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刘时中】

刘时中,生卒年不详。名致,号逋斋,石州宁乡(今山西离石)人。因石州归太原管辖,故有"太原寓士"之称。其父名彦文,字子章,生前任广州怀集令,卒于长沙。大德二年(一二九八),翰林学士姚燧游长沙,致往见,为其所知赏,被荐用为湖南廉访使司幕僚。至大三年(一三一O),燧又荐之为河南行省掾。至治二年(一三二二)刘致任太常博士,至顺三年(一三三二),在翰林待制任内,最后调任江浙行省都事。死后无以为葬,杭州道士王眉叟葬之。今人隋树森《全元散曲》于刘时中名下列小令七十四支,套数四套。据考证,其中小令作品大概皆为刘致所作,套数作者则应是古洪(今江西南昌)刘时中,他与钟嗣成同时,较刘致后。比较起来看,小令部分和套数部分在思想倾向和艺术风格上也有差异之处。小令多写景、叹世之作,作风清新明丽;套数多反映社会黑暗,抒发人间不平,风格清朗豪放,可作两者非出一人手笔的佐证。

一说古洪刘时中与石州刘时中乃系一人,现存刘时中名下小令、套数皆为一人所作。门岿有《元曲家刘时中待制及其作品考》(《津门文学论丛》1984年第1期)。

小令

【仙吕】醉扶归

赋粉团儿

色映金茎露,香腻玉盘酥。一段清冰出玉壶,不管胭脂妒。晓镜青鸾影孤,正要何郎傅。

【仙吕】醉中天

花木相思树,禽鸟折枝图。水底双双比目鱼,岸上鸳鸯户,一步步金厢翠铺。世间好处,休没寻思,典卖了西湖。

【南吕】四块玉

泛彩舟、携红袖,一曲新声按伊州,樽前更有忘机友:波上鸥,花底鸠,湖畔柳。

今日吴,明朝楚,吴楚交争几荣枯。试将历代从头数:忠孝臣,贤明主,泉下土。

看野花,携村酒,烦恼如何到心头,红缨白马难消受。二顷田,两只牛,饱时候。

佐国心,拿云手,命里无时莫强求,随缘过得休生受。几叶绵,几匹绸,暖时候。

利尽收,名先有,得好休时便好休,闲中自有闲中友:门外山,湖上酒,林下叟。

衣紫袍,居黄阁,九鼎沉似许由瓢,甘美无味教人笑。弃了官,辞了朝,归云好。

万丈潭,千寻坎,一线风涛隔仙凡,识破休被功名赚。无厌心,呆大胆,谁再敢。

何况甜,公途险,虎豹重关整威严,仇多恩少皆堪叹。业贯盈,横祸满,无处闪。

禄万钟.家千口,父子为官弟封侯,画堂不管铜壶漏。休费心,休过求,攧破头。

咏郑元和

风雪狂。衣衫破,冻损多情郑元和,哩哩嗹嗹嗹哩啰,学打《莲花落》。不甫能逢着亚仙,肯分的撞着李婆,怎奈何?

【南吕】金字经

常氏称心

少年情缘浅,老来欢爱深,费尽长门买赋金。酒满斟,醉来花下吟。缠头锦,愿得常称心。

【中吕】朝天子

邸万户席上

柳营,月明,听传过将军令。高楼鼓角戒严更,卧护得边声静。横槊吟情,投壶歌兴,有前人旧典型。战争,惯经,草木也知名姓。

《虎韬》,《豹韬》,一览胸中了。时时拂拭旧弓刀,却恨封侯早。夜月铙歌,春风牙纛,看团花锦战袍。鬓毛,未雕,谁便道冯唐老?

