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罗李郎大闹相国寺

楔子

(冲末扮苏文顺同外扮孟仓士上)(苏文顺诗云)坐守寒窗二十春,虀盐乐道不知贫。腹中晓尽古今事,命里不如天下人。小生苏文顺便是。这一个是我同堂学业八拜交的弟兄,是孟仓士。祖居陈州人氏,嫡亲的三口儿。近新来浑家亡逝已过,撇下这个女孩儿叫做定奴。兄弟早年丧妻,撇下这个小厮叫做汤哥。我又有个结义的哥哥,平日织造罗段为生,又在罗家入赘,他姓李,人顺口儿都唤他做罗李郎。俺弟兄两人,学成满腹文章,待去上朝取应,争柰无有盘缠,将这一双男女质当些小钞物,进取功名去也。孟家兄弟,俺和你须索求告罗李郎走一遭去来。(孟仓士云)哥哥请,小弟随往。(下)(正末扮罗李郎、丑扮侯兴上,云)老夫陈州人氏,姓李名玉,字和之。年幼时织造罗段为生,又在罗家入赘,人口顺都唤我做罗李郎。婆婆早年亡过,这个小的是侯兴。他在我家三辈儿了,他的公公伏侍我的公公,他的父亲伏侍我的父亲,生下这个小的伏侍老夫。(侯云)老爹,你也好与我一纸从良的文书了。(正末云)你看这厮波。我有两个结义弟兄,一个是苏文顺,一个是孟仓士。他两个学成满腹文章,待要上朝取应,来辞别老夫。侯兴,门首看着,您叔父来时,报复我知道。(苏、孟引净扮汤哥、旦扮定奴上,云)兄弟,早来到他家门首也。(见侯兴科,云)侯兴,你报哥哥去,道苏文顺、孟仓士在于门首。(侯兴报科,云)老爹,门外两位叔父来了。(正末云)道有请。(见科)(苏文顺云)哥哥,您兄弟一径的来,俺二人待要上朝取应,争柰盘缠缺少,起身不得。止有这一对孩儿,我的女孩儿唤做定奴,兄弟的孩儿唤做汤哥,在哥哥跟前质当些少盘缠,上朝取应去。(正末云)既然兄弟上朝取应去,侯兴,取两个银子来。(侯兴云)银子在此。(正末云)兄弟,这两锭银子送二位做盘缠,休嫌轻意。(苏文顺云)你兄弟二人在哥哥面前,还立了一纸文书才是。(正末云)既为友义。岂论钱财。(唱)

【仙吕】【端正好】咱意相投。情相睦,索甚立质当文书。(苏文顺云)则望哥哥看觑这两个孩儿。(正末唱)您儿女就是咱儿女。技怎肯两三般觑。(苏、孟悲科。云)孩儿呵,也是我出于尤余。(正末唱)

【幺篇】你则放心怀心举求官去,相别后便进长途,更休辞跋涉耽辛苦。抛家业,赴皇都;凭才艺,仗诗书;同射策,觐銮舆;登御宴,饮芳醑;衣紫绶,带金鱼。我言语,并无虚,则愿你早上青霄路。(下)(苏文顺云)咱兄弟蒙赐盘缠,两个儿女又蒙看觑。则今日拜辞了哥哥,收拾琴剑书箱,上朝取应走一遭去也。(诗云)为功名无柰相催,便登程趱赴春闱。(孟仓士诗云)可怜我一家骨肉,泪盈盈两处偷垂。(同下)


第一折

(正末引侯兴、旦儿、俫儿上,云)过日月好疾也呵。自从两个兄弟去了,可早二十年光景,撇下两个孩儿定奴,汤哥,老夫与他婚配成家,所生一子,立春日生,就唤名受春。两个兄弟不知几时回来?则被这汤哥孩儿逐日饮酒非为,不依公道,兀的不害杀我也。(唱)

【仙吕】【点绛唇】蜗角蝇头,利名营勾,空生受。浮世悠悠,岁月频回首。

【混江龙】假若便功名成就,算来则是抱官囚。挣□的封妻荫子,拜相封侯。可正是今日不知明日事,前人田土后人收。到头来只落得个谁消受?如风中秉烛,似水上浮沤。

【油葫芦】身似飘飘不缆舟,几时得巴到岸口?想当初庄子叹骷髅,一朝身死无人救,三寸气在千般有。今日春,明日秋。金乌玉兔东西走,断送一生休。(带云)想老夫少年时做家呵。(唱)

