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冯玉兰夜月泣江舟

第一折

(冲末扮冯太守引净张千、丑家童上)(冯太守云)老夫姓冯名鸾,字文翔,祖居洛阳人也。由进士出身,累为郡守,今改福建泉州府知府之职,前去理任,明日绝早辞朝。今日是个好日辰,着夫人同小姐、小舍人先行,老夫明日出城。家童,你跟着夫人,路上小心在意,好生看管。待我到时,开船长行便了。(家童云)理会的。我同奶奶、小姐、小舍人,照管着行李先去。雇下一只好船,专等老爷到时,一同开船只个。(冯太守云)张千,你跟我往公馆中歇息,待明日辞朝去来。(下)(家童云)俺老爷去了也。我把这行李一一收拾下了,将这车辆打点的停当,只等奶奶和小姐、小舍人出来时,上了车,便索出城去。这早晚奶奶和小姐、小舍人敢待来也。(旦儿扮田夫人同正旦冯玉兰、俫儿、梅香上)(正旦云)妾身冯玉兰是也,今年十二岁。母亲田氏,是受过诰封的夫人。小兄弟憨哥,今年七岁。还有一个梅香,叫做春娇,是从幼儿服侍我的。俺父亲除福建泉州府知府,前去理任。今日俺这家小前行,俺父亲待到明日辞了朝,一同的开船。母亲,家童将行李都收拾停当了么?咱上了这车,慢慢行咱。(家童做见科,云)奶奶和小姐、小舍人都来了,车儿走动些。(夫人云)家童,仔细看顾行装也。(正旦云)母亲,您孩儿生长深闺,未尝见街市上,咱在这香车内试看一看咱。(唱)

【仙吕】【点绛唇】则见那马足车尘,往来无尽。频询问,何处前津。可兀的日远长安近。

【混江龙】你把那行装整顿,无过是一琴一鹤紧随身。我是个闺中少女,更和这堂上慈亲。着甚的家使奴先教开道路,也只为俺女孩儿不惯出房门。你一行行一步步休得辞劳困。!

(家童云)小姐,你则管走路儿,不要管别的事。这都是我的干系。兀那前头的车上,掉了我的搭裢,我拾起来者。(正旦唱)我这里叮咛的道你与,可也要服待殷勤。

(家童云)奶奶和小姐、小舍人,不一时早出的城门了也。奶奶敢肚饥了,且住一住儿,等我买几个波波来吃吃咱。(夫人云)家童,俺不饥,且趱行路程。待咱下了车,上的船,那时吃些茶汤儿那。(正旦云)母亲说的是。(唱)

【油葫芦】休那里说短论长语话频,(家童云)您每坐着车儿,自自在在的,我从五更鼓起来,打点行李,走了这半日,你便不知饥,我可肚里饥哩。(正旦唱)我须是有量忖,又没个村庄道店好安存。只我这各书达礼当恭谨,怎肯着出乖露丑遭谈论。他那里苦厮缠,好教我越怒嗔。我巴不得两三朝飞到泉州郡,可甚的沿路只逡巡。

(家童云)这里到河边,也不是一步的路。奶奶你车儿里有甚么干粮,与我此也好。(夫人云)俺这车儿里那里得干粮来?到前面时,住一住儿罢。(正旦云)母亲,咱也不必下车儿去,就将甚么茶汤儿来,与咱吃了再行。(唱)

【天下乐】咱是个嫩蕊娇枝一女人,俺那家也波尊,家尊是缙绅。生怕失家声,故将饥饿忍。晕的呵眉黛颦,厌的呵神思昏,则愿驾香车去路稳。(家童云)好,好,可早来到河边也。奶奶和小姐、小舍人且住在这里,等我寻船去来。(净扮梢公上,云)自家是个使船的梢公,专送这来往客商人等。且将船只撑近岸边,看有甚么人来雇船那?(家童见科,云)兀那梢公,你把那船雇与俺罢。(梢公云)你雇往那里去?(家童云)我雇船往山西去。(梢公云)那里得山西的水路?(家童云)兀那船家,你听者!俺非是小人家雇你的船只,俺大人是冯太守,升福建泉州府赴任去的,止是家小,有些行李。你若着俺在你船上,你那舱里还好顺便带些私货。是我总承你,你还不知哩。(梢公云)这等就搬行李,请家小上船。(家童云)船家,你这船会打筋斗么?(梢公云)船怎么会打筋斗?(家童云)你这船开到河心里弄翻了,倒把桅竿直戳下泥里去,这不是打筋斗?(梢公云)多谢你放屁的口!说这利市的话。(家童请夫人、正旦科。云)奶奶和小姐、小舍人,船都雇下了。行李也搬上船了,则请奶奶和小姐、小舍人上船。你每仔细,身上可都有葫芦么?(正旦云)要那葫芦怎的?(家童云)只要有了葫芦,随他掉在河里,再淹不死。(正旦云)母亲和兄弟,同上船去来。(夫人云)姐姐,你好生看小舍人咱。(正旦云)母亲,您孩儿知道。(夫人同正旦、俫儿上船科)(家童云)仔细,仔细,这性命都在这块跳板上哩。(正旦云)上的这船来了。家童,便安排些茶饭来,与母亲和俺吃用。待明朝父亲来时,便好开船也。(夫人云)孩儿说的是(正旦唱)

【那叱令】俺父亲呵待明朝早晨,便拜辞也禁门;待明朝早晨,便到来也水滨;待明朝早晨,便开船也动身。淅零零风乍生,白茫茫波流紧,看一派江景凄人。

(家童云)天色将晚,俺们早早的歇息了罢。(正旦唱)

【鹊踏枝】恰才个日斜曛,可又早月黄昏,则见那渔火孤村,罢网收纶。掩篷窗且捱过了今宵时分,不觉的困腾腾越减精神。

(云)母亲,天色晚了也。船上人都歇息去了,俺在车此来一路奔驰,好生困倦,咱睡一睡儿咱。(夫人云)孩儿说的是,俺和你睡些儿咱。(夫人、俫儿、梅香、家童、梢公同下)(正旦做睡科,云)俺母亲和兄弟都睡了,父亲又不在此,这船泊在河下,人又生,路又野,甚么睡到的我这眼里也!我且披上衣服,坐一坐咱。(做打梦科)(净扮邦老上)(正旦云)呀,好是奇怪,那里这等鞋底鸣、脚步响?不由的我这心中不怕也!(唱)

【后庭花】猛听的响擦擦似有人,(带云)我起来试听咱。(唱)早諕得我急煎煎怎坐存?按不定可丕丕心儿跳,揾不干汗淋淋湿满巾。(邦老做拿刀入舱)(正旦做转身见惊科)(唱)荒野外四无邻,眼睁睁向谁投奔?可怜咱妇女们,做官的又赤贫,止不过影与身,再没甚金共银。您何须紧厮跟,挡咽喉强劫人。好教我哭啼啼难理论,待向前还倒褪。

