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冯子振】

冯子振(一二五七--一三四八),字海粟,自号怪怪道人、又号瀛州客。湘乡(今属湖南省)人,一说为攸州(今湖南攸县)人。《冯氏族谱》又载其生于宝祐元年(一二五三)。仕至承事郎、集贤待制。为人博闻强记而才气横溢;文思敏捷,下笔万言,倚马可待;以文章称雄天下。《元史·儒学传》谓:"天台陈孚其为诗文大抵任意即成,不事雕凿。攸州冯子振其毫俊与孚略同,而孚极敬畏之,自以为不可及。子振于天下书无所不记;当其为文也,酒酣耳热,命侍史二三人涧笔以俟,子振据案疾书,随纸数多寡顷刻辄尽。"著有《居庸赋》,首尾五千言,雄浑正大,闳衔钜丽。曾与元代中峰禅师唱和,有《梅花百咏》一卷。所作散曲小令,或写个人闲适生活;或叹世、羡仙;或即景生情、抒怀写志;或登临感兴,吊古伤时;多劲逸而潇爽。今存散曲小令共四十四首,其中四十二首均为〔鹦鹉曲〕。大德六年(一三○二)冬,冯子振留寓京城,听歌女演唱白贲〔鹦鹉曲〕,此曲韵险,无人和韵作新辞。因友索和,一时光发,按原韵和作四十二首,甚为有名。元·宋景濂称其词"横厉奋发","真一世之雄"。贯云石称其词"豪辣灏烂,不断古今"(均见《阳春白雪序》)。冯子振退隐后,贯云石曾写有《寄海粟》,以三国时的陈登喻之,可见冯子振的为人与个性。曾著有《海粟集》,今人王毅辑有《海粟集辑存》。

小令

【正宫】鹦鹉曲

序云:白无咎有〔鹦鹉曲〕云:"侬家鹦鹉洲边住,是个不识字渔父。浪花中一叶扁舟,睡煞江南烟雨。觉来时满眼青山,抖擞绿蓑归去。算从前错怨天公,甚也有安排我处。"余壬寅岁留上京,有北京伶妇御园秀之属,相从风雪中,恨此曲无卖之者。且谓前后多亲炙士大夫,拘于韵度,如第一个"父"字,便难下语;又"甚也有安排我处","甚"字必须去声字,"我"字必须上声字,音律始谐,不然不可歌,此一节又难下语。诸公举酒,索余和之,以汴、吴、上都、天京风景试续之。

