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吴仁卿】

吴仁卿,名弘道,号克斋。金台蒲阴(今河北安国市)人。曹本、《说集》本、孟本《录鬼簿》均作名仁卿、字弘道,唯天一阁本《录鬼簿》作名弘道。孙楷第《元曲家考略》据元人许善胜大德五年(一三○一)《史州启劄》序,作"仁卿名弘道",遂成定论。邵曾祺《元明北杂剧总目考略》认为钟嗣成很可能将吴氏的名和字颠倒了,天一阁本纠其误。据许氏序文,弘道曾官江西省检校掾史;《录鬼簿》记其约在至顺元年(一三三○)前以府判致仕;据其小令〔金字经〕《颂升平》,他还担任过知县。《录鬼簿》列入"方今才人相知者",并谓《录鬼簿》卷上所载曲家,皆"余友陆君仲良,得之于克斋先生吴公"。他是与元杂剧流传很有关系的人物。邵曾祺认为:弘道于大德年间已有文名;他是北方人,对大都作家当然熟悉,且与关汉卿同乡(如《祁州志》记载可靠),更有条件与这些人接近,他应是钟嗣成的前辈。弘道对中州文献的搜集保存,不遗余力。除提供了《录鬼簿》卷上的资料外,尚编有《曲海丛珠》,今佚;《中州启劄》四卷,今幸有传本。《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谓:"许善胜序,称吴君裒中州诸老往复书尺,类为一编,凡若干卷。体制简古,文词浑成。其上下议论,率于政教彝伦有关。风流笃厚,典刑具存。今考其所载,有赵秉文、元好问、张斯立、杜仁杰诸人劄子,大抵皆一时名流。《永乐大典》载宋元启劄最多,其猥滥亦最甚。惟此一编,犹稍稍近雅。"弘道更是一位重要的曲家,作杂剧五种:《子房货剑》、《正阳门》、《醉游阿房宫》、《楚大夫屈原投江》、《手卷记》,惜皆无传。严敦易考无名氏杂剧《汉公卿衣锦还乡》第一折的关目,很可能是从吴氏《子房货剑》一剧的残本中钞袭而来的(《元剧斟疑·衣锦还乡》)。散曲集《金缕新声》亦不传。卢前有《金缕新声》辑本,收入《饮虹簃所刻本》中,收小令二十三首,套数四套。今据《全元散曲》,存小令34首,套数4套。他游宦南方,颇多眷恋,"愁里南闽,客里东吴,梦里西湖",与南方"士夫"结下了深厚友情。他和许多汉族知识分子一样,感到才不尽用。他做过"穷知县",他说:"晋时陶元亮,自负经济才,耻为彭泽一县宰","赋一篇《归去来》"。这是元曲家普遍存在的心态。朱权《太和正音谱》评其词"如山间明月",贾仲明补《录鬼簿》吊词赞其"锦乐府天下盛行"。

小令

【南吕】金字经

伤春

落花风飞去,故枝依旧鲜,月缺终须有再圆。圆,月圆人未圆。朱颜变,几时得重少年?