(邦老做拦住科)(正旦做走科)(唱)

【青哥儿】呀,则见他忙将、忙将兵刃,可教我怎生、怎生逃遁?你若是留得我残生过几春。我可也答报你深恩,敬似俺严亲。奉侍晨昏,不避辛勤。衣进时新,食献奇珍。情愿与你做孩儿左右不离身,甘承认。

(邦老做赶杀科,下)(正旦做惊醒科,云)兀的不唬杀我也!呀,原来是做的一个恶梦,好生不祥!这早晚方才半夜也,百般的不得天明,叫我怎么还睡的着?(唱)

【赚煞】百般的盼不到晓鸡鸣,强搭伙这鲛绡盹。水声儿偏傍着孤舟滚滚,怕流不尽俺心头忄敝忄敝的闷。猛想起梦儿中遇见强人,尚销魂,带着满面啼痕,休道睡眼蒙胧不是真。(内做鸡叫科)(带云)可早天明了也。(唱)渐见晨光隐隐,(家童上,云)天明了也,叫梢公早些开船,叠在官厅傍边,恐怕老爷将次来也。(正旦唱)移到这官厅侧近,(带云)只等俺父亲来呵,(唱)去向成都肆里访着那个卜钱人。(下)

 

第一折

(冲末扮冯太守引净张千、丑家童上)(冯太守云)老夫姓冯名鸾,字文翔,祖居洛阳人也。由进士出身,累为郡守,今改福建泉州府知府之职,前去理任,明日绝早辞朝。今日是个好日辰,着夫人同小姐、小舍人先行,老夫明日出城。家童,你跟着夫人,路上小心在意,好生看管。待我到时,开船长行便了。(家童云)理会的。我同奶奶、小姐、小舍人,照管着行李先去。雇下一只好船,专等老爷到时,一同开船只个。(冯太守云)张千,你跟我往公馆中歇息,待明日辞朝去来。(下)(家童云)俺老爷去了也。我把这行李一一收拾下了,将这车辆打点的停当,只等奶奶和小姐、小舍人出来时,上了车,便索出城去。这早晚奶奶和小姐、小舍人敢待来也。(旦儿扮田夫人同正旦冯玉兰、俫儿、梅香上)(正旦云)妾身冯玉兰是也,今年十二岁。母亲田氏,是受过诰封的夫人。小兄弟憨哥,今年七岁。还有一个梅香,叫做春娇,是从幼儿服侍我的。俺父亲除福建泉州府知府,前去理任。今日俺这家小前行,俺父亲待到明日辞了朝,一同的开船。母亲,家童将行李都收拾停当了么?咱上了这车,慢慢行咱。(家童做见科,云)奶奶和小姐、小舍人都来了,车儿走动些。(夫人云)家童,仔细看顾行装也。(正旦云)母亲,您孩儿生长深闺,未尝见街市上,咱在这香车内试看一看咱。(唱)

【仙吕】【点绛唇】则见那马足车尘,往来无尽。频询问,何处前津。可兀的日远长安近。

【混江龙】你把那行装整顿,无过是一琴一鹤紧随身。我是个闺中少女,更和这堂上慈亲。着甚的家使奴先教开道路,也只为俺女孩儿不惯出房门。你一行行一步步休得辞劳困。!

(家童云)小姐,你则管走路儿,不要管别的事。这都是我的干系。兀那前头的车上,掉了我的搭裢,我拾起来者。(正旦唱)我这里叮咛的道你与,可也要服待殷勤。

(家童云)奶奶和小姐、小舍人,不一时早出的城门了也。奶奶敢肚饥了,且住一住儿,等我买几个波波来吃吃咱。(夫人云)家童,俺不饥,且趱行路程。待咱下了车,上的船,那时吃些茶汤儿那。(正旦云)母亲说的是。(唱)

【油葫芦】休那里说短论长语话频,(家童云)您每坐着车儿,自自在在的,我从五更鼓起来,打点行李,走了这半日,你便不知饥,我可肚里饥哩。(正旦唱)我须是有量忖,又没个村庄道店好安存。只我这各书达礼当恭谨,怎肯着出乖露丑遭谈论。他那里苦厮缠,好教我越怒嗔。我巴不得两三朝飞到泉州郡,可甚的沿路只逡巡。

(家童云)这里到河边,也不是一步的路。奶奶你车儿里有甚么干粮,与我此也好。(夫人云)俺这车儿里那里得干粮来?到前面时,住一住儿罢。(正旦云)母亲,咱也不必下车儿去,就将甚么茶汤儿来,与咱吃了再行。(唱)

【天下乐】咱是个嫩蕊娇枝一女人,俺那家也波尊,家尊是缙绅。生怕失家声,故将饥饿忍。晕的呵眉黛颦,厌的呵神思昏,则愿驾香车去路稳。(家童云)好,好,可早来到河边也。奶奶和小姐、小舍人且住在这里,等我寻船去来。(净扮梢公上,云)自家是个使船的梢公,专送这来往客商人等。且将船只撑近岸边,看有甚么人来雇船那?(家童见科,云)兀那梢公,你把那船雇与俺罢。(梢公云)你雇往那里去?(家童云)我雇船往山西去。(梢公云)那里得山西的水路?(家童云)兀那船家,你听者!俺非是小人家雇你的船只,俺大人是冯太守,升福建泉州府赴任去的,止是家小,有些行李。你若着俺在你船上,你那舱里还好顺便带些私货。是我总承你,你还不知哩。(梢公云)这等就搬行李,请家小上船。(家童云)船家,你这船会打筋斗么?(梢公云)船怎么会打筋斗?(家童云)你这船开到河心里弄翻了,倒把桅竿直戳下泥里去,这不是打筋斗?(梢公云)多谢你放屁的口!说这利市的话。(家童请夫人、正旦科。云)奶奶和小姐、小舍人,船都雇下了。行李也搬上船了,则请奶奶和小姐、小舍人上船。你每仔细,身上可都有葫芦么?(正旦云)要那葫芦怎的?(家童云)只要有了葫芦,随他掉在河里,再淹不死。(正旦云)母亲和兄弟,同上船去来。(夫人云)姐姐,你好生看小舍人咱。(正旦云)母亲,您孩儿知道。(夫人同正旦、俫儿上船科)(家童云)仔细,仔细,这性命都在这块跳板上哩。(正旦云)上的这船来了。家童,便安排些茶饭来,与母亲和俺吃用。待明朝父亲来时,便好开船也。(夫人云)孩儿说的是(正旦唱)

【那叱令】俺父亲呵待明朝早晨,便拜辞也禁门;待明朝早晨,便到来也水滨;待明朝早晨,便开船也动身。淅零零风乍生,白茫茫波流紧,看一派江景凄人。

(家童云)天色将晚,俺们早早的歇息了罢。(正旦唱)