同文子方、邓永年泛洞庭湖,宿凤凰台下月明,浪平,看远岸秋沙净。轻舟漾漾水澄澄,天水明如镜。范蠡归舟,张骞游兴,在渔歌三四声。耳清,体轻,漫不省乾坤剩。

舞者,唱者,满酌金荷叶。珠围翠绕尽豪奢,银烛消残夜。玉箸冰丝,金盘凉蔗,把平生幽愤写。笑些,俏些,赛一道鸳鸯社。

有钱,有权,把断风流选。朝来街子几人传,书记还平善。兔走如梭,乌飞如箭,早秋霜两鬓边。暮年,可怜,乞食在歌姬院。

耍些,笑些,休放琼花谢。春风无与比奇绝,照眼明香雪。琪树瑶林,寒光相射,争教人容易舍。醉也,去也,更得得捱今夜。

饯别,去也,泪滴满金蕉叶。西风锦树老了胡蝶,满眼黄花谢。今日离筵,明朝客舍,把骊驹莫放彻。醉者,饱者,兔孤负重阳节。

粉光,雪香,是水月观音像。三生梦绕锦鸳鸯,一味风流况。坐上闲情,樽前清唱,是司空也断肠。月凉,夜长,心事满流苏帐。

近来,越呆,能捻帮穷囗怪。从人啅噪放狂乖,不似今番煞。海样情缘,天来欢爱,罄山赀不当灾。好杯,放开,大打算风魔债。

愿天,可怜,乞个身长健。花开似锦酒如川,日日西湖宴。杨柳宫眉,桃花人面,是平生未了缘。过船,醉眠,还不迭风流愿。

画船,绮筵,红翠乡中宴。荷花人面两婵娟,花不如人面。锦绣千堆,繁华一片,是西湖六月天。扣舷,采莲,怕什么鸳鸯见。

瘿瓢,带糟,将瓮里浮蛆舀。氲氲双颊绛云潮,春色添多少。稚子牵衣,山妻迎笑,急投床脚健倒。醉了,睡好,醉乡大人间小。

【中吕】满庭芳

自悟

花愁色胆,其中识破,就里曾参。雨云情到底皆虚泛,可暂休贪。撮艳处从今怕揽,闹篮中情愿妆憨。这其间实心谈,一任傍人笑俺,再不将风月话儿谈。狂踪怪胆,索一奉十,暮四朝二,喜孜孜笑脸儿将人赚,就里虚耽。白茫茫蓝桥水淹,黑洞洞袄庙云缄。赤紧地他愚滥,情疏意淡,再不将风月担儿担。

【中吕】红绣鞋

鞋杯

帮儿瘦弓弓地娇小,底儿尖恰恰地妖娆,便有些汗浸儿酒蒸做异香飘。潋滟得些口儿润,淋漉得拽根儿漕,更怕那口唵咱的展涴了。

吴人以美女为娃,北俗小儿不论男女,皆以娃呼之,有名娃娃者,戏赠

亲不亲心肝儿上摘下,惜不惜气命儿似看他,打健健及擎著手心儿里夸。闲则剧怀抱儿里引,娇囗可喜被窝儿里爬,只是将个磨合罗儿迤逗著耍。

歌姬米氏,小字耍耍

举眉动眼般般儿通透,安手下脚色色儿风流,出胎胞蓐草上早会藏阄。卧在被单学打令,坐着豆枕演提齁,刁天撅地所事儿有。

劝收心

不指望成家立计,则寻思卖笑求食,早巴得个前程你便宜。虽然没花下子,也须是脚头妻,立下个妇名儿少甚的?

【中吕】山坡羊

与邸明谷孤山游饮

诗狂悲壮,杯深豪放,恍然醉眼千峰上。意悠扬,气轩昂,天风鹤背三千丈,浮生大都空自忙。功,也是谎;名,也是谎。

燕城述怀

云山有意,轩裳无计,被西风吹断功名泪。去来兮,便休提,青山尽解招人醉,得失到头皆物理。得,他命里;失,咱命里。

西湖醉歌,次郭振卿韵

朝朝琼树,家家朱户,骄嘶过沽酒楼前路。贵何如?贱何如?六桥都是经行处,花落水流深院宇。闲,天定许;忙,人自取。

怀长沙,次郭振卿韵

西楼高处,东城佳处,梦魂长绕湘南路。锦鳞无,塞鸿疏,大都来只为虚名误,老未得闲心更苦。杯,谁共举?花,谁共主?