【天下乐】俺也曾蚤起迟眠使计谋,营也波求,肯罢手?使行钱在城打着课头。村里有大叶桑,阔角牛,每年家田蚕百倍收。

(外扮酒家上,云)汤舍,汤舍在家里么?(正末云)侯兴,做甚么闹炒?(侯兴看科,云)老爹,门首有人叫汤舍讨酒钱。(正末云)咱家谁做官来?叫汤舍。(侯兴云)讨酒钱哩。(正末云)他少多少钱?(侯兴出门,问云)他少你多少钱?(外云)少一千瓶酒钱。(侯兴云)老爹,少他一千瓶酒钱。(正末唱)

【后庭花】逐朝家饮兴酬,全不将学业修。教你向芸窗下把书埋首,却元来糟屋中酒浸头,直恁般好风流。半年不勾,早吃下一千瓶香糯酒。(云)侯兴,该多少一瓶,算还了罢。(侯兴问云)多少钱一瓶?(外云)两贯一瓶。(侯兴云)你算该多少?(外云)两贯一瓶,二瓶四贯,四瓶八贯,八瓶十六贯。(做咳嗽呵,云)是这等算还我。(侯兴云)还了你钱,你去罢。(外下)(外扮乐人上,云)汤舍在家么?(正末云)怎么又这般闹炒?(侯兴看科,云)你要甚么?(外云)我讨乐歌钱。(侯兴云)老爹,讨乐歌钱的。(正末云)怎生唤做乐歌钱?(侯兴云)阿!这老爹一窍也不通。乐歌钱是和小娘每吃酒耍子,乐人弹唱伏侍的。(正末唱)

【醉中天】这厮结缆着章台柳,铺买下谢家楼。我但到官陈词见的勾,(带云)若不受状呵。(唱)我将皇城叩。索共那五奴虔婆出头,这债到底俺汤哥儿承受,休、休、休!免得定刑名笞杖徒流。

【一半儿】你这般借钱取债结交游,做大妆幺不害羞,知你那爷贫也富也活也死也那无共有。你那一日不秦楼,正是几处笙歌儿处愁。

(云)侯兴,你算还他罢。(侯兴问云)该多少?(外云)该二千贯。(侯兴云)怎生少偌多?(外云)实实的少这些,我不说谎。(侯兴云)我还了你钱。你这厮下次再不要赊与他,则要见钱。(外下)(丑扮厮打上,云)打下牙来了也。(正末云)又是甚么人闹炒?(侯兴看科,云)老爹,汤舍打杀人也。(正末云)在那里?(侯兴云)在门首。(正末云)我自去看(见丑,问云)哥哥,你怎地来?(丑云)您汤哥打下了我门牙,我沃了来。(正末云)侯兴,他打下牙来,你怎生说打死人?(侯兴云)打下牙来,害了破伤风不要死那?(正末云)哥哥家里来。(唱)

【醉扶归】常教我两叶眉儿皱,一点赤心愁。却不道父母惟其疾病扰,常落在别人彀。(云)侯兴,拿一锭银子来。(侯兴拿银科)(正末唱)与你这一锭银饶过罢手,(云)哥哥若忙呵,便回去,若闲呵,等我寻那厮去。(唱)若来时不道的轻放了那贼禽兽。(丑云)老的,我回去也。(做出门科,云)打了一个门牙,得了一锭银子。早着他都打下了也好那。(下)(正末云)侯兴,你不问那里,寻将那厮来者。(净做醉科上,云)众弟兄少罪少罪,一席好酒。我汤哥今日有一个新下城的旦色,唤做甚么宜时秀,好个姐姐。感承我那众弟兄作成我入马。众弟兄安排酒,买了二十瓶,推倒十瓶,瀽了五瓶,打了三瓶,丢了二瓶,不觉怎么醉了。好姐姐唱了一日,不曾听得一句,知他唱的是甚么?则记的临上马钟刚唱了一句。(做唱科)零落了梧桐叶儿。则唱了这一句,我又吃了八十四钟。(侯兴见科,云)小哥,你醉了也。(净打侯科,云)我几曾醉?(侯扶科,云)小哥你醉了,老爹叫我来寻你,咱家去来。(做入门见正末科)(正末云)这厮兀的不醉了也。(唱)

【后庭花】你因酒上没做有,为花上恩变做仇。你交财上不应口,争气处打破头。这四件忒精熟,诸般懒就,这便是你男儿得志秋。

(净云)老爹挣□了许来大家私,您孩儿正好快活哩。可不道饮酒只待饮深瓯,带花须带大开头。(正末唱)

