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元曲

返回本书总目

【孙叔顺】

孙叔顺,生平不详。其散曲〔南吕·一枝花〕套,自叙"不恋蜗角名","本待要快活逍遥,情愿待休官罢职",可见他曾入仕。明·朱权《太和正音谱》将其列于"词林英杰"一百五十人之中。

套数

【南吕】一枝花

不恋蜗角名,岂问蝇头利?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闲是闲非,僻掉的都伶俐,百年身图画里。本待要快活逍遥,情愿待休官罢职。

【梁州】谁待想锦衣玉食?甘心守淡饭黄虀。向林泉选一答儿清幽地,闲时一曲,闷后三杯。柴门草户,茅舍疏篱。守着咱稚子山妻,伴着几个故友相识。每日价笑吟吟谈古论今,闲遥遥游山玩水,乐陶陶下象围棋。早起,晚夕,吃醉了重还醉,叹白发紧相逼。百岁光阴能有几?快活了是便宜。

【煞尾】都则是两轮日月搬兴废,一合乾坤洗是非。直宿到红日三竿偃然睡,那些儿况味谁知?一任莺啼唤不起。

【中吕】粉蝶儿

海马闲骑,则为瘦人参请他医治,背药包的刘寄奴跟随。一脚的陌门东,来到这干阁内,飞帘籁地。能医其乡妇沉疾,因此上,共宾郎结成欢会。

【醉春风】说远志诉莲心,靠肌酥偎玉体,食膏粱五味卧重裀,阳起是你,你。受用他笑吐丁香、软柔钟乳,到有些五灵之气。

【迎仙客】行过芍药圃、菊花篱,沉香亭色情何太急!停立在曲槛边,从容在芳径里。待黄昏不想当归,尚有百部徘徊意。

【红绣鞋】半夏遐蛇床上同睡,芫花边似燕子双飞。则道洞房风月少人知,不想被红娘先蹴破。使君子受凌迟,便有他白头公难救你。

【耍孩儿】木贼般合解到当官跪,刀笔吏焉能放你!便将白纸取招伏,选剥了裩布无衣。荜澄茄拷打得青皮肿,玄胡索拴缚得狗脊低,你便穿山甲应何济?议论得罪名管仲,毕拨得文案无疑。

【三煞】他做官司的剖决明,告私情的能指实,监囚在里人心碎。一个旱莲腮空滴白凡泪,一个漏芦腿难禁苦仗笞。吊疼痛,添憔悴。问甚么干连你父子?可惜教带累他乌梅。

【二煞】意浓甜有苦参,事多凶大戟,今日个身遭缧絏,犹道是心甘遂。清廉家却有这糊突事,时罗姐难为官宜妻。浪荡子合当废,破故纸揩不了腥臭,寒水石洗不尽身肌。

【一煞】向雨余凉夜中,对天南星月底,说合成织女牵牛会。指望常山远水恩情久,不想这剪草除根巾帻低,那一个画不成青黛蛾眉。

【尾】骂你个辱先灵的蒋太医,我看你乍回乡归故里!蔓荆子续断了通奸罪,则被那散杏子的康瘤儿笑杀你!

【仙吕】点绛唇

咏教习鼓诉冤

每日学按龙韬,演习虎略。初开教,若论功劳,则俺先来到。

【混江龙】助威声号,将我先鸣三擂发根苗。渐渐的排成戈戟,纷纷的收聚枪刀。则这两片皮常与军官为耳目,一生心不离了小校做知交。虽是我有声难说,有运难消,又不比鸣廉击柝喝号。摇铃向军前,则我为头儿闹。面皮上常过了无数,助罗边不住的频敲。

【油葫芦】怎比恁那悠悠吹画角,也每不汤着不动着,教瞒儿满腹中恶气怎生消。夜阑时直捶到金鸡儿报,早晨间直熬的金乌落。他每都披着纸甲,挂着战袍,番来覆去由闹,早难道杀气阵云高。

【天下乐】却什么三十年学六韬,好教我逐朝心内焦,他每没一个有才能有机谋有智略。每日加空虚了五六番,干盘了十数遭,恰便似一场家杂剧了。

【醉中天】想当日两军闹,起全翼赴宣朝。将我击破花腔,它每都哭破眼胞。可正是发擂催军校,不付能勾引的离城去,又将他黎民掳掠,这的是恁破黄巢头件功劳。

【金盏儿】他每哭声苦,可教我怨声高。被我将他众英雄引上阴陵道,他每教场中胆气更那里有分毫。都不肯一心于国死,则待半路里转身逃。早难道养军千日,又得用在今朝。

【赚尾煞】将我击发,便声扬额闲下无声哨。旧声价,如今都坏了,谁敢向雷门行过一遭。则为我乱军心,将果报先招。自量度,天数难逃。若是再瞒上,将来又吃搞。终身累倒,皮鞚零,再怎敢军中一面骋英豪。

【南吕】一枝花

绣帏中受坎坷,锦帐内挨囚禁。抛掷在忧虑海,啜赚我在闷愁林,好教人难受难禁。非是咱淹润,有生活懒动针。一会家暗暗思量,思量罢重还再审。

【梁州】俺根前无疼无热,在谁行留意留情。这烦恼孝经起序才读朕。空教人逐期盼望,每夜吟沉。专闻脚步,频听声音。那一夜不等到更深,不来也展转沉吟。在谁家里打马投壶?在谁家里低唱浅斟?在谁家里并枕同衾?无般儿不侵,纵然不醉连宵饮。一脚的踏出门程,不许寻直恁,莫渝滥荒淫。

【尾】往常时撒拗何曾恁,自当日着迷直至今。你取欢娱我图甚?怎禁那厮负心。不来也,又教你倚定鲛绡枕头儿盹。


 

返回本书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