怀武昌,次郭振卿韵

烟波渔父。扁舟归去,移家鹦鹉洲边住。任狂疏。恣痴愚,到头也有安排处,青箬绿蓑为伴侣。闲,也自取;忙,也自取。

侍牧庵先生西湖夜饮

微风不定,幽香成径,红云十里波千顷。绮罗馨。管弦清,兰舟直入空明镜,碧天夜凉秋月冷。天,湖外影;湖,天上景。

【越调】小桃红

辛尚书座上赠合弹琵琶何氏

纤纤香玉插重莲,犹似羞人见。斜抱琵琶半遮面,立当筵,分明微露黄金钏。鵾鸡四弦,骊珠一串,个个一般圆。

武昌歌妓女鬼氏春卿,色艺为一时之冠。友人文子方为刑曹郎,困公至武昌,安子举助教会间见之,念念莫置,代作此以赠之春来苦欲伴春居,日日寻春去。元奈春云不为雨,为春癯,绿窗谁唱留春住。买春不许,问春无语,春意定何如?

为春憔悴要春医,苦苦贪春睡。盼得春来共春醉,恨春迟,夜来得个春消息。春心暗喜,春情偷寄,春事只春知。

几年尘土被官囚,此日方参透。待别干星娘小除授,紧营求,天还肯许便欣然地就。温柔乡里甲头,无何乡里主首,便权一日也风流。

【越调】寨儿令

夜已阑,灯将灭,纱窗外昏擦剌月儿斜。越求和越把个身子儿趄。耳轮儿做死的扯。吃敲才胼定也,子怕你悔去也。

【双调】折桂令



想田家作苦区区,有斗酒豚蹄,畅饮歌呼。瓦钵瓷瓯,村箫社鼓,落得妆愚。吾将种牵衣自舞,妇秦人击缶相娱。儿女供厨,仆妾扶舆,无是无非,不乐何如?



鳜鱼肥流水桃花,山雨溪风,漠漠平沙。箬笠蓑衣,笔床茶灶,小作生涯。樵青采芳洲蓼牙,渔童薪别浦兼葭。小小渔舟差,泛宅浮家,一舸鸱夷,万顷烟霞。



正山寒黄独无苗,听斤斧丁丁,空谷潇潇。有涧底荆薪,淮南丛桂,吾意堪樵。赤脚婢香粳旋捣,长须奴野菜时挑。云暗山腰,水沍溪桥,日暮归来,酒满山瓢。



被野猿山鸟相留,药解延年,草解忘忧。土木形骸,烟霞活计,麋鹿交游。闷来访箕山许由,闲时寻崧顶丹丘。莫莫休休,荡荡悠悠,挈子携妻,老隐南州。

疏斋同赋木犀

似娟娟日暮娥皇,翠袖天寒,静倚修篁。怅望夫君,低回掩抑,淡尽啼妆。贴体衫儿淡黄,掩胸诃子金装。高洁幽芳,一片秋光,满地清香。

同文子方饮南城即事

锁烟霞曲径萦回,梦不到人间,舞榭歌台。铅鼎丹砂,玄霜玉杵,钟乳金钗。记画烛清樽夜来,映梨花淡月闲斋。翠壁丹崖,流水桃源,古木天台。

送王叔能赴湘南廉使

正黄尘赤日长途,便雷奋天池,教雨随车。把世外炎氛,人间热恼,一洗无余。展洙泗千年画图,纳潇湘一道冰壶。报政何如?风动三湘,霜满重湖。喜潇湘一派澄清,觉松柏坚贞,兰慧芳馨。田里歌谣,官曹整暇,牒诉轻平。快野寺寻春酒醒,喜邮亭问俗诗成。传语湘灵,又只恐东风,吹上瑶京。