【金盏儿】你待纵酒饮深瓯,花带大开头。因花为酒添憔瘦,还道是有花方酌酒,无月不登楼。早辰间因酒病,到晚来为花愁。可不道野花村务酒,(带云)定奴儿,靠后。(唱)知滋味便合休。(云)谁着你又吃醉了?躺着,须要痛决。(净躺下科)(旦儿云)父亲看定奴面上,饶了汤哥者。(净叫疼科)(正末云)你看这厮波,谁曾打着你来?(净云)你打几下倒好。(正末云)怎生打几下倒好?(净云)父亲,今日打您孩儿几下,明日我那众弟兄知道呵,汤哥着他老爹打了一顿,众人安排酒软痛又是一醉。(正末云)你看他波,你从今须断了酒者。(净云)父亲教我断酒,我不敢不断,我则告宽我三日假。(正末云)怎生告三日假?(净云)头一日杀五个羊请众兄弟每来吃一醉,唤做辞酒。第二日再安排一席,可便是断酒。第三日再安排一席,唤做开酒。(正末云)你看这厮波,你快与我断了酒者。(净云)你孩儿再吃酒,赌一个痛咒。(正末云)你赌甚么咒?(净云)你孩儿再吃酒,我就吃蜜蜂儿的屎。(正末唱)

【赚煞】你少不的卖了庄田,折了孳畜,将我这逆耳良言不瞅。愚滥荒淫出尽丑,我一片干家心话不相投。没来由,枉把你收留,莫为儿孙作马牛。你恋着红裙翠袖,折倒的你黄干黑瘦,(带云)古人言的不错呵:要儿自养,要谷自种。(唱)这是我养别人儿女下场头。(下)

(净寻思科,云)且慢者,我敢不是罗李郎的儿子,我待要问人,问谁的是?家中有个侯兴,年纪大似我,他必然知道。我问他一声,怕做甚么?(唤云)侯兴你来,我和你说话。(侯兴云)小哥也,你有甚么说话?(净云)侯兴,你在家中许多年,家中事务,你知的详细。恰才老的去时,怎生说儿要自养,谷要自种?我则不是罗李郎的儿子么?(侯兴云)我家老爹则养的一个,你是他的亲儿。(净云)侯兴,你若不说实情,我关上这门一顿打杀你。(侯兴云)小哥,你不是他的亲儿子,倒是我老侯的亲儿子不成?(净云)拿棍子来,你快说。(侯兴云)小哥,你不要懆暴,我且门外看一看。(看科,云)前后无人。(入门云)小哥,我说则说,你休忘了侯兴。(净云)侯兴哥哥,你若和我说时,我不忘了你。(侯兴云)可知不是罗李郎的儿子,你父亲在京师做大官哩。你只管在这里要讨这许多不自在吃,你不如去京师寻你父亲,可不好那?你则寻着时,休忘了我侯兴。(净云)你那里是我哥?就是我父母一般。则今日辞了哥哥,便索往京师寻我父亲走一遭去也。(下)

楔子

(侯兴做报科,云)老爹,祸事也!祸事也!(正末上,云)做甚么大惊小怪的?(侯兴云)老爹头里打小哥时,打了他几下,倒也罢了。临了说上两句:儿要自养,谷要自种。小哥正坐中间,不知那个不得好死的歹弟子孩儿道:小哥不是罗李郎的儿子,你父亲在京师做大官哩。他忿着一口气,往京师寻他父亲去了也。(正末云)是谁那般道来?(侯兴云)莫不我侯兴说谎?(正末云)侯兴,槽头快马备上一匹,多带些钱物,不问那里,与我寻将来。(唱)

【仙吕】【赏花时】我不是引的狼来屋里窝,寻的蚰蜒钻耳朵?问甚么山险峻,路嵯峨,山遥水阔,我则你手里要汤哥。(下)

(侯兴云)老爹教我赶汤哥去。我如今拿着两个假银子,骑着一匹快马,到的前途,赶上他,与他这两锭假银子,有人拿住他,也是死的。我上的这马,不问那里赶将去。(下)(净上,云)事要前思,免劳后悔。一时间忿着一口气,走将出来。往日我四城门也不曾出,如今要往京师寻俺父亲去,知道是那里去?怎生得个人赶我回去,可也是好。(侯兴上,云)我骑着快马,怎么百般不肯走?我加上几鞭子,把马打动些。(净云)远远来的不是侯兴?(唤科,云)侯兴哥哥。(侯兴云)谁叫我哩?(净云)侯兴哥哥,我叫你哩。(侯兴云)原来是小哥。(做跪、跌科)(净云)哥哥,你不骑着马哩?(侯兴云)我忘记了下马。(净云)敢是老爹叫你来赶我回家里去?我回去,我回去。(侯兴做拦科,云)小哥,你那里去?你家去便是死的。(净云)怎么回家丢便是死的?我老爹怎么说来?(侯兴云)老爹说,你拐了金银钱钞,官府中告下状来,正捉拿你哩。(净云)我要往京师去,无有盘缠,怎生是好?(侯兴云)小哥,我随身有带的东西在这里。我与了小哥,你则休忘了我。(净云)哥哥有甚盘缠与我些?怎敢忘了你?(侯兴云)小哥,我与你春衣一套,银子两锭,鞍马一副,(净云)怎生马揣在怀里?(侯兴云)小哥,是怀马儿。你慢慢的去到的京师,寻着你父亲,休忘了侯兴。你去!你去!(净云)有了盘缠,我须索往京师寻俺父亲走一遭去也。(下)(侯兴云)汤哥若到前路,无了盘缠,使银子呵,着人拿住,也是个死。我到家里说了,气杀那老子,也是个死。可不定奴儿与我做了老婆,家缘过活都是我的。凭着我一片好心,天也与我半碗饭吃。(下)