【鹊踏枝】恰才个日斜曛,可又早月黄昏,则见那渔火孤村,罢网收纶。掩篷窗且捱过了今宵时分,不觉的困腾腾越减精神。

(云)母亲,天色晚了也。船上人都歇息去了,俺在车此来一路奔驰,好生困倦,咱睡一睡儿咱。(夫人云)孩儿说的是,俺和你睡些儿咱。(夫人、俫儿、梅香、家童、梢公同下)(正旦做睡科,云)俺母亲和兄弟都睡了,父亲又不在此,这船泊在河下,人又生,路又野,甚么睡到的我这眼里也!我且披上衣服,坐一坐咱。(做打梦科)(净扮邦老上)(正旦云)呀,好是奇怪,那里这等鞋底鸣、脚步响?不由的我这心中不怕也!(唱)

【后庭花】猛听的响擦擦似有人,(带云)我起来试听咱。(唱)早諕得我急煎煎怎坐存?按不定可丕丕心儿跳,揾不干汗淋淋湿满巾。(邦老做拿刀入舱)(正旦做转身见惊科)(唱)荒野外四无邻,眼睁睁向谁投奔?可怜咱妇女们,做官的又赤贫,止不过影与身,再没甚金共银。您何须紧厮跟,挡咽喉强劫人。好教我哭啼啼难理论,待向前还倒褪。

(邦老做拦住科)(正旦做走科)(唱)

【青哥儿】呀,则见他忙将、忙将兵刃,可教我怎生、怎生逃遁?你若是留得我残生过几春。我可也答报你深恩,敬似俺严亲。奉侍晨昏,不避辛勤。衣进时新,食献奇珍。情愿与你做孩儿左右不离身,甘承认。

(邦老做赶杀科,下)(正旦做惊醒科,云)兀的不唬杀我也!呀,原来是做的一个恶梦,好生不祥!这早晚方才半夜也,百般的不得天明,叫我怎么还睡的着?(唱)

【赚煞】百般的盼不到晓鸡鸣,强搭伙这鲛绡盹。水声儿偏傍着孤舟滚滚,怕流不尽俺心头忄敝忄敝的闷。猛想起梦儿中遇见强人,尚销魂,带着满面啼痕,休道睡眼蒙胧不是真。(内做鸡叫科)(带云)可早天明了也。(唱)渐见晨光隐隐,(家童上,云)天明了也,叫梢公早些开船,叠在官厅傍边,恐怕老爷将次来也。(正旦唱)移到这官厅侧近,(带云)只等俺父亲来呵,(唱)去向成都肆里访着那个卜钱人。(下)


第二折

(冯太守引张千上,诗云)安排五马出京华,处处春风送落花。传语前驱休喝道。恐惊林外野人家。老夫冯鸾,今往泉州理任,辞了朝来,早到那河边了也。张千,便与我寻那家小船只,在于何处?(张千云)理会的。你看么,绕着这河边似篦子一般,摆下这许多的船只,教我那里寻去?这家童也不出来接我每一接。(家童同梢公上,云)我家这个老头儿,这早晚还不到,我是往涯上看一看去咱。(做见科)(张干云)兀的不是家童?你在那里?要我寻了你这一日。(家童云)适才吃了饭,我在这船头上学打拳耍子。张千,我家那老头儿在那里?(张千云)在那里不是?(张千做报科,云)禀爷,寻着船了也。这的不是家童?(冯太守云)家童,船在那里?(家童云)船在官厅傍边,等候着哩。(冯太守云)咱收拾上船去。(做上船科)(正旦同夫人、俫儿、梅香上)(正旦云)妾身冯玉兰,同母亲、兄弟,等侯父亲去来。(做见科)母亲,父亲早来了也。(冯太守云)夫人,我来了也。兀那梢公,便与我开船去。(梢公云)知道。只等那船头上烧了利市纸马,分些神福,吃得醉饱了,便撑动篙来,开起船来,扶舵的,往里倒!(正旦云)父亲,您孩儿昨日先到的船上,晚间得了一梦,十分的凶怪。今日行船,须索仔细也。(冯太守云)孩儿放心。梦中之境,末可深信,吉人自有天助。梢公,乘着这顺风,拽起篷来者!(正旦云)你看才拽的这篷来,须臾间早行了数十里水程也。(唱)

【正官】【端正好】恰开船抬头觑,早行了数里程途。只为一帆风肯把行人助,来到这渺渺烟霞处。

【滚绣球】芦花岸如雪堆,蓼花滩似锦铺,野鸥闲自来自去,彩云轻时卷时舒。帆影儿荡碧波,橹声儿过绿浦,恰便是走马般不停不住,见白茫茫远接天隅。烟光半向江心敛,树色全从水面浮,江景也模糊。

(夫人云)老爷。船行了数日,可端的几时方到那泉州也?(冯太守云)夫人,这路程上要看风便不便,怎么定的日子?(正旦云)父亲,咱离了都城,可早十数日了也。(唱)

【倘秀才】我这里款款的掐春葱来细数,何日见泉州景物?(冯太守云)孩儿也,那泉州府终有到的日子哩。(正旦唱)经了些风雨声中听鹧鸪。(梢公云)远远望见前面,那一片大水,就是大江了也。(冯太守云)兀那梢公,且慢慢的行者。是好大水也。(正旦云)父亲、母亲,你看水连着天,天连着水。(唱)你看那水大连四野,莫是洞庭湖?(冯太守云)孩儿,这是大江,不是洞庭湖。(正旦云)父亲,着船家将这船,略住一住儿咱。(唱)且将这船来缆住。

(梢公云)禀爷,天色晚了,江水大风又大,恐有疏失,不如湾船罢。(冯太守云)恁的呵,你在那芦花深处,将船湾住者。(梢公云)这个就叫做黄芦荡,正好湾船。下篷,下篷,慢着,慢着,缆住了船也。(家童云)船缆住了也。放下跳板,我往岸土活一活脚去。(夫人云)家童,你且看些饭来,与俺食用咱。(家童云)你这个奶奶,但住下则讨嘴吃,慌些甚么!等我到江边,洗了澡来。就捞几个螃蟹与你吃。(梢公云)你休在这里只管嚷闹!你看晚饭去。等舱里老爷吃了,早早的睡一睡,明日绝早起来,还要过江去哩。(冯太守云)夫人和小姐,你看江面上被那晚色相侵,端的使人思乡感叹也!(正旦云)父亲,你孩儿试看咱。(唱)

【滚绣球】我只道渚烟生逐好风,却原来海潮回催暮雨。动乡愁暗伤情绪,(夫人云)小姐,俺几曾见这般大江水也!(正旦唱)都则为俺家尊受职迁除。(冯太守云)孩儿,若不是我为泉州太守呵,你子母儿一世也到不的此处。(正旦唱)若不是逐功名如转蓬,怎能勾对江山似画图?看东溟渐升玉免,早西山坠尽金乌。见渔家灯火明还灭,听野寺钟声断又续,此景非俗。