闲居自适

饷春晴小小蓝舆,聊唤茅柴,试买溪鱼。村北村南,山花山鸟,尽意相娱。与农父忘形尔汝,醉归来不记谁扶。早赋归欤,却恨红尘,不到吾庐。

张肖斋总管席间

小亭轩客散留髧,添酒回灯,草草盘飧。问甚花落花开,春来春去,覆雨翻云。莫孤负田家瓦盆,且留连茅舍洼樽。选甚清浑,论甚朝昏,擗掉会闲里光阴,醉里乾坤。

再过村肆酒家

軃双丫十八鬟儿,春日当垆,袅袅腰肢。徙倚心招,依稀眉语,记得前时。探锦囊都无酒赀,恨邮亭不售新诗。可惜胭脂,转首空枝,千里关山,一段相思。

【双调】清江引

春光荏苒如梦蝶,春去繁华歇。风雨两无情,庭院三更夜,明日落红多去也。

【双调】水仙操并引

"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玉局翁诗也。填词者窃其意,演作世所传唱《水仙子》四首,仍以西施二字为断章,盛行歌楼乐肆间,每恨其不能佳也。且意西湖西子,有秦无人之感。崧麓有樵者,闻而是之,即以春、夏、秋、冬赋四章,命之曰《西湖四时渔歌》。其约,首句韵以儿字,时字为之次,西施二字为句绝,然后一洗而空之。邀同赋,谨如约。湖山堂下闹竿儿,烂熳韶华三月时,朝来风雨催春事。把莺花撺断死,映苏堤红绿参差。浅绛雪缄桃萼,嫩黄金搓柳丝,风流煞斗草的西施。虾须帘卷水亭儿,玉枕桃笙梦觉时,荷香勾引薰风至。掬清涟雪藕丝,嫩凉生璧月琼枝。鸾刀切银丝脍,蚁香浮碧玉卮,受用煞避暑的西施。西风逗入耍窗儿,一扇新凉暑退时,白蘋红蓼多情思。写秋光无限诗,占平湖一抹胭脂。荷缺翠青摇柄,桂飘香金缀枝,快活煞玩月的西施。梅花初试胆瓶儿,正是逋郎得句时,彤云把断山中寺。软香尘不到此,怯清寒林下风姿。侵素体添肌粟,妨云鬟老鬓丝,清绝煞赏雪的西施。