咏蓝采和

紫檀敲寒玉,绿袍飘败荷,好个春风蓝采和。歌,人生能几何?乾坤大,小儿休笑他。

颂升平

太平谁能见?万村桑柘烟,便是风调雨顺年。田,绿云无尽边。穷知县,日高犹自眠。

咏樵

这家村醪尽,那家醅瓮开,卖了肩头一担柴。口怡,酒钱怀内揣,葫芦住,大家提去来。

宿邯郸驿

梦中邯郸道,又来走这遭,须不是山人索价高。嘲,虚名无处逃。谁惊觉,晓霜侵鬓毛。

咏渊明

晋时陶元亮,自负经济才,耻为彭泽一县宰。栽,绕篱黄菊开。传千载,赋一篇《归去来》。

崧南秋晚

谢公东山卧,有时携妓游,老我松南书满楼。楼外头,乱峰云锦秋。谁为寿?绿鬟双玉舟。

道情

今人不饮酒,古人安在哉?有酒无花眼倦开。鼓吹台,玉人扶下阶。何妨碍,青春不再来。

道人为活计,七件儿为伴侣,茶药琴棋酒画书。世事虚,似草梢擎露珠。还山去,更烧残药炉。

太宗凌烟阁,老子邀月楼,便是男儿得志秋。休,几人能到头?杯中酒,胜如关内侯。

海棠秋千架,洛阳官宦家,燕子堂深竹映纱。嗏,路人休问他,夕阳下,故宫惊落花。

【中吕】上小楼

钱塘感旧

虚名仕途,微官苟禄。愁里南闽,客里东吴,梦里西湖。到寓居,问士夫,都为鬼录,消磨尽旧时人物。

题小卿双渐

苏卿告覆,金山题句。行哭行啼,行想行思,行写行读。自应举,赴帝都,双郎何处,又随将贩茶人去。

西湖宴饮

人凭画阑,舟横锦岸。一线苏堤,两点高峰,四面湖山。玉筝弹,彩袖弯,红牙轻按,直吃的酒阑人散。

春日闺怨

伤春病体,残春天气。萦损柔肠,蹙损双蛾,瘦损香肌。唤小梅,你快疾,重门深闭,怕莺花笑人憔悴。

西湖泛舟

骄骢锦鞯,轻罗彩扇。帘卷东风,花绽香云,柳吐晴烟。泛画船,列绮筵,笙箫一片,人都在水晶宫殿。

春残离思

春光正浓,莺声相送。人云兰堂,尘锁妆台,画罨帘栊。锦帐中,翠被空,无人相共,央及煞绿窗春梦。

佳人送别

鸳鸯共栖,鸾凤相配。夜放同衾,朝朝同乐,步步相随。猛可里,个厮离,相留无计,登时间粉憔脂悴。

佳人话旧

幽栏小轩,闲庭深院。同向书帏,共坐吟窗,对理冰弦。想在先,忆去年,今番相见,思量的人眼前活现。

青楼妓怨

正如鱼似水,早无仁无认。使了钱物,置了鞍马,做了衣袂。使见识,觅厮离,将咱抛弃,闪的人脊筋儿着地。

闺庭恨别

相知笑他,傍人毁骂。谢馆秦楼,柳陌花街,浪酒闲茶。若到家,下的马,如何干罢?和这吃敲才慢慢的说话。

章台怨妓

将咱撒开,和人伴怪。误了功名,弃了妻男,废了田宅。想起来,甚颇耐,当时欢爱。都撇在九霄云外。

【中吕】醉高歌

叹世

风尘天外飞沙,日月窗间过马。风俗扫地伤王化,谁正人伦大雅?