第二折

(外扮银匠上,云)自家是个银匠,清早起来,开开铺儿,看有甚么人来?(净上云)一路上将盘缠都使尽了,则有这两个银子,拿去银匠铺里换些钱钞使用。(见科,云)哥哥作揖。(外云)你待怎的?(净云)我有一锭银子,换些盘缠使用,你要也不要?(外云)将来我看。(净云)这不是银子?你看(外看科,云)哥哥,你再有么?(净云)我这里还有一个。(外云)将来我看。好也,原来是假银子。明有禁例,我和你见官府去来。(净云)侯兴也,元来哄我,则被你歹弟子孩儿,兀的不害杀我也。(同下)(正末引旦儿、俫儿上,云)自从汤哥儿去了,心中多少忧虑也呵。(唱)

【南吕】【一枝花】这些时闷恹恹心不欢,愁戚戚情不乐。直争争发似揪,热烘烘面如烧。心痒难揉,都为他无消耗。汤哥儿那里去了,去不到半月十朝,只恁的鱼沉雁杳。

【梁州第七】把不定心乔意怯,立不定肉颤身摇。出门去没一个人知道。恰便似石沉大海,铁坠江涛。知他在何方归着?甚处流落?只为他孤身去梗泛萍漂。撇的俺三口儿梦断魂劳。(带云)汤哥儿,自从去了你呵。(唱)我是你堂上尊撇的来这般忄敝忄敝焦焦,怀内子、(带云)道俺爹爹这早晚不来家呵。(唱)也这般烦烦恼恼,哎!连你这娇滴滴脚头妻、也这般酒洒潇潇。我如今与他定约。侯兴那厮若是寻来到,(带云)你若回来呵。(唱)我合道处再不道。任凭他把铜斗儿家私使尽了,常言道口是心苗。

(侯兴悲科上,云)我那汤哥也。我那里有这泪,我只说汤哥死了,那老的是气性大的人,气杀那老的,家缘过活都是我的,定奴儿也是我老婆。(见科,云)老爹,侯兴来了也。(正末云)侯兴,你来了,您哥哥在那里?(侯兴云)哥哥便来也。(正末云)汤哥儿,你怎不家里来?(唱)

【四块玉】这斯便虚话多,实心少,諕的我半晌家如同热油浇,(带云)侯兴你哥哥在那里?叫他过来。(唱)你有和无打快疾忙道。他可又不肯言,不肯告,则被你将人傒幸倒。

(侯兴云)老爹,我说则说,你休烦恼。老爹使侯兴飞马赶去,一赶就赶上了小哥。那小哥见了我呵,道:"侯兴,老爹着你赶我来?"我说"是老爹着我赶你,小哥回家去罢。"小哥说:"我四五日不曾吃饭,那边卖的油炸骨朵儿,你买些来我吃。"我侯兴买了五贯钱的油炸骨朵儿,小哥一顿吃完,就胀死了。(正末云)哎哟!苦痛杀我也。(做气倒科)(侯兴云)老爹苏醒者。(正末醒起,悲科)(唱)

【红芍药】怎想他抛家失业被病缠缚,只因他半世虚飘。不争你便危然客死在荒郊,却将俺断送了根茁,闪下你白头爷死去了。定奴儿痛哭号咷,受春儿不住把魂招,哎!黑娄娄那一门涎潮。(带云)汤哥儿那里去了?(唱)

【菩萨梁州】不由我不峨峨的身摇,拂拂的心跳,烘烘的气倒,悠悠的魄散魂消。天那!恶风儿吹折嫩枝条,严霜偏打枯根草。我别无人则把你个孩儿靠,儿呵,你休做了猫儿向屋头溺。似你这血气方刚怎便夭?倒叫我衰老子为儿穿孝。

(带云)定奴孩儿,快设灵位香桌来。(唱)

【牧羊关】我安了灵位,排了果桌,向人门外将纸钱忙烧。一灵儿荡荡悠悠,冥冥杳杳。(带云)我那定奴儿呵。(唱)你现放着父死无人葬,怎做得家富小儿娇?(悲科)(唱)哎!可怜我孤影空相吊,那里也养小防备老。