寓意武昌元贞

楚天空阔楚山长,一度怀人一断肠,此心不在肩舆上。倩东风过武昌,助离愁烟水茫茫。竹上雨湘妃泪,树间禽蜀帝王,无限思量。

人言不向武昌居,我欲年来食贱鱼,那堪鹦鹉洲边住。锦鸳鸯为伴们,是烟波江上渔夫。得一舸鸱夷去,载苎罗山下女,便改姓陶朱。

武昌官柳正青青,只与行人管送迎,等闲攀折浑无定。舞东风过此生,奈柔条系绊人情。爱眉黛烟中翠,忆纤腰掌上轻,恨满邮亭。

贞元旧曲日停歌,只恐青衫泪更多,等闲又见菱花破。玲珑奈尔何,较些儿病了维摩。愁暗逐西飞翼,恨长随东逝波,著甚消磨。

为平章南谷公寿福楼赋

朱帘画栋倚穹苍,带砺河山接四王,那堪辈辈为丞相。是皇家真栋梁,看灵椿丹桂齐芳。寿域年年固,福源日日长,永坐都堂。

楼名寿福压钱塘,中有高居异姓王,朝朝北阙频瞻望。启丹诚一瓣香,对西山遥祝吾皇。愿基业隆三代,更烟尘净四方,寿福无疆。

朱楼迢递接长空,家世于今谁比隆?阴功虽是前王种。嗣声华正在公,更门阑喜色重重。男已兆承家凤,女欣逢择婿龙,寿福无穷。

【双调】庆东原

题情

云轻散,月易残,女萧何成败了些风流汉。冯魁硬铲,双渐紧赶,小姐先赸。今夜惜花心,明月伤春叹。

【双调】殿前欢

醉翁酡,醒来徐步杖藜拖。家童伴我池塘坐,鸥鹭清波。映水红莲五六科,秋光过,两句新题破。秋霜残菊,夜雨枯荷。

醉颜酡,太翁庄上走如梭。门前几个官人坐,有虎皮驮驮。呼王留唤伴哥,无一个,空叫得喉咙破。人踏了瓜果,马践了田禾。

道情

醉颜酡,水边林下且婆娑。醉时拍手随腔和,一曲狂歌。除渔樵那两个,无灾祸,此一着谁参破?南柯梦绕,梦绕南柯。

醉颜酡,前贤不醉我今何?古来已错今犹错,世事从他。楚三闾葬汨罗,名犹播,谁在高唐卧?巫娥梦我,我梦巫娥。

醉颜酡,云娘行酒雪儿歌。醉时吟狂时舞醒时坐。不醉如何?得快活且快活。今日个,只得随缘过。恋眼前富贵,看门外风波。

【双调】雁儿落过得胜令

送别

和风闹燕莺,丽日明桃杏。长江一线平,暮雨千山静。载酒送君行,折柳系离情。梦里思梁苑,花时别渭城。长亭,咫尺人孤另;愁听,阳关第四声。

东山仰谢安,秋水思张翰。长沙屈贾谊,落日悲王粲。坐上酒初残,灯下剑空弹。马援标铜柱,班超指玉关。遥看,明月钱塘岸;云间,山头更有山。

题和靖墓

西湖避世乖,东阁偿诗债。遨游天地间,放浪江湖外。读易坐书斋,策杖步苍苔。酒饮方拚醉,诗成且放怀。渐渐梅开,独立黄昏待。暗暗香来,清闲处士宅。

套数

【正宫】端正好

上高监司

众生灵遭磨障,正值着时岁饥荒。谢恩光,拯济皆无恙,编做本词儿唱。

【滚绣球】去年时正插秧,天反常,那里取若时雨降?旱魃生四野灾伤。谷不登,麦不长,因此万民失望,一日日物价高涨。十分料钞加三倒,一斗粗粮折四量,煞是凄凉。

【倘秀才】殷实户欺心不良,停塌户瞒天不当,吞象心肠歹伎俩。谷中添秕屑,米内插粗糠,怎指望他儿孙久长。

【滚绣球】甑生尘老弱饥,米如珠少壮荒。有金银那里每典当?尽枵腹高卧斜阳。剥榆树餐,挑野菜尝。吃黄不老胜如熊掌,蕨根粉以代糇粮。鹅肠苦菜连根煮,获荀芦莴带叶口庄,则留下杞柳株樟。

【倘秀才】或是捶麻柘稠调豆浆,或是煮麦麸稀和细糠,他每早合掌擎拳谢上苍。一个个黄如经纸,一个个瘦似豺狼,填街卧巷。

【滚绣球】偷宰了些阔角牛,盗斫了些大叶桑。遭时疫无棺活葬,贱卖了些家业田庄。嫡亲儿共女,等闲参与商。痛分离是何情况!乳哺儿没人要撇入长江。那里取厨中剩饭杯中酒,看了些河里孩儿岸上娘,不由我不硬咽悲伤!

【倘秀才】私牙子船湾外港,行过河中宵月郎,则发迹了些无徒米麦行。牙钱加倍解,卖面处两般装,昏钞早先除了四两。

【滚绣球】江乡相,有义仓,积年系税户掌。借贷数补答得十分停当,都侵用过将官府行唐。那近日劝粜到江乡,按户口给月粮。富户都用钱买放,无实惠尽是虚桩。充饥画饼诚堪笑,印信凭由却是谎,快活了些社长知房。

【伴读书】磨灭尽诸豪壮,断送了些闲浮浪。抱子携男扶筇杖,尫赢伛偻如虾样。一丝好气沿途创,阁泪汪汪。

【货郎】见饿莩成行街上,乞出拦门斗抢,便财主每也怀金鹄立待其亡。感谢这监司主张,似汲黯开仓。披星带月热中肠,济与粜亲临发放。见孤孀疾病无皈向,差医煮粥分厢巷。更把脏输钱分例米,多般儿区处的最优长。众饥民共仰,似枯木逢春,萌芽再长。

【叨叨令】有钱的贩米谷置田庄添生放,无钱的少过活分骨肉无承望;有钱的纳宠妾买人口偏兴旺,无钱的受饥馁填沟壑遭灾障。小民好苦也么哥!小民好苦也么哥!便秋收鬻妻卖子家私丧。

