报科)(做见科、史彦昭云)叔父勿罪,俺弟兄都来了也。(赵弘殷云)您且少待,等匡义孩儿来时,俺慢慢的庆贺。这早晚敢待来也。(王朴、郑恩上,王朴云)英雄壮士般般勇,设计施谋件件能。某王朴是也。这位将军,乃是郑恩。自从俺妻弟赵匡义因与韩松放对。要娶金锭,多亏了郑恩坐在轿子里,瞒过韩松,被俺痛打了一顿,成了亲事
。今日俺父亲安排酒肴庆贺,须索走一遭去。(郑恩云)我想韩松十分无礼,若不是二舍的好事呵,我一顿直打死那匹夫。今日叔父与俺庆贺,须索走一遭去。来到也。小校报复去,道有二人来了也。(卒子做报科)(做见科,郑恩云)叔父,您孩儿来了也。(赵弘殷云)郑恩多亏了你也。你且少待,等匡义孩儿并媳妇儿来时,一同庆贺。这早晚敢待来也。(赵匡义上,云)新婚燕尔安排了,洞房今日会佳宾。某赵匡义是也。多亏郑恩并众兄弟之力,娶了符金锭。今日俺父亲安排酒肴与俺庆贺,须索走一遭去。来到也,不须报复,我自过去。(做见科,赵匡义云)父亲,您孩儿媳妇来了也。(赵弘殷云)孩儿来,你且少待。这一席酒敬意的则是与你两口儿庆贺,等你媳妇儿来时,一同饮酒。(正旦扮符金锭同梅香上,正旦云)妾身符金锭,自从抛了绣球儿,本是俺赵匡义接了,不期韩松夺了去。妾身则嫁了赵匡义,有韩松又来追赶,多亏郑恩躲在轿子里面,将他打的回去了。今日父亲与俺庆贺新婚,安排筵宴,须索走一遭去也。(梅香云)小姐,你可称了心也。(正旦云)梅香,你那里知道也呵,(唱)

【双调】【新水令】我虽是洞房无用的女妖娆,不错了圣人之道,夫妻是正理,休信外人教。不负了夜月花朝,当日个彩楼上众人闹。

(正旦云)可早来到也,令人报复去,道妾身来了也。(卒子云)理会的。(报科云)大人,有小姐来了也。(赵弘殷云)着孩儿过来。(卒子云)理会的。有请。(正旦同梅香做见科,正旦云)父亲,妾身来了也。(赵弘殷云)孩儿,你看这筵会摆列的齐整么?(正旦云)端的是好筵会也。(唱)

【沈醉东风】则听的聒耳笙歌闹吵,珍羞端的奇标。新婚今日成,受了那我少闲焦燥,谢神天保护的便坚牢。(符彦卿云)多亏了妙计,今日才得成就也。(正旦唱)今日个夫妇团圆成就好。(郑恩云)小姐,这一场也多亏了我也。(正旦唱)多谢你个仁兄智巧。

【雁儿落】情理这韩松使燥暴、脑背后都来到。俺这里郑恩暗暗的藏,他那里不在声高高的闹。(赵弘殷云)他临后怎么去了来?(正旦唱)

【得胜令】呀,打的是无处乱奔逃,那其间怒气怎生消。才得今朝定,则他这将军个个劳。(符彦卿云)既亏了郑恩,俺慢慢的谢他也。(正旦唱)父亲你量度,便把他恩临报。郑恩你休焦,今日个婚姻已定了。

(赵弘殷云)小姐,你将彩楼上抛绣球儿的事说一遍,俺试听咱。(正旦云)听我将彩楼上的事说一遍咱。(唱)

【甜水令】当日个物穰人稠,争头鼓脑,着人欢笑。寻不见往日燕莺交。投至得今日开筵,传杯弄斝,夫妻相照,费尽了多少心苗。

(郑恩云)当日在彩楼下,若不是彦卿大人劝呵,韩松打死多时也。(正旦唱)

【折桂令】绣球儿往下刚抛,不承望他准备着奸心,暗暗的偷瞧。发会村浊,将别人喜事夺了。(郑恩云)依着我的心,就打死了也罢。众人都劝我,到着那厮无礼也。(正旦唱)俺如今事成也再休要计较,且开怀沉醉醄。酒泛琼瑶,乐动箫韶,玳筵排锦簇花攒,端的是堪画堪描。

(赵弘殷云)小校,将酒来,着孩儿与他父亲递一杯酒者。(庄子云)理会的。(做抬果卓科,正旦云)将酒来。与我父亲递一杯。(做把盏科)这杯酒,父亲先饮。(符彦卿云)孩儿,还从赵亲家承。(赵弘殷云)这酒往常便当某饮,今日正当亲家饮这杯也。(符彦卿云)是、是、是,小官先饮。孩儿,你可休要跪者。(正旦做跪科,云)不敢不敢。(唱)

【沽美酒】父亲你休动劳,你孩儿正当报,则因那养育三年将我这性命保。指望终身待老,别离事在今朝。

(王朴云)等您饮罢酒,说与您详细也。(正旦唱)

【太平令】多亏你个恩人说道,将亲事不错分毫。都则为韩松暴虐,将平人姻缘打落。(赵匡义云)夫妻皆是前定,岂他人能破的也呵。(正旦唱)呀,我这里说着,念着,笑倒,险些儿无着无落。(王朴云)今日个天下喜事,夫妻团圆。听我与您下断:您本是柴世忠良,一个个胆量高强。则因为赏春之景,来到你符氏门墙。赵匡义花下闲走,正见您年小红妆。既结下目前姻眷,搭彩楼招做新郎。有韩松依权挟势,遣官媒故意商量。恼犯了郑恩兄弟,施手段显耀刚强。诈妆做青春妇女,韩松见魂魄皆亡。今日个已成婚配,开筵会酒泛肴觞。赵匡义文武兼济,符金锭本性温良。今日个夫妻完备,一齐的拜谢吾皇。

题目强风情韩松抢绣球

正名赵匡义智娶符金锭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