(做烧纸起旋风科)(正末唱)

【梧桐树】教我战笃速如发疟,汗淋漓似水浇。见一个旋风儿足律律将人绕,莫不是作念的你汤哥闹?(侯兴诈倒科,作魂云)我是汤哥来了也。(正末云)你来做甚么?(侯兴云)老爹,我不幸死了,我嘱咐你的言语,你记者。我有三件事遗留的话,不要违我的。(正末云)孩儿,可是那三件事?(侯兴云)头一件事家缘过活,分与侯兴一半。(正末云)这是谁说来?(侯兴云)是我汤哥说来。(正末云)依的。(侯兴云)第二件,侯兴伏侍多年了,与他一纸从良的文书。(正末云)谁说来?(侯兴云)是我汤哥说来。(正末云)依的!依的!(侯兴云)第三件,把定奴与侯兴做老婆。(正末云)是谁说来?(侯兴云)我说来。(做醒科,云)老爹,我恰才怎生来?(正末云)恰才汤哥附着你来。(侯兴悲科,云)我那有灵圣的哥哥,不知说甚么来?(正末云)你哥哥吩咐三件事。(侯兴云)可是那三件事?(正末唱)

【隔尾】要从良便写约无差错,(侯兴云)我不要。(正末云)我道你是家生孩儿,一定不要。(唱)他要家私停分有下梢。(侯兴云)我也不要。(正末云)哦,你也不要?(侯兴云)老爹,这是两件,第三件怎么说哩?(旦儿云)老爹,你是必休说?(正末唱)定奴儿与你为妻,你可是要也不要?(侯兴云)这件我若不要,害疔疮。(正末唱)窨约,想度,把我半世儿清名误赚了。

(云)老夫这一会身体有些不快。定奴孩儿,烧些汤来我吃。(旦儿下科)(正末唱)

【牧羊关】我脑袋似石头坠,身躯似绳索缚,但行着不觉低高。这的是些闷都在心头,气刺着肋梢。你唤医人忙裹药,请大夫把病来调。我涩的难行立,轰的则待倒。

(云)定奴孩儿,拿些汤来我吃。(旦儿拿粥上)(正末接科)(侯兴怒云)我骂你老不才,我的媳妇,你如何捻他手?(做推正末倒科)(侯兴云)老婆,收拾些家私钱物,咱和你走了罢。(扯旦儿同下)(正末醒科,云)街坊救人咱!侯兴逼盗家私,拐带我媳妇儿走了。料想汤哥也不曾死。我收拾些盘缠,封锁了门户,央街坊看一看。我不问那里,好歹寻着我那孩儿去来。(内云)老的,你四城门也不曾出,你可那里寻他去?(正末云)哥也,你放心者。(唱)

【尾煞】问甚么家家门外长安道,买卖归来汗未消,打听的汤哥有些音耗。那埚里遇着,那搭里撞着,我把那背义的奴胎不道的素放了。(下)


第三折

(苏文顺引张千上,诗云)白发刁骚两鬓侵,老来灰尽少年心。虽然博得官儿做,争奈家乡没信音。老夫苏文顺。自离了罗李郎哥哥,早二十年光景也。从别后到于帝都阙下,谢圣恩可怜,累迁尚书左丞之职,求归不允,因此二十多年,不曾差人回去,讨问我定奴儿消息。我想来,罗李郎是我八拜交的哥哥,料他看承,就似他自家骨血一般,必然不至流落。我兄弟孟仓士,做到礼部侍郎,也不放归去,他也不曾通一个家信,总是这主意。我如今奉圣人命,敕修相国寺。只等修造完备,御驾要来降香。但老夫年纪高大,无人服侍。张千,你去街市上,有卖的或儿或女,买一个来与我喂眼,二来与我执唾盂,疾去早来。(张千云)理会的。(同下)(丑扮甲头上,云)自家是敕修相国寺甲头,管着这做工的众多夫役,放他吃饭去了,怎生不见做工?(众夫役上,磨砖科)(甲头云)怎么则少汤哥在那里?(净孛篮挑土筐上,云)做子弟的看样也。汤哥,你不信好人言,果有忄西惶事。我往常是怎生来?(唱)

【离调】【金菊香】往常时秦楼谢馆饮金卮,柳陌花街占表子,爷娘道有风过耳。烟花担沉的来无似,则被你压杀我也那土筐儿。

(正末上,云)老夫罗李郎。自离了陈州,迤逦行来,又早许多程途了也。(唱)

【商调】【集贤宾】出陈州五里巴堠子,无明夜到京师。指东画西去了义子,走南料北不见孩儿。也不索唤师婆擂鼓邀神,请山人占卦揲蓍。则我这眉尖闷锁无钥匙,空教我抹泪揉眵。只被他明明的抢了媳妇,停停的要了家私。