【三煞】这相公爱民忧国无偏党,发政施仁有激昂。恤老怜贫,视民如子,起死回生,扶弱摧强。万万人感恩知德,刻骨铭心,恨不得展草垂缰。覆盆之下,同受太阳光。

【二】天生社稷真卿相,才称朝廷作栋梁。这相公主见宏深,秉心仁恕,治政公平,蒞事慈祥。可与萧、曹比并,伊、傅齐肩,周、召班行。紫泥宣诏,花衬马蹄忙。

【一】愿得早居玉笋朝班上,伫看金瓯姓字香。入阙朝京,攀龙附凤,和鼎调羹,论道兴邦。受用取貂蝉济楚,滚绣峥嵘,珂珮丁当。普天下万民乐业,都知是前任绣衣郎。

【尾声】相门出相前人奖,官上加官后代昌。活被生灵恩不忘,粒我丞民德怎偿?父老儿童细较量,樵叟渔夫曹论讲。共说东湖柳岸旁,那里清幽更舒畅。靠着云卿苏圃场,与徐孺子流芳挹清况。盖一座祠堂人供养,立一统碑碣字数行。将德政因由都载上,使万万代官民见时节想。既官府甚清明,采舆沦听分诉。据江西剧郡洪都,正该省宪亲临处,愿英俊开言路。

【滚绣球】库藏中钞本多,贴库每弊怎除?纵关防任谁不顾,坏钞法恣意强图。都是无廉耻卖买人,有过犯驵侩徒,倚仗着几文钱百般胡做,将官府觑得如无。则这素无行止乔男女,都整扮衣冠学士夫,一个个胆大心粗。

【倘秀才】堪笑这没见识街市匹夫,好打那好顽劣江湖伴侣,旋将表德官名相体呼。声音多厮称,字样不寻俗,听我一个个细数。

【滚绣球】粜米的唤子良,卖肉的呼仲甫,做皮的是仲才邦辅,唤清之必定开沽,卖油的唤仲明,卖盐的称士鲁。号从简是采帛行铺,字敬先是鱼鲊之徒,开张卖饭的呼君宝,磨面登罗底叫德夫,何足云乎?

【倘秀才】都结义过如手足,但聚会分张耳目,探听司县何人可共处。那问他无根脚,只要肯出头颅,扛扶着便补。

【滚绣球】三二百锭费本钱,七八下里去干取,诈捏作曾编卷假如名目,偷俸钱表里相符。这一个图小倒,那一个苟俸禄.把官钱视同已物,更狠如盗跖之徒。官攒库子均摊着要,弓手门军那一个无,试说这厮每贪污。

【倘秀才】提调官非无法度,争奈蠹国贼操心太毒,从出本处先将科钞除。高低还分例,上下没言语,贴库每他便做了钞主。

【滚绣球】且说一季中事例钱,开作时各自与,库子每随高低预先除去,军百户十锭无虚。攒司五五拿,官人六六除,四牌头每一名是两封足数,更有合干人把门军弓手殊途。那里取官民两便通行法,赤紧地贿赂单宜左道术,于汝安乎?

【倘秀才】为甚但开库诸人不伏,倒筹单先须计咒,苗子钱高低随着钞数。放小民三二百,报花户一千余,将官钱陪出。

【滚绣球】一任你叫得昏,等到午,佯呆着不瞅不觑,他却整块价卷在包袱。着纤如晃库门,兴贩的论百价数,都是真扬州武昌客旅,窝藏着家里安居。排的文语呼为绣,假钞公然唤做殊,这等儿三七价明估。

【倘秀才】有揭字驼字衬数,有背心剜心异呼,有钞脚频成印上字模。半边子兀自可,捶作钞甚胡突,这等儿四六分价唤取。

【滚绣球】赴解时弊更多,作下人就做夫,检块数几曾详数,止不过得南新吏贴相符。那问他料不齐、数不足?连柜子一时扛去,怎教人心悦诚服?自古道人存政举思他前辈,到今日法出奸生笑煞老夫,公道也私乎?