【商调】梧叶儿

春三月,夜五更,孤枕梦难成。香销尽,花弄影,此时情,辜负了窗前月明。

花前约,月下期,欢笑忽分离。相思害,憔悴死,诉与谁?只有天知地知。

乜斜害,药难医,陡峻恶相思。懊悔自,埋怨你,见面时,说几句知心话儿。

桃花树,落绛英,和闷过清明。风才定,雨乍晴,绣针停,短叹长吁几声。

暮春

春云净,芳树晓,花外燕声娇。呼红袖,品玉箫,泛兰桡,十里春风画桥。

韶华过,春色休,红瘦绿阴稠。花凝泪,柳带愁,泛兰舟,明日寻芳载酒。

湖上

舟中句,湖上景,芳酒泛金橙。云初退,月正明,雪初晴,几树梅花弄影。

【双调】拨不断

闲乐

泛浮槎,寄生涯,长江万里秋风驾。稚子和烟煮嫩茶,老妻带月包新鲊,醉时闲话。

利名无,宦情疏,彭泽升半微官禄。蠹鱼食残架上书,晓霜荒尽篱边菊,罢官归去。

暮云遮,雁行斜,渔人独钓寒江雪。万木天寒冻欲折,一枝冷艳开清绝,竹篱茅舍。

选知音,日相寻,山间林下官无禁。闲后读书困后吟,醉时睡足醒时饮,不狂图甚。

套数

【大石调】青杏子

惜春

幽鸟正调舌,怯春归似有伤嗟。虚檐凭得栏干暖,落花风里,游丝天外,远翠千叠。

【望江南】音书断,人远路途赊。芳草啼残锦鹧鸪,粉墙飞困玉胡蝶,日暮正愁绝。

【好观音】帘卷东风飘香雪,绮窗下翠屏横遮,庭院深沉袅篆斜。正黄昏,燕子来时节。

【随煞】银烛高烧从今夜,好风光未可轻别。留得东君少住些,惟恐怕西园海棠谢。

闺情

梁燕语呢喃,九十日春色过三。东风满院杨花谢,离情正苦,归情未准,鬼病将担。

【归塞北】从别后,天北隔天南。玉腕消香金钏憁,柳腰束素翠裙搀,赢得瘦岩岩。

【好观音】信步闲庭院阑槛,荷钱小池面挼蓝。点检芳从总不堪,正蜻蜓雨过波纹蘸。

【幺】绿树成阴和烟暗,近香街羞对宜男。锦字书成粉泪缄,怕黄昏梦里将人赚。

【尾】窗下尘蒙青鸾鉴,问章台何处停骖?薄幸才郎不顾咱,有谁画青山两眉淡?

【越调】斗鹌鹑

天气融融,和风习习。花发南枝,冰消岸北。庆贺新春,满斟玉液。朝禁阙,施拜礼。舞蹈扬尘,山呼万岁。

【紫花儿序】托赖着一人有庆,五谷丰登,四海无敌。寒来暑往,兔走乌飞。节令相催,答贺新正圣节日。愿我皇又添一岁,丰稔年华,太平时世。

【小桃红】官清法正古今稀,百姓安无差役。户口增添盗贼息,路不拾遗,托赖着万万岁当今帝。狼烟不起,干戈永退,齐贺凯歌回。

【庆元贞】先收了大理,后取了高丽。都收了偏邦小国,一统了江山社稷。

【幺】太平无事罢征旗,祝延圣寿做筵席,百官文武两班齐。欢喜无尽期,都吃得醉如泥。

【秃厮儿】光禄寺琼浆玉液,尚食局御膳堂食,朝臣一发呼万岁。祝圣寿,庆官里,进金杯。

【圣药王】大殿里,设宴会,教坊司承应在丹墀。有舞的,有唱的,有凤箫象板共龙笛,奏一派乐声齐。

【尾】愿吾皇永坐在皇宫里,愿吾皇永掌着江山社稷。愿吾皇永穿着飞凤赭黄袍,愿吾皇永坐着万万载盘龙亢金椅。

【越调】斗鹌鹑

自悟

弃职休官,张良范蠡。释辞了紫绶金章,待看青山绿山。跳出狼虎丛中,不入麒麟画里。想爵禄高,性命危。一个个舍死忘生,争宣竞敕。

【紫花儿序】你都待重裀而卧,列鼎而食,不如我拂袖而归。急流中勇退,见贤思齐。当日个,宁武子左丘明孔仲尼。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废,齐魏里使煞个孙庞,殷商中饿杀了夷齐。

【鬼三台】看了些英雄辈,争闲气,为功名将命亏。笑豫让,叹鉏麑,待图个甚的?论功劳胜似燕乐毅,论才学不如晋李仪。常言道才广妨身,官高害己。

【圣药王】我如今近七十,才晓得,方知道老而不死是为贼。指鹿做马,唤凤做鸡。葫芦今后大家提,想谁别辨个是和非。

【调笑令】为甚每日醉如泥,除睡人间总不知。戒之在得因何意,老不必争名夺利。黄金垛到北斗齐,也跳不出是处轮回。

【圣药王】赤紧的乌紧飞,兔紧催,暂时相赏莫相违。菊满篱,酒满杯。当吃得席前花影坐间移,白发故人稀。

【尾】想当日子房公会觅全身计,一个识空便抽头的范蠡。归山去的待看翠巍巍千丈岭头云,归湖的待看绿湛湛长江万顷水。

【越调】梅花引

兰蕊檀心仙袂香,蝶粉蜂黄宫样妆。紫云娘,彩衣郎,东君配偶,天然是一双。

【紫花儿序】丹青模样,冰雪肌肤,锦绣心肠。惊魂未定,好事多妨。堪伤,不做美相知每早使伎俩。左右拦障,笑里藏刀,雪上加霜。

【幺】日沉西浦,月转南楼,花暗东墙。尽教人妒,谁敢声扬?参详,但得伊家好觑当。问甚凄凉,苦乐同受,生死难忘。

【秃厮儿】分破金钗凤凰,拆开绣带鸳鸯,离怀扰扰愁闷广。不由俺,到黄昏,思量。

【尾】近来陡恁无情况,自写你个劳成不良。三两遍问佳期,一千般到说谎。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