【逍遥乐】闪的我单身独自,又不敢对人声扬,只自己感叹嗟咨。泼性命似风里游丝,(带云)你若死呵。(唱)落得一碗凉浆一陌纸。街坊论说,邻里计较,弟兄笑耻。

(云)来到这柳阴下,暂歇一歇。我一会家想起来,我那好聪明的儿也,拆白道字,顶针续麻,无般不晓,无般不会。(唱)

【梧叶儿】冬赏红炉阁,闲吟白雪诗,到春来赏红杏染胭脂。到夏把荷莲采,满斟着金屈卮。若到的暮秋时,(带云)汤哥儿唻。(唱)再唱甚么零落了梧桐叶儿。

(云)天色晚了也,须索进城去来。(唱)

【后莲花】人都道你是教师,人都道你是浪子。上长街百十样风流事,到家中一千场五代史。自寻思,全不肯改志。引兴儿共保儿,穿茶坊入酒肆,把家财胡乱使。占猱儿养弟子,我良言须逆耳。

【双雁儿】白头翁先哭少年儿,想天公,也有私,教老拙遭逢着这场事。远远的不避辞,特特的来到此。

(云)我进得城来,这是一个客店。小二哥在那里?(丑扮店小二上,云)谁叫?谁叫?(正末云)小二哥,我这包裹寄一寄,我就在这里安歇。天色还早哩,那里有甚么游玩去处?待我去闲走一走。(小二云)有一座相国寺,那里好去游玩。(正末云)小二哥,照顾包裹,我回来只在这里宿歇。(小二云)你行李在我家里不妨事,你自去,我安排下茶饭等你。(正末唱)

【金菊香】恰离了招商打火店门儿,早来到物穰人稠土市子。好门面好铺席好库司,门画鸡儿,行行买卖忒如斯。

(云)来到这所在。是好一座寺院也。(唱)

【幺篇】彩画的红近着白青间着紫,无褒弹无破绽没瑕疵。托赖着一人有庆兆民赖之,是当今敕赐,保护着玉叶共金枝。

(做见甲头科,问云)这一火人都是为甚么来?(甲头云)这些都是犯罪该死的,圣恩免死,着在相国寺做工。老的,你问他怎么?(正末云)我待舍些饭与他每吃,哥哥,可是敢么?(甲头云)那里不是积福处,则管舍,不妨事。(正末见杂当云)哥哥,与你此碎银子,你蒸下多少饭我都要。(杂当云)则有三扇馒头。(正末云)少呵,再来取。(正末散饭科,唱)

【幺篇】见这遭囚夫役两行儿,我买下恰下甑的馒头三扇子。一人两个休怨咨,但愿圣主宽慈,须有恩赦到来时。

(云)到这个哥哥跟前,可无了。等我再拿来时,与你四个。休怪!休怪!(净云)嗨!你看我造物低,刚分到我跟前可无了。(正末辞甲头下科,云)哥哥休怪,我明日再来。(甲头云)老的,生受了。(净做认正末科,云)这老的莫不是我父亲罗李郎?怎么到这里?是不是,我叫他一声:(叫云)罗李郎父亲。(正末云)谁叫老汉?(甲头云)并不曾有人叫你。(正末云)是老汉年纪高大了,则听得有人叫罗李郎。哥哥休怪,老汉回去了。(净云)正是我的父亲罗李郎。我再叫他一声:罗李郎父亲。(正末云)谁叫老汉哩?老汉陈州人氏,则我便是罗李郎。(甲头云)不曾有人叫。(正末云)不曾有人叫,老汉回店中去也。(净云)正是我的父亲。再唤他一声:罗李郎父亲。(正末唱)

【醋葫芦】不知是那个小厮,一声声唤这老子。和那熬煎我的须索辨个雄雌,(净云)是我叫你来。(正末唱)我这里孜孜的端详了多半时。好和我那亡过的汤哥相似,是神是鬼远些儿。

(净云)父亲,我是人,(正末云)你道你是人,我叫你三声,一声高似一声,便是人,一声低似一声,便是鬼。(净云)父亲,你叫。(正末云)汤哥儿。(净应云)哦!(正末再叫云)汤哥儿。(净应云)哦!(正末又叫云)汤哥儿。(净低应科)(正末云)有鬼也。(唱)