【倘秀才】比及烧昏钞先行摆布,散夫钱僻静处俵与,暗号儿在烧饼中间觑有无。一名夫半锭,社长总收贮,烧得过便吹笛擂鼓。

【塞鸿秋】一家家倾银注玉多豪富,一个个烹羊挟妓夸风度。撇摽手到处称人物,妆旦色取去为媳妇。朝朝寒食春,夜夜元宵暮。吃筵席唤做赛堂食,受用尽人间福。

【呆骨朵】这贼每也有难堪处,怎禁他强盗每追逐。要饭钱排日支持,索赍发无时横取。奈表里通同做,有上下交征去。真乃是源清流亦清,休今后人除弊不除。

【脱布衫】有聪明正直嘉谟,安得不剪其繁芜。成就了闾阎小夫,坏尽了国家法度。

【小梁州】这厮每玩法欺公胆气粗,恰便似饿虎当途。二十五等则例尽皆无,难着目,他道陪钞待何如。

【幺】一等无辜被害这羞辱,厮攀指一地里胡突。自有他,通神物,见如今虚其府库,好教他鞭背出虫蛆。

【十二月】不是我论黄数黑,怎禁他恶紫夺朱。争奈何人心不古,出落着马牛襟裾。口将言而嗫嚅,足欲进而趑趄。

【尧民歌】想商鞅徙木意何如?汉国萧何断其初?法则有准使民服,期于无刑佐皇图。说与当途:无毒不丈夫,为如如把平生误。

【耍孩儿十三煞】天开地辟由盘古,人物才分下土。传之三代币方行,有刀圭泉布从初。九府圜法俱周制,三品堆金乃汉图,止不过作贸易通财物。这的是黎民命脉,朝世权术。

【十二】蜀寇瑊交子行,宋真宗会子举。都不如当今钞法通商贾,配成五对为官本,工墨三分任倒除。设制久无更故,民如按堵,法比通衢。

【十一】已自六十秋楮币行,则这两三年法度沮。被无知贼子为奸蠹,私更彻镘心无愧。那想官有严刑罪必诛,忒无忌惮无忧惧。你道是成家大宝,怎想是取命官符。

【十】穷汉每将绰号称,把头每表德呼。巴不得登时事了干回付,向库中钻刺真强盗,却不财上分明大丈夫。坏尽今时务,怕不你人心奸巧,争念有造物乘除。

【九】靦乘孛模样哏,扭蛮腰礼仪疏,不疼钱一地里胡分付。宰头羊日日羔儿会,没手盏朝朝仕女图。怯薛回家去,一个个欺凌亲戚,吵视乡闾。

【八】没高低妾与妻,无分限儿共女,及时打扮衠珠玉。鸡头般珠子缘鞋口,火炭似真金裹脑梳。服色例休题取,打扮得怕不赛夫人样子,脱不了市辈规模。

【七】他那想赴京师关本时,受官差在旅途。耽惊受怕过朝暮,受了五十四站风波苦。亏杀数百千程递运夫,哏生受哏搭负。广费了些首思分例,倒换了些沿路文书。

【六】至省库中将官本收得无疏虞,朱钞足那时才得安心绪。常想着半江春水翻风浪,愁得一夜秋霜染鬓须,历重难博得个根基固。少甚命不快遭逢贼寇,霎时间送了身躯。

【五】论宣差清如酌贪泉吴隐之,廉似还桑椹赵判府。则为忒慈仁,反被相欺侮。每持大体诸人服,若说私心半点无。本栋梁材若早使居朝辅,肯苏民瘼,个事苞苴。

【四】急宜将法变更,但因循弊若初,严刑峻法休轻恕。则这二攒司过似蛇吞象,再差十大户犹如插翅虎。一半儿弓手先芟去,合干人同知数目,把门军切禁科需。

【三】提调官免罪名,钞法房选吏胥,攒典俸多的路吏差着做。廉能州吏从新点,贪滥军官合减除,住仓库无升补。从今倒钞,各分行铺,明写坊隅。

【二】逐户儿编褙成料例来,各分旬将勘合书。逐张儿背印拘钤住,即时支料还原主。本日交昏入库府,另有细说直至起解时才方取。免得他撑船小倒,提调官封锁无虞。

【一】紧拘收在库官,切关防起解夫,钞面上与官攒俱各亲标署。库官但该一贯须黥配,库子折莫三钱便断除,满百锭皆抄估。捶钞的揭剥的不怕他人心似铁,小倒的兴贩的明放着官法如炉。