(夫人云)孩儿,明日早要开船过江,我和你早些睡去来。(下)(梢公云)船上人,大家小心仔细,睡便睡,要睡得醒觉些,休着人上船来,偷了我的篙子橹杖去。都睡罢,都睡罢!(冯太守云)家童,你与我点起灯来者,我向舱里,和夫人、小姐每闲坐一坐咱。(家童云)兀的灯在这里,你每坐,我自去睡也。(净扮巡江官屠世雄引卒子上,诗云)往来巡绰大江中,举棹张帆只看风。可知贼子闻咱怕,则我是胆大心粗屠世雄。某乃巡江官屠世雄是也,引着这数百水兵,专管沿江擒拿贼寇。来到这黄芦荡,将船缆住者!(梢公骂科,云)是那个棺材,将我的船撞一下?你岂不晓的行船不撞坐船哩?(屠世雄云)我是巡江的官船。(梢公云)呸!你是巡江的官船,偏我的不是官船!我这船上载着的是福建泉州府冯太爷,同着家小哩。(屠世雄云)原来也是一只官船,你去请你那老爷出来,与俺相会一面咱。(梢公云)你且等一等,待我和舱里老爷说去。(报科,云)禀老爷得知,这里有个巡江的官,要请你相见哩。(家童云)哫!兀的贼囚,我辛苦了这一日,恰待要收拾睡,你又这般叫甚么?只说我家老爷睡着了,不开船舱门,不好相见,等明日罢。(冯太守云)家童,你住者,则怕是老夫相识的人。可开那船舱门,一面看茶,待老夫与他厮见咱。(做出门科)(做相见科)(屠世雄云)小官夜晚间,不知是泉州太守大人,不曾回避,小官得罪了也。(冯太守云)彼此各为公事,元无统属,何回避之有?请问大人现任何职?有何公事到此?幸勿隐讳。(屠世雄云)小官姓屠名世雄,奉上司差遣,领着水军,沿江捕捉贼寇,体察奸细。偶然阻风,到此泊舟,因见这只官船在此。小官问那船上的人,说道是老大人的家小行李,都在船上。小官恐怕是贼船,故来动问。勿罪!勿罪!(冯太守云)原来是巡江的官员,与老夫虽分文武,总是一殿之臣,今日相逢,非同容易。叫家童你快安排酒肴,请大人过我船上。略叙三杯,有何不可?(屠世雄云)小官有何德能,敢劳大人如此费心也?(冯太守云)中途暮夜,虽无所备,老夫聊借一杯,与大人少叙闲话而已。梢子把船相并着,请屠爷过来者!(屠世雄做上船科,云)大人先请。(做入舱科)(冯太守云)家童,将酒来。(做把盏科,云)大人,请满饮此杯。(屠世雄做饮酒回敬科,云)大人,小官素不相识,今蒙一见如故,足知大人尊量不浅也。(冯太守云)咱和你慢慢的饮几杯咱。据大人状貌魁梧,言谈倜傥,真乃老夫所敬,当以出妻献子。家童,请的奶奶和小姐、小舍人参拜大人咱。(家童云)理会的。也不曾见这老傻厮,人生面不熟的,就着奶
奶出来。且依着他,请奶奶去。(家童请科,云)奶奶和小姐、小舍人,老爷有请,都着你过去,与那个巡江官相见哩。(夫人云)小姐,父亲在前舱里面,有个甚么巡江宫,着俺出去,与他相见,咱须索走一遭去。(正旦云)母亲,你孩儿青春年少的,这早晚更深夜半,知他是甚么人?我不去见他也罢。(夫人云)孩儿,与你父亲相交的,必是你叔父之辈,咱便去相见呀,料也不妨么。(正旦唱)

【倘秀才】你道是与俺家尊故熟,(家童云)快出来罢,他又不抢了你去,老爷等着你哩!(正旦唱)因此上出妻也那献女,(家童云)奶奶和小姐,你出去也没甚事,无过则是着递一杯酒儿。(正旦唱)可着我翠袖殷勤捧醁醑。(夫人云)小姐,不知是甚么官员,你到那里,把体面相见咱。(正旦唱)我羞答答难相见,娇怯怯自踌躇,低头怕语。

(夫人云)孩儿,你父亲性儿不好,咱去来,你跟着我者。(做见科)(屠世雄云)呀,夫人来了也。小官在此多扰,有一拜咱。(做拜科)(冯太守云)小姐和孩儿,参拜大人咱!(做拜科)(屠做回礼起看夫人种)(背云)是好个妇人也!(冯太守云)小姐和小舍人且靠后者,你母亲与大人把盏者。(夫人把盏科,云)将酒来,大人满饮此杯。(屠世雄做佯醉接盏上下觑科,云)夫人,屠世雄吃干了。(正旦云)梅香,你看那个官,将俺母亲上下相觑,是一个不良的也呵!(唱)

【呆骨朵】我见他假醺醺上下将娘亲觑。不由我战钦钦魄散魂无。(屠世雄云)左右,与我唤将那心腹的人来,我有事分付他。(卒子云)理会的。(做唤科,云)兀那船上的小军儿,屠爷唤你哩。(卒子持枪刀土,云)家将都来了也。(正旦惊科,唱)忽听的大叫高呼,摆列下长枪的这巨斧。(屠世雄云)小校,将我的兵器来!(卒子递刀科)(屠世雄做接刀科,云)口退!兀那冯太守,你认的我么?(冯太守云)呀,大人,老夫怎生不认的你?(夫人云)不中,俺索回避者。(屠世雄拦科,云)你那里去?众军校,与我围住这船者!(正旦唱)一个个挺霜锋相拦截,(带云)母亲,怎不回避咱?(众喝科,云)那里去?(正旦唱)好着我无处个寻门路。(屠世雄云)你趁早儿随顺了我者。(冯太守云)你要老夫随顺甚么来?(正旦云)父亲,原是你差了也。(唱)都是你没来由揽祸灾。(屠世雄云)休教走了一个!(正旦云)哎,父亲也,(唱)到如今急煎煎怎当堵?