【幺篇】儿呵我为你多念些经,剩烈些纸。我不合一路上作念你许多时,离乡背井交你来僝僽死。须不于是你爹爹不是,可怜杀孤魂无主远乡儿。(净云)父亲,我不是鬼,是人!(正末细认科,云)儿也,你为甚么披枷带锁的?(净云)父亲,听你孩儿慢慢说来。当初一日,父亲着侯兴寻将你儿来,要打不曾打,父亲说道:谷要自种,儿要处养。我问侯兴道:老爹说谷要自种,儿要自养,我敢不是老爹亲儿么?侯兴道:小哥,你可知不是他的亲儿,你父亲现在京师做大官,比似在此受气,你寻你父亲去。您孩儿忿那一口气,出的城门,衣服盘缠,一些没有。恰待要回家来,又不敢来。正烦恼间,侯兴赶上。我道:侯兴,父亲使你来赶我,我回去罢。侯兴道:你往那里去?你刬地不知道哩。老爹在官府告下状来,说你拐带金银财物,使人捉拿你哩。我便道:似此怎生是好?侯兴便与了我两锭银子做盘缠,谁想是假银子。把我拿到官司,三推六问,吊拷绷扒,打的孩儿招了。本该死罪,谢得天恩,大赦免死,发在这相国寺做工。父亲,你救孩儿咱。(正末云)侯兴回来说你死了,又拿回一个骨殖匣子,寄在人家。因我有病,把定奴母子拐的走了。我因此才来寻你。(唱)

【幺篇】那厮却有一二,咱家无三思。将那谎局段则向俺跟前使,那厮正是咬人狗儿不露齿。其余都不是,那匣子里却是谁的骨殖儿?

(净云)父亲,你只是搭救你儿咱。(正末云)儿也,我舍了半个家当,好歹搭救你。你这般受苦,目下怎生得个自在?(净云)父亲,我得做个甲头,便得自在。(正末云)你便怎生得做甲头?(净云)父亲,你与他些钱物,买这甲头与孩儿做,您孩儿便得自在。(正末见甲头,云)哥哥,这个是我的孩儿。我与你些钱物,把这甲头卖与我孩儿做罢?(甲头云)这里街上没有卖甲头的。罢也!只要银子,你有十两银子与我,我就今日卖与汤哥做了甲头,我替他当夫役。(净做甲头科,云)众夫役,快做工。(正末云)孩儿,你放心,我好歹救你。但总要拿住侯兴这贼奴,方得称心也。(唱)

【浪里来煞】我舍着金钟撞破盆,好鞋踏臭屎,但得个轴头儿也有抹着时。我拚的撅皇城,挝怨鼓,插状子。怕甚么金瓜武士,我和那泼奴胎情愿打官司。(众下)


第四折

(苏文顺引张千、俫儿上,云)自家苏文顺。前日教张千买了个小厮,执着银唾盂,还不勾一两日,他将唾盂儿不见了。必然递盗与他大的拿去。张千,把这小厮吊将起来。(张千吊俫科)(净上,云)自从做了甲头,好生自在。我前后游玩一回,来到这门首。(俫儿云)兀的不是俺爹爹?(净惊看科,云)受春儿也,你怎生在这里?(俫云)侯兴拐出我来,卖与这老爹家。(苏文顺云)张千,拿过那厮来。(张千拿净跪科)(苏文顺云)你是甚么人?我吊的小厮,干你甚事?(净云)这个小的,是我的孩儿。(苏文顺云)是了,这唾盂是这小厮递盗与他了,把这厮也吊起来。(吊净科)(净云)嗨!正是官高必崄。天那!教谁人救我也!(正末上,云)谁想这里得见我孩儿?我好歹救他去来。(唱)

【双调】【新水令】为汤哥哭的我眼睛昏,教我在他乡有家难奔。花发时起怪风,月圆后长浮云。但有个儿孙,谁待受这愁困?

【步步娇】想着我前世里原无儿孙分,遭逢着寡宿孤辰运。我全然不受贫,想着那舆车后拖麻的是谁家胤?我死后谁与我上新坟?这烦恼何时尽?

【沉醉东风】我与你送茶饭厨中有人,他把我厮禁持眼里无珍。我心慈,他心狠,全无些父子情分。则愿得铁锁沉枷早离身,我落一觉安眠睡稳。

【胡十八】恰过了六市,来到三门,揉开我这汪泪眼,打拍我这老精神,想着他行行不住叫声频。莫不是他错认?到今日忘魂,不由我嗔忿忿,不由我怒氲氲。

(俫云)那来的不是我罗李郎爷爷?待我叫他一声:罗李郎爷爷,你救我咱。(正末云)好奇怪,怎么又有人叫我?(唱)

【川拨棹】谁家的小魔军,两三番迤逗人?我这里扭项回身,吃我会抢问。你畅是不知个高低远近,向前向审问的真。

(俫云)罗李郎爷爷,你救我咱。(正末唱)

【七弟兄】我只道是甚人?原来是受春。你为何因?因甚的违条犯法遭推问?见他扑簌簌眼里揾啼痕,教我滴屑屑手脚难停稳。

【捣练子】兀的不惊了七魄,諕了三魂,(净云)老爹,快来救我。(正末云)怎么又是一个叫我。(看科)(唱)我则见汤哥儿吊得不沾尘。告哥哥说个缘因,怎生的惹祸根?