山亭逸兴

嵯峨峰顶移家住,是个不唧溜樵父。烂柯时树老无花,叶叶枝枝风雨。【幺】故人曾唤我归来,却道不如休去。指门前万叠云山,是不费青蚨买处。

荣华短梦

朱门空宅无人住,村院快活煞耕父。霎时间富贵虚花,落叶西风残雨。【幺】总不如水北相逢,一棹木兰舟去。待霜前雪后梅开,傍几曲寒潭浅处。

愚翁放浪

东家西舍随缘住,是个忒老实愚父。赏花时暖薄寒轻,彻夜无风无雨。【幺】占长红小白园亭,烂醉不教人去。笑长安利锁名疆,定没个身心稳处。

农夫渴雨

年年牛背扶犁住,近日最懊恼杀农父。稻苗肥恰待抽花,渴煞青天雷雨。【幺】恨残霞不近人情,截断玉蜡南去。望人间三尺甘霖,看一片闲云起处。

燕南百五

东风留得轻寒住,百五闹蝶母蜂父。好花枝半出墙头,几点清明微雨。【幺】绣弯弯湿透罗鞋,绮陌踏青回去。约明朝后日重来,靠浅紫深红暖处。

故园归汁

重来京国我时住,恰做了白发伧父。十年枕上家山,负我湘烟潇雨。【幺】断回肠一首阳关,晚早马头南去。对吴山结个茅庵,画不尽西湖巧处。

野渡新晴

孤村三两人家住,终日对野叟田父。说今朝绿水平桥,昨日溪南新雨。【幺】碧天边云归岩穴,白鹭一行飞去。便芒鞋竹杖行春,问底是青帘舞处。

渔父

沙鸥滩鹭褵依住,镇日坐钓叟纶父。趁斜阳晒网收竿,又是南风催雨。【幺】绿杨堤忘系孤桩,白浪打将船去。想明朝月落潮平,在掩映芦花浅处。

市朝归兴

山林朝市都曾住,忠孝两字报君父。利名场反覆如云,又要商量阴雨。【幺】便天公有眼难开,袖手不如家去。更蛾眉强学时妆,是老子平生懒处。

陆羽风流

儿啼漂向波心住,舍得陆羽唤谁父?杜司空席上从容,点出茶瓯花雨。【幺】散蓬莱两腋清风,未便玉川仙去。待中泠一滴分时,看满注黄金鼎处。

顾渚紫笋

春风阳羡微喧住,顾渚问苕叟吴父。一枪旗紫笋灵芽,摘得和烟和雨。【幺】焙香时碾落云飞,纸上凤鸾衔去。玉皇前宝鼎亲尝,味恰到才情写处。

园父

柴门鸡犬山前住,笑语听伛背园父。辘轳边抱翁浇畦,点点阳春膏雨。【幺】菜花间蝶也飞来,又趁暖风双去。杏梢红韭嫩泉香,是老瓦盆边饮处。

野客

春归不恋风光住,向老拙问讯槎父。叹匡山李白漂零,寂寞长安花雨。【幺】指沧溟铁网珊瑚,袖卷钓竿西去。锦袍空醉墨淋漓,是万古声名响处。

城南秋思

新凉时节城南住,灯火诵鲁国尼父。到秋来宋玉生悲,不赋高唐云雨。【幺】一声声只在芭蕉,断送别离人去。甚河桥柳树全疏,恨正在长亭短处。

赤壁怀古

茅庐诸葛亲曾住,早赚出抱膝梁父。笑谈间汉鼎三分,不记得南阳耕雨。【幺】叹西风卷尽豪华,往事大江东去。彻如今话说渔樵,算也是英雄了处。

处士虚名

高人谁恋朝中住,自古便有个巢父。子陵滩钓得虚名,几度桐江春雨。【幺】睡神仙别有陈抟,拂袖华山归去。漫纷纷少室终南,怎不是神仙隐处?