(冯大守云)老夫不知,大人主何缘故,你可明对老夫说者。(屠世雄云)冯太守,我因见你夫人有颜色,我如今要你把那夫人与我为妻。你若不肯呵,我便认的你,这刀须认不的你!(冯太守云)这怎么使得?(屠世雄云)你既然不肯呵,先杀了这老匹夫!(冯太守叹云)嗨!正是夫妻本是同林乌,大限来时各自飞。夫人,我也只保得自己性命,保不得你了。(回云)罢!罢!罢!我老夫人愿将夫人献与你,饶了我罢。(屠世雄云)恁的呵,将夫人请过船去。(夫人哭科,云)兀的不痛杀我也!(做跳江科)(众做栏科)(屠世雄云)左右。扶入俺船舱里去。(众扶住夫人科)(夫人做回顾科,云)哎哟!儿也!谁想有这场横祸也!(正旦同俫儿哭科,云)母亲,你怎生撇下的我们去也?(冯太守哭云)夫人也。痛杀我也!(正旦做拽住夫人科)(唱)

【伴读书】今日个子共母应难顾,夫共妇生离去。奸教我负屈衔冤无申诉。只有个椎天抢地号啕哭。(屠世雄喝科,云)口退!兀那女孩儿,哭甚的来,你看我这刀么?(正旦唱)倒惹他努睛突眼生嗔怒,一谜的将俺奔呼。

(冯太守云)孩儿休嚷,看他这等利害,不如顺他将的去罢。(正旦哭科)(唱)

【笑歌赏】眼睁睁难做主,(冯太守云)孩儿,你便教我怎生做主那?(正旦唱)埋怨你个生身父,何口得重完聚?(屠世雄云)小校,休管他,咱自到船上去来。(做扯夫人上船科)(冯太守、俫儿、正旦做扯哭科)(正旦唱)想当初梦不虚,到今朝遇贼徒,天、天、天,只愿的神明护。

(屠世雄举刀、夺夫人下)(重上,云)紧守着夫人,待我往他那船上去。试听他说甚么言语者。(做上船听科)(冯太守云)孩儿,这是我的不是了也。他现领着一班刀斧手。动不动要杀人,教我怎生救济你那母亲来?孩儿,你且放心者。我如今不上泉州到任,径回京师,只拣大大的衙门里,告下这厮来。那厮是个有职官员,躲的到那里去?莫说送还你母亲,那厮还要问个强夺人妻的罪名哩。(正旦云)父亲,须索速报此仇恨也!(屠世雄云)嗨,早是好也,你听那厮说的话,必然做出来。罢、罢、罢!凡事先下手者为强。我既然抢了他夫人去,他又是个观任太守,我可不反落其手?则不如就今夜走过他船上,先将那老匹夫杀坏了。以免后患。左右,都跟我来!(众做上船科)(屠世雄云)左右,与我围住着,休教走了那老匹夫!(做见科)(冯太守跪科,云)大人可怜见,只留我一个老命罢!(屠世雄云)这老匹夫,你恰才道甚么来?我听得多时了也。比及你明日告我时,不如今日我先杀了你,可不好那!(做杀太守下科)(屠世雄云)一不做,二不休,落的见一个,杀一个,都与我杀坏了者!(众做杀家童、梢公、梅香、俫儿科)(正旦做慌躲、做砌末抛入水科,云)我将这书匣,先抛入水去,然后好逃命也。(屠世雄云)左右,你看是甚么人跳在水中?(众做看科,云)不知是谁一个跳在水里去了。(众做寻科)(正旦做躲在船舵上科,云)妾身得脱身,且躲在这船梢舵上。只愿救苦难观世音保护,救我这一命咱!(屠世雄云)左右,看那杀死的尸首内,少了那一个?(众点科,云)老爷,止少了一个小姐。(屠世雄云)恰才跳江的那个,必然是小姐。莫说是十多岁的女儿,量这条大江,跳下去也没活的了。左右,便收拾开船,载着咱夫人行者!只我一片好心。天也与我这条儿糖吃。(诗云)要夺夫人做我妻,一家杀的血淋漓。从今剪草除根后,不怕傍人说是非。(同下)(正旦云)我在这船舵上,坐好久了,这会儿不听见了说话,这贼汉敢去了也。我板着这舵梗跳上船梢,悄地看一看咱。这是船舱里。(做见死尸哭科。云)你看我那父亲和兄弟,梅香、家童。连着船上两个梢公,尽被他杀死。我是个女孩儿家,守着这一船死尸,好是怕人也。哎哟!百忙里又板大风刮断了缆,将这船直飘在江心里去了。(唱)

【煞尾】怎又刮起这大风,把俺船吹去,又不知吹去何方,可着的个边际无。眼睁睁放着娘亲被他掳,痛煞煞把俺兄弟爹爹都杀取,刚只一个家僮不留与。兀那驾船的梢公和你有甚毒,也着他跟了俺一家儿入地府。待叫来又被气堵住咽喉叫不出苦,待走来又被船打在江心走不上路。却教俺守着这血泊里尸骸怎发付?哎哟!天那!你也可怜见俺个没倚靠的青春少年女!(下)


第三折

(外扮金御史引祗候、梢公上)(梢公云)后面把舵的仔细,我在这里拦头。天色晚了也,把船拢岸罢,恐怕黑下来,不好使的篙子哩。(金御史云)兀那梢公,你这船嚷闹怎么那?(梢公云)请老爷自在舱里稳稳的坐定,小的每收拾锚缆哩。(金御史云)老夫姓金名圭,字延简,祖居扶风人氏。叨中甲第。累官加到都御史之职。近因江南等处,盗贼生发,圣人命俺巡抚江南,敕赐势剑金牌,体察奸蠹,理枉分冤,先斩后奏,今日泊船在此。左右与我点起灯来,我看些文卷者。(祗侯云)理会的。(背云)老爷看文卷,我每也看些文卷。(祗候云)你有甚么文卷的看?(一祗候云)我一路上跟着老爷,那个馆驿里吃的好,吃的不好,都写一人总帐。若是老爷考满回朝之时。少不的我也跟去拿出这文书来,也显的我这油嘴的有名儿。(祗候云)休嚷。等老爷看文书哩。(金御史云)夜已深了,你看这灯半明不灭的,我自剔这灯咱。还有几宗文卷,未曾看完,待我从头儿看将来。呀,这灯可怎么又暗了?我再剔一剔这灯咱。(冯太守同俫儿、家童、梅香、梢公魂子提头上)(金御史云)我剔了这灯也,试看这文卷咱。(众魂子做灯下拜跪科)(金御史见科,云)好奇怪!兀那灯下四五个提头的鬼魂。你是何处人,被人杀坏?老夫决然要与你做主也。(众魂子做拜科)(金御史云)尔且退者!(众魂子下)(金御史云)左右,这会儿多早晚也?(祗侯云)是三更时分了。(正旦上,云)这般被风吹的去,不知这里却是那里也?(梢公做叫科,云)不好了,不好了,快把篙子垫住,着上流头那里傥将下一只船来,不要撞坏了我家的船那!(金御史云)你是看咱。(祗侯云)禀爷,这一只船想是失风的,船上并无一个人,被风打将来,紧贴在俺船边厢哩。(金御史云)你休上他那船去,到明日早间,看是那里的船只。(祗候云)理会的。(正旦云)这船被风吹到这里,可怎生住下?妾身这一日一夜,水米没半星儿粘牙,伴着这五六个死尸,又没个灯火,微微的透着些月光入来,看了好凄惨人也呵!(唱)

