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荆干臣】

荆干臣,生卒年不详。家居东营(元代大宁路兴中州,今内蒙古宁城西)。虽生长豪族,但能折节读书。少年时游学于燕地(今河北、北京一带)。元·钟嗣成《录鬼簿》记其官职为"参军",元·王恽《秋涧先生大全集》卷二十三有《送荆书记干臣北还诗并序》,作"干臣参议",并记录了他至元年间曾随忻都等东征日本事(详见孙楷第《元曲家考略》)。今北京大学有荆干臣所书《文庙瑞芝记》碑文拓本,书前自署官职是"奉训大夫彰德路转运副使"。其诗词曲均佳。王恽则云干臣"素能诗"(《秋涧先生集》),元·李庭在《寓庵集》中评价其"据幽发粹以昌其诗,语意天出,清新瞻丽,无雕镌艰苦之态。"明·朱权《太和正音谱》评其词"如珠帘鹦鹉"。

套数

【黄钟】醉花阴北

闺情

鸳鸯浦莲开并蒂长,桃源洞春光艳阳。花解语玉生香,月户云窗,忽被风飘荡。分莺燕,拆鸾凰,总是离人苦断肠。

【画眉序南】虚度了好时光,枕剩衾余怎不凄凉!肠拴万结,泪滴千行。愁戚戚恨在眉尖,意悬悬人来心上。暗伤,何日同鸳帐,难捱地久天长。

【喜迁莺北】自别来模样,瘦恹恹在膏肩。难当,越添惆怅,恰便似柳絮随风上下狂。心劳意攘,一会家情牵恨惹,一会家腹热肠荒。

【画眉序南】欲待要不思量,若不思量都是谎!要相逢,除是梦里成双。冰上人不许欢娱,月下老难为主张。暗伤,何日同鸳帐,难捱地久天长。

【出队子北】心怀悒怏,无一时不盼望。尘蒙了锦瑟助凄凉,香尽了金炉空念想,弦断了瑶琴魂荡漾。

【神仗儿南】人离画堂,人离画堂;枕剩鸳鸯,钗分凤凰。想当初樽前席上共双双,偎红倚翠,浅斟低唱。歌金缕韵修扬,依腔调按宫商。

【刮地风北】当初啜赚我的言词都是谎,害的人倒枕垂床。鸾台上尘锁无心傍,有似风狂。寂寞了绿窗朱幌,空闲了绣榻兰房。行时思坐时想甚时撇漾?你比那题桥的少一行,闪的我独自孤孀。望禹门三汲桃花浪,你为功名纸半张。

【耍鲍老南】手抵着牙儿自思想,意踌蹰荡漾,玉减香消怎不悲伤!几番欲待不思量,医相思无药方。

【四门子北】玉容寂寞娇模样,饭不拈,茶不汤。一会家思,一会家想:你莫不流落在帝京旅店上?一会家思,一会家想:你莫不名标在虎榜?

【闹樊楼南】锦被堆空闲了半床,怎揉我心上痒?越越添惆怅!共谁人相傍?最难捱苦夜长。

【古水仙子北】我、我、我自忖量,他、他、他仪表非俗真栋梁。傅粉胜何郎,画眉欺张敞,他、他、他风流处有万桩。端的是世上无双,论聪明俊俏人赞扬。更温柔典雅我谦让,他、他、他衠一片俏心肠。

【尾声南】攀蟾折挂为卿相,成就了风流情况,永远团圆昼锦堂。

【中吕】醉春风

红袖霞飘彩,翠裙香散霭。都将窃玉偷香心,改、改、改。半夜星前,五更月下,九霄云外。

【幺篇】旖旎金钗客,相莲花阵侧。难娱一笑拚千金,买、买、买。珊枕浓欢,绮窗幽梦,锦堂深爱。

【喜春来】玉鞭杨柳春风陌,绣毂梨花夜月街,楚云湘雨梦阳台。休分外,花柳暗尘埃。

【双鸳鸯】玉箫哀,立闲阶,彩凤人归更不来。隐隐遥山行云碍,萋萋芳草远烟埋。

【喜春来】茶不茶饭不饭恹恹害,死不死活不活强强捱,相思何日得明白。愁似海,烦恼早安排。

【卖花声煞】俺疑他指不过走智儿猜,他只俺除将罢字儿揣,厮等待心肠各宁奈。女貌郎才怎难摘?志诚心看谁先败。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