洞庭钓客

年光流水何曾住,早忘却姓吕岩父。记蓬莱阆苑相逢,一别风流如雨。【幺】算人间碧海桑田,只似燕鸿来去。岳阳楼剑气凌云,度老树神仙此处。

黄阁清风

箕尾博说商岩住,空桑子伊尹无父。汉萧何昴宿分英,李靖唐时行雨。【幺】出山来济了苍生,却卷白去闲去。一千年黄阁清风,是万古声名响处。

夷门怀古

人生只合梁园住,快活煞几个白头父。指他家五辈风流,睡足胭脂坡雨。【幺】说宣和锦片繁华,辇路看元宵去。马行街直转州桥,相国寺灯楼几处。

都门感旧

都门花月蹉跎住,恰做了白发伧父。酒微醒曲榭回廊,忘却天街酥雨。【幺】晓钟残红被留温,又逐马蹄声去。恨无题亭影楼心,画不就愁城惨处。

磻溪故事

非熊无梦淹留住,吕望八十钓鱼父。白头翁晚遇文王,闲煞磻溪蓑雨。【幺】运来时表海封齐,放下一钩丝去。至今人想像筌箵,靠藓石苔矶稳处。

泣江妇

曹娥江主婆娑住,五月五水面迎父。蔡中郎幼妇碑阴,古刻荒云深雨。【幺】夏侯瞒智肖杨修,强说不我来去。怕文章泄漏风光,谜语到难开口处。

兰亭手卷

兰亭不肯昭陵住,老逸少是献之父。过江来定武残碑,剥落刓烟剜雨。【幺】纵新新茧纸临摹,乐事赏心俱去。永和年小草斜行,到野鹜家鸡窘处。

庞隐图

团栾话里禅龛住,灵昭女对老庞父。利名心不挂丝毫,更肯沾风粘雨?【幺】叹黄金散尽还家,逝水看流年去。只寻常卖簟篱休,这眷属今无讨处。

拔宅冲升图

淮南仙客蓬莱住,发漆黑变雪髯父。八公山九转丹成,洗尽腥风咸雨。【幺】想云霄犬吠鸡鸣,拔宅向青霄去。劝长安热客回头,镜影到流年老处。

忆西湖

吴侬生长西湖住,舣画舫听棹歌父。苏堤万柳春残,曲院风荷番雨。【幺】草萋萋一道腰裙,软绿断桥斜去。判兴亡说向林逋,醉梅屋梅梢偃处。

感事

黄金难买朱颜住,驷马客羡跨牛父。石将军百斛明珠,几日欢云娱雨。【幺】趁春归一瞬流莺,万事夕阳西去。旧婵娟落在谁家?个里是高人省处。

赠园父

春光浓艳城南住,一价百倍园父。牡丹台国色天香,锦幄无风无雨。【幺】惜花人不惜千金,一任蝶来蜂去。酒醒时月上三竿,是不是鸡声管处。

感事

江湖难比山林住,种果父胜刺船父。看春花又看秋花,不管颠风狂雨。【幺】尽人间白浪滔天,我自醉歌眠去。到中流手脚忙时,则靠着柴扉深处。

买臣负薪手卷

赭肩腰斧登山住,耐得苦是采薪父。乱云升急澍飞来,拗青松遮风雨。【幺】记年时雪断溪桥,脱度前湾归去。买臣妻富贵休休,气焰到寒灰舞处。

燕南八景

芦沟清绝霜晨住,步落月问倚阑父。蓟门东直下金台,仰看楼台飞雨。【幺】道陵前夕照苍茫,叠翠望居庸去。玉泉边一派西山,太液畔秋风紧处。

松林

山围行殿周遭住,万里客看牧羊父。听神榆树北车声,满载松林寒雨。【幺】应昌南旧日长城,带取上京愁去。又秋风落雁归鸿,怎说到无言语处。

至上京

澶河西北征鞍住,古道上不见耕父。白茫茫细草平沙,日日金莲川雨。【幺】李陵台往事休休,万里汉长城去。趁燕南落叶归来,怕迤逦飞狐冷处。

忆鸡鸣山旧游

鸡鸣山下荒丘住,客吊古问驿亭父。几何年野屋丛祠,灭没犁烟锄雨。【幺】默寻思半晌无言,逆旅又催人去。指峰前代妤磨笄,是血泪当时洒处。

南城赠丹砂道伴

长松苍鹤相依住,骨老健称褐衣父。坐烧丹忘记春秋,自在溪风山雨。【幺】有人来不问亲疏,淡饭一杯茶去。要茅檐卧看闲云,梅影转幽窗雅处。

别意

花骢嘶断留侬住,满酌酒劝据鞍父。柳青青万里初程,点染阳前朝雨。【幺】怨春风雁不回头,一个个背人飞去。望河桥敛衽频啼,早蓦到长亭短处。

钱塘初夏

钱塘江上亲曾住,司马槱不是村父。缕金衣唱彻流年,几阵纱窗梅雨。【幺】梦回时不见犀梳,燕子又衔春去。便人间月缺花残,是小小香魂断处。

溪山小景

长绳短系虚名住,倾浊酒劝邻父。草亭前矮树当门,画出轻烟疏雨。【幺】看燕南陌上红尘,马耳北风吹去。一年年月夜花朝,自占取溪山好处。

四皓屏

张良更姓圯桥住,夜待旦遇个师父。一编书不为封留,字字咸阳膏雨。【幺】借箸筹灭项兴刘,到底学神仙去。待商山四皓还山,再不恋人间险处。逃吴辞梦无家住,解宝剑赠津父。十年间隶越鞭荆,怒卷秋江潮雨。【幺】想空城组练三千,白马素车回去。又逡巡月上波平,暮色在烟光紫处。青衫司马江州住,月夜笛厌听村父。甚有传旧谱琵琶,切切嘈嘈檐雨。【幺】薄情郎又泛茶船,近日又浮梁去。说相逢总是天涯,诉不尽柔肠苦处。才郎于祐咸阳住,是个不识字的田父。御沟西绿水东流,乍歇长安秋雨。【幺】恨匆匆一片题情,红叶为谁流去?恰殷勤离得深宫,便得到人间好处。【幺】

【中吕】红绣鞋

题小山苏堤渔唱

东里先生酒兴,南州高士文声,玉龙嘶断彩鸾鸣。水空秋月冷,山小暮天青,苏公堤上景。

【双调】沉醉东风

缘结来生净果,从他半世蹉跎。冷淡交,唯三个。除此外更谁插口皮?减着呵少添着呵便觉多,明月清风共我。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