【商调】【集贤宾】正沧江夜寒明月皎,觑地远叩天遥。这船呵在风中簸荡任东西,水上浮漂。又无人把舵推篷,那里也举棹撑篙。我则听的古都都泼天也似怒涛,斗合着忽剌刺风声儿厮闹。这水也流不尽俺千端愁思积,这风也抵不过俺一片哭声高。(带云)父亲和兄弟,你都死的好苦也!(唱)

【逍遥乐】俺也几番价把爹爹连叫,只见他七魄悠然,三魂去杏。(做哭科,云)痛杀我也!父亲、兄弟也,(唱)好着我独自嚎啕,这杀人恨何日才消?怎得个清耿耿的官员斯撞着,劈头儿把冤情披告。告他将父亲杀死,兄弟亏图。娘亲来占了。

(云)父亲、兄弟,兀的不悲痛杀我也!(金御史云)那里这般隐隐的哭声?敢就是那被人杀的鬼魂么?(祗候云)老爷,这里有个甚么鬼魂?就是恰才那一只空船上,有人在舱里啼哭,像一个女人的声气那。(金御史云)怎生那空船上有小女人啼哭?是真个?我试听咱。(做听科)(正旦云)那里这般人声,諕杀我也!(唱)

【金菊香】我这里低头不语眼偷瞧,(金御史云)兀的不是有人说话也!(正旦唱)呀,小可如昨夜停舟那一遭,莫不是狠贼徒把咱寻见了?你直待要断尽根苗,俺的命恁般薄。

(金御史云)你听波,这船里哭的女人必然有些跷蹊。左右,与我向前,不要諕了他,你只问他一个缘由来者!(祗候云)我是问他去咱。来到这船上,怎生偌大一只船,没的一个人看管?咄!兀那船里的人?(正旦云)哎哟。諕杀我也!兀的不是个人问我哩?且等他说甚么,我是答应咱。(祗候云)船里的人,因何这般啼哭?(正旦云)救我的性命咱。(祗候云)好怪,怎生着我救他的性命?知他是个甚么人?我回老爷的话去。(做回御史话科,云)禀爷,当真是个女人。小的每连叫他数声,只不答应,甫能答应了,他道是你救我的性命咱。(金御史云)左右,将俺的船再挪上前些,靠着他那船,我亲自问他。(祗候云)梢子,将俺的船略挪上前。帮在那空船一搭里者。(梢公云),刚待睡一睡,着你每打搅死我!(做挪船科,云)住了,住了,帮做一搭儿里了也。你看那老爷。听的那船上一个女人啼哭,便要管他,想是出巡久了,一向不曾见阴人哩。(御史做近船边问科,云,兀那船里哭的女人,你有甚么冤枉衷情?你一一的说将来,老夫与你做主也。(正旦唱)

【醋葫芦】则听的叮咛频问取,(金御史云)你是那家妻小,因何在此?(正旦唱)我是那闺门中女艳娇。(金御史云)原来还是个未嫁的女孩儿。你说,你说。(正旦唱)俺父亲是泉州太守恰离朝,(金御史云)泉州太守恰离朝,是到任去么?(正旦唱)不堤防半途逢祸恶。(金御史云)哦,敢是被甚么强盗劫杀了。你家里还有人么?(正旦唱)俺母亲被他驱掠,自使掩一家的两相抛。

(金御史云)清平世界,有这等事!(诗云)几回低首细沉吟,听取舟中泣诉音。则我除冤断枉无偏曲,恰似冰霜一片心。兀那女子,我乃巡抚江南都御史金廷简是也。你果有甚的冤枉不平之事,你一一道来,我替你申雪者。(正旦做哭科,云)老爷,与俺这冤枉的人做主咱!(唱)

【金菊香】你道是除冤理枉的久官僚,你与我那屈死的亲爷将冤恨削。不承望这搭儿卫偏凑巧,这一个天理昭昭,谁想道有今朝!

(金御史云)左右,你与我唤出那女儿来见,我细问他一个端的者。(祗候做唤科,云)兀那船中女人,你出来者,俺老爷唤你哩。(正旦云)哥哥,你是何人也?(祗候云)我们是跟随金御史老爷的人。俺老爷见你那般啼哭。要见你问个明白,与你做主哩。(正旦云)天那!既是这等呵,我见你爷诉冤去咱。(唱)

【醋葫芦】我这里慌速速的脚懒抬,喘吁吁的身战摇。(祗候云)兀那女子,你休慌也。(正旦唱)则这人江中有那一个假相邀,(祗侯云)是俺御史老爷唤你哩,(正旦唱)险把我魂灵儿被他惊散却。生则怕逆徒来到,(做见御史慌科,云)兀的不諕杀我也!(金御史云)休慌,你说你那冤枉之事。(正旦唱)我、我、我,怕的是明晃晃一把杀人刀。

(金御史云)兀那女子,你近前来,你休惊莫怕。老夫乃巡抚江南都御史,专与人除冤理枉。你把那心中冤枉事,备细说来,我好与你辩明做主。(正旦云)大人,妾身姓冯名玉兰,父亲是冯鸾,所除福建泉州府太守。因去赴任,有俺母亲田氏,将带妾身,同一个小兄弟,到于大江边黄芦荡,阻风湾船。至夜间,忽遇着一个巡江官,他道是屠世雄,因同泊舟,与俺父亲谈话,俺父亲见他是仕宦中人,片语相投,就请到俺船上整酒相持,酒后出妻献子。不想此人心中狠毒,将我母乐抢去,后又赶过船来。持着腰刀,将俺父亲并兄弟、家童、梅香、梢公,尽行杀死。妾身当时心生一计,将俺父亲书匣,抛入江中,躲在船梢后舵上,待他去远。妾身复还到船中,随着风浪,漂流至此。不想撞见你个似青天、如白日、去奸细、理冤枉的大人,须索与俺做主也!(做拜科)(金御史云)嗨!谁想巡江官却做下这等的事来。(待云)从头至尾听缘因,怎不旧人不怒嗔。则我笔下难容无义汉,剑头偏斩不平人。兀那女子,这偌多尸首,如今可在那里?(正旦云)大人。都在俺船上哩。(金御史云)左右,你领人去,与我仔细看验来回报。(祗侯云)理会的。(做看科,云)禀爷,那船上死尸,是一个老的,又是一个小孩儿,又是一个女人,又是三个男子汉,总共六个尸首。那头都不在颈上,血糊淋刺的将船板染的一片红,明明是杀死的。(金御史云)哦,六个人都被杀死,可不情理难容也!兀那女子,那个老的是谁?(正旦唱)

【幺篇】则这个年迈的是父亲,(金御史云)又有个小孩儿可是谁?(正旦唱)可怜呵俺弟兄年纪小。(金御史云)那小孩儿原来是你兄弟,可怜!可怜!那个女人是谁?(正旦唱)他是俺梅香小字唤春娇,(金御史云)还有三个男子是谁?(正旦唱)俺家童未将人事晓。(金御史云)是了,那两个呢?(正旦唱)那两个是船家将钱觅到,也都在劫数里不能逃。