【尾】忽青天开眼觑,这红巾合命殂。且举其纲,若不怕伤时务,他日陈言终细数。

【南吕】一枝花

罗帕传情

偷传袖里情,暗表心间事。一方织恨锦,千缕断肠丝。用殢色心儿,叠成个齐臻臻合欢祬,女流中忒敬思。着小生怎生来有福消任,端的是无功受赐。

【梁州】丝缕细织造的匀如江纸,粉糨轻出制的腻似鹅脂,温柔玉玺无瑕疵,恰便似半江秋水,一片冰丝。还房可恰,尺素宽虞,并无些俗叶繁枝,翻腾的花样宜时。两壁厢是那花开仙五字的诗章,中间是宴蟠桃十长生故事,四周围那缠枝莲八不犯的花儿。拜而,受之。看成做护身符的意思绶文字,谁敢道待的其须。争奈我书房无个顿放处,兀的不费煞我这神思。

【隔尾】待书册中放呵倘或间沾污了非轻视,待帽盒里收呵若有些疏虞甚意儿,待合包里藏呵有那等俏相识开口着我怎推辞。我则索长近长亲着皮肉。一家,无二,只除是护枕放呵又怕那揲被铺床小小妮子,觑的来因而。

【又】用一张助才情砑粉泥金纸,写就那诉离情拨云撩雨词,和我这助吟怀贴肉汗衫儿,一答儿里收拾。封裹的丁一确二,和包袱锁入箱子。行坐里随带着钥匙,何日忘之?

【尾声】成就了洞房中夜月花朝事,受用些绿窗前茶余饭饱时。共宾朋厮陪侍,和鸾凤效琴瑟。读一会诗章,讲一会文字。掀腾开旧箧笥,物见主信有之。我见俺一针捻一丝,一针针不造次,一针针那真至。想俺那不容易的恩情怎敢道待的轻视,先选下个不空忘的日子,后择你个不失脱的口词。这手帕则好遮笼纱帽,抚拭瑶琴,花前换盏,袖内藏香,直等的称了愿随了心恁时节使。

【双调】新水令

代马诉冤

世无伯乐怨他谁?干送了挽盐车骐骥。空怀伏枥心,徒负化龙威。索甚伤悲,用之行舍之弃。

【驻马听】玉鬣银蹄,再谁想三月襄阳绿草齐。雕鞍金辔,再谁收一鞭行色夕阳低。花间不听紫骝嘶,帐前空叹乌骓逝。命乖我自知,眼见的千金骏骨无人贵。

【雁儿落】谁知我汗血功?谁想我垂僵义?谁怜我千里才?谁识我千钧力?

【得胜令】谁念我当日跳檀溪,救先主出重围?谁念我单刀会随着关羽?谁念我美良川扶持敬德?若论着今日,索输与这驴群队!果必有征敌,这驴每怎用的?

【甜水令】为这等乍富儿曹,无知小辈,一概地把人欺。一地里快蹿轻踮,乱走胡奔,紧先行不识尊卑。

【折桂令】致令得官府闻知,验数目存留,分官品高低。准备着竹杖芒鞋,免不得奔走驱驰。再不敢鞭骏骑向街头闹起,则索扭蛮腰将足下殃及。为此辈无知,将我连累,把我埋没在蓬蒿,失陷污泥。

【尾】有一等逞雄心屠户贪微利,咽馋涎豪客思佳味。一地把性命亏图,百般地将刑法陵迟。唱道任意欺公,全无道理。从今去谁买谁骑?眼见得无客贩无人喂。便休说站驿难为,则怕你东讨西征那时节悔!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