(张千云)这老子,他是你甚么亲眷?老无知,这里是甚么所在?(正末唱)

【梅花酒】这哥哥恁地狠,没些儿淹润,一刬地沙村,倒把人寻趁。(张千云)我打你这个老弟子孩儿。(做打科)(正末唱)软肋上粗棍子搠,面皮上大拳墩。(张千云)兀那老的,你和他甚么亲?他是你甚么人?(正末唱)又不是世故人,他是我小儿孙,(张千云)你可是他甚么人?(正末唱)我须是他老家尊。(张千云)元来你们一家儿都在这里?(正末唱)

【收江南】哥也,更怕我不因亲者强来亲,单饶了他两个与些金银。(张千云)我不敢要银子,你自家告相公去。(正末唱)哥哥是心直口快射粮军,哥哥是好人,我这里低腰曲脊进衙门。

(正末见官科,唱)

【干荷叶】老汉是愚民,特地来诉词因,(苏文顺云)那老的,那里人氏?(正末云)我听这官人声气,也是我陈州人。(唱)我可便家住在陈州郡。总饶你满园春,万花新,争如得见当乡人,(正末做认科)(苏文顺云)你敢认的我么?(正末唱)你畅好是安乐也苏文顺。

(苏文顺云)那壁敢是罗李郎哥哥么?哥哥,你在那里来?(相见科)(正末云)门外有个亲眷在那里吊着哩。(苏文顺云)张千,将那吊着的人与我放下来。(正末云)兄弟,我自己解去。(做解科,云)这壁有个亲眷,你进去拜他去。(净云)老爹,我那得亲眷来?(正末唱)

【沽美酒】拜了呵再不着榆木枷压项筋。粗铁锁束腰身,稳情取白马红缨彩色新。将你那破衣服重加整顿,施礼数叙寒温。

(正末引净入拜科)(苏文顺云)这拜的是谁?(正末唱)

【太平令】拜的你不须审问,(苏文顺云)哥哥,他是谁?(正末唱)他便是定奴的女婿郎君。您去了二十载不通音信,十八上才成秦晋。(苏文顺云)哥哥,你怎生匹配他两个来?(正末云)我也曾勘婚,过门,便就亲,结果了他夫妻和顺。

(净云)老爹,我拜的是谁?(正末云)是你丈人。(净云)是我丈人?我恰才在他门前作赘来。(孟仓士上,云)小官孟仓士是也。奉圣人的命,着小官代来降香。早到这相国寺前了。左右,接了马者。(见苏文顺科,云)哥哥,连日少会。(苏文顺云)兄弟,这里有个大恩人,你相见咱。(见正未科)(正末云)原来是兄弟孟仓士。(苏文顺云)门首怎生喧闹?(张千云)拿住一个偷马的贼,连银唾盂也追出来了。(苏文顺云)与我拿过来者。(见科)(正末云)兀的不是侯兴?这个不是定奴孩儿?(苏文顺见定奴、孟见净各悲科)(正末云)兄弟且休烦恼。(唱)

【川拨棹】那的是痛欢欣,去时节竹议沦,你两个苦志修文,温故知新。这的是显耀男儿气分,只愿你早成名天下闻。

(云)受春孩儿,过来见你老爷。(孟仓士云)这小的是谁?(正末唱)

【乱柳叶】这孩儿是你的亲孙,这官人是你的家尊,哎!你个定奴儿快疾将你爷来认。早是我希彪胡都喜。则管耻迷丢答都问。我须是匹配你的大媒人。(净云)今日俺亲爷见亲儿,亲儿见亲爷,怎不欢喜?老爹你过来。干你甚事?(推正末科)(旦儿云)今日亲爷见亲女,亲女见亲爷,怎不欢喜?老爹你过来。干你甚事?(推正末,做悲科,唱)

【水仙子】我好生的和劝到半时辰,亲的原来则是亲。亲儿亲女把亲爷认,中间里干闪下老业人,我死后做了个无主孤魂。他虽是生身父,我也有养育恩,二十年枉受辛勤。

(苏文顺云)兄弟,罗李郎哥哥有大恩于咱,他年老无儿,咱两家奉养到老。侯兴送法司问罪。天下喜事,无过父子团圆。杀羊造酒,做个庆喜筵席。(正末云)我此一来呵。(唱)

【收尾】到长安受尽多劳顿。业则为故人义分。你两个养儿女的都到了家,可惜我赶候兴的干折了本。

题目莽汤哥崄钉远乡牌

正名罗李郎大闹相国寺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