(金御史云)左右,这是小姐,请他在俺这船后舱安下。把他那只船也带着,待天明,直至清江浦官厅内,老夫自有个主意。恰才灯下,看些文卷,见几个鬼魂,提着头似要伸诉一般。去不多时,便听的这个女子啼哭。说将起来,就是此一桩冤枉之事。方信道善恶报应,如影随形。但是捉贼无赃,终难定罪。不知他杀坏您父子之时,有甚么赃仗质证来?(正旦云)大人,有、有、有!现今俺船上,他撇下一把刀,便是赃仗了也。(金御史云)左右,快去取那把刀来,我看咱。(祗候做取刀科,云)禀爷,刀在此,上面还带着血痕哩。(金御史云)左右,与我收的好着。则这刀上,要寻杀人贼也。(正旦唱)

【梧叶儿】这江洋真贼盗,怎当俺众冤魂缠定着。他犯了杀人条,现放着大质照,刀头儿血染高。请大人自量度,若不沙只俺小妮子敢平空的将命讨!(金御史云)天明了也。老夫体察公事,一夜不曾睡。左右,分付开了船者,径到清江浦官厅边湾船,问理这一桩公事也。(祗候云)理会的。梢子快开船哩。(梢公云)知道了,慢慢的来。牌子,昨晚那个女孩儿在那里?(祗候云)在舱里。你要问他怎的?(梢公云)和老爷说一声,赏一与我做媳妇罢。(祗候云)噤声!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如今带着他要办理人命公事哩。你则开了船者!(梢公做使船跌倒科)(金御史云)兀那女子,你跟我到清江浦,问理公事去来。(正旦云)俺到的那里,怎生能见那贼汉也?(金御史云)你却不知。但是巡江官,少不的要来参见老夫。(正旦唱)

【浪里来煞】我见他怎恕饶,他见我难推调。怕不来一问一承招,只俺那山海般仇恨须当报。再不用荆条细拷,拚的亲手儿也还上一千刀!(同下)


第四折

(净扮清江浦驿官上,诗云)我做驿宰忒伶俐,吃辛吃苦都不气。接了使客转回来,闲向官厅调百戏。自家是清江浦驿丞。打扫的这官厅干干净净,昨日报帖来说道,金御史老爷今日船到,须索迎接去。远运的望见,敢是金老爷来了也。(金御史引祗侯、梢公上)(金御史诗云)有事关心直到明,早开头踏赴官厅。手持白简秋霜似,专与人间理不平。老夫金廷简。昨夜在江中体出冯玉兰诉冤一事,使老夫一夜不眠。今日行至清江浦,这是个官厅所在,那巡江官员人等,都在此处参见老夫,须索仔细体勘一个虚实。左右,将那口刀收拾好者!将冯玉兰且藏在船上,休得惊諕了他。(祗侯云)理会的。(梢公做使船科,云)船摆了岸上,将跳板撺下,请爷登岸。(金御史同祗候做上岸、入官厅科,云)左右,唤那驿官来。(祗侯做唤科,云)驿官那里?(驿官慌云)有、有、有!(叩见科)(金御史云)兀那驿丞,你出去分付,但是沿江一带大小官员,都着入来参见。(驿官云)老爷,且请了下马饭,驿丞早安排了些胡椒鲜鱼汤,在此伺候。待吃过了,好慢慢的断事。(金御史云)口退!我那在这些酒食?你快去分付着各官咱。(驿官云)这个老爷,真个清廉,你不吃便罢。我出的这门来,分付那官员每去。兀那听候的大小官员,都入公馆中来参见老爷。都进去,都进去!(屠世雄同巡江官上)(屠世雄云)小官屠世雄是也。同俺这巡江官员,参见御史大人去来。可早至公馆也。(做见跪科)(金御史云)别的官员且靠后,唤的沿江巡视官近前来。(众做向前跪科)(金御史云)你便是巡江官?还有未到的么?(屠世雄云)大人在此,谁敢不到?都来了也。(金御云)既然来全了时,你众多的巡江官,必然各人有个分巡的地方。要你各人自供,报文状上来,等老夫好看咱。(屠世雄云)着俺们供报巡视地方,却是甚的主见?我只佯报个地方,将那黄芦荡不提起罢了。(众做报科)(屠世雄做递状科)(金御史接看科,云)你看这沿江去处,都有巡视官,怎生黄芦荡无人巡视?那个所在,正是贼盗出没之处。那个是总理官员?左右,准备下大棒子者!(屠世雄慌科,云)大人,只屠世雄便是总理的官。(金御史云)你既是总理的官,怎么缺了黄芦荡这一处?快快从实说来,但说的有些儿差迟,我不道的饶了你也!(屠世雄云)这黄芦荡就是屠世雄时常屯扎的信地,因此不曾另拨巡视的官。(金御史云)哦,原来你便是屠世雄?你那巡江官擒拿盗贼,必须要兵刃锋利,器仗鲜明,才得有功。左右,你与我一一点闸,再等老夫亲自看验,若少了一件呵,决无轻恕!(祗候做看科,云)禀爷,小的每到各官船
上,将他那随身带的物件等项都看了,件件齐备,不少一些。(金御史云)左右,都将来我看咱。(众做搬衣甲、弓箭、腰刀,放在面前科)(驿官背云)这些巡江官,平日生事,如今可遇着魔头了。(金御史云)兀那一堆什物,是那个巡江官的?(屠世雄云)是屠世雄船上的。(金御史云)将过来我看。(做看科,云)住、住、住!那一件却不是个刀鞘?左右,将那刀鞘过来。(祗侯拿刀鞘递科)(金御史怒云)屠世雄,怎生这一口刀有鞘无刀,你敢戏弄我大臣么?我且问你,这口刀在那里?各官员且回。止留下屠世雄者!(众巡江官拿物件下)(屠世雄云)大人,这口刀因晚间在船上失落了,还不曾配就哩。(金御史云)是怎生失落了来?(屠世雄云)因向船头点闸水军,一时不小心,吊在江中了也。(金御史云)这口刀失的有些缘故,不动刑法,如何肯招?左右,将这厮与我着力打着!(祗侯做打科)(屠世雄云)大人息怒,委是吊在江中,别无甚的情节。(金御史云)还不实说哩,左右,与我打着者!(做打科)(金御史云)这口刀端的是有也是无?快快从实说来!(屠世雄云)委实是吊在江中,便打死屠世雄呵,也无他说。(金御史做笑科,云)这口杀人刀敢有么?(屠世雄云)委实没有。(金御史云)左右,便与我将的那口刀来者。(祗候取刀递与屠世雄科)(金御史云)左右,着那厮可认的是他的刀么?(祗候把刀插入鞘科)(屠世雄惊云)不知这口刀,怎生得到大人手里来?(金御史去)兀那厮,你在黄芦荡,夜间将冯太守父子、梅香、家童、梢公共六人,都被杀死在船上,怎生还推不知哩?(屠世雄云)屠世雄并无此事,敢是另有个天灾人祸,假称屠世雄的么?(金御史云)左右,与我船上唤的冯玉兰小姐来者!(祗候唤科,云)冯玉兰小姐安在?(正旦上,云)哥哥,是谁唤我哩!(祗侯云)小姐,如今俺老爷与你拿着杀人贼了,在官厅上,唤你去与他对证哩。(正旦云)谢天地,谁想拿住贼汉了也!(唱)

【双调】【新水令】急忙忙盼不到接官厅,那一个杀人贼今番拿定。休道那人间无报应,方信是头上有神明。我看他着甚推称,只俺这大人呵清似水朗如镜。

(祗候云)小姐,上紧走动些,老爷坐着久等哩。(做入官厅见科)(正旦见屠世雄怕科,云)兀的不諕杀我也!(唱)

【驻马听】暗自凝睛,不由我不丧胆销魂忽地惊。(金御史云)兀那女子,你怕他怎的?(正旦唱)浑如痴挣,他是个图财致命杀人的精。(金御史云)左右,把那厮与我打着者!(祗候做打科)(正旦唱)这番推勘见分明,则你那夜来凶恶可也还侥幸。眼见的恶贯盈,今朝对了俺亲爷命。

(云)兀那贼汉,俺父亲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止因同在黄芦荡湾船,敬意的设酒请你,出妻献子,将你为上宾相待。谁想你起这点毒害之心,将我父亲和兄弟、梅香等,都行杀死,又将俺母亲强夺的去了。今日可怎生遇着青天老爷,体察出来,将你拿住。兀那贼汉,将我的母亲送还了者!(金御史云)屠世雄,你怎生不回他一言?他那母亲今在何处?快快从实的说来!(屠世雄云)老爷可怜见,到如今着我甚的言语可回他也!(金御史云)他那母亲呢?(屠世雄云)老爷,他那母亲屠世雄实不知道。(金御史云)这厮无礼!到此际尚兀自不肯认哩。左右,与我打着者!(祗候打科)(驿官云)这些巡江的官,来到馆驿里,把我不是打便是骂,要酒吃要肉吃,迟了些就打嘴巴拳。你今日可也为事来。你死!你死!牌子,着些力气打!打死了又不要偿命哩。(金御史云)口退,那里有你说处!兀那屠世雄,你将他那母亲藏在那里?(屠世雄云)老爷,屠世雄实不知道。(正旦云)兀那贼汉,将我母亲来!(唱)

【乔牌儿】你将俺一家儿性命倾,又抢了俺母亲呵忒施逞。(云)大人可怜见,须索追出俺母亲来。(屠世雄云)我屠世雄并不曾抢他母亲。(正旦唱)眼睁睁现放着俺亲身证,(金御史云)屠世雄,你不实说呵,等甚么那?(正旦唱)还待要嘴巴巴不肯应。(金御史云)这厮坚意的不肯认来,我想他抢着去,必然就藏在他船上。左右,领着这冯小姐。直到他船上高声的叫他,那为母的听见,是他那女孩儿声音,必然答应。你可小心在意,疾去早来!(祗候云)理会的。小姐,我和你到他船上寻你母亲去来。(正旦云)祗候哥哥,他的船只知他在那里也?(祗候云)他这巡江官的船只,都在那壁厢湾着哩。你如今只沿岸边叫你那母亲咱。(正旦同祗候至船边叫科,云)偌多的船只,着我那里寻去也?母亲!母亲!(唱)

【雁儿落】我这里连声不住声,(带云)母亲!母亲!(唱)可怎生应也无人应?(带云)母亲!母亲!(夫人上,哭云)这是我玉兰孩儿的声气,待我叫他着。玉兰儿也,我在这里。(正旦唱)是那个贼船中叫小名,恰便似军帐里听严令。

(做应科)(夫人云)兀的不是我玉兰孩儿!(正旦忙扯住科)(夫人云)玉兰儿,你是人是鬼,好痛杀我也!(正旦唱)

【得胜令】呀,今日个相遇在江亭,莫非是死去再问生?(祗候云)兀那小姐走动,老爷等着哩。(正旦唱)与俺这母亲重觌面。怎么俺兄弟爹爹也不见影?(云)母亲,那屠世雄拿了也。(夫人云)他如今在那里?只怕问不倒他,终着他手。(正旦云)母亲。我和你同见大人去来。(唱)现如今审出了真情,那怕这逆贼偏头硬。疾忙的前行,只怕那清官专意等。(做见御史跪科,云)大人,则这个是俺母亲。(金御史云)兀那女子,这个是你母亲么?(正旦云)正是。(金御史云)在那里寻着来?(祗侯云)禀爷。在屠世雄船上寻来的。(正旦云)兀那贼汉,你道是不曾抢俺母亲,如今在那个船上藏着哩?(唱)

【侧砖儿】你道我平白地把你来、把你来供攀定,只我这官司里世不曾经。俺冯家的娘亲怎倒着你屠家领,你也自思省。

【竹枝哥】你倚着那巡江的威风敢横行,恶哏哏便待生迪俺娘亲为为匹聘。兀的不是把河桥的孙飞虎抢莺莺。今日个大人呵做了白马将,我玉兰呵倒做了惠明僧。贼精,看你去那里逃生?

(金御史云)屠世雄,你如今招也是不招?(屠世雄回头问驿官科,云)驿官,我问你,若招了呵,得个甚么罪?(驿官云)也不打紧,杀了五六个人。值的甚么,便招了时,也只一个砍狗头的罪儿。(屠世雄云)罢、罢、罢!我当初睁着眼做,今日合着眼受。杀他父子家人等。都是我来,我都招了也。(金御史云)屠世雄,这等的供状,怕你不招那!(正旦做拜谢金御史科,唱)

【水仙子】今门个从头一一尽招承,国法王条不顺情。也显的你有忠直儿偏佞,赤心的将公事整,端的个播清风万载标名。若不是你金大人势剑铜铡,将贼徒分腰断颈,可不干着俺泣江舟这一段冤情。(金御史云)你一行人听老夫下断!(词云)都则为你父亲除授泉州,黄芦荡暮夜停舟。巡江官相邀共饮,出妻子礼意绸缪。你母亲遭驱被掳,全家儿惹祸招忧。单撇下钢刀一口,积尸骸鲜血交流。老夫奉朝命江南巡抚,路途间访出情由。将贼徒问成死罪,登时决不待深秋。冯小姐虽能雪恨,奈余生无管无收。请夫人同车载去,赴京都择配公侯。这的是金御史秋霜飞白简,才结末了冯玉兰夜月泣江舟。

题目金御史清霜飞白简

正名冯玉兰夜